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冰影帝住在有白雪和小紅帽的森林裡吃火鍋

早上七點整,一間小木屋裡充斥著讀稿的聲音。

不到十分鐘,讀稿的聲音沒了,原本趴在爐火旁的貓咪站起身來伸了伸懶腰,跳上床趴到主人身邊,又繼續睡懶覺。

「雙雙你說,如果女主角是小紅帽多好?感覺對著白雪深情真的很難啊…」

「喵」貓咪慵懶的叫了一聲,似乎是在告訴主人:「別抱怨了,認清現實吧」。

男子半躺在床上,他閉上眼睛,默念著劇本上的台詞,其實這些台詞他早就背得滾瓜爛熟了,但就是找不到感覺。

這時旁邊的貓咪睜開眼睛看向男子,下一秒男子便感覺到旁邊的位置沉了下去,他睜開眼睛看,原來是雙雙又變身了。

男子叫冰以言,從小到大就立志要當個演員,讀大學時被W經紀公司相中,從出道到現在已經兩年,電影、電視劇、真人秀、綜藝沒有一項漏掉的,是W經紀公司的活招牌,也是演藝圈搶手的新晉影帝。

出道後公司給了冰以言一個住處,就是現在這間小木屋,公司怕粉絲的熱情會影響到冰以言的工作狀態和私下生活,便給了他一個比較隱蔽的住所,而雙雙就是冰以言住進來時認識的「貓」。

起初冰以言以為雙雙真的就是一隻貓,後來有一天某部劇殺青後他準備回家睡個三天三夜,一打開門就發現有食物的味道,他還以為是家裡遭小偷,到了廚房才發現,是雙雙變成的人在煮飯。

當時雙雙看到冰以言驚訝的樣子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繼續炒菜,然後說:「你每天都餵我貓罐頭,我快受不了了,所以才自己煮」,從那次之後冰以言知道雙雙不是普通的貓咪,家裡就再也沒出現過貓罐頭了,雖然大部分時間雙雙還是以貓的型態在生活。

而冰以言之所以知道那是雙雙,是因為雙雙就算變成了人,但貓耳朵和貓尾巴卻不會消失,身上也會多幾件衣服,這讓冰以言鬆了口氣,因為雙雙是隻母貓。

「你餓了?」每次雙雙變成人時,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吃的,冰以言都已經習慣了,雙雙就是隻吃貨貓。

「沒有,就是想要幫幫你」此時雙雙隔著被子躺在冰以言的腿上,和平時她睡懶覺的姿勢一樣。

但變成人時,這個姿態在男人的眼裡卻變了樣。

「怎麼幫我?」冰以言閉上眼,把自己的注意力拉回到劇本上,繼續想要怎麼詮釋這個角色才好。

這次冰以言飾演的是一位總裁,跟以往大家熟悉的霸道總裁不一樣,在劇情裡,這位總裁一生都不順遂。

從小立志當個主持人的他,最後卻被逼去學企業管理、財務金融;國中時想自己填志願的他被父母親直接送到國外去,那時他的英語並不好,生活特別艱難;學成歸國後出機場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相親,即便那個女人跟他攤牌,幾乎每天都和「朋友」有約,生活不會像其他名媛一樣「規律」,他也只好接受;最後總裁英年早逝,而殺害他的兇手就是他剛過門的妻子,他也不知道,死不瞑目。

剛看到劇本時冰以言完全不知道這個劇本想表達的是什麼,在第一時間就把它排除,最後卻被經紀人撿了回來,原因是:「你得嘗試不同的角色,不然每次都是校草、男神,你演著不煩嗎?這條路要的就是突破、創新」,於是他接了。

但是冰以言接了之後有些後悔,因為無論他如何琢磨,他就是不懂劇本想要表達些什麼。

對冰以言來說,不懂劇本就等於演不好戲,他必須掌握角色的情緒、狀態,從而推知角色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而他現在卡住的地方是,那天是男主角和女主角的結婚一周年紀念日,女主角一改之前的態度,主動打給男主角說要慶祝,面對老婆的邀約,男主角肯定是不能拒絕的,於是這天男主角下班後讓司機繞去接女主角,兩人一起回家。

回到家後女主角主動說要負責晚餐,讓男主角先去洗澡,男主角聽了之後馬上答應,就走進房間洗澡了。

女主角確認男主角進去房間的浴室後,從包包裡拿出一包粉末,打算等做完菜時每樣菜都加。

那包粉末是前天晚上女主角和「朋友」見面時拿到的,只需要一點就可以致死,女主角為了擺脫婚姻束縛但同時又想要男主角的財產,那就只能先毒死他,再跟外界謊稱男主角是在吃飯時噎死的,事後處理女主角也早已打點好,只需要演一場戲便可以逃之夭夭。

這部劇到這裡就結束了,冰以言想,這大概是想傳達「不要讓別人控制你自己」之類的意思,但他苦惱的是,男主角最後是抱著怨恨死的,還是其實死對他來說反而是解脫?

