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 週週都有新節目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聽你說

「我們來說一下傳播的歷史...」教授在台上說得口沫橫飛,底下的學生也跟往常一樣,區分成認真區跟不認真區,直到下課時,不認真區的人才清醒過來。

      「楊喻!等下下課,一起吃飯嗎?」一位工裝搭配的男子,勾著楊喻的脖子晃來晃去,先不說他還要墊起來的腳了,必竟楊喻這種令人稱羨183身高,不是人人都有,除了系上另外一個人。

「好啊!走起。」楊喻收起自己的筆記,雖然他是校園人氣王,但他並不會特別喜愛玩鬧,在上課時他也是屬於認真區的人,也時常在晚上泡在圖書館讀書。

      「不好意思,借過一下。」

      在別人出聲提醒,楊喻才意識到自己擋在別人的路上,他趕緊讓出一條路。

「真的抱歉。」他慌張地對那個人道歉,但那個人並沒有理會他,只是走自己的路。

「哇嗚!那個人真沒禮貌。」工裝男說

「那個人是我們系上的同學好嗎?傻眼,你連自己同學有誰,都不知道喔?」一個短髮女子站在旁邊說

「我們系那麼多人,我最好都認得出來喔!」工裝男憤憤不平的,要為自己平反。

「他是李權宰。」楊喻告訴他

「李權宰?」

「唉喲!你的腦子真的是。」短髮女手指戳在工裝男的頭上。

「笑死,你忘記李權宰了喔?」另外一個平頭男冒出來

「到底,李權宰是何方大人物,我想知道啦!」

     

      「李權宰,可是本來很多女生都喜歡的人喔。」楊喻好心的幫忙解釋。

「對啊!光看外表,哇真的是人間珍寶啊。可惜他個性不好。」短髮女惋惜道

「而且身高也很高說,嗚嗚嗚,我本來的男神。」一位穿著短裙的女生,假裝悲傷痛苦的說

「...唉喲!我不在意他是誰了啦!我肚子餓了啦!」他轉身勾上楊喻的右手,故意用嬌滴滴的聲音說「楊喻貝貝,我肚子餓餓了,來去吃飯飯啦!」

「靠北,你好噁喔!」短髮女嫌棄地說

「你不懂我跟我家楊喻貝貝的感情。」工裝男對短髮女比中指,還配上非常欠揍的臉

      事情中心楊喻,只是笑笑地不說話。

      因為下課本來就晚,吃完飯時間也推到8點多。

「各位,我要先回家做作業了!」楊喻對身後的朋友們說

「甚麼!不要做啦!我想說來去喝一杯的。」工裝男假裝在擦眼淚。

「抱歉啦!這次作業比較趕,下次再跟你們去。」

      跟大家告別後,騎上停在旁邊的機車,楊喻就用合法時速慢慢地騎回自己的租屋處。

      「有點累,先洗澡再去讀書好了。」楊喻晃到衣櫃前,準備衣物,突然隔壁房傳來了一聲呻吟。『糟糕,該不會是別人在做那個吧,哇隔音不好...』他放輕腳步,就怕打擾到隔壁的人,但卻不小心碰倒了放在地上的小電風扇。

