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影帝的人生初體驗

暗戀鄰居的影帝

充滿霧氣剛洗完澡的浴室

撒嬌的貓咪

­—

在接近凌晨一點左右,莫如宇才剛回到家。

他住在小區巷子內不過五樓的小公寓裡,附近鄰居幾乎是長輩等級,也認不得那些年輕影星到底有什麼區別,倒沒什麼人注意到他。

當年父母離婚,他跟著媽媽找了一間便宜屋子租下了,在他媽媽出去工作照顧不到才十歲的他時,是隔壁棟樓的鄰居哥哥陪他度過兒童時期的。後來存夠錢買好點房子給了養育他的母親,自己仍待在這裡。

完全是為了之前這個肯陪他度過學習時光的鄰居留在這的。

對方知道自己現在的名氣,卻沒看過他任何一部劇,整天對著電腦打遊戲或畫圖,開著直播接稿子賺錢,幾年前還因為天氣太冷又睡得不好發了一場大病。這回凌晨兩點,莫如宇剛拿著鑰匙插進大門,猶豫一下後卻收回了手,走近隔壁樓按了某個電鈴,掂了掂自己剛剛買回來還熱著的晚餐,還好有買多了點。

「誰?」樓下門開了,對方聲音從上方傳來,莫如宇一邊爬樓梯一邊回道:「我,很久沒回來了。」

之前因為新劇拍攝的關係,暫時住在外地半年多,前些天剛殺青,又參加完了慶祝宴,他才在剛剛回到本市。

莫如宇爬到三樓,就見對方穿著一件薄長白恤,顯然無法對付現在這個寒冷天氣般搓著手臂。

對方一見他上來,馬上回了屋裡把門掩上,有點不耐煩地道:「要進快進,把門關起來。」接著往沙發上一攤,開著電視看起重播的綜藝。

「哥你怎麼穿那麼薄?」莫如宇一進門就皺眉道,直往房間走去,開始挖著櫃子裡的衣服,最後給對方套了兩件厚毛衣才滿意的指了指剛剛放在桌上的晚餐道:「你吃飯了嗎?要不要吃點?」

陸囂晟正看著桌上一袋的食物發愣,聞言抬頭:「……這是你要吃的啊?吃不完我再幫你呸。」

「沒有,我給你買的,你先吃吧,我去洗個澡。」莫如宇笑著從行李箱拿了套衣服進了浴室,眼角餘光看見他的鄰居哥哥從塑膠袋中拿起一碗湯跟一碗麵開始吃,鼓起腮幫子慢慢嚼。

怎麼看都覺得他的鄰居哥哥特別可愛。

熱水開著,浴室霧氣漸起,莫如宇一抬頭瞥見窗外有一隻貓,眼睛像是盯著他的方向看著,莫名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馬上拉回窗簾就開始解衣沖水。

­——

莫如宇穿好衣服,手放上門把開門的瞬間,依稀聽見窗戶被拉開的聲音,接著就被一個東西打到,突然一震暈眩,跌在了地上。

再睜開眼,就發現自己搆不著門把,莫如宇往那個小窗看去,簾子不知什麼時候被拉開,他看見了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正對著他笑,食指抵在唇上比了個一。

跟一隻奇怪貓咪交換靈魂是什麼概念?莫如宇對著自己的貓爪沉思半天,嘗試性的開口出聲,希望能引起陸囂晟的一點注意,至少把他從這裡放出去。

好在他家鄰居哥哥有聽見,疑惑地把莫如宇從充滿霧氣的浴室抱了出來,自己去檢查窗戶怎麼沒有好好鎖上了。

「怎麼跑出了一隻貓?」陸囂晟一邊碎碎念,一邊探頭往窗下看去,「……莫如宇你跑哪了?」又量了一下高度,想著跳下去應該不太安全,視線對上貓咪,一臉正經地道:「變身了?這才是原型?」