應該是解脫吧?

「我可以跟你對戲,你把我想成白雪就行,說不定你會找到靈感」雙雙的聲音把冰以言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冰以言之所以擔心跟白雪演戲是因為他沒跟白雪合作過,而圈內又流傳白雪是靠潛規則才拿到的女主角的名額,所以冰以言很擔心自己能不能進入狀況。

但如果白雪真的是靠潛規則才當上女主角,那找別人對戲應該也沒關係吧,反正都是演戲小白。

於是這麼想的冰以言答應了雙雙,讓雙雙跟他對一次戲。

他把劇本給了雙雙,讓她看台詞,而兩人因為在臥室對戲不方便,來到了客廳。

「親愛的,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或許是雙雙的聲音比較尖銳,又或許是雙雙天生就有戲裡女主角的氣質,冰以言很快便進入了角色。

「是…結婚紀念日?」此時的男主角很困惑,果然女人不分對象,都還是會在意紀念日的嗎?

「對啊,今天我們在家慶祝好不好?我來煮燭光晚餐」

「好,那我下班後去接妳,我們一起回家?」冰以言想,此時的男主角應該是有些高興的,畢竟這是在結婚後女主角第一次對他表達「情意」。

「嗯,那掰掰」

晚上,男主角讓司機開車前往女主角所在的公司,一路上他都在想為什麼女主角變化如此大,但什麼都沒想到,心裡卻隱約有種不好的感覺。

到了之後男主角整理了一下思緒,下了車通知女主角自己到了,便靠在車門上等。

在女主角出公司之前,有一位女子哭著走出公司,男主角看了她幾眼,就在猶豫要不要上前關心時,他看到女主角朝他走來,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而演到這裡,冰以言忍不住想,如果男主角那時主動認識了那個女人,是不是結局就會有所不同?

可能會吧。

「親愛的,等很久了吧?手都冰了,很冷吧?我們趕快回家」女主角握了握男主角的手表達關心,男主角出於禮貌幫女主角開了車門,兩人都上車坐好後,男主角讓司機開車回家。

男主角知道女主角的態度很奇怪,但怎麼也是父母親給介紹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於是也就放寬心,回家了。

「親愛的,我去準備晚餐,你先去洗澡好不好?」到家後女主角主動把男主角的外套和公事包放好,那一副乖巧的模樣很是討人喜歡。

而在男主角這麼想的那一刻,他點了點頭,馬上就往浴室走去,如果這一刻男主角沒有恍神,大概就能逃過這一劫吧。

冰以言忍不住替男主角感到惋惜,說實話,當他真正在演繹這一幕時,內心是百感交集。

結局已被揭開,可故事卻還沒走到終點。

如果是自己,肯定不會這樣的,對吧?

確認男主角進了浴室,女主角把粉末準備好,放在一旁開始做菜。

跟對方住了一年,對方有什麼生活習慣多多少少還是會知道的,抓準了男主角洗澡的時間,女主角做了幾道菜後便把粉末一一撒入菜餚中。

等男主角出來後餐廳早已佈置好,略顯昏暗的燈光、燭火、擺好的餐具及菜餚,一切的一切都浪漫極了,男主角很意外,他沒想到結婚紀念日可以那麼美好。

不過這些東西在冰以言眼中,雖然現場沒有,但光是想到那個場景便覺得諷刺,彷彿是在嘲笑等等就要離開的男主角。

「妳好厲害」男主角走去幫女主角拉開椅子後,自己也入座。

他看了看菜餚,正想開動時,女主角突然說了一句:「我怕我以後不能煮給你吃,吃飽一點」。

男主角當下聽了覺得奇怪,但下一刻馬上想到可能是因為她怕以後沒時間,沒辦法親自準備晚餐才說的這一段話。

那天晚上屋裡最終還是多了一具屍體,女主角看著男主角碗盤裡的菜餚,把現場有關自己的東西都清理乾淨後,撥通了電話…

「成功了」

劇情到這裡結束,冰以言和雙雙都沉默著,大概是劇情到最後實在太沉重,兩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下次這種劇本別接了吧?」雙雙把劇本還給冰以言,她實在無法接受這樣的劇情。

「我會跟經紀人討論的,要吃點東西嗎?」冰以言把劇本放在桌上,他決定用吃來緩解一下沉重的氣氛。

「吃!你煮的當然要吃!」一聽到吃,雙雙又恢復滿滿的活力,把剛剛想的事情全都拋諸腦後。

過了一個月,這部劇即將開拍,導演決定把出演的演員約到一起,在開拍前先聚一聚,熟悉之後拍戲過程也會比較順利。

「冰以言嗎?」

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冰以言回頭,隨即看到一個看起來像是大姐大的女人,雖然氣質有點跩,但還是全身都散發著成熟。

