書PO Podcast 週週都有新節目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白悅光

「懷抱著希望,因為豔陽如此耀眼。」

「蔓延著絕望,因為黑夜如此漫長。」

 

懸崖處一道光影撒在小白兔和大野狼身上,彷彿天上人眷顧著他們般,連道光影都要照亮著他們。

 

看著高聳入雲的大樹,大野狼不禁無奈道:「什麼時候連棵樹都可以長得這麼高大了,把陽光都遮住,那我呢,還被趕到此處。」

話畢大野狼還抬起右腳看著地板溼答答的泥地,臉上不禁扭曲了一下。

望眼過去每棵樹上的樹梢都繁榮的生長著,搶奪走最好的陽光,留下的小草,瘦弱不堪,但這又能如何呢。

弱肉強食,生物界的原理,他何嘗不懂,他也是因此才來到這片新環境的。

眼前突然一道白影,大野狼揉了揉眼,這是他多久才看到的活動物,大野狼也不管那道白影是不是可怕的身影便追了過去。

過了一會,那道白影突然停住,仔細一看,才發現那道身影並不大,兩隻白絨絨的小手纂在前面,身子也因小手而站立起來,大野狼看著不禁筆畫起白影的大小,心裡道:「似乎有點小了,得再養養才行呢。」

大野狼站在一棵大樹後觀察著白影思索著,這似乎是所謂的小白兔,兩個小小長長的絨毛耳朵,白白圓圓的尾巴,突然小白兔似乎感受到什麼,轉了過來,嘴上還殘留著綠色的渣渣,紅紅的眼睛睜的大大的,似乎在尋找著什麼,手上的小草纂的緊緊的,尋找了一會,小白兔又轉了過去。

躲起來的大野狼看著方才神情慌張的小白兔,心懸了一下,猶豫著到底要怎麼拐到呢。

突然,大野狼跳了起來叫了一聲,站穩後才發現這不就是方才的小白兔嗎,慌張的大野狼還轉回去剛才小白兔的位置看,那裏早就沒有什麼白影了,眼前的小白兔正是她。

小白兔將眼前的大野狼全身上下都看了一遍,白嫩的小手突地申了出來只著眼前的大野狼說:「大狗狗耶。」說畢小白兔莞爾一笑,大野狼看著眼前笑的開朗的小白兔嘴角不禁微揚了起來。

「小白兔,我才不是大狗狗,我是野狼。」大野狼耐著心蹲坐在小白兔眼前說著,那溫柔是大野狼自己也未發現的。

小白兔收起那小手,摸著自己的肥嘟嘟的小臉,思索著這明明是狗狗阿,有絨絨的耳朵,長長的尾巴,毛茸茸的身體,還有狗鼻子,分明就是嘛,小兔子放下臉上的手,插在自己那不明顯的腰上氣憤的說道「明明是大狗狗。」

看著眼前小臉頰氣得鼓鼓的小白兔,大野狼失笑道:「我真的是狼,妳看這鬍鬚。」大野狼拉著自己的鬍鬚給小白兔看,可小白兔卻堅持道:「明明就是大狗狗,大狗狗也有鬍鬚的。」小白兔既委屈又氣憤的說道,說完還委屈的跌坐在地大哭了起來。

大野狼手足無措的蹲坐在小白兔眼前,伸出去的手不知道該怎麼安撫她才好,大野狼慌張的看著四周像是在尋找有沒有可以安撫小白兔的東西,可初次見到這等情況的大野狼又怎麼會有什麼方法,過了一會大野狼突然無奈的蹦出:「汪」

小白兔頓時無聲,淚眼汪汪的看著眼前神情無奈的大野狼嫣然一笑的說:「就說是大狗狗了吧。」

大野狼看著轉面神情這麼快的小白兔心想道:「到時候真的能捨的吃下嗎?」

 

此後,這片森林總是會出現這樣奇葩的身影,一隻小小的小白兔,身後跟著大大的大野狼,時不時小白兔還會轉過去跟大野狼話家常,可這樣的好景又能有多久呢。

一日,小白兔手插著腰使喚著大野狼爬上大樹摘果子下來吃,小白兔美其名是想要讓大野狼也吃到好吃的水果,可大野狼知道其實不過是小白兔想要嘗嘗味道罷了。

一日,小白兔指著大野狼說:「快下去洗洗。」

大野狼表情不禁猶豫的看著小白兔無奈道:「一定要嗎?」

「對,快點。」小白兔說著還邊推大野狼說道。

下了水了大野狼兩隻手攤出來道:「不冷的,下來吧」

看著滿心期待的小白兔,大野狼心想:「這小鬼,我怎麼會猜不透你在想什麼呢,不就是你想玩水,可是怕冷嘛。」

靠在岸邊的大野狼和藹地看著小白兔興奮地玩著水,不禁連他也開心了起來。

一日,小白兔興奮的拿著小黃花蹦蹦跳跳的跳到大野狼跟前,眼睛閃閃發光的搖晃著頭,短短的小絨手伸著對著大野狼說:「大狗狗,大狗狗,戴上戴上。」

大野狼看著眼前不斷哀求他戴上的小白兔,心軟的蹲下身子,歪著頭方便小白兔戴上,戴好後,小白兔一臉心滿意足地捧著大野狼的臉頰說:「真好看!」

小白兔拍了拍大野狼的頭後,小手拉著大手尋找今晚的安睡之地。

一日,夜晚,小白兔趴在大野狼的肚皮上昏昏欲睡的道:「大野狼,你要一直陪著我好嗎?」

大野狼撐著頭看著躺在自己肚皮上眼皮已經幾乎蓋上的小白兔溫柔道:「會的。」

過了一會,小白兔又小聲地說:「我其實很孤單的。」可大野狼並沒有聽到,只是看著夜晚繁星點點的星空,心想:「原來的想法得取消了呢,本來還以為換個地方就可以吃到肉呢。」

