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生命中的溫柔細雨:我是你的谁?

2019年11月,漫步在這條有著上百年曆史的青石小路上,數算著日子我才發現,自己已經在這座被稱為“日不落帝國”的馬德里,生活了整整三年,這也意味著我和他分開三年了……

為什麼說分開呢?三年前,因著一場爭執,我們一氣之下離開了彼此,直到出國前,都沒有明確提出那兩個字——分手。

三年了,這座城市一年四季炙熱的陽光,卻始終不能驅散心裡的陰霾,因為我始終沒有找到滿意的答案,對一段無果而終的感情,到底應該誰來收尾?或者說應該怎麼收尾?

一千多個日日夜夜,我也不知道沒了他,我是怎麼挨到今天的,更奇怪的是,沒有他,我真得能獨自一個人走過這漫長的旅程。

回憶裡更多的是,我踩著涼鞋、拖鞋、板鞋、單鞋、高跟鞋、皮靴……一次次踏著這條青石小路往返。

這座陌生的城市,成功的讓貪玩的我,過上了兩點一線的生活:上班——回家。

每年最不同的一天,不是我的生日,也不是他的生日,更不是他們的聖誕節,而是10月13日,我們的紀念日。

沒什麼特別的慶祝儀式,只是在這一天我會告別廚房,在街角的甜品店,為自己點一份提拉米蘇,小小的慶祝一下,對著彼岸的他說:

親愛的,我們又一起度過了一年。

大概他也不會懂,為什麼是提拉米蘇?

走得太久身體會累,想得太多心也會累,跨過青石小路,坐在當地一戶人家門口的石凳上,乘著鬱鬱蔥蔥的樹蔭,我想歇歇腳了。

打開手機看到已經下載很久,卻始終沒有使用的微信,這是為了聯繫他做的準備,可我……

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過得還好嗎?有沒有女朋友?還會等我嗎?

我是不是應該給自己一次知道答案的機會,但又怕自己承受不了這個遲來的答案。此刻,我還是不顧後者,選擇了前者。

打開通訊錄,添加了他的好友,我卻沒勇氣等待申請通過。

關了手機,緊張地搓著手:怎麼開口?怎麼自我介紹?他會問什麼?我要說什麼?

內心的激動不亞於女孩初戀時被男孩牽起手的小鹿亂撞,猶豫再三我再次打開手機,看到了被通過的好友申請,還好他沒拒絕我。

寒暄之後,我鼓起勇氣很生澀地問了一句,這三年來在心裡練習過無數遍的話:

“你,結婚了嗎?”

之後,又是……其實並不漫長,但對我來說異常漫長的等待。

“噔噔……”

消息提示音似乎都在催促我,看看這個等待了三年的結果,我緊張得手有些微微顫抖,努力地保持鎮靜,期待著一個答案,又害怕面對另一個答案,於是,我看到這樣的答案:

“結了。”

明明是在情理之中,卻被我當成意料之外,內心五味雜陳,酸甜苦辣一起湧上心頭,不知道應該先品嚐哪一種味道……

一句“結了”,卻能為這段漫長的愛情長跑,做了個利落的了結,即便逃避了三年,我還是逃不過現實,逃不過命運的安排,人,事,物,都變遷…   …

沒法繼續這個我根本不知道怎麼繼續的話題,我收拾著殘缺的回憶,親手蓋上封印,這一輩子它們都只能呆在過去,這是他的過去,我的過去,也是我們的過去。

可我真的能過得去嗎?

還好,即便過不去,我還能有權力可以盡情回憶——過去:

2010年,他走進我的世界……

2011年,我們是熱戀的情侶,如膠似漆又形影不離。我從工作的城市不顧家人和同事的反對,陪在他身邊參加高考。而他,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陪著他的是他現在加以後的老婆……

那時候,別人會笑我們——好傻。

2012年,一起來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打拼,他在上大學,我早早開始工作,像每個奮鬥中的青年一樣,我們也過了一段清苦的日子,最艱難的時候賣掉手機來維持生計,可這樣的苦日子,卻被過我們過得很甜蜜。

那一年,我病過一場記憶深刻,記事以來發燒燒得最嚴重的一次,守在我身邊的是他。我難受,他跟著難受,我吃點東西就吐,他陪著我不吃飯不喝,整夜不合眼地抱著我。我腦袋燒得迷糊了,可心裡很清楚:

                他是心疼的,是在乎的,是愛我的。

                轉眼他開學了,學校離我們的出租屋很遠,為了每天能有短暫的相聚,他經常很晚從學校坐公車趕回來,早上五六點又起床趕公車去學校上課,那日子過得比高考前夕還緊張。我問他累不累,他說不累。

                傻瓜,怎麼會不累?

