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生命中的溫柔細雨:替我撐一整年的天

炎熱又炙熱的暑假迎來了我大四為期一年的實習,我和幾個朋友拖著行李滿懷期待帶著許多的憧憬來到了金門,七月一日金門溫柔的陽光一早就拉開了實習第一天的序幕。

實習的第一天好多事情不懂,才剛教導完就必須要馬上上手,迷茫不安緊張的情緒再蔓延,在第一天裡腦袋就被強迫塞滿了許多的專業知識,一下班回家我整個人累趴在沙發上。

短短的八個小時裡我不知道我到底經歷了什麼,有時候一忙起來就像在打仗一樣,得空的時候又去翻翻一些專業知識還有東西的擺放位置都必須要熟悉,因為我不想扯大家的後腿,想要盡快進入狀況。

時間很快地過了兩個月,所有的位置以及每天所要做的事情我也已經上手了,不過畢竟我也才來這裡兩個月而已,仍然還是有很多的小細節不清楚,常常因為回答不出來冷門的問題而愣住,就這樣迎來了我的撞牆期。

偏偏我是個容易鑽牛角尖的人,常常因為一些事情而陷在裡面,只是我沒有想到我的撞牆期會持續這麼久,也常常被主管抓過去開導,開導完後我總是覺得我的能力是不是真的很不好,總是沒辦法幫助哥哥姊姊們,只能替他們跑跑單據、辦手續,我也想要實質性的幫助他們啊。

可我越是有這樣的心態就越是沒有辦法完成對我自己的期許,直到某天我成功了,我做到了,那時內心開心的心情是無法言喻的,我總算幫助到他們了,不再只是個後勤,能夠跟著他們衝鋒前線。

在我撞牆期的期間,哥哥姊姊們沒有給我過多的壓力,反而是當個協助者的角色在協助我,只要我一發出求救光線他們都會馬上過來幫助我,尤其我是個台語癡,平常的台語就已經聽不太懂,金門地區的年長者很多,大多都帶著金門腔。

常常老人家一用台語問話我絕對直接當場楞在原地,我仍然記得那時一個阿伯用著台語非常之流利劈哩哩啪啦地對我說了一大段話後,我直接說了句「蛤?」然後當場對旁邊的哥哥發出求救光線。

事後哥哥姐姐們才知道原來我的台語超級破,但是我知道我也不能太常依賴他們,總是會有一天我必須要一個人面對所有的一切時候啊。

就這麼得好死不死有這麼一天,哥哥姊姊們都不在我必須要一個人扛起所有,那時的我整個怕爆,平常在怎麼樣天塌下來都會有人頂著,可是現在我必須擔起來,當我知道我必須一個人的時候我腦中只有一個念頭,可不可以不要有人來。

我就是這麼畏懼,後來才知道主管叫了支援,會有一個哥哥來我必須要協助他,因為他對這裡的東西擺放位置不熟,他幫我撐場,我替他負責所有一切。

得知會有人來幫助我時我的心才安定下來,條然我才意識到原來我是這麼的不讓主管放心,心裡頓時有點空空的,好像有點傷心,可不可否認的這確實是事實,因為我確實還不夠強大到能夠讓主管放心,不管是不是因為規定不能讓實習生一個人。

一種低落的情緒鋪天蓋地而來,總覺得我努力了這麼久到頭來好像才進步那麼一點點而已。

那時的我不知道後來會有一個令我情緒微崩潰的事件發生,某天我放完假回去上班我一如往常的做著我本該做的事情,哥哥卻突然把我叫過去,說是要教我新的事物。

而我一聽見我能夠學時我的雙眼馬上放光說著「我老早就想學了!」這話不假,每每看到哥哥姐姐們在弄這些事情時我偏偏就只能乾瞪眼的站在旁邊,別無其他只因為實習生的學習計劃裡沒有這一項,而公司也有規定實習生是不能碰觸某些區塊的,因為一旦出了問題是誰要扛?為了避免責任問題所以便明確規定實習生不能碰觸哪些。

