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委託 -[鬼滅之刃/無一郎夢向]樹下之約

      偶爾,她會夢見過往雲煙,在一年中的大好時節看那些春花秋月花好月圓。她會帶著雲彩朝霞落在澄淨無波的湖水面,仰頭看望搆不著的熠熠星空,一閃一爍的浮塵繁華熨過眼角,唯留半點也憶不得的虛無。   

     

      雲煙都碎成了千堆雪。

     

      張力陷落,她跌入水中映影,零零散散的氣泡似回憶、似雪捎過身周,飄落心尖蒙上一層疏疏密密的寒。她沒想將其撣去,只輕闔雙目任憑風雪將自己淹埋,反正人從墜地便在倒數破曉的日子還剩多少,一如沾附草葉的朝露總在曙光親吻後淌化其中。

     

      凜咲知曉,天地萬物必得有它的歸宿,草露尚且尋覓日復一日的輪迴,她的去處便是蝴蝶飛舞的芬芳庭園。沒有多少傷員的空暇時間,她能在走廊安安靜靜抱著膝頭坐一下午,試圖從飄過天際的浮雲意會點什麼好讓自己不那麼悵惘。隊士們總笑她行蹤成謎又如影隨形,可在叢叢繁花錦簇之間,唯有一身漆黑、神色疏冷的長髮少年踩著煙霞翩翩走來,佇足在她面前,寬大衣袖隨風輕揚,垂眸淡淡開了口。

     

      「妳一個人在這裡幹什麼?」

     

      第一次有除了蝶屋以外的人與她搭話,凜咲呆愣了愣,彷彿懸於心扉、沉寂已久的風鈴叮鈴作響,櫻粉色的眸瞳聚出不知名的神采,就像人們守在灰濛濛的山林見證金針刺出雲端那瞬間的模樣。

     

      「……看吶,那些雲。」她微微勾起唇畔,指尖在空氣中劃出弧度,「不覺得很像棉花糖嗎?」

     

      時透無一郎順著看去,如青竹朦朧的眼底倒映湛藍天空,素來緊抿的薄唇泛起絲絲笑意,似乎認同她所言。於是朝露生煙,煙雲找到皈依,凜咲柔嫩的雙掌捧起光陰,光陰滴滴答答滲出指縫,春夏秋冬隨日月重新流轉。他們倆在長青樹下結了緣,朵朵花苞溫潤了每處枝椏,裡頭釀的都是一點一滴的回憶。凜咲開始期待少年的來訪,卻又懼怕身歷他負傷的惡夢,所幸每每在夕陽西下之前,結束任務的無一郎先生會提著自己愛吃的甜食出現在蝶屋門口,她會在樹下的濃蔭等他,邊享用糕點,邊靜靜聽他談論遠方的青山與飛鳥。如果天尚明亮,他們會一起剪剪紙,當作是打發無聊賴的消遣。

     

      餘暉將花葉染得如楓火紅,修剪整齊的庭院瀰漫甜香與蝶翼的馥郁粉味,清涼徐風撩起彼此一深一淺的青綠髮尾,凜咲偏過眼光,耳邊襯著無一郎低沉和緩的嗓音,樂見它們被交繞一塊兒。氣氛很安靜,很美好,沒有多餘的壞消息,要是以後也一直這樣下去便好。

     

      「凜咲……凜咲。」

     

      縹緲遙遠的呼喚攜著一如以往的溫柔,將她自深沉甜美的夢境喚醒,凜咲揉揉眼皮子,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枕在他肩膀睡著了,不免靦腆著一張小臉囁嚅道。

     

      「……無一郎先生?」

     

      「原本想等妳睡醒的,不過現在我得走了。」

        

      林蔭遮去半張深邃臉孔,無一郎如青煙繾綣的眸滑過柔和清輝,揚手拂去落至凜咲髮頂的櫻花瓣,而後提著身邊的日輪刀利索起身。刀鋒敲擊刀鞘發出清脆響聲,他將其繫回腰間邁步欲走,感覺衣袖被人輕輕一扣,生起幾分溫度。

     

      「您一定得去嗎?」

     

      凜咲眉頭刻畫少見的擔憂,一雙靈氣逼人的眼染上如同髮色的淺粉紅。這次的任務很危險吶,她不希望無一郎先生再受到任何傷害了……

     

      從女孩表情讀得沒說出口的心思,無一郎嚴肅寡淡的神情趨緩,伸出因長期握刀覆滿厚繭的掌心,像是在安哄小貓那樣摸了摸她的頭,而後露出一個淡淡的、足以讓人刻上心頭的笑容,就連天邊的晚霞都不及半分光彩。

     

      他是為了得到幸福而生,那麼那些生活在惡鬼陰影之中,惶惶不可終日的人民也理當擁有同等的權利。

     

      「嗯,凜咲不需要太過擔心。沒事的,等我回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