好的呢,看來他的可愛鄰居搞錯了什麼,莫如宇跳進他的懷裡就是一頓狂蹭,撒嬌的用汪汪大眼盯著陸囂晟,後者錯愕地喃喃自語著:「不會吧……還真的是啊??貓精???這是可以公布的消息嗎?莫大影帝其實是貓??」接著一臉無法相信的捏了捏自己的臉,又感到疼痛後自己捂著捏紅的臉揉了幾把,發現自己桌上的食物還沒吃完,又再快速吃完了桌上的食物,最後開始和枕在他腿上,不時蹭著他身上毛衣的貓對峙。

「……我腿上那麼舒服嗎?」

「喵喵。」

「你怎麼變成這樣?」

「喵。」

「你現在是再裝可愛嗎?」

「喵喵喵。」

「……」陸囂晟拿了一張紙畫了三大格,分別寫上「是」、「不」、「不知道」,叫他用貓爪指著回答,又再問了一遍問題。

「你能變回去嗎?」

「不知道。」

「你會變身對不對?」

「不。」

「你一直蹭我的腿,不覺得有點變態嗎?」陸囂晟問完就後悔了,影帝的演技就算是貓也掩蓋不住,聽見他問完話的瞬間,貓咪莫如宇就抬頭盯著他的臉一直看一直看,兩顆大大的眼球看的陸囂晟承受不起,撇開了頭,結果這隻貓趁機又往他身上蹭了兩下。

撒嬌的貓咪很可愛,但撒嬌的貓咪莫如宇很可怕。

趁機吃夠豆腐的莫如宇心滿意足地跳下陸囂晟的腿,走去房間又踩著旁邊的矮櫃跳上床,適意陸囂晟睡覺。

那個跟他交換身體的貓比了一個「一」的手勢,不知道是想拿他身體去幹麻,希望那個「一」的意思是一個小時或一天,不要是一個月或一年,雖然當貓可以吃他可愛小鄰居的豆腐,但他不想哪一天看到自己殺人放火的頭條新聞出現。

陸囂晟躺在床上,摸了摸莫如宇的毛,突然說:「明天我要開直播,你要不要表演個什麼『貓咪翻跟斗』或『貓咪打牌位帶你吃雞』之類的?」

「喵喵喵。」莫如宇往他臉上巴了一掌,小鄰居又在想些奇奇怪怪的賺錢方法,莫如宇窩在他懷裡蹭了蹭,表達了想睡覺的心願。

對方嫌棄的「嘖」了一聲,倒頭睡了下去。

­——

隔天起床發現自己恢復人形的莫如宇頓時睡意全無,跳下床,邁步往有窗戶的地方走去拉開窗廉,就看見了那隻之前出現在浴室窗口的貓。

他仔細一看,竟然有點眼熟,漸漸想起自己前幾個月在外地山區拍攝新劇期間救過一隻差點被掉下來的石頭壓傷的貓,當時自己默默想的是:「好想也當隻貓待在陸哥身邊陪著他啊。」沒想到真的讓他體驗到了。

這個世界上果然真的會有貓咪精呢。

那隻貓看到他注意到自己後,往樓下跳了下去,拐進了另一條小巷。

看來那個「一」的意思是一個晚上,不是一整天。

冬天的早晨沒有陽光,清冷的風從窗戶灌進房間,陸蕭晟的被子不厚,很快就被冷醒了,迷迷糊糊的對著莫如宇發呆。

「……抱歉,你繼續睡吧。」莫如宇把窗戶關緊實,挖了挖櫃子發現沒有更厚的衣服後,出去把自己行李箱裡塞的一件厚大衣套在了還再獨自發呆的陸囂晟身上。

對方終於回過了神,試探性喚了聲:「莫如宇?」

「在。」

「恢復了?」

「是啊。」

「……啊,不能賺錢了。」陸囂晟撇了撇嘴,搓了搓手,翻開棉被坐起身:「昨天的都不是夢吧?」

「不是。」

「所以你那麼變態是你的本性對嗎。」陸囂晟瞪著他,又道:「還不給我秀一下翻跟斗。」

「你讓我每天都來你家,我就給你看後空翻好不好?」莫如宇突然道。

「蛤?」

「這次工作時間太長了,之後會每天回家的。」

「不要再讓我看到你穿一件衣服就往外面跑。」

他這次終於要下定決心,待在最愛的鄰居哥哥旁邊,好好地追求他了。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