所以當我知道我可以學習新的技能時我高興得不得了,而哥哥看到我這麼高興他很無言不過還是把醜話說在前頭「如果你做的不好我絕對會拆掉叫你重做。」

我點了點頭表示了解,後來哥哥親自示範一遍,每個步驟都講解一次給我聽甚至是教我小技巧以及叮嚀我要哪些地方要注意,十分鐘後教學結束我便親自上陣操作。

不過我才弄不到一半就因為哥哥一直盯著我看而敗陣下來,我怒瞪著身旁的哥哥「你一直看著我會緊張啦。」

卻不想這傢伙居然說「我就是要讓你緊張啊。」

這個人就是這麼的欠打,不過我也知道他一直盯著我的原因,別無其它就是怕我如果出錯了他還能夠及時補救,也順便從中教我,可我就是不習慣旁邊有人啊。

後來果不其然第一次試做完後就直接被拆掉了,這算是我預料之內的結果,因為即便是在聰明再厲害的人也不可能第一次就做得很好,   我就這樣看著我辛辛苦苦的成果被拆掉,然後哥哥遞給我「再做一次。」

我沒說話的接過,認命地在重新一次,將近三十分鐘左右我完成了,捧著我的成品去找哥哥卻不想他看了看指著一個小小的地方說「這裡你看,重做。」

我本以為這次我細心的重新一次會達到哥哥的標準,卻不想居然敗在一個小地方,氣的我一句話也不說得直接回去,這次也不用哥哥拆我自己拆。

或許是我的一句不發,哥哥好像明顯感覺到不對,走了過來拿走我手上的東西說「快下班了明天你在弄。」

而我仍然什麼話也沒說,聽話地把東西收拾好把桌面恢復成原來的模樣,就這樣我們兩人站在一起他開話題,而我也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他。

後來像是覺得我的情緒好像好了不少,才斟酌著開口說「你其實已經做得很好了,你不要跟我們比,我們都做多少久了,當然會做得很好啊,你要跟你自己比,第一次做這樣已經比很多正職好太多了。」

他說完後我沒說話,微微地把頭側過去,眨著眼睛想把眼淚給眨回去,不想讓他看到我這般模樣。

他似乎都知道我的癥結點在哪裡,確實從第一天進來開始至今我仍然都覺得我不夠好、不夠厲害,因為身旁的哥哥姐姐們是多麼的強,而我與他們相比下來就好像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無法獨立。

我不知道最後的話到底是為了鼓勵我才說的,還是在他看來其實我做的比起他預期地已經好多了,不管如何我的情緒也得到了釋放。

一直以來我都把這些心緒壓在心裡,沒有跟任何人訴說,可他卻好像了解我的情緒一般,我不是一個喜歡給人添麻煩的人,所以遇到了事總是習慣往肚子裡吞,深怕給人帶來麻煩或是把負面情緒傳染給別人,所以不管如何每天去上班的我總是會帶著笑顏,跟每個人道聲早安已經成為我的習慣了。

很多時候我都覺得哥哥姐姐們待我很是溫柔,總是會顧及到我的情緒,斟酌用字遣詞,也沒有給我太大的壓力,讓我自由發展,更是常常跟我說會累可以去小休息或是說休息室裡有點心肚子餓了可以去吃,甚至是在我被主管抓過去聊聊回來後也會關心我,還有好多好多對我的好,我都放在心裡,只希望能夠替他們盡一份綿薄的心力。

或許這些小事很微不足道,但是對於那時候正在經歷撞牆期,心情無處釋放只能自己吸收的我來說,這些尋常關心對我而言來說是最溫暖的,也許他們不是最溫柔的人,可他們卻是肯願意溫柔待我的人。

謝謝你們替我撐起在金門一整年的天,讓我可以無憂無慮的做我自己,更是在我鑽進死胡同裡的時候一把把我拉出來,感謝實習讓我有機會遇到你們,一年的時光裡,有你們陪我一起,足以。

實習結束的那天,我忍不住哭了,要跟這片土地說再見、要跟這裡很多溫柔的人說再見,說實話在來金門前我不覺得我會和這片土地產生這麼深刻的情感,離開前我又忍不住去公司看看,抱抱那些溫柔的人,再一次說聲再見。

再見,金門。

再見,這些溫柔到我心底的人們。

再見,願我們都還能再相見。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