                還有的時候,我們會在家和學校中間的一站,臨時住一晚賓館,去夜市逛到很晚,吃飽喝足拎著一大袋零食,再回到賓館。第二天,他上學,我上班……

                這樣的一天彷彿是調味劑,總是讓我們更捨不得彼此。

2013年,我報考了成人大專,想有個襯得住他的學歷。他只為了我的夢想,默默地陪我度過苦學的日子,就像曾經一樣,最後陪我慶祝考試夢寐以求的大學。

                也是同一年,為了掙些外快,我竟然生出擺地攤的想法,他,毫無保留一如既往的支持我。在喧鬧的步行街路口,我們擺起了地攤。

                他放假了,我們一起去批發城挑選商品;他放學後,我們一起拎著小商品,扛著小桌子,拿著小檯燈,一本正經地去擺攤,說真的不怎麼掙錢,但賺到一點也夠我們笑好幾天。

              很久以後我問他:“為什麼那個時候這麼陪著我鬧啊?”

              他說:“因為喜歡你啊。”

              原來,他也會說動聽的情話。

2014年,也許是這份感情我們忘記了保鮮,也許是複雜的腦迴路搭錯了線,我們大吵一架分手了。

                我找了新的男朋友,在我知道他為我準備了求婚戒指之前。他——我只知道過得不好,但也在努力變得越來越好。

                這一年,感受到了什麼是離不開、放不下……什麼是人在這、心在那……

2015年,我們心照不宣地回到彼此身邊,他已經開始工作,人比較沉穩,話變得不多。

                一路的坎坎坷坷,從對彼此的愛戀,我們成功過渡到了對彼此的習慣,下一步怎麼走不必多言,彼此心裡都有了答案。

2016年,終於踏上了最後一站,我們選婚房、供房貸,準備婚紗,籌備婚禮,接見親友,挑選吉日,還差一步便成了彼此真正的另一半。

                他對我一如既往,陪我吃,陪我玩,陪我鬧,陪我笑,不管多少次回頭,他一直都在,我心裡明白能走到最後,得之我幸!

……

                我喜歡窩在床上,翻看著網站各式各樣的喜服:潔白的婚紗、喜慶的禮服、華麗的古裝……有時候看著看著,我自己都笑了,總算在最後我把自己嫁給了想嫁的人。

                然而,原本看似無堅不摧的情感,卻在又一次的爭吵過後,讓我看到了它那麼不堪一擊。

                我收拾著行李,他沉默以對,我拿著行李下樓,他親手把我送上出租車。

                這一刻,注定是命運最終的轉折,直到回頭再也看不到那條小巷,我沒等到那句:

              “好了!好了!乖,不鬧了,我們回家。”

2017年,有人問我:“為什麼不回去?”“害怕。”“怕什麼?”“怕回去之後他還在,也怕回去之後他不在了。”

2018年,踏入異國他鄉的那一天,就不敢奢望他還能回到我身邊,但慶幸的是在我這兒,他還未曾沒離開過。

                生活上很不習慣,他彷彿在我身邊陪伴;學習語言遇到困難,他   又在夢裡給我加油打氣;找工作遇到瓶頸,他在回憶裡給我鼓勵……

                他不在我的生活裡,卻處處又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不久後的一天,我端著我們獨創的煎豬排,終於能用帶著普通話味道的西班牙語,對我的第一個西班牙朋友說:

                ¡   Tengo   novio   el   me   quiere   mucho!

2019年,我回到起點,他已經走遠,這一次換我守候著,也許某一天他回頭也能看到,我,還在呢!

淚水夾雜著回憶的味道在眼眶肆虐,我心有不甘地發出第二條信息:“怎麼想到結婚了?”

又一次關上手機,等待著他說:

“沒辦法,到年齡了。”

或者……

“你也知道,父母催啊。”

或者……

“生活總得繼續吧。”

或者……

沒有太多機會容我遐想,一條我未曾預設過的答案,從對話框彈了出來:

“遇到合適的人了。”

我望著手機屏幕上冰冷冷的字體,笑而不語:

“那麼,我是你的誰?”

這一刻,我也給了自己一個圓滿的答案,叫:失之我命!

從包包裡掏出藍牙耳機,點開Youtube常聽歌單,單曲循環播放著,最近讓我著迷的一首歌。

起身,我得走了,這條青石小路還差很遠,沒走完。

耳邊的歌聲迴盪:

……

沒遇見你我是誰

沒有你的我是誰

沒有你   無所謂   我是誰

習慣了黑   的深邃

再野   也無畏

等星墜   的餘輝   照亮誰

流放者的同類

藏著寂寞   在防衛

但溫柔   總是無堅不摧

……

RAP

你拿走我的在乎我的所有註意力

但讓我知道我是誰也給我一個目的地

……

                                                                                                                  ——Jolin《我是誰》

附:謝謝你,留給我這麼多回憶,讓我能拿來消磨往後餘生。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