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失色

        謝毅安在保健室最裡邊的房間裡,坐在病床旁邊的一張滑動式椅子上。

        他看著床上的男孩,不由自主地恍了神。

        男孩輕輕閉著眼,胸口隨著呼吸淺淺的起伏著。一身白皙的皮膚搭配著白色的頭髮,彷彿全身散發著一股寒氣。

        外面正下著雪,放眼望去全是白茫茫一片。雪花緩緩掉落在空無一人的球場上。

        安靜的畫面裡,卻若有似無地響著雪融化的聲音。而關緊了窗戶的房間裡,反而溫暖地像是春季。

        右腳踝傳來的刺痛感,把謝毅安拉回現實。他看了眼有些發紫的腳,嘖了舌,出了男孩躺著的病床室,從冰箱拿了一袋冰敷袋就離開了。

        走出保健室之前,他又望向病床室。沉默了一下,穿起外套才動身走進白雪之中。

        原本躺著,看似睡得安詳的男孩在謝毅安關上房門後坐起身,看著粉色的門板發呆。

        「謝毅安。」

        吳柏禎一手勾在謝毅安的脖子上,一手拿著寶特瓶喝水。兩人坐在籃球場旁的石階上,剛從場上換下來休息。蘇恒宣又叫了他幾遍,看謝毅安不理他,「呿」了一聲就往球場走去。

        他們十班在風雨操場上體育課,難得的在下雪天搶到了上籃球課的機會。

        風雨操場不是露天體育場,上方還有棚子遮著整個籃球場。平時場地總是搶不到,今天倒是歐氣大發,早早就佔好位子。問題就是有點冷,但總比一直打桌球好多了。

        謝毅安目光看著球場上的一群人,心思卻完全不在比賽上。一旁有別班的女生聚在一起,偷偷舉著手機偷拍他,還不時嘻嘻哈哈的笑鬧。他聽著有些煩,直接走到第一階坐下。

       

        那天見到的男孩,一看就知道是白化症患者。全身上下白的跟雪一樣,要人不察覺也難。

        但長得真的挺不錯的。

        他還在回憶對方外套上的學號,眼前突然一黑。下一秒,他的頭就痛的好像不是自己的。

        「謝毅安,你耳聾了嗎?」蘇恒宣一聽到下課鐘聲,立刻抱著球往謝毅安的方向砸,不巧一個砸一個準,籃球直接打在謝毅安臉上。

        「……你幹什麼?」

        「我問你五百遍要不要打球,結果你一個字也不回我。」蘇恒宣撿起滾落的籃球,滿臉無奈得走上臺階,蹲下身察看謝毅安的傷勢:「怎麼?毀容了?」

        謝毅安原本用手按著額頭,卻被對方拉了下來。

        「可惜沒毀容,不過瘀青了。」蘇恒宣把籃球扔給其他人,把謝毅安的水壺拿上,示意他和自己走,「去冰一下。」

        謝毅安走在後面,用稍涼的手敷著額。走在雪之下才覺得頭腦清醒了點。

        「為什麼你一點愧疚感都沒有?」

        「我有啊,」蘇恒宣放慢腳步,「只是真的只有一點,要怪就怪你坐在那裡,正好被我丟著。」

        謝毅安頓時覺得蘇恒宣完全就是坑他。

        兩人走到保健室,坐在電腦前的孫老師看到他們,立刻嘆了一口氣。謝毅安做到塑膠椅上,蘇恒宣則是去電腦掛號。

        「你又怎麼了?打到頭啊?」孫老師到陽台洗手,擦乾後站在他面前,把謝毅安的頭抬起來,還按了一下瘀血的位置,痛得謝毅安倒抽一口氣。

        謝毅安瞪著蘇恒宣,對方則是若無其事的看著外面的麻雀,假裝沒注意到能殺死人的視線。

       

