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最熾熱的愛

嗚—嗚—嗚—

聽到手機震動的聲音,我下意識的往時鐘的方向看了看,正是晚上七點整,完了我小命不保了,魔鬼來了!

我準備接起手機,對方卻正好切斷了,我不由得鬆了口氣,原以為魔鬼會如往常一樣讓我有個平靜的夜晚,怎料今日那大魔頭竟然一反常態又打來了一通!

嗚—嗚—嗚—

此時手機的震動聲就仿若魔鬼的腳步聲,算了早死早超生,還是接吧⋯⋯

「喂?依蘭姐嗎⋯⋯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妳也知道我最近課業比較忙⋯⋯是,我最近真的沒什麼靈感……拜託再給我一點時間…   …啊?好的好的,謝謝依蘭姐,我真的沒事⋯⋯好,掰掰」說完這通電話可說是耗光了我所有的精力啊⋯⋯

我是李思語,今年是個高三生,同時也是個暢銷小說作家,最近成了個不想寫稿的作者,原因——沒靈感。

剛剛打電話來的依蘭姐是我們的編輯,今天原本要交的稿是當初答應粉絲們要寫的書,但由於課業壓力加上最近我那如無底洞般的腦洞似乎被什麼給堵上了,我的稿難產,甚至能形容是胎死腹中,光有個開頭就接不下了,我原以為依蘭姐是來催稿的,沒想到她只是來關心我的狀況,要我慢慢來沒關係,重點是要抱持我原有的寫作水平,說真的依蘭姐人挺好的,她的關心我也是挺感激的,但她是個很有氣場的女人,說話不怒而威,以至於跟她通個電話我也是這麼戰戰兢兢的。

#####

講台上老師正講解著王羲之的《蘭亭集序》,一向熱愛文學的我難得在國文課上神遊了,我的位子在窗邊,窗外正是籃球場,一群熱血的青年們正在打籃球,其中有一抹身影吸引了我,那人正是我的鄰居,本校校草——葉梓安。

葉梓安不僅有著逆天的顏值,也是個頭腦發達四肢更發達的神人,同時也是個音樂才子,不得不說老天還挺偏心的。

「李思語,妳看什麼呢?」國文老師不知何時站到了我身邊,開口問道。

「看葉梓安呀。」我下意識回答

「好看嗎?」

「嗯,很好⋯⋯老⋯⋯老師,對不起我錯了!」突然意識到是老師問的,我嚇得立馬站起來。

「沒事的,咱們思語原來喜歡我家梓安呀⋯⋯」老師說這話時笑得嘴巴都快裂到耳朵邊了,喔!對了,我們班導兼國文老師是葉梓安的爸爸。我怎麼忘了這事!完了完了要死了!老師不喜歡有人覬覦他兒子呀!

「老⋯⋯老師⋯⋯我⋯⋯」我真不知道怎麼解釋了!

「沒事沒事,思語,我教書這麼多年,妳是我最喜歡的學生,我很看好妳,要是妳跟我們家梓安在一起呀⋯⋯嘖嘖嘖,我很滿意啊⋯⋯」老師拍拍我的肩,聽到這話我都傻了,其他同學們則在旁邊瞎起哄,好在下課鈴聲響起了,否則我真要羞死了!

隔天,走到哪都能聽見「三年二班李思語暗戀三年一班葉梓安」「原來本校校花和校草是一對」「本校校花,是葉老師給葉梓安內定的媳婦」等等的傳聞

不是吧?我跟葉梓安明明什麼都沒有啊!!

