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生命中的溫柔細雨:一個路人

                大概是十九歲的年紀吧,一個詩情畫意又有點尷尬的年紀,總是多愁善感、有好多心事,常常莫名看著天空發呆。

                那段時期,記得自己的心情常常很灰暗,親情、友情、愛情、學業,沒有一樣是順遂,沒有一樣是如意。

                心事不知該跟誰說,似乎沒有人想聽,我想也沒有人聽得懂。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些迷惘,我都忘了自己有多久沒有開心的笑。

                我的心,一直是黑暗的,鬱悶的,不快樂的。

                有時坐在地上的階梯,有時一個人坐在公園,看著人來人往,看結伴的人群有說有笑,有時一個人在街道上行走,熙來攘往,人聲,車聲,似乎更諷刺著我的孤獨。

                有時夜深人靜,自己一個人走到家附近,那裡有一處有些荒涼的地方,那裡有好多的路燈,還有一些雜草,沒有什麼人煙,只有安靜的夜,和些許蟲子的叫聲。

                走走停停,走累了,坐下來看著路燈發呆,冷風吹著,眼睛定著前方出神,我的身體不覺得冷,但我的心,好冷。

                腦袋思考著,我聽著自己內心的聲音,常常在想著為什麼人要來到這個世界?來到這個世界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什麼活著是那麼痛苦?為什麼這個世界是如此冰冷?

                黑暗的日子,好長一段。

                心裡的鬱悶,除了發呆,就是不停的走路,一直走一直走,想把糟糕的情緒拼命地發洩。

                那天,下著雨。

                忘了是發生什麼事,心情糟糕到極點,正好,想去淋雨。

                一個人在街道上一直走一直走,拼了命地一直走著,大雨嘩啦嘩啦打在我身上,衣服全濕透,眼睛全是雨水,視線被干擾地有些模糊,無所謂。

                「小姐?妳還好吧?妳怎麼在淋雨?妳要去哪?我開車送妳去?」一輛車停在我旁邊,一個男子搖下車窗著急的臉詢問著我。

                我說:「不用了。」

                冷冷地,我的表情沒有溫度。

                我走開了,繼續淋著雨,繼續向前走著,但那位路人,和我沒干沒係,沒有姓名的一個陌生人,他的關心,在那天,留下了一點說不上是什麼的東西,那東西似乎有那麼一點溫度,劃過我的心。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