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奧茲之心

※BL。學弟X學長

※微血腥.微驚悚

奧茲之心

      【29/30】

      望了嵌在翡翠廳正中心的藍色指示燈一眼,東堂將視線移回地上的巨型魔法陣,深深嘆了口氣。

      再過一年──精確來說,是三百四十二日──他的任期便滿三十年整,屆時,他便能卸下奧茲國最高領導者的職務,回到他的故鄉西國,以榮譽教授的身分繼續從事魔法陣的研究。身為不老不死的「偉大魔法師」,若無遇上天災人禍,他的學術生涯應該可以持續至海枯石爛。

      他的性格並不適合從軍,也欠缺領導者所需的風範和威嚴。但在實力相當的同期當中,他可說是唯一兼具協調性和倫理常識的的存在……情非得已,他只得一肩扛下這個對他來說過於沉重的頭銜,進駐翡翠城,指揮奧茲國所有軍人保家衛國、抵禦外敵。

      據東堂所知,在他上任前的三名指揮官,皆在任期滿十年之前死於鎮壓【桃樂絲】的任務之中。直至今年年初,他仍然深信自己能夠破除詛咒,圓滿達成作為【奧茲指揮官】的使命,功成身退。但接連襲來的巨型災厄,以及日趨惡化的政治情勢……各種內憂外患都使他無法樂觀以對。事實上,看著眼前刻不容緩的慘況,他的心底深處已經升起了自己可能來日無多的預感……

      「【奧茲指揮官】!」

      東堂朝聲源處望去,闖入翡翠廳的是【飛天猴】的總隊長松本。

      作為【奧茲指揮官】直屬部隊的領頭人物,松本是眾人公認的模範軍官,也是不可多得的忠誠下屬。平時的松本總是掛著面具般冰冷淡漠的神情,但此刻,那張俊秀的臉龐上卻寫著顯而易見的慌亂。東堂只是瞥了一眼,便悟出對方匆匆忙忙闖入此地的原因。

      「朝倉先生呢?他的狀況如何!?」

      自從【膽小獅】朝倉升上少將之後,執行極密任務的比例便大幅提升,自然而然地,東堂指示松本傳召朝倉來到謁見廳的次數也逐日增加。在松本看來,這是朝倉第一次在勤務時間突然斷了音訊,也難怪這名一向冷靜的軍官會慌了手腳。

      他不知該如何傳達這項噩耗,在心中嘆了口氣,用手指了指置於魔法陣正中心之物。

      「這是……?」

      東堂不願多作解釋,再次操作起手邊的儀器,凝神屏息,重啟復活法陣。

      「……朝倉、先生?」

      似乎終於理解眼前狀況,松本眼裡閃過一絲不敢置信,隨後便移開視線,攥緊雙拳,緘默不語。

      這名軍官的神情已然恢復以往的平靜和冷漠,垂下的雙眼卻在陰暗的廳室中隱隱透出螢火般的寒芒,很顯然地,對方正在無聲壓抑著某些難以表述的複雜情緒。

      震驚。

      哀慟。

      以及,恐懼……

      東堂的心情和這名下屬相差無幾,一時之間也無餘裕出言安慰,只是將九成五的心力放在手邊的法陣操作上,分出些許的注意力問道:「戰況如何?」

      「回指揮官。【稻草人】正在迎擊第四隻【桃樂絲】與其從屬【托托】,當前擊破程度已達46.7%;【南方魔女】為第三隻【桃樂絲】所殺,【錫樵夫】已經趕往南國的【卡爾琳塔】修復能源系統,大約七分鐘後就會完成任務,返回翡翠城。」

      雖然【錫樵夫】黑崎是奧茲國最堅不可摧的強大戰力,東堂卻一點也不希望對方這麼快就回城留守。他不敢想像黑崎看到現在的朝倉會做何反應,站在一旁的松本顯然也有相同想法。在藍色探照燈的冷光輝映下,兩人的眸光都因恐懼和絕望微微閃爍,臉色皆如死屍一般蒼白……

      為了提高復活法陣的功率,東堂調高魔力的輸出量,強撐起精神問道:

      「【砲台】的毀損狀況呢?」

      「回指揮官。【一號砲台】和【二號砲台】因第一隻【桃樂絲】的襲擊半毀,目前技術團隊正在搶修當中;【四號砲台】及【六號砲台】則分別毀於第二隻和第三隻【桃樂絲】現形造成的時空扭曲裡……」