「思語,妳真的跟葉梓安在一起了?」中午,我和我閨蜜李芳芳一起到花圃旁吃午餐時她問道。

「芳,妳已經是今天第二十個問我這個問題的人了!假如我跟他真的在一起,我一定會跟妳說的!但重點是我們根本沒什麼!」我有些無力的回應。

「那怎麼會有這樣的傳聞,發生什麼了嗎?」因為芳芳跟我不同班的關係並不知道昨天下午的事,我便將課堂上發生的事娓娓道來。

芳芳聽完也是挺傻眼的,我們再次認證了只要事關校花校草的事,特別是感情上的,絕對如同旋風般的快速傳開。

「吃完了,我們快走吧,好冷喔。」當我們都吃完時芳芳站起來,拉著我的手就要走回教室,我卻沒有動,於是她又轉頭不解的看著我

「回去又有人要問了,妳先走,我獨自待會。」

芳芳見我堅持也沒強求,就先走了。

不過現在是冬季,加上寒流又來,真的挺冷的,我便在校園裡逛了起來,走到球場處又見到了那抹不容忽視的身影,我不禁在原地佇足,就這麼看呆了。

他打球的身姿真的好帥!

似乎是注意到我的視線,葉梓安停下了動作,往我這邊看過來,我嚇得趕緊低下頭,被發現在偷窺好丟臉啊!

「思語,要看就過來吧,別站著,還是妳有偷窺的癖好?」場上其他男生聞言也帶著曖昧的表情看了過來,葉梓安揚起笑容望著我,那笑容帶了點痞氣。嘖!這傢伙最後一句話還是跟以前一樣欠揍啊!我難得的沒調侃回去,依言走向了場邊坐下。

見我坐下了,他衝我笑了笑,轉身繼續做他的籃球男神去了。

「妳怎麼在這?」那群男生打完球,葉梓安走到我旁邊坐下問

「我只是不想再被問話了。你沒事長那麼妖孽幹嘛?如果對象不是你,我絕對不用被「『追殺』」我埋怨道

「那乾脆我們來結束這個傳聞吧」

「怎麼結束?」

「做我女朋友。讓傳聞不再是傳聞」聞言,全身的血液彷彿都衝到了臉上,不是說寒流來了嗎?怎麼還這麼熱?我抬眸,他的表情淡然的好像在問今天午餐吃了啥這種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但耳上那抹紅暈卻出賣了他真實的感受。

他是認真的?

「你⋯⋯什麼意思啊⋯⋯」我說完快速的跑開。

「呃!」跑到一半,身後響起一道悶哼,我本能地停下腳步往回看,原來是葉梓安追了上來,被樹根絆倒了。

「你追來幹什麼!走,我帶你去保健室。」我跑回他身邊,扶著他去保健室。

這笨蛋!幹嘛追來?受傷了好玩?我有些氣惱的想著,轉頭,我對上了葉梓安溫柔的眼神,他的嘴角微微上揚,很是迷人。

等等這是評論他迷不迷人的時候嗎?

「笑什麼?很好玩嗎?」我徹底惱了。他笑著搖了搖頭,並不說話。

算了,我再繼續說下去我也會變笨蛋,不說了不說了。

陪著葉梓安到了保健室,保健室阿姨給他上了點藥並要他冰敷。

「那個⋯⋯」

「你是要在這睡一下對吧?知道了,睡吧」

「謝謝阿姨!」說完,葉梓安逕自走到床邊躺下,一雙眼睛一直盯著我看,眼神很溫柔,這樣的注視熾熱,卻不讓我感到厭煩,但又令人有些無措。

「梓安、思語,我帶了點你們愛吃的芝麻湯圓,吃吧!」就在我不知如何從剛剛那詭譎氣氛中抽離時,葉老師的來到解救了我。

「葉老⋯⋯不對,叔叔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由於我們兩家是鄰居的關係,私底下我都叫葉老師叔叔,我們兩家因為我和葉梓安同年紀,兒時也常玩在一起,便熟了起來。葉梓安的父母一直以來都很照顧我,所以我對叔叔送來芝麻湯圓給我們的事不感到驚訝,我疑惑的是他怎麼知道我們在保健室?從我們進來到現在也不過十分鐘吧?