        今天保健室充滿了消毒水的味道,冷氣也開得很強,和謝毅安上次中午來的模樣正好相反,病床防的門也開著,裡頭沒有人。

        「阿姨……」

        「叫姐姐。」快40歲但看起來還很年輕的孫老師投來眼刀,但仍然不成為謝毅安說實話的阻礙。他照樣叫對方阿姨,結果差點被趕出保健室。

        「……姐姐,昨天是不是有人借用了病床?」

        孫老師在冰箱門後拿冰敷袋,包了紙巾遞給他:「你是說一班的傅瑞白嗎?」

        謝毅安停了一下,微微點頭。

       

        傅瑞白這個名字,他並不是沒聽過。

        剛上高二,全校就傳遍了傅瑞白這個名字。據他們班女生所說,是個公認的校草。甚至連是神仙下凡這種荒唐不合理的傳言都出現了。

        謝毅安只知道傅瑞白被說是「白雪王子」,可不知道原來真的是字面意思。

        白雪。

        白的像雪。

        「你應該知道他是白化症吧?」孫老師雙手抱胸,看了眼病床房,眼裡有些憐惜,「他不太能上體育課,下午會在這裡休息。昨天中午他有點不舒服,才讓他在保健室午休。」

        謝毅安話只聽了一半,思緒又飄到昨天看見傅瑞白的場景。

        室外的微光從百葉窗間透進,照在他雪白的頭髮上。眉間舒緩,眼皮輕閉,宛如一幅精細的水彩畫。令人目不轉睛又難以相信。

        「阿姨,」謝毅安放下手,抬頭看著孫老師,「保健室還招午休來幫忙的學生嗎?」

        孫老師不打算糾正謝毅安了,走到電腦桌後方的櫃子前,抽出一張小護士的申請單遞給他,打量了謝毅安幾眼。

        「謝毅安,我說真的。你不像小護士,比較像來搗亂的。」

        謝毅安滿臉黑線。旁邊的蘇恒宣則笑到直不起腰。

        中午,整個學校都靜了下來,彷彿只剩下空氣中的風在各處流浪。

        謝毅安把申請表交給班導簽名後,輕聲離開導師辦公室,往一樓走去。

        從教學樓到保健室在的仁愛樓有一段距離,中間跨了一個露天排球場。

        早上已經有人把雪推到路邊,把場地清理乾淨。但到了中午的時段,雪依舊會不領情的躺在球場上。他踩在像是白色地毯的白雪上,突然停下了腳步。

        ──傅瑞白撐著一把透明傘面的雨傘,坐在保健室外面的長椅上。抬眸時似乎是看見了他,忽然把雨傘收起,看著愣在原地的謝毅安,彷彿在吸引他走向自己。

        「……你怎麼不進去?」謝毅安走近,拿過對方手中的雨傘重新撐開,擋在傅瑞白的頭上。傅瑞白沒說話,突然伸手扯過他的領帶往下拉。謝毅安來不及反應,硬是被拉到了傅瑞白面前。

        這個距離太近,有點不妙。

        兩人之間得距離不到五十公分,連對方的睫毛好像都能數清楚。

        傅瑞白的眼睛是近乎透明的淡藍色,睫毛也是雪白的顏色。

        謝毅安透過眼前人的雙眼看到自己的倒影,才發現自己有一瞬間的失神。

        傅瑞白看清了眼前的男孩,淺色的唇瓣緩緩開合。

        「關你什麼事?」

        謝毅安差點以為對方會說是在等他,還好最後沒有那麼肉麻。

        但也有點過於冷淡就是了。

        「……你給我進去。」謝毅安實在沒輒,語氣盡量不兇的勸傅瑞白回去。傅瑞白眨了下眼,卻沒有鬆開他的領帶。眼神裡透出了一點寒氣,對謝毅安來說卻不是冷傲,而是一種奇怪的感覺。

