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夢女文]鬼滅之刃–時透無一郎《選美 下》

      隔天我早早就起床,穿上水藍色的和服,帶上昨天買的配飾並畫了妝,鏡中的我既陌生又熟悉,我曾經想過有一天自己回到當大小姐的日子,那藏在心中的記憶順著眼淚流了下來,剛化好的妝被淚水弄花了。

      「都化好妝了才哭,白白浪費時間化妝。」

      無一郎捧著我的臉,拿著濕毛巾粗魯地擦掉我臉上的胭脂水粉。

      「別哭了,」無一郎擰眉,「妳一直哭要怎麼去比?」

      十一歲那年,有一隻惡鬼進來家中,家中的僕人無一倖免、父母用肉身保護保護我和弟弟賢司,到最後賢司勇敢的擋在我身前,我親眼見他在我的面前被鬼吃掉的畫面,不斷地播放在腦海那些想要忘掉的記憶。

      我止不住不停落下的淚水,幸福被鬼奪走的憤怒至今仍無法釋懷,宇都宮家只有我一人活下來了,為了全家上上下下的人,我一定要堅強的活下來,以償他們犧牲了自己保護我的這條命。

      加入鬼殺隊,學習呼吸、劍法,宇都宮家的大小姐已隨著宇都宮家一同滅門,現在的宇都宮望結是勇敢拿著刀禦鬼的劍士,希望不要再有人和自己一樣,因為鬼而家破人亡。

      「妳只有今天才能當回大小姐。」無一郎將我的頭按在他的肩上,「好好珍惜,以後可沒機會了。」

      「嗯。」我離開他的肩膀,用手抹去眼淚,「謝謝你。」

      「別化妝了,平常的樣子就好。」

      無一郎神情依舊木然,但別開了與我對視的雙眼,並再把濕毛巾丟到我臉上,叫我趕快準備好,他要出去房外等。

      我整理好服裝儀容與心情後,便和無一郎到了選美比賽的會場,過沒多久就看見了心美,我毫不猶豫的往她那邊奔去。

      「心美!」

      心美今天穿著一身赤紅的西式洋裝,頭上綁著相同色系的蝴蝶結,就像一個精緻的陶瓷娃娃。

      「望結!妳今天好漂亮啊!」心美見到我也十分高興,一把抱住我,「很想念妳呢!」

      「心美也很漂亮,」我也緊緊回抱心美,「我也想念妳。」

      我和心美又開始聊了起來,直到看見臉很臭的無一郎,我才想起我直接丟下他來找心美。

      「宇都宮望結,」無一郎雙手抱胸,「過來。」

      無一郎帶我到活動組報到,之後再折回來找心美,心美與她的女僕坂口幫我們留了位子,但當我要坐在心美旁邊時,無一郎硬是要擠在我們的中間。

      「無一郎,心美旁邊的位子讓給我坐,拜託。」

      「……」無一郎假裝沒聽見我說話,繼續看著天邊悠悠飄去的白雲。

      無一郎看起來沒打算讓位,我和心美也沒打算要停止聊天,於是我們決定吵死他,無間歇的話題使得夾在中間的無一郎受不了而和我換位。

      「心美,妳覺得這次的第一名可能是誰?」雖然聊得很高興,但我還是沒忘記來此的目的。

      「應該是宮水家的美雪小姐吧,她真的是一位十分嬌豔動人的女性……」

      宮水美雪,是此城鎮最有威望權勢的大戶人家的大小姐,我在台上前就正好站在她的身側,她確實是十分美麗,但是個氣焰囂張的女子。

      「呦,這不是真城家的女兒嗎?今天妳也有參加比賽?」宮水小姐看見了在我旁邊嬌小的心美。

      宮水小姐穿著一身亮黃色的西式華麗洋裝,髮型看起來花了不少時間打理,全身滿是亮晶晶的珠寶,惹眼的打扮引來不少目光,而她似乎非常享受投射過來的視線。

