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幸福的魔法

      晚上六點三十五分。

      今夜的街道特別絢爛,掛滿燈飾的高聳耶誕樹矗立在廣場中央,家家戶戶點著和煦的燈光,和樂融融的與家人相聚,一同歡慶一年一度的耶誕夜。

      街上的行人各個穿著得體的暖衣,打理得乾乾淨淨,在漫天紛飛的冬雪中昂首邁步,只為了趕著和親人團聚。

      然而有位女孩正佇立在廣場中,提著一籃火柴嘶聲力竭的喊道:「火柴!來買火柴唷!」

      儘管這身破舊的行頭讓她顯得十分突兀,可那些心之所向的人們連看都不願意看一眼。

      再繼續下去根本不是辦法,小女孩見到一位身穿褐色大衣,頭戴針織帽的青年迎面而來,決定鼓起勇氣伸手抓住他的衣角,苦巴巴的要求他買盒火柴。

      「火柴?現在這年代沒人在用了啦!」青年從懷中掏出香菸和銀製打火機,在小女孩面前將菸點了起來,「看吧?根本不用火柴。」

      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小女孩為了生計,只好繼續扯著衣袖重複同樣的話,直到青年不耐煩將她推了開,誰知這一推害小女孩跌坐在地,還打翻她唯一的營利工具。

      青年見狀只是搔了搔頭,接著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小女孩強忍著淚水,垂著頭將散落在雪地中的火柴盒一一撿起。

      「諾,這是妳的對吧?」

      宛若銀鈴般的聲音將小女孩從失落中拉回,她疑惑地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個和她年紀相仿的女孩。

      她渾身是灰,除了稚嫩的臉龐外,連處處都是補丁的衣服上也都沾滿了灰塵,髒得令人退避三舍。

      「我是芬,妳呢?」自稱芬的女孩晃了晃手,示意她接過手中的火柴盒。

      小女孩想都沒想到會有人來找她搭話,難以置信的收下盒子,連同問題一起。

      「......蘇。」

      「蘇嗎?真是個好名字。」芬將蘇拉起身,還貼心地替她剝掉連身裙上的雪塵,「這麼冷的天氣,妳怎麼會在外頭賣火柴呢?」

      「唔......把拔要我出來賣,如果沒賣完......他會生氣。」

      「是嗎?」芬掀起蓋在籃子上的布料,皺起眉頭,「這麼多......怎麼可能賣得完。」

      「嗯......妳、妳呢?不回家嗎?」

      「我正在跑腿。」芬天真無邪的勾起嘴角,一縷調皮的白霧趁機從齒縫溜走,「不過其實我現在在閒晃,難得能出來透透氣。」

      雖然蘇得賣完火柴才能回去,可卻開不了口要芬買個幾盒。正當她猶豫不決時,芬伸出那被凍得發紅的小手。

      「這些錢能買多少?」

      「三......三盒。」

      「好少......虧我存那麼久......」芬難掩沮喪的神情,低聲咕噥個幾聲後便把錢塞進她手中,逕自從籃子中拿了三盒出來。

      「那個......這樣沒關係嗎?」

      「沒關係沒關係,天氣這麼冷正好想取個暖。」芬摸摸通紅的鼻頭,吃力地將火柴拆開,隨手點起一枝火柴,「妳也要一起嗎?」

      蘇看了眼早已失去知覺的雙手,嚥了口口水湊到火苗旁,兩人就在人來人往的廣場上點起一根又一根的火柴。

      「妳有聽過一個傳說嗎?只要在耶誕夜向燒了十秒的火柴許願就會實現喔。」

      「真、真的嗎?」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芬將手中火柴丟掉,俏皮地笑著點燃新火柴,「要不我們現在來試試吧!」