一日,夜晚,昏睡過去的小白兔在顛簸中睜開眼睛,還沒搞清楚狀況,便聞到一股血腥味,清醒過來的小白兔,看著抱著她的大野狼,滿眼驚慌。

大野狼臉上斑斑血跡,不知是他的還是躺在地上那不明動物的,心慌的小白兔道摸著大野狼的臉龐道:「大野狼你沒事吧」

大野狼看著被她驚醒的小白兔安慰道:「沒事,抱歉,吵醒妳了,本來想安靜解決的,但他真的太煩了。」

「你沒事就好。」小白兔趴在大野狼胸口哽咽道。

你不能有事的,好不容易我才遇到你,我不想失去你。

大野狼不知道小白兔內心的想法,一下一下拍著小白兔的後背安撫著。

 

「大狗狗,大狗狗,大狗狗。」小白兔不停叫著抱著自己的大野狼,小手還不斷推著大野狼的身體,臉上更是早就流滿了淚水。

看著小白兔淚流滿面,抱著她的大野狼心裡何嘗不是如此,但他不能放下她,他要護著她,他答應過她的。

但他不知道這天會來的這麼快的,他以為他還可以再陪她吃遍這森林每一個果子,陪她找尋新的水源洗澡,陪她遇見每一朵新的小花,陪她度過每一個繁星夜晚,陪她歡樂一輩子。

可是這老天好像不允許他們這樣,那些不明的黑影摧毀了他的上一個家,這次又要摧毀這裡嘛,可他們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知足呢,就不能放過他們嘛

哪怕一次也好。

逃亡的路上,大野狼不敢有任何停歇,抱著小兔子的手不敢有任何鬆懈,直到了懸崖邊,大野狼停了下來,轉過身看著那兩道黑影,大野狼將雙手緊緊遮蓋住小白兔,一步一步的往後退。

「砰」

 

「砰」

一大一小的影子懸空在懸崖外,大野狼的心臟處流出滿滿的鮮血,可雙手卻不敢鬆開小兔子。

大野狼的視線逐漸模糊,模糊到他並沒有發現剛剛第二聲,也穿越了小兔子的身體。

小兔子看著眼前的大野狼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不斷哭著喊著大狗狗。

直至砰的一聲,懸崖底處,大野狼早已沒了心跳,可那雙手卻不肯放鬆,緊緊纂著小白兔,還有一絲意識的小白兔靠在大野狼身上,此時的小白兔早已沒有了任何力氣。

又是如此嗎?

她終究無法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嗎?

看著無數個同伴死去,看著無數個生命被掠奪走,看著家園一次又一次的被摧毀。

可她終究也逃不過這命運嗎?

她被護的如此好,無數人為守護她喪命,這一次她以為她可以當別人的天,守護著他不讓天塌,可是她錯了,她終究沒有那個能力。

那日看見的那個果子是娘親說極甜的,她嘗過的,娘親和爹爹總是會使勁為她摘來,可她摘不到,但她還是想讓他吃到。

那日,她看見這水源極清澈,娘親說過我們啊時不是時要洗澡的,就算奔波在外也要如此知道嗎,可她知道要是她先下水的話,自己身上的汙垢就會先流入水中,那水源就不再如初始乾淨了。

那日,看見的小黃花,是娘親和她說過的,他叫薔薇,娘親她曾聽過說那些黑影說這代表永恆的微笑,她贈與他,只是希望能永遠都開心笑著就好了。

那日,天上划過無數流星,為這繁星夜空增添許多風味,娘親說流星划過時說的話都會成真的。

那日,顛簸中她以為她又夢回當初爹爹抱著她逃難時的場景,她清晰記得爹爹手掌離開已沒有了任何心跳,可她沒有時間再去看爹爹最後一眼,因為娘親急忙抱著她逃離那處,她怕極了,深怕再次睜開眼看到的是沒有心跳的身體。

人生恍如夢,多麼虛無,在這飄盪的人生中,她從不奢求多瘋狂多精彩,只願能安然,可這小小的願望卻從未實現。

想到此處小白兔嘴角微仰,看著躺在她身下的大野狼,小白兔不再哭了,只是淡淡地說:「大狗狗,下輩子我們不要做所謂的動物了,哪怕一棵小草、小石頭也好。」語畢,小兔子也闔上了眼。

「若是最後只是絕望,那何必曾有希望呢?」

「曾經擁有後失去的絕望遠比未曾擁有過來的慘痛。」

 

懸崖上的兩道黑影手上握著長槍,可惜的道︰「也太可惜了,不然那兩道皮可真的好呢。」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