      「妳的身子不是不好嗎?今天可是要在外面一整天,真城小姐妳撐的住嗎?」宮水小姐眨了眨眼,細長的睫毛嫵媚的煽動。

      「我最近的身體有比較好了,謝謝關心。」心美禮貌的回答。

      「不要勉強比較好,病人怎麼要來選美呢?該是要待在休息才是,萬一出了事該怎麼辦?真城勇是在想什麼呢?不就妳一個寶貝女兒嗎?」宮水小姐笑了笑。

      她這話聽來真是不舒服,而且她還直呼了心美父親的名諱,太沒禮貌了。

      「是我自己貪玩,不怪父親的。」心美不怎麼放在心上,看來是習慣了宮水小姐的說話方式。

      「請問這位是妳的新的侍女嗎?妳也拉她一同來來選美?」宮水小姐繼續和心美說話,並把我拉進了對話。

      「不是,望結是我的朋友。」

      「呦,怪不得生的這麼標緻,請問望結姑娘是哪一家的女兒呢?」宮水小姐美目笑瞇了眼,像是要看我笑話一般。

      「我是初來乍到的外地訪客呢!宮水小姐自然沒看過我。」我擺出以前官家小姐的招牌笑容,當小姐只有今天而已,得保持氣質才行。

      一整天下來,書法、刺繡、樂器等等的比賽過去了,我拿出曾經學過的知識技能勉強應付了過去,甚至在最後的特殊才藝表演被心美推上去舞劍,幸好我偷偷穿了一件長褲在和服裡,舞劍時即便和服敞開也不會被人看見肌膚。

      比賽中最令我驚奇的是主辦單位推來了一架鋼琴,希望有小姐能表演彈鋼琴這項才藝,但全城也只有宮水與真城兩家有鋼琴,顯然是有人安排好的,要讓宮水美雪穩坐冠軍。

      宮水美雪理所當然的上台彈奏鋼琴,我也鼓勵了心美去台上演奏一首曲子。

      「本屆選美比賽冠軍的是ーー真城心美小姐。」出人意料的結果,心美上台領獎。

      雖然比賽最末宮水美雪演奏的鋼琴曲無論在技巧詮釋上的遠遠贏過了心美,但心美彈奏的曲目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民謠,她用西洋的樂器呈現了大和民族的文化感動了大家,因而將手中的票投給了心美。

      「哇哇哇ーー望結!我居然是第一名欸!我做夢也沒想到!」心美高興地跳上跳下。

      「嗚嗚嗚ーー小姐,真是太好了。」女僕坂口一直淚流滿面。

      「我想要趕快告訴父親,坂口,我們趕快回家吧!望結,無一郎先生,請你們也來我家吧!我招待妳們用晚餐吧。」

      我們應邀再次到真城家作客,聽見心美榮獲選美比賽寶座真城家每個人都感動不已,皆哭的泣不成聲,我和無一郎兩個外人便很尷尬的坐在飯桌上邊吃邊聽他們哭,讓人感到消化不良。

      心美成為了選美冠軍使我一則喜一則憂,今晚鬼就要出現了,他的目標將是第一名的心美,雖然是有無一郎和我在,但真城家太大且很多人,一定會受到牽連。

      我們把這件事告訴了心美,心美相信了我們,她不動聲色的以今天的事情特准她的僕人們能放假,不用時刻守在她旁邊,支開了她身旁的人手,只餘坂口在她身邊。

      「其實,妳也可以休息一下,」在心美去支開僕人時,無一郎對我說。「有我在就好。」

      於是被特准休息的我就在旅館泡溫泉,一整個人放鬆到不可思議,今天是進鬼殺隊後最開心的一天了。

      「鬼鎖定的目標是我們認識的人,已經讓我輕鬆很多了,那個鬼也只是跑的比較快而已,有我就夠了。」無一郎向我說明理由,「還有就是妳跟真城小姐在一起太吵了,會影響到我。」

