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暗香如故

【大約在冬季】徵文

Tag:發紅包發到沒錢的財神×早晨陽光透不進來的臥室×撒嬌的貓咪

        端木賜覺得每一回的庚子年都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近期他能想到的,無非就是鴉片戰爭和八國聯軍,這一次看著雖然沒發生流血衝突,但俯瞰被看不見的東西打得落花流水的人間,好像也沒有比過去優秀多少。

        但是!罷特!影響到他這個大名鼎鼎的財神爺就不行!

        「滬深300、恒生、道瓊、日經225、DAX、CAC40、富時100、ASX200、斯托克50、國際油價……哥兒們您這年開得有點精彩呀!」

        端木賜板著張臉,一手托腮一手撐膝,耳邊是數不清的算珠上下跳動的清脆聲響——是的,他還是覺得比起計算機,打算盤比較有算錢那味兒——眼前瞅著的則是又來黎院串他門的月下老人。

        他可忘不了這個明明長他好幾萬歲,卻又生得一副佼佼童顏的老東西,幾個時辰前假惺惺地捻著長長的銀白色鬍鬚,生無可戀地細數他這位同樣被人間供成一名白胖老頭兒的同桌庚子甫一開年的成績。

        ……

        「怎麼著,既然這麼悠閒,分點香油錢給我唄。」端木賜邊說邊又聽到一聲輕響,唉唷這又是誰家指數跌了呀!

        「財神爺還借錢來了?」月下老人故作驚訝,慢悠悠地放下手中的茶盞,唰的一聲展開一面紅底金字帶反光的摺扇,上面龍飛鳳舞地畫了幾個大字:老子有錢。

        端木賜腦門上的青筋跳了跳,西北面某算盤上的算珠也跳了一大跳,硬生生又退了好些個檔位。「這不是剛從下界回來嘛,又不是像你一樣灑灑紅繩就沒事了,我那紅包裡可是白花花的錢呀!錢呀!」還是本財神靠著各家金主爸爸辛辛苦苦攢了幾個月的香油錢,天上一天人間一年,這不一天都還沒過完一半,他已經把所有俸祿和從前攢起來放的香油錢全往下界砸去了。

        一方面是想著說不定可以趁各家指數紛紛下跌,自己白花花的錢錢入市之後會出現現象級的反彈——本神可是財神呀!這一點兒直覺都沒有豈不妄為其名!一方面……

        「可你腳邊那兩卷書又是咋回事?《地母經》?《推背圖》?別告訴我你一字都沒有看過。」月下老人說著,一隻小貓忽然跳到他腿上,舉著前爪想抓他的有錢扇子。「喲,這位是誰呀?」

        「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小狸奴,就是牠給我弄來扔在這兒的。」端木賜像拎著什麼東西似的拎起其中一卷,上頭字跡早已轉淡且殘破不堪。「就這兩本破書能有什麼好看的。」

        「破書?」月下老人原本還想逗逗這隻小貓,奈何牠不依不撓的想要拿到他這把專門用來氣端木賜的扇子,只得將牠趕下去。「要讓黃帝老兒聽見了,可有你受的。」

        「管他什麼黃帝老爺!去去去,不借拉倒。」端木賜說完便煩躁地擺擺手,一陣風吹起,裡頭似乎還參雜金子特有的味道。一枚雪白的花瓣也順著飛了進來。

        「走就走,非派隻貓趕人嗎!」好像聽懂端木賜的話似的,小貓豎起全身銀白色的毛,直直朝月下老人撲過去,更不忘搶他還裝模作樣搧著的摺扇。「好你個貓咪,下次再讓我遇見定不饒你!」

        月下老人一個不留神,右臂的袖袍便被小貓扯下一大塊,隨著小貓的四條腿落到地上,被扯下的妝花緞同縫在袖上的紅線也隨著尖牙利爪的摧殘飄落,蓋在牠的頭上。

        ……

        正當小貓呲牙裂嘴地想掙脫蓋在牠眼前的紅布時,總算偷得耳邊清靜的端木賜這才從算珠堆中抬頭望牠一眼,嘆了口氣後,終於還是走了過去,一把撈起牠。「你說我該說你什麼好呢?也不知道誰放你在這天上亂跑的,還就賴在我這兒不走,什麼時候我黎院還成了收容所啦?」

