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生命中的溫柔細雨:願你找到自己的位置

「停停停停停!開燈!」戲劇導師大聲地叫喊。

那是我高中一年級在戲劇社發生的事。那時我們為了高三的畢業禮演出,排練也進入了尾聲,因為下星期就要演出了。隨着他聲如洪鐘的叫喊,大家知道又犯錯了。

舞台的燈開了,配樂也停下。一眾演員站上台上面面相覷,不敢作聲。這場戲沒我的份,所以我在後台看着她們如驚弓之鳥一樣。

「你!」導師站起來指着一個初中一年級的小師妹,大喝:「你!張小敏!你以為現在是第幾次綵排!下星期都要演出了你還走錯位!你看看你!你應該站哪裡?!給我看清楚!」小敏沒有作聲,一臉愧疚的走回她該站的位置。導師又大喊:「你給我記清楚了!這是群戲,你一個走錯會連累全部人重來!現在全部回到後台!我們重來!」他轉頭向燈光組的人喊:「燈光準備!」

她們全部又戰戰兢兢的回到後台,等到燈光暗了,她們便衝到台上,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好,舞台燈亮了。才剛唸了兩句對白,導師站了起來,走近舞台又喊:「停!停停停停!喂,又是你!張小敏!剛才我的話你有沒有聽進去?!你說!你又走錯位了!你有沒有用心排練?!沒有就不要來!」

只是初中一年級生,怎會接受得了當眾的羞辱?我想。果不其然,這次她用手掩着臉,也沒有顧排練了,就哭着衝回了後台。導師也沒有理她,繼續說:「我們繼續!喂,你!」他又指着另一個學生說:「張小敏的對白你替她說。好,我們繼續!燈光音響準備!我們繼續!」他坐回他的座位,看着。

張小敏在後台坐着不斷哭,剛好她的朋友在後台,還有我。

看到她不斷哭,而她的朋友卻不知如何安慰她,我走上前,彎下腰,問她:「為什麼哭呢?」她沒有回答。我繼續說:「但現在哭的話就無法繼續排練了,一會導師又要罵人了,你也不想這樣吧?」她哭着點點頭。我掏出一塊面紙給她,繼續說:「你不說為什麼哭的話,我們也幫不了你啊,你看,你的朋友現在很擔心你呢。」她終於把手移開,震抖地接着我的面紙,但仍停不了哭泣。

這時,戲劇的配樂響起,是一套卡片的主題曲「~同遊萬象太空,銀河上面捕捉,光陰的美好~」聽着這兒歌,我忽然靈機一觸,想到一個看起來很蠢的方法讓她笑。我跟着配樂,笨拙地跳起舞來。「~快飛往怡神無愁樂國,挽換手跟星空閃閃跳舞~」我扮作一隻小鳥,拍動雙臂,原地跳,之後再舉起雙臂成一個圓形,踮起腳,學着芭蕾舞的舞者轉圈。

我邊跳邊看着她的反應,她好像沒有像剛才一樣崩潰地哭泣,方法似乎奏效。音樂繼續播着「~隨意踏進這扇門,讓理想得到夢變真~」我裝作推開一扇門,大踏步跨進去。她的朋友看着覺得有趣,便加入一起跳着舞。「~越過鐵路和郊野,轉眼再現夢快車~」我們原地彈跳着,看看左,看看右,扮作在火車裡看風景。可能是我們笨拙的舞步,張小敏終於笑了。她一笑,我們便跳愈起勁,也笑了起來。

配樂停了,她也沒有哭了,我再跟她說:「能笑真的是太好了,你現在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剛才哭了嗎?我們會幫你的。」她仍有點害怕,小聲地說:「。。。。。。夜盲症。。。。。。」她的聲音小得像耳機壞掉一樣,好像聽到什麼又好像聽不到,我便再問她一次:「我聽不清楚,你能再說一遍嗎?」她這次很清晰地告訴我:「其實我有,我有夜盲症,看不清楚。。。。。。」我頓時就氣得像太陽爆炸一樣,心想「哪到底她受了多少委屈啊!」,但我還是很平靜地告訴她:「這不是你的錯,有這個症狀也不是你想的,對嗎?」她委屈地點了點頭,我告訴她:「你不用怕,我一會排練結束我幫你跟導師說,讓他明白,好不好?」她認真地點頭笑着說:「好。」

小休時,我跟師導說明了狀況,請他不要責怪張小敏和希望他能體諒。再開始排練時,導師喊:「那場戲,站在張小敏旁邊的同學,請你在後台出場前,拖着她的手什麼都好!讓她知道她該站在那!」她們都點點頭,導師又喊:「以後誰有什麼需要,勞煩早點通知!免得又拖慢整個進度!現在開始再排練!燈光音響準備!」

燈亮了,張小敏很順利地找到她的位置,配樂再次響起「~猶如在夢幻國,神奇力量贈我,袋仔的法寶~」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