      「糟糕!」隔壁瞬間就安靜下來了。『先戰略撤退好了!』一把抓住放在椅子上的包包和外套,趕緊打開門就跑去圖書館了。

        楊喻就在那讀起了書,讀到十點多還不小心睡著了。

「已經11點了嘛!應該已經結束了吧?」

      回到租屋,確實已經安靜下來了。

「收衣服...洗澡。」走向陽台,要拿曬在外面的衣物時,旁邊飄來淡淡的煙味『是誰在這裡抽菸?』

「啊!」

「原來我隔壁是你。」出現在楊喻面前的是,他從沒想過的人-李權宰。

      李權宰轉身熄滅掉自己手上的菸「抱歉,菸癮犯忍不住就抽了。」

「雖然很想跟你說沒關係,但是你的煙味會染到衣服上的。」楊喻指自己曬在旁邊的衣服。

「真的抱歉,我有去煙味的噴劑,等一下拿給你。」李權宰露出有些歉意的表情

「好,還有那個。」

「甚麼?」正要轉身進去拿東西的李權宰,停下腳步看向他。

「今天吵到你們,抱歉。」

「這件事該說抱歉的應該是我,等我一下,我拿噴劑給你。」李權宰走回房內

      過沒多久,就有人敲響楊喻的房門。

「這是除煙味的噴劑。」

「謝謝!」

「這一整罐就給你吧,還有抱歉我那個有點大聲吧。」

      兩人沉默不語

「那個這還是我第一次跟你說話吧!」楊喻快速的在腦中尋找話題

「是。對了,你有修人口學吧?我在課上有看到你。」

「我有修,怎麼了?」

「這次作業有些東西我不太理解,可以問你嗎?」李權宰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髮

「可以,那我先洗個澡,等一下再去找你。」楊喻開心地答應下來

『哇嗚,第一次跟他說話。』

      等楊喻洗好澡,時間已經凌晨一點。

      「幸好明天不用上課。」楊喻穿著睡褲,走去敲李權宰的房門。

「有點久吧。」

「沒事,麻煩你了。」

      兩個人擠到一張書桌前,在研究人口學的資料,最後楊喻也跑回房間拿他的筆電跟李權宰一起做報表。

      等到做完資料,時間推進到早上5點。

「做完啦!」楊喻高興的歡呼,李權宰默默地跑回自己的床上,躺在那裏看楊喻在做最後檢查,上傳作業。

「李權宰!」楊喻轉過頭,看到李權宰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也慢慢地靠過去,靠在床旁邊。

「幹嗎?」張開眼,看到楊喻近在咫尺的臉。

「我們做個朋友呀。」楊喻露出燦爛的微笑,配上他染的咖啡金髮色,看上去像極了一隻金毛獵犬。

「隨便你吧。」李權宰忍不住伸手揉了他的頭髮,然後又閉上了眼睛。

      楊喻輕輕的笑,不小心就慢慢地靠在李權宰的床上睡著了。

「你要回...」再次張開眼,只看到陽光透進窗打在楊喻軟呼呼的臉上,他平靜的起伏著。

      李權宰只是嘆了口氣,把楊喻搬到旁邊空著的位置。

『幸好,我是雙人床,不然他這樣枕著睡,起來身體會痛。』

他舉起右手,輕輕地摸過,楊喻的側臉,陽光讓楊喻的五官看起來變得更加柔和,本來這張臉就很溫柔,所以現在反到變得像是孩子。

      床邊的窗戶,帶進了屬於夏天的風還有蟬叫聲。

      「楊喻,我們不是第一次說話啊...」鼻尖染上了一層海水的香氣,口中微微發酸。

     

「哼...」楊喻哼哼的從床上爬了起來,看一下時間,中午12點,鼻子裡充滿了熟悉的氣味,還有溫度。

動動身子,看到李權宰睡在自己旁邊,一手還摟著自己的腰。

「權宰,李權宰。」他晃了晃李權宰

「嗯?」李權宰睡眼惺忪地把楊喻往自己懷裡在拉過去些。

「別抱著我睡,很熱。」

「不熱,楊喻...」

「怎麼了?」

「來去海邊吧。」李權宰說完後,蹦起來跑去洗臉刷牙「我去買中餐,吃麵可以嗎?」

「可以。」楊喻愣愣地看著他,直到他出門。

      「權宰,李權宰。」楊喻把名字在口中來回咀嚼這名字給他的溫熱,從大一就開始,直到現在終於跟李權宰認識,卻更加發現,自己對李權宰有著難以言喻的熟悉感。

      指尖突然感覺到海水的濕黏感,還有那一絲屬於海水的淡涼氣息。

      刷完牙、洗臉,換衣服,等這些例行公事都結束後,楊喻坐在床上等待。

『大一的時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見到李權宰。他從頭到尾都看著我,所以我過去跟他打了招呼,他楞了一下,轉頭就離開了。』