      「【桃樂絲】釋出的毒氣和體液會將行經之地化作廢土,無法再行利用……」

      東堂一面啟動第二台【魔力增幅裝置】,微調魔力的輸出和【魔陣展開】的範圍,一面向他的直屬部下指示道:「將建設新砲台的指令傳達給技術團隊吧。等這次鎮壓行動結束,就立刻讓他們動工。」

      松本微微頷首,以示明白。拿起掛在腰間的通訊器,替作為最高指揮官的他傳達指令。

      一時之間,寬廣寂寥的翡翠廳只能依稀聽聞這名年輕軍官的低語,以及遠方寒風呼嘯的聲響。往廳室裡唯一的窗戶望去,不知何時,冬日的陰霾天空已下起了綿綿細雨,遙遠的天際線不時閃現銀白色的電光,映照出位於西國境內的巨大黑影。

      這副末日般的景象宛若荒唐無稽、無理可循的噩夢,卻是他們不得不面對的、再真實不過的殘酷命運……

      在東堂準備將注意力移回魔法陣之際,一道強勁的魔光砲怵地劃破寒冷的夜空,伴隨著烈火般的閃光,擊中那隻幾乎包覆整個城鎮的巨型怪物。

      【桃樂絲】──讓奧茲國的所有魔法師憎惡、厭懼的移動天災──接下【稻草人】出力最高的一擊之後,依舊沒有減緩移動速度,一面釋出濁黑色的毒氣和滾燙的腐臭體液,一面挪動龐大的身軀,朝北國的【奇利津塔】蠕動前行。

      「【奧茲指揮官】……」松本與他一同看著窗外的景象,以夢囈般的音量問道:「朝倉先生還要多久才能復活?」

      「我不確定。可能需要兩個月以上的時間,也可能永遠無法將他恢復原狀……」

      經過各式各樣無果的嘗試,東堂早已陷入自暴自棄的狀態,不多加修飾詞藻,照實答道:

      「朝倉的身體和靈魂結構本來就和我們不同,而他在一年前,又使用了那道『禁術』……今日,他正是在任務中遭到禁術反噬,才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禁術』!?」松本驚詫地反問:「原來那則傳聞並非空穴來風?」

      「在奧茲國漫長的歷史當中,朝倉是第一個、使用禁術之後能存活超過十天的魔法師……」東堂想了想,又搖了搖頭,「不,應該說,在禁術生效之後,朝倉就不再是一般定義上的魔法師了……在我看來,他已經成了、『另一種存在』──」

      「【奧茲指揮官】。」

      似乎是預測到他險些脫口而出的不祥話語,松本打斷他的陳述,問了另一個直指核心的問題。

      「朝倉先生的【魔核】現在位於何方?如果有【魔核】的輔助,復活儀式應該能夠順利進行。」

      「朝倉的【魔核】……在黑崎手上。」

      見松本一時會意不過來,東堂不禁露出苦笑。

      「的確,一般魔法師是絕不會將自己的心臟交給其他人的──就連自己的親人和戀人也不會。但朝倉的情形……比較特殊一些。」

      松本沒有對他含混不清的解說做出回應,只是垂眼凝望魔法陣正中央之物,若有所思。

      兩人正沉默不語,沉浸在各自的思緒之中,窗外忽然狂風大作,傳來猛獸嘶吼般的呼嘯聲;雨勢有如浪潮一般拍向翡翠廳唯一的窗戶,將堅固的強化玻璃擊出蛛網般的裂痕。

      感應到強大而暴虐的魔力餘波突然襲來,松本腰間的通訊器瞬間發出【桃樂絲】警報般的劇烈響聲。然而,在定位力量來源之前,這台搭載魔力偵測儀的機器便因超負載而短路毀損,飄出焦煙,徹底報廢。

      兩人還來不及進入備戰態勢,眨眼間,一道熟悉的人影便在兩人正前方憑空出現,緩步踏進魔法陣之內。

      「黑崎……?」

      「上將……!」

      兩人幾乎是反射性地驚呼出聲,但對方對他們的詫異視若無睹,筆直地走到定點,在法陣的圓心前單膝跪下,凝神注視眼前之物。

      東堂和松本站在一旁,都是大氣不敢出一聲。

      雖然黑崎凝視之物確實是他的學長朝倉,但「那個東西」……已經不存在任何能讓人認出那是朝倉的要素了……

      『……』

      在兩人屏住氣息、僵在原地之時,彷彿感應到黑崎的到來,無論東堂輸入多少魔力都毫無動靜的「那個東西」,此刻竟開始微微顫動,豔紅如玫瑰的血肉逐漸凝聚成型,宛若植株抽芽一般,自中心處生出一隻畸形而細瘦的左臂,拚命地,全心全意地,像是想攀抓住信奉之物似地,顫巍巍地向眼前人探去……