「是,我是冰以言,接下來幾個月要請妳多多指教了」冰以言的臉上掛起標準微笑,雖然心中充滿了疑惑,但還是不能在別人面前失態。

「你好,我是白雪。算起來你得叫聲前輩吧」白雪的臉上也掛著微笑,但是最後的那一句話可不是問句。

「有時候輩分不是那麼重要,期待我們的合作」冰以言不是聽不懂白雪的意思,但是他認為這一行是靠實力說話,輩分沒有太重要。

「我猜你是靠第三視角來認識的我,我也期待之後的合作」說完後白雪就走了,冰以言還在琢磨她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

飯局九點就散了,因為隔天大家都要早起在片場集合,導演便讓大家早點回去休息。

「以言哥早」隔天一早冰以言就到片場準備,包括跟工作人員確認服裝和定妝。

到片場時他看了一下,白雪還沒到。

「以言哥,這樣就ok了」

「謝謝」

等冰以言跟工作人員確認完後,該到的也都到了,現場也準備完畢,整個劇組就開始拍攝。

拍戲過程中冰以言很是詫異,白雪表現出來的樣子跟外界傳的完全相反,光是她的演技,完全就不需要誰的幫助。

中間冰以言想起,開拍的前一天兩人就打過招呼,當時的情況他記的很清楚,那種氣場確實不是被潛規則或是被幫助會有的。

拍了九個月,一切都很順利,沒有什麼會耽誤到原定行程的大事,也就能順利在今天殺青。

「卡!」最後一條結束,所有人都等著導演和演員看完並確認,同時祈禱著不要出什麼問題。

「白雪和以言,你們覺得ok嗎?」看過幾遍後,導演覺得沒什麼問題,便詢問兩位主演。

「嗯,我這裡沒什麼問題」白雪說完後,全部人都看著冰以言。

冰以言頓時想罵白雪,她把大家的視線都引來自己身上,如果自己說了什麼意見,不管對這部戲有沒有幫助,大家不都會恨死自己嗎?

「沒問題,謝謝導演和工作人員,你們辛苦了」冰以言搖搖頭,說完之後便掛起微笑,開始向全部人一一道謝。

「結束了各位,收一收,晚上殺青宴!」

導演話一下,大家都動起身來,拍了這麼久終於可以休息了,大家都鬆了口氣。

在殺青宴上,每個人都聊得很開心,甚至有的已經在談下次合作了,而冰以言卻待在座位上,正猶豫著要不要回家。

事實上,他從出道以來參與的每個作品和節目都是拍完就回家,沒有留下來吃飯的。

突然他看到白雪,正在想要不要過去而已,對方就來了。

「對於這次合作,滿意嗎?」白雪落坐在冰以言旁邊,她還記得他們第一次的談話。

「妳其實有能力能打破外界的輿論,為什麼那麼堅持?」冰以言不懂,關於白雪的傳言幾年前就有了,只是為什麼不找公關處理?

「我有我自己想走的路,如果讓外界傳言我演得很好,那不就什麼工作機會都找上我了嗎?雖然這樣很好,但現在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白雪喝了口紅酒,讓她的嘴唇顏色更紅了一點。

冰以言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大概這就是所謂的凡爾賽吧。

「謝謝前輩,希望下次還能有機會」冰以言說完就走了,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他不知道怎麼聊下去,還有一個原因是他想要跟雙雙一起吃火鍋。

白雪看著快步離去的冰以言,她聽到了那聲「前輩」。

「我回來了」打開家門,冰以言沒聞到想要吃的火鍋味,反而看到一隻貓四腳朝天的在沙發上睡覺。

「雙雙,吃飯了沒?」他關起門換好鞋,洗完手後坐到貓咪的旁邊揉揉她的小肚子。

有時候冰以言覺得很神奇,這個柔軟的小肚子在雙雙變成人後竟然很平坦。

「喵!」忽然貓咪叫了一聲,隨後變成了人,打掉了冰以言的手。

「一回家就對貓手來腳來,我的火鍋呢?」雙雙哀怨的看著冰以言,今天她可是一整天都沒吃飯。

「妳不是會自己煮嗎?」冰以言很無奈,別人家的貓都那麼可愛,為什麼自己養的貓就只會讓自己煮飯?

「你不是回來了嗎」說完之後雙雙又變回貓繼續睡,冰以言只好認命的去廚房煮火鍋。

不過,他可能真的很想再跟白雪合作。

—完—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