      想到一半,楊喻感覺到一絲疼痛,沒想到那疼痛越來越劇烈。

「痛...」腦子中跑出很多畫面,但他一個都抓不住,唯有印象就是兩個牽著手的小男孩。

「李犬...?」最後衝破腦袋的,卻是這一個名字。

「怎麼了?你?」一開門就聽到楊喻在喃喃這個名字,李權宰就衝上前提問。

「李犬嗎?」楊喻一手按著自己疼痛不已的頭,一手抓著李權宰的袖子。

「是,我是李犬。」李權宰伸出手,輕輕地按壓楊喻的太陽穴,希望這樣能幫他紓解頭痛。

「李犬我...」楊喻抬起頭,雙眼因為剛才的疼痛充滿淚花。

      李權宰不發一語,慢慢地傾身往楊喻靠近,緩緩溫柔的吻去楊喻眼中的淚。

「權宰...」楊喻還是緊握著李權宰的袖口

      李權宰慢慢的離開他,停在彼此的鼻尖之遠的地方。

「權宰...我。」

      李權宰依舊不發一語,他在等待楊喻的下一步。

「權宰,我是同性戀。所以不要這樣我會更喜歡上你,對你來講會很麻煩的。」

李權宰露出生氣的表情,憑藉比楊喻還高的身高,將楊喻壓在床上。

「權宰?」

      這次他回答了,用著撕咬的親吻回答楊喻。

被超乎想像的深吻不斷奪取空氣,楊喻發出哼哼的聲音,努力地要推開李權宰。發現對方要推開自己的動作,李權宰不悅的扣住楊喻的雙手,一隻腿卡進楊喻的雙腿之中,楊喻繼續掙扎,在掙扎途中,李權宰的膝蓋不小心蹭到令人害羞的地方,楊喻瞬間就軟了身子。

      不小心的意外也讓李權宰鬆開了楊喻的唇。

「權宰。」楊喻氣喘呼呼的,看著他。

「就一次,讓我做只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吧。」說完他咬住楊喻的耳朵

「不行,權宰!李權宰!」

      李權宰用膝蓋不斷的蹭著,楊喻掙拖不了,只能一直喊住手,但聲音卻慢慢的在變調,最後變成小聲地呻吟。

「恩哼...」李權宰的手慢慢地探進楊喻的衣服內

『不行!這樣不行!』楊喻感受到李權宰的溫度瞬間清醒『這樣子,會跟他慢慢分離的。』

「李犬!犬...我們不是要去海邊?」楊喻直視著李權宰的雙眼。

「海邊?」李權宰的眼中充滿慾望

「先來去海邊吧!去完海邊,我們再來做吧!」楊喻盯著李權宰每個表情變化

「可以。」這次是楊喻第一次主動親吻上李權宰

「但我...」李權宰看向自己的下半身

「我用手幫你吧。」

     

最後兩人都坐進了李權宰的車上,楊喻的臉還在發紅。

『明明是我要幫他,到最後為什麼變成互相啊!我還以為自己已經很大了,沒想到...』

「怎麼了?」李權宰將手放在楊喻的大腿上

「沒事。出發吧!」

      在路上,兩人隨意地在聊天。

聊喜歡吃的東西、音樂,在系上發生的故事,或是一些成長的故事關於父母之類的。

      楊喻很快地就意識到李權宰對曾經發生在他身上的每件事都很有興趣,都會不斷接著問他接下來的發展。在聊天中楊喻也知道些關於李權宰的事,像是他是在外公外婆家長大的,有個青梅竹馬,但他的青梅竹馬是男的。