      我被特准休息後歡喜的跟心美道別,但我們又話太多了讓無一郎不耐煩了,直接把我從心美房間的窗戶丟下去。

      我舒適的泡在溫泉裡,享受這片刻得來不易的時光,聽著附近也來泡溫泉的客人聊天。

      「今年的選美比賽是真城家的小姐呢!真令人驚訝。」

      「是啊,但是真城小姐用那個西洋樂器表演我們日本的歌謠真的太好聽了,我也投她了呢!」

      「就可惜了宮水小姐,如果沒有那台西洋樂器,雖然平時她傲氣凌人,但她說實在的確是我們鎮上第一美的小姐。」

      「是啊,宮水小姐的確是個美人,但妳記不記得有個舞劍的小姐?從外地來的。」

      「啊,是了,那個藍色和服的小姑娘,的確也是十分美麗,舞劍起來美得像幅畫呢!看來是個能文能武的姑娘。」

      幾分鐘後,我起身換上浴衣,想著等等要做什麼呢?是要出去走走?還是要回房間滾來滾去呢?

      「請問是宇都宮望結小姐嗎?」

      一位長相清麗的女子站在我身後,笑著面對我。

      「咦?是的,請問妳是……?」

      那名女子依舊笑著,但笑意更深了,我不禁覺得有點悚然,感覺她似乎在忍耐什麼?

      「宇都宮小姐真是美麗,聽見路上很多人都在談論今天在選美比賽上有位身著藍色和服舞劍的美人,近看果然很不得了。」那名女子笑著說。

      「嗯……謝謝妳的讚美。」

      我瞥眼看著門,想要趕快離開,但突然一股刺鼻的腐爛味灌進我的鼻子中,我一驚,回頭看著那個找我攀談的女子,她正在留口水。

      「是稀有血統呢!找對人了,好香啊!」那女子的眼睛轉為充血的鬼眼,皮膚開始浮現青筋,「忍不住了!就在這開動吧!」

      女子瞬間化為原形並朝我撲過來,我轉眼間被撲倒在地,她張開充滿尖牙的嘴要咬我,我一隻腳抵在她的胸膛上,稍微拉開與她的距離。

      身邊泡湯的客人驚聲尖叫,嚇得手足無措,我大喊:「全部人離開澡堂!這個鬼的目標是我。」

      「身手真是不錯,死到臨頭了還在擔心人,精神也可嘉啊!」還是美麗女子容貌的鬼,臉上浮滿青筋,表情十分滿意,還滴了不少口水在我臉上。

      「這麼美好的女子,還真是捨不得吃掉妳。」

      鬼伸手抹了抹她的口水,我趁這個空檔猛力地踹開她,並伸手拿剛在眼角餘光瞥到的一支金色髮簪。

      「好痛啊!」鬼重新站起來捂著自己的胸口,「感覺內臟都快被妳踹爛了,幸虧我是鬼,馬上又恢復了呢。」

      鬼愉悅的說,完全不把我剛才的攻擊放在眼裡,也是,我所有的殺鬼配備全部都在房內,身上只有浴衣,武器只有一支短短的髮簪,且澡堂不僅空間狹小還有人,這個戰況對我來說,完全是死路一條。

      「喂!」我朝鬼大叫了一聲,「妳的目標只有我不是嗎?讓澡堂裡的人離開。」

      「喔,好啊!」鬼不假思索地答應了,「那我就先來說說為什麼選擇妳當我的獵物的原因好了。」

      「我可是只吃有才德的俊男美女,聽說這裡有辦選美比賽,我就專程到此地來吃那個奪得第一名的姑娘。」

      鬼高興地跟我分享,而我卻害怕她隨時衝過來,我護在門口,澡堂內的客人一個接著一個出去了。

      「可是那個第一名的真城小姐似乎是個病弱的姑娘呢!聽起來一點都不好吃,雖然路人也有討論一個聽說是個大美人的宮水小姐,但是讓我最感興趣的還是那個舞劍的宇都宮小姐妳呢!」鬼笑得噁心,「文武雙全又美麗的宇都宮小姐,聽起來很好吃呢!剛剛聞了妳的血,似乎是個稀有血統,一定超美味的。」