        感覺到身上的異物感消失,小貓在端木賜的臂彎裡抖了抖身子,甩了端木賜一身雪白。

        端木賜瞬間無語,面無表情地將牠放回地上後,又窩回算珠堆裡了。

        小貓眼睜睜地看著眼前人又撓頭又嘆氣的,印象中總是端著一副高雅姿態的神仙都忘了清理外袍上剛被甩了一身的貓毛和原先落在牠身上的雪梅花瓣,可憐從月下老人身上扯下來的華貴的妝花緞也像塊朱紅色的破布般被隨手扔在一旁,而與其一同被落下的紅繩則結結實實的纏上端木賜的左手腕,襯在他毫無血色的皮膚上,更顯惹眼。

        小貓愣了愣,靈活地閃過所有散在他周身的算珠算盤,輕輕扯了扯那條紅繩。

        原以為牠只是來撒嬌討摸而不太想搭裡牠的端木賜,被這麼不依不撓的蹭了許久後,終於還是不耐煩地抬起頭,「你到底……」

        甫一撞進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裡,整個黎院恍若被消音似的,所有珠子的起落都被誰暫停,只剩悠悠梅香依舊隨著一人一貓的氣息流淌在過了正午的天上,天下,早已邁入夏末。

        端木賜猛地一愣,也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那紅繩早已在他的手腕上勒出一道道紅痕,而某些特別雜亂毛躁的部分,則是方才小貓咪用牙齒小心翼翼替他扯松的結果。

        ……

        小貓眼睜睜地看著端木賜把紅繩從手腕上解下,縷順之後又整整齊齊地繞回去,歪著雪白的小腦袋心想這是什麼兩腳獸的魔幻操作。

        這還不夠,收尾之前,又不知為何扯了一截下來。

        「唉,沒想到我堂堂財神爺居然淪落到只能送人……不對,送隻小狸奴一位孔方兄的地步。」他自嘲地笑著,從髮簪上摘了一枚早已辨不清流通年代的銅錢,穿過紅繩。

        小貓渾身僵直,直到端木賜的手繞過牠柔順雪白的脖頸,牠才回神似的微微低頭,水靈靈的眼睛裡閃過一抹真正的水光。

        「這可是我身上最後值錢的東西了,你得收好,待金山再起,股海重振之時,記得來找我給你換純金的錢幣呀!」

        「天寒未雪,大院暗香悠悠,君怕是不再殷殷期盼。」

        「遙記當年,滿城銀雪,與君成說。」

        「今時與君別,不易再見,此簪寄妾相思之情,望君笑納。」

        「雖不知那丘究竟何方神聖,令君如此愛戴。」

        「君既視夫子為生父,亦是妾之生父也。無服之喪,當齊守之。」

        「環不怨賜乎?」

        正為小樹苗澆水的雪白人影聽聞,直起腰,一頭未束的髮隨著她的動作緩緩散在她身上。「妾既隨君,自當與君同生、同死。」

        魯哀公22年後,端木子貢一邊於列國間經商,一邊於天下弘揚夫子之學。

        於他,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人生之意義、存世之禮儀,唯夫子之言是也。若說於亂世經商為其本能,那弘揚儒學,便是他在守喪六年後,人生的唯一目的。

        只不過,衛國那邊,已經不再回去了。

        妳問我何時歸故里,我也輕聲地問自己。

        不是在此時。不知在何時。

        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

        ……

        亥時過去,翌日子時的鐘聲在遠方響起。

        已經忙活一整天的端木賜卻一點兒沒有注意,他翻了個身,不管錢也不管事,不管下界吵吵又鬧起來的破事,裹緊被子繼續睡去了。

        就連晨間熹微都透不進他房裡,到不了早已不知不覺被他凍住幾千年的心底。

        「今日歲次辛丑,我看我還是打一頭金牛擺在房裡,看看能不能幫本財神轉轉運吧。」

        「下界不好起來,你轉再多運也沒有用。」月下老人放下茶盞,眼裡都是端木賜左手腕上的一抹艷紅,右手掂量著的卻是一枚早已辨不清流通年代的銅錢。

        「好像也是,不如你趕緊再下去牽幾道紅繩,務必得在今兒晚都成了,否則我這隻福運牛牛可就變成福運大貓貓了。」

        「……冬日成婚,你打算凍死你的信徒嗎?」

        「冬日成婚多好,來年一起團團圓圓過春節迎財神,豈不妙哉。」

        「那我下去牽繩兒,你上哪去?」

        「我嘛,既然這冬成全了這麼多佳偶,不如我再去將我那一院雪梅整理一番,待秋收冬藏、眾芳搖落,便是我黎院裡的梅花獨自美麗的時候了。」他漂亮的丹鳳眼與月下老人的目光對視,笑得沒心沒肺,可只有老人知道,這對漂亮的眼睛裡確實再也找不回他善於操心的那一份心了。「遙知不是雪,唯有暗香來。」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