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生命中的溫柔細雨:津津罐頭蘆筍汁以及二十元紙鈔

                小時候常常和媽媽坐火車下台南,台南是媽媽的娘家,還記得去到台南,媽媽帶著我轉車,去到一個地方我也迷迷糊糊不知道是哪裡,接著就看到了阿嬤,阿嬤躺在病床上,看到我就拿了兩張十元紅色紙鈔給我,然後吩咐舅舅拿津津罐頭蘆筍汁給我喝,有好幾次我和媽媽去看阿嬤,阿嬤都是如此,這是阿嬤對我的愛。阿嬤的臉,在我的印象裡已經很模糊,但我感覺阿嬤很慈祥,雖然並未和阿嬤同住,和阿嬤的相處也只有和媽媽下台南去看阿嬤的那麼片段時光,但阿嬤卻很親切,並沒有很陌生的感覺,或許是血濃於水的關係吧。

                漸漸長大,大概是唸小學的時候,有一次爸爸、媽媽、姊姊都下了台南,台南家族好多人哪,大家忙進忙出,我只感覺有些暈頭轉向,後來,我去到阿嬤躺著的地方,我看到姊姊彎著腰在阿嬤床邊好專心地不知在忙些什麼,我納悶地問了問姊姊:「姊姊,妳在做什麼?」,姊姊沒停下手邊的事情,她的手仍在阿嬤身上忙碌著:「我在幫阿嬤捉蟲呀,阿嬤臥床好幾年,身上都長蟲子了。」,我聽了甚為驚訝,長蟲子?阿嬤的身上怎麼會長蟲子呢?姊姊說幫阿嬤捉了好多隻蟲子,阿嬤連鼻子裡也長了蟲子呢。那次的印象甚為深刻,但再下次下台南的時候,我看到的已是阿嬤的靈牌,阿嬤已經過世了。我懵懵懂懂不知那是發生什麼事,那靈牌是什麼意思?只跟著大人忙進忙出,我心裡納悶著阿嬤哪去了?

                後來舉辦了喪禮,我跟著大人去那觀禮,站在那裡看了許久,我完全不知那是在做些什麼,後來突然天上掉下白花花的錢幣,然後還有糖果,一大把一大把的在撒,好多人在撿錢幣跟糖果啊,我心裡好震撼,看著好多錢幣從天空撒下來,還有糖果,這一幕我記憶深刻,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這樣的情景,我似乎漸漸明暸阿嬤已經離開了。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生老病死。

                長大了以後,看著有些同學祖孫三代同堂,感情非常好地共享天倫之樂,我想到了我的阿嬤。阿嬤對我的疼,我心裡一直都記著。有時想起阿嬤的時候,會去買津津罐頭蘆筍汁來喝,而那二十元紅色紙鈔我早已花去,現已沒有流通那十元紅色紙鈔,只剩下津津罐頭蘆筍汁,喝在嘴裡,別有一番特別的味道。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