      蘇用力的點點頭,隨後和芬一同緊盯著搖搖欲熄的火苗,只可惜寒風無情地吹滅了一根又一根,學乖地兩人便開始用手護著火光,默默的數到十。

      「十秒了!」蘇小聲驚呼,深怕動作太大又讓火柴熄掉。

      「快許願吧!」

      「我、我想要吃大餐!」

      然而還沒等尾音落下火柴便不爭氣地熄滅,彷彿在告訴兩人願望無法實現般,失望的兩人低下頭,繼續將剩下的火柴點著,相繼喊著「想要禮物」、「想要保暖的羽絨衣」、「想要軟綿綿的被窩」、「想要可愛的玩偶」......直到點完最後一根火柴,可惜的是什麼也沒發生。

      沮喪的兩人找了塊椅子坐了下來,發冷的身子止不住顫抖。

      「妳明明可以不用陪著我受冷的,為什麼不快回去?」蘇抬起雙腳蜷起身子,將提籃抱在懷裡。

      「......我不想回去,我討厭那個家。」芬鼓起雙頰,滿是不悅。就算回去了也只有堆積如山的工作在等著她,還要受壞心眼的姐姐們嘲笑,被取了個「灰姑娘」的外號,連半點尊嚴都沒有。

      「這、這樣啊?」不知所措的蘇把弄著手指,雙眼在她和雪地之間來回游移,「我也不想回去......就算真的把火柴賣完了,把拔也會動不動就打我、罵我......」

      「......妳也很不容易呢。」

      話才剛說完,一雙厚實的大手忽然從後方搭上兩人的肩膀,嚇得她們趕緊回過頭。

      「唉呀,在這美好的夜晚,怎麼有兩位小姑娘坐在這兒發著抖?」

      來者嗓音渾厚沉著,是名身穿灰色斜紋大衣的老年人,深邃的五官再搭上短而整齊的鬍鬚,使他整個人散發出一股端正典雅的氛圍。

      他微微曲腰,用戴著白手套的手摘下紳士帽向她們打招呼,「初次見面,我是克勞,兩位小姑娘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芬和蘇兩人不知所措地對望了眼,一時開不了口,茫然望著這名不請自來的老紳士。

      「兩位不跟家人一同慶祝耶誕佳節嗎?」

      兩人又是一陣對望,然後一同搖了搖頭。

      「既然如此,不嫌棄的話......」克勞沒有多問,只是將嘴角揚至合適的角度,誠摯的邀請她們,「今晚要不要與我一起過呢?」

      晚上七點半。

      明知面對陌生人的邀請該有所堤防,只不過兩人還是隨著克勞上了車,回到他的住所──一棟遠離市區喧囂的小木屋,儘管小卻一點也不簡陋,裡頭打著溫和的燈光,火爐中的薪火將兩人的雙頰烤得微紅。完美隔絕了外頭的黑與冷。

      洗完熱水澡、換上暖和的衣裳後,芬和蘇坐在火爐旁捧著克勞準備的熱湯,當湯汁入喉的瞬間,幸福洋溢的感覺從胸口湧出,兩人滿足的呼出一口暖氣。

      「身子暖起來之後就可以準備開動了。」克勞將最後一道菜放上餐桌後,笑吟吟的呼喚她們過來。

      那些全是她們不曾嚐過的美味佳餚,肉湯、馬鈴薯泥、薯條、烤雞、葡萄酒......該有的應有盡有。

      兩人又驚又喜的坐在餐桌前,和克勞做完餐前禱告後,不疑有他的大快朵頤一番。

      誰知吃到一半,蘇的眼淚就撲簌簌地流了下來,嚇得克勞趕緊遞了一條手巾。

      「怎麼了?不合妳胃口嗎?」

      「不、不是......很好吃!」蘇笨拙地用手巾擦拭止不住的淚水,上氣不接下氣的吸著鼻子「自、自從奶奶離開後我就沒吃過大餐,穿上暖呼呼的衣服......把拔他、他總是罵我打我......我好怕,好想奶奶......嗚嗚啊......」

      一旁的芬似乎被她的情緒渲染,也跟著難過了起來,「我也是......住在繼母家後,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家事,還一直被她們嘲笑、欺負......」