      我繃緊神經的聽她的話,腦袋正高速運轉著該如何對付她,我不可能出澡堂去拿我的刀,這樣會波及到其他無辜的人,無一郎也不在我身邊,他在心美那裡等鬼自投羅網,真希望他能發現鬼的目標變了。

      只能死在這裡了嗎?即便是這樣還是要戰到最後一刻,我絕不輕易向鬼投降。

      「吃了妳我感覺會變得更美麗呢,」鬼突然伸手炸開往溫泉的門,「看來其他人都逃跑完了,我可以來享用妳了。」

      要來了!我緊緊握著好像沒什麼用處的髮簪,但這卻是唯一能保護我的武器。

      「哎呀哎呀,妳的表情看起來好認真喔,可是妳要拿髮簪跟我決鬥嗎?」鬼十分輕蔑地問,「看來這份餐點會很有趣呢!」

      鬼單腳一蹬,剎那間便到了我的跟前,尖爪想抓住我的脖子,我身子向下一縮,便同時將髮簪刺進她的腹部,在她吃痛的同時又補上一腳將她提到另一個牆角,我趁這個空檔又在地上撿來一支髮簪。

      「實在是令人十分驚嘆呢!」鬼再度重地上爬起來,「比我想像中的會打鬥,真是有趣。」

      鬼再一次的奔向我便進攻,我左避右閃、上躲下縮的避開每個攻擊,找到縫隙就攻擊,盡量不要讓自己受傷,即使真的被受到傷害,我也強忍著,我抱著一絲絲希望,想著無一郎或許會來吧!這大概是我第一次想要那個傢伙的幫助。

      我頑強地抵抗把鬼惹惱了,在我又把她踢飛後,她爬起來後便說:「真的很有趣,我之前吃掉的壯漢都沒有妳這麼的強悍,但適可而止吧,我想要趕快吃到妳了。」

      鬼又再度逼近,她的速度更快了,力量更大了,這是我只能盡我所能的閃避攻擊,但依舊贏不過她,她的手直接戳穿了我的腹部。

      我要死了,我用盡全力在抵抗了,可是還是要死在鬼的手中了,那一瞬間我的眼淚奪眶而出。

      「哎呀哎呀,怎麼哭了?」鬼用勝利的笑容面對著我,並將插進我腹部的手拉出來撫著我的臉龐,「看妳現在這樣過不久也會出血過多而死,不如就讓我吃掉吧?」

      才不要,我才不要,要是我現在的我帶著日輪刀,穿著鬼殺隊隊服,這個鬼才不是我的對手呢!可是我還是要死了,死在最痛恨的鬼手裡。

      我眼淚模糊了我的視線,我想起了我的家人、師父、主公大人、早坂太太、清水太太、鬼殺隊的同伴們、曾經幫助過的人……、心美還有無一郎,對不起大家我今天就要死掉了,我很努力了可是我還是要死掉了。

      「哭成這樣讓人看了好心疼啊!」鬼自以為地用染上我的血的手幫我拭淚,「允許妳留下遺言。」

      唰ーー,刀俐落地削下目標物。

      「啊ーー我的手、我的手!」

      鬼尖叫聲傳入我耳裡,我墜落後所即又被人接住了。

      「遺言?」是無一郎的聲音,「有嗎?」

      「可惡的小鬼頭,你做了什麼?我的手怎麼沒辦法再生?」鬼生氣地罵道。

      「下地獄吧!」又是一聲俐落的刀聲,「永別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