「情梅竹馬是指男女吧!」楊喻提問

「應該沒差吧。」李權宰聳聳肩

      還有他喜歡著自己的那位青梅竹馬,但是那位竹馬之後搬家了。

「你還喜歡他?」楊喻看著窗外問

「喜歡,很喜歡他。」

『那你為甚麼要對我做那種事情?』楊喻在內心裡問,問不出口,因為他對李權宰早已有著一年的暗戀情韻『虧我從大一就喜歡你了。』

      李權宰還有提到,外公家在海邊,所以他小時候都會跟竹馬一起去海邊玩。

「是海!」楊喻脫下拖鞋,興奮的往海邊衝去踩水

李權宰在一旁點起了菸,一口一口慢慢地抽著,他的視線從頭到尾都緊緊地跟著楊喻,看著他開心快樂的表情。

「李權宰!不要抽菸了,來玩水啊!」楊喻興奮的對他揮手

      李權宰搖搖頭,繼續抽菸。

等他抽完菸,他站起來也脫下鞋子,往楊喻的方向走去,高楊喻半顆頭的高度,所以他在跟楊喻說話時,要微微地低下頭。

      他用左手牽住楊喻,右手將楊喻的臉轉向自己,讓彼此的額頭輕輕的靠著對方。

「你身上有菸味。」楊喻小聲地說。

「你知道我的竹馬叫甚麼名字嗎?」李權宰沒有回答他的話

「不知道,你又沒有說。」楊喻聽到又要講起李權宰心愛的竹馬,立刻變得興趣缺缺。

「我可以告訴你。」李權宰緊盯楊喻的臉

「喔?所以他叫甚麼名字。」楊喻在內心不斷說自己是小孩子脾氣。

「他叫楊喻,跟你一樣的楊,跟你一樣的喻。」

「同名嗎?」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楊喻把李權宰的臉拉的離自己些,更能看清楚對方的臉。

「不是,他就是你啊。」一滴眼淚從李權宰的臉上滑下。

      海浪打在小腿肚上,身體忍不住的打了個皮疙瘩。

「你在說些甚麼?」楊喻無法理解的搖頭

「我說,那個人就是你啊!」李權宰低吼著,他將頭靠在楊喻的肩膀上。

「但是我...」

「但是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誰吧?」李權宰抬頭,輕輕地抬起楊喻的臉「可是我很確定,那個人就是你。」他幾乎是用虔誠的態度輕吻上楊喻的雙唇。

「停下,我...在十一歲的時候,在進入國中前有經歷一場車禍意外,我確實失去部分的記憶。」楊喻盯著李權宰

「我知道,我有去醫院看你。」李權宰回答

「咦?」

「你可能不記得了,因為那時候你一直處在記憶混亂。」李權宰牽著楊喻的手往更深的海的地方走去。

     

      海水從偶爾打到小腿的透明海水,染上淡淡的天空藍,再到最後淹過兩人的小腿。

「在往下走,衣服會濕掉。」楊喻拉緊李權宰的手

「我有多帶衣服。」

      李權宰鬆開楊喻的手,獨自一人往更深的地方走去。

      直到水淹過李權宰的腰。

「楊喻!來。」李權宰做出擁抱的動作

      楊喻走走停停,最後變成奔跑,跑進李權宰的懷中。

衝擊力與海水讓李權宰沒站好,兩人紛紛跌進海水的擁抱中,腥鹹的海水逼著楊喻閉上他的雙眼,在那隙縫窺探,卻對上了李權宰好好睜著的雙眼,一拉一抱,兩人在水中交換一個令人羨慕猶如偶像劇一樣溫柔淒美的吻。

      「哈!」兩人從水中站起,看向對方時,不約而同地大笑起來。

「眼睛好酸。」李權宰笑說

「誰叫你在水裡面,眼睛還要睜那麼大。」楊喻笑著回答

「我在接吻的時候,有把眼睛閉上啊。」李權宰笑著湊近楊喻,楊喻假裝生氣地轉開臉,然後又憋不住的笑出來,轉回頭在李權宰的唇上又印下一吻。

「所以你為甚麼叫做李犬?」兩人已經換上乾淨的衣服,坐在李權宰從車上搬下來的隨身型椅子。

「老人家都說這樣比較好養。」李權宰不想坐在椅子上,所以坐在沙灘上頭靠著楊喻的腿。

「原來。」

「楊喻,我喜歡你20年了。」

「從出生開始?」楊喻打趣地說

「別忘了,我們可是青梅竹馬。」

「我們是竹馬竹馬。」楊喻玩起李權宰的頭髮。

「我們交往好嗎?」

     

兩人踏上回家的路,已經進入黑夜,兩人在車上說說笑笑

「楊喻,晚安。」

「晚安。」

      兩人在門口接吻道別。

「好啊,我們交往。」   楊喻溫柔的笑說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