        孤單。

        一股強風從謝毅安的背後吹來,讓他打了一個寒顫。傅瑞白突然站起身,走回保健室。踏進去之前,回頭轉向謝毅安。

        「發什麼呆,進來。」

        謝毅安不由覺得昨天那個睡得昏沉的男孩可能不是傅瑞白。

      「你怎麼還帶了個橘子過來?」傅瑞白坐在床上,看著謝毅安撥橘皮,有點傻眼。謝毅安無視他的視線,掰了一半給傅瑞白。

        「要不要?」

        「……給我吧。」

        今年的冬天特別長,過了兩個月雪仍然下個不停,但總算是慢慢變小了。

        謝毅安也做了快兩個月的小護士,但越到後面就越覺得有些心虛。

        保健室本來就有兩個小護士,工作也都是發東西到各班。工作都被認領完了,最後他就被孫老師派去跟傅瑞白聊天。

        雖然謝毅安覺得這根本沒有理由可以解釋,但他沒有反駁。

        傅瑞白其實並沒有那麼冷淡,相處久了還能聊一些五四三。謝毅安本來以為他是怕生,才會一開始就對自己發脾氣。

        現在的話,則是知道他原來就是這麼沒禮貌。

        他們坐在床沿,一個人撥著橘子,一個人負責吃橘子。分工非常清楚。

        外面正下著冰霰,花圃裡的植物和樹上的葉子都結了一層霜,遠一點的體育場則被封了起來,以免學生在打球之餘滑倒。

        謝毅安又掰了一瓣橘子遞到傅瑞白的嘴邊,對方張開嘴,把既甜美又多汁的果實咬進嘴裡,還用舌頭舔了舔嘴唇。

        謝毅安看到,悄悄轉過頭。

        這畫面太18禁了。

        「謝毅安,你喜歡雪嗎?」

        「什麼?」

        傅瑞白看著窗,難得沒有把窗簾拉下來。他看著窗外的一切,又問了一次:「你喜歡雪嗎?」

        「挺不錯的吧?」謝毅安模稜兩可的回答,不敢給出正確答案。

        一提到雪,他就會立刻想到傅瑞白。

        喜不喜歡雪,從謝毅安的另一個角度來說,就相等於喜不喜歡傅瑞白。

        他不敢再繼續想下去,感覺答案有點危險。

        「可是雪沒有顏色,你沒有理由喜歡。」

        傅瑞白的聲音幽幽的,好像有點埋怨。謝毅安離開椅子坐到他身邊,頭轉向窗戶。

        「那你喜歡雨嗎?」

        傅瑞白不明白謝毅安反問的理由,但還是點點頭。

        「雨也沒有顏色,可是你喜歡。」謝毅安笑了下,「這並不衝突啊。」

        空氣靜了,霰停下了,鼻息聲變輕了,距離拉近了。

        在謝毅安笑的那一刻,傅瑞白感覺全世界都停止了。

        不是美麗到令人窒息的畫面,可卻好像一股暖陽,似乎慢慢的把房間中的寒冷蒸發。

        「白色是一種很重要的色彩,儘管不包含在顏色環裡,它仍舊不可或缺,」謝毅安蹲到傅瑞白面前,拉過他的手握在手心中,「因為他是最特別的,最獨特的。」

        最特別的、最獨特的。

        白色。

        傅瑞白。

        「謝毅安,沒想到你這麼認真。」孫老師帶著絲框眼鏡,笑著看著正在分配消毒水的謝毅安,「不過不好意思啊,傅瑞白轉走了,我也不能讓你不做任何事就拿公服時數。」

        謝毅安無言以對。

        陪傅瑞白聊天能算小護士的工作嗎?