      「這些日子真是苦了妳們。」克勞站起身,用厚實且溫暖的手掌摸著兩人的頭,安撫她們的情緒,「既然如此妳們還會想回去嗎?」

      「不、不要。」

      「不想......」

      「那麼妳們要在這住下嗎?」

      聽聞克勞的提議兩人不敢置信的張著嘴,眼睛瞪得老大。

      「不、不會給您添麻煩嗎?」

      「怎麼會呢?」克勞坐回位置上,瞇起眼啜飲一口葡萄酒,「我啊,曾經有個和妳們差不多大的孫女,只不過前幾年不幸離開了。之後好幾年都是一個人度過,如果你們願意住在這我會很開心。」

      見兩人破涕為笑,克勞像是想起什麼豎起食指,「不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喔。」

      「「嗯!」」

      「那就這麼定吧,好了,菜都要涼了,快會吃吧。」

      芬和蘇難掩心中的喜悅,一手吃飯一手擦著眼淚,看著小女孩們臉上洋溢的笑容,克勞欣然得勾起嘴角。

     

      *

      吃完大餐後,克勞告訴她們寢室的位置,因為好幾年沒有使用了,兩個小女孩手忙腳亂地整理了一翻,隨後雙雙躺在柔軟的被窩中進入夢鄉。

      晚上十一點五十分。

      睡不太慣軟床的兩人被門外的動靜吵醒,面面相覷後決定下床,躡手躡腳推開一點門縫,發現門旁擺著兩個在展示櫥窗上隨處可見的東西──包裝精美的禮物盒。

      蘇又驚又喜的走出房間,捧起上頭寫著「給    蘇」的禮物,隨後注意到剛走沒多遠的克勞。

      「哎呀呀,好孩子不睡覺可沒禮物拿喔。」

      聞言,芬趕緊拉著蘇的衣領作勢把她拖回房裡。

      「呵呵,開玩笑的,睡不著的話要不要陪我坐坐?禮物帶著吧。」

      才剛踏進房門的兩人聞言又走了出來,各自拿著比自己小一倍的禮物跟在克勞後頭,並照他的指示搬了張木椅坐在火爐旁。

      十一點五十五分。

      「打開吧。」克勞端出三個杯子放在木桌上,其中一杯倒入紅酒,另外兩杯則是葡萄汁。

      「可以嗎?」

      「有什麼不可以的?」

      芬抿起唇解開上頭的結,內心滿是期待;蘇漾起大大的笑容,小心翼翼的將包裝精美的禮物拆開。兩人終於有幾分孩子該有的生氣。

      「哇!是泰迪熊欸!」

      「我也是!不過我的領結是紅色的!」

      「我是粉紅的!」

      「這兩隻是一組的,希望妳們能和他們一樣好好相處。」

      「「我們會的!」」

      好吃的大餐、軟綿綿的被窩、保暖的羽絨衣、禮物,最後玩偶也有了,先前對火柴許下的願望一一實現。儘管難以相信,但傳言竟然是真的。

      芬和蘇緊抱著泰迪熊互望了眼,露齒而笑。

      「這一定是魔法吧?」蘇天真的說道。

      「一定是的。」

      滴、答。

      勞德瞥了眼牆上的吊鐘,十一點五十九分,再過不久就是耶誕節了。

      克勞清清嗓舉起杯子,作勢與她們碰杯,「從今天起我們就是家人了,以後還請多指教。」

      「「好!」」

      鐘聲在歡悅的聲音中敲響,本該碰在一快的杯子就這樣停在半空,彷彿時間停住了般。

      有別於方才歡快的氛圍,如今只有外頭的鐘聲在腦中迴盪。

      芬一個人坐在屋中,任憑窗外透進來的月光映上滿是塵灰的側臉,身穿破爛衣裳的嬌小肉體止不住哆嗦。

      這裡沒有溫暖的火爐,沒有明亮的燈光,沒有保暖的羽絨衣,沒有可愛的泰迪熊,沒有柔軟的被窩。

      沒有天真的蘇,沒有溫柔的克勞。

      只有芬一個人。

      她緊咬著唇,努力不讓臉上的笑容崩解,空舉著手輕聲說道。

      「乾杯。」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