      黑崎以陶醉的目光欣賞著心慕之人的殘肢如水草一般虛弱搖晃的光景,片刻之後,才露出滿足的微笑,執起對方的手背,微微俯首,在淌著鮮血的慘白指骨上落下一吻……

      「……松本,我們快走吧。」

      「可是,朝倉先生他──」

      「黑崎會好好處理的,放心吧!」

      其實東堂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黑崎會如何處理這件事,但他實在不想繼續待在這個瀰漫這血腥和瘋狂氣味的翡翠廳了……

      作為【奧茲指揮官】的至高榮譽、保家衛國的無上使命、戰友的信任、下屬的敬重……在不可量測的「未知」與不可理喻的「執念」之前,看起來全都是如此虛無飄渺、不值一提……

      顧不得直屬部下是否打算隨他而來,東堂拋下正在運轉的復活法陣,以最快的速度奪門而出,往陰暗無人的長廊彼端奔去。

      冷雨淒厲,風寒蝕骨。

      這是發生在某個冬夜的,平凡無奇的小小插曲。

後記:

<大約在冬季>系列作品。第十回。

《獻給狂人的輪舞曲》第三個世界番外。

使用關鍵字:30歲的魔法師、還沒有建設完成的奇幻大陸、冷冷的冰雨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30歲魔法師是⋯東堂?
看到因為具備倫理常識而擔任指揮官這事讓我大笑XDD 
曾幾何時倫理常識竟變成稀有的天賦⋯XDD 
恭喜澪氏全制霸!!

話說雖然這次朝倉死掉,不過可能因為知道是VR世界的關係,倒是ㄧ點也不覺得哀傷,倒是很同情東堂和松本的下場⋯⋯



從血淋淋的肉塊中伸出手親吻的那幕,也有一種瘋狂的美感,我滿喜歡的

哈哈,我又來搶第一個留言了


2021-02-14 15: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囉種子~感謝妳的光速留言真是太感動了嗚嗚嗚
我在這邊真的超級硬ㄠXD所以真的不能算全致霸XD
明明是30歲魔法師,我硬寫成當了(近)30年的奧茲指揮官(魔法師)哈哈
真心覺得30歲魔法師這個梗好膩喔……XD膩到生理心理都產生拒絕反應(誇張)

東堂就是所謂的苦勞人角色XD藤井是個不正經的傢伙,作為最強魔法師的黑崎又把倫理常識視作糞土XD朝倉也別提了……認識黑崎之前都還很正常,但認識黑崎之後……XD不然東堂是滿想把指揮官的位置推給朝倉自己返鄉作研究的XD
倫理常識在這群人之中真的是稀有天賦哈哈,說實話松本也滿正常的,但他真的比較適合當下屬XD

這個世界觀可以復活,所以其實死亡真的不是很沉重的事
只是朝倉現在是被禁術反噬的狀態,要復活有點麻煩……XD
松本還算冷靜,但東堂真的怕爆黑崎的反應XD我也很同情他XD

真的很感謝種子提到最後那一幕啊~我就是想寫那個橋段生出這一篇文的XDDDD
想和<樂園傾頹>那一篇做個對映這樣XD那一篇是黑崎變成生物兵器,這一篇是朝倉變成……不成形的肉塊(這待遇……XD)
不過這兩篇的情境我都超級超級愛啊~真的真的很喜歡這種就算對方變成超級獵奇(這是重點!)的怪物還是深深戀慕著的橋段~
察覺學弟來才做出反應的朝倉真是太任性了XD
而雖然覺得變成不可名狀之物還是拚命想抓住自己的學長超級可愛,但黑崎還是會好好研究怎麼讓朝倉變回原樣的哈哈,接下來這一兩個月黑崎應該會把所有心力花在餵養和逗弄(肉塊狀態的)學長上吧XD我真的寫不出溫馨甜文,但寫這種人&非人的溫腥日常我覺得我可以哈哈(完全暴露我的惡趣味了XD)

再次感謝種子的留言~謝謝妳不離不棄地陪伴這對學長學弟走過十篇冬日短文~
真是太暖心了QQQQ感激之情難以道盡啊!
 
2021-02-14 21: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