        高二升高三那年暑假過後,傅瑞白轉走了。

        悄然無息,有如那場下了許久的雪一樣過去了。

        謝毅安一樣在保健室幫忙,但出席率也因為學測減少了。

        他沒有去找人詢問傅瑞白轉學的原因,但好像還有什麼東西阻塞在他的心口,融不進身體也吐不出來。

        「謝毅安。」蘇恒宣把手在謝毅安的面前揮了揮,發現徒勞無功後直徑走向了球場,拿了籃球往他臉上砸。

        「幹什麼!」

        「我叫你叫了一千遍你都沒理我,我還以為你被凍死了。」蘇恒宣完全沒有悔改的樣子,拿起謝毅安的水壺往保健室走。

        「可惜我還是沒把你砸到破相,可惡。」

        「……你是看我多不爽?」謝毅安發出質疑,但對方沒有回答他。

        穿過排球場,進到保健室後溫暖了許多。孫老師在幫一個女同學上藥,看到經常光顧的兩個人簡直要昏倒。她照樣拿了冰塊和紙巾給謝毅安,連趕人都懶得趕,直接回到自己的電腦前辦公。

        謝毅安右手拿著冰敷袋,手肘撐在大腿上。無聊的到處看看,卻瞥見一向開著門的病床房關著門。

        「謝毅安,」孫老師突然抬起頭,摘下眼鏡淡淡一笑,「進去看看『白雪王子』?」

        謝毅安心臟跳動的越來越大力,好像快要跳出口。

        白雪。

        傅瑞白。

        他顧不得額頭還敷著冰敷袋,快步走進了病床房。

        蘇恒宣幫謝毅安掛好號,一回頭人就不見了。抬頭用疑惑的眼神看像孫老師。

        「他們卿卿我我去了。」孫老師搖頭嘆氣,繼續飛快的在鍵盤上打字。蘇恒宣打開冰箱門拿出一瓶水,扭開瓶蓋大口灌進嘴裡,涼意瞬間竄上頭頂。

        「媽,你害我被說是看人不爽。」

        孫老師噗哧笑了:「我只叫你叫毅安過來,又沒叫你拿球砸他。」

        謝毅安推開門,房裡還是一樣的布置。

        但什麼人都沒有。

        他以為是自己會錯意了,正準備離開,眼睛突然被矇上了。

        一雙冰冷、雪白的手。

        「你猜我是……」

        最後一個「誰」字還沒出口,說話的人的唇就被謝毅安堵住了。

        傅瑞白本來只是想給謝毅安一個驚喜,最後反倒是自己比較驚喜。

        謝毅安吻得很深,滾燙的舌肆無忌憚地闖進他的口中,肆意侵占著他的一切,試圖把氧氣奪走。他來不及換氣,又被拖進下一次的吻裡。一次比一次強烈,一次比一次瘋狂。

        直到謝毅安鬆開口,傅瑞白才得以有呼吸的機會。

        「有沒有感覺自己溺水了?」謝毅安微微喘著氣,舔過傅瑞白淡粉色的嘴唇,結果被對方揍了一拳。

        純白的床墊被窗外的陽光染上了一層黃色,也好像把外頭的雪給融化了一點。

        兩人就靜靜的面對面坐著,一同看著窗戶不說話。

        「……我喜歡你。」謝毅安過了幾分鐘才憋出一句話,本來以為很浪漫,可傅瑞白卻笑了。

        「我知道。」

        「什麼時候?」他疑惑移動到傅瑞白身邊,眼裡的寵溺卻不減。傅瑞白的目光裡除去了從前的陰霾,多了一些活力。

        「你偷看我睡覺那天。」

        謝毅安尷尬了一下:「……哪一次睡覺偷看?」

        傅瑞白震驚:「難道你不只一次?」

        「……」

        窗外又開始飄雪,但被謝毅安拉起的百葉窗遮住了。

        在充滿輕笑的房間裡,似乎又出現了雪融化的聲音。

        白雪。

        白色。

        傅瑞白。

        正因為是白色,才能染上我的顏色。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2)

挖寶藏達人( 'ч' )
這篇真的好溫柔~像雪一樣呢~
2021-07-15 14:1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末雪的讚賞!
這篇我可是難得沒寫沙雕!(不是
2021-08-13 10:38回覆

恭喜得獎,好溫柔的故事
2021-03-20 15: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Yume的稱讚~
我會繼續努力ㄉ(. ❛ ᴗ ❛.)!
2021-03-20 21:5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