聞言,他滿臉八卦的看看我又看看葉梓安,道:「球場附近是我辦公室,我剛熱好湯圓要拿給梓安就看見他追上妳了,怕你們尷尬我才晚幾分鐘進來。」

「叔叔!你明明知道我和他不是那種關係!」我急著解釋道

「我又沒說什麼。你們快吃吧,我走了。等下的課我幫你們請假吧,在這休息一下。」說完他頭也不回地走出保健室。

吃完芝麻湯圓後,葉梓安真的躺下去睡了,我起身收拾了一下,走回來時被葉梓安一把往床上拽,我就這麼趴在了他的身上。

撲通——撲通——

等等,這是葉梓安的心跳聲?媽呀!

突然意識到自己趴在他身上,我掙扎著要起來,他環在我腰上的手卻箍得更緊了。

萬幸,這裏的拉門是拉上的,不然被看到我會想拿豆腐一頭撞死自己。

「別動,睡會。」他聲音有些低啞,聲音帶著慵懶的魅惑。

我抬眸看著他的睡顏,有些不忍吵醒他,我相信我肯定是腦抽了不然就是把腦子忘家裡了,我竟然就這麼聽話的趴在他身上任他抱著!我的矜持呢?我的脾氣呢?

在這躺著校草的保健室中,一切似乎都變得不一樣了,我只聽得見他的心跳聲,腦子裡亂糟糟的,可恨的是我那不受控的心,竟為他而怦然。

我知道這代表什麼,很早就知道了,只是我一直不願意面對心裡那份只屬於面對他時會有的動容。

喜歡。我,喜歡葉梓安。

「醒了?」睜開眼,我看見的是葉梓安那雙深潭般的眼眸,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竟然在葉梓安的懷裡睡著了。

「嗯。現在幾點了?睡也睡了我們回去上課吧。」嗯?我說話怎麼帶著點嬌嗔?而且正常我不是應該發脾氣嗎?脾氣君你哪去了?媽呀,原來意識到自己喜歡他,能帶來這麼大的改變?

「下午第三節快開始了,妳還沒回答我呢,到底願不願意?」語氣一如既往帶著點玩笑的味道,但那深沉的雙眸卻告訴我他是認真的,他眼神中的柔情告訴我,他是認真的喜歡我。

「願意啥⋯⋯呃!我⋯⋯」我一時不知道怎麼回應,我我我,我了半天說不出後話,太害羞啦!

「思語,妳自己都說了,我們睡都睡了,妳不是想拋棄我吧?」他故作一副被拋棄了的模樣,說道。他那絕世容顏配上這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嘖嘖嘖!妖孽啊⋯⋯怎麼有這麼好看的人?

「我又沒說不願意!」我急著澄清,說完就將頭埋到他胸前,我現在臉一定紅透了!而且他說的好像我們做了什麼羞羞的事一樣,帶不帶這樣玩的?被別人聽到我可沒臉見人了!

「語語,我其實喜歡妳很久了,謝謝妳也喜歡我。」

「其實⋯⋯我也是,只是我之前不想面對,怕面對了沒辦法再正常和你相處,我不想失去你。」說完,我在他胸前蹭了蹭。

多年以後,在親友的祝福下,我和葉梓安終於步入了禮堂,在這之前,我們也有過一些磨合,但由於彼此都願意退一步,我們的感情始終不曾落幕。

每當想起那年的高中校園、有葉梓安在的球場、那碗叔叔的芝麻湯圓,以及那天躺著校草的保健室,我的心底總是流淌過一陣暖流,彷彿回到了年少的我們,再次經歷這在冬季來臨的愛情。

我們的愛情雖然始於冬季,卻毫不寒冷,反之,我們愛的熱烈。

那天後,我不再是沒靈感不想寫稿的作者了,我們的愛是我豐沛的思想泉源,我將我們的愛情連同我的盼望寫成了一本本的小說,希望把我們的愛讓更多人感受到。

我盼望著,未來的每一天第一眼都能看到他那幽深、充滿愛意的雙眸。

我期望,就算有天我們終將老去,我們之間的感情卻不會老,讓我們像當年一樣,繼續愛著對方。

這是屬於我最熾熱的愛情,也是我忠貞不渝的愛。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哦哦哦哦哦哦!!
棒~~~
2021-02-23 16: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嘻嘻~謝謝鼓勵吶~
 
2021-02-24 18:4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