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入侵鬼域

      搭乘JR東海道線來到橫濱站,轉乘橫濱高速鐵道的港未來線。朝倉抵達目的地的元町中華街時,已經是下午五點五十四分。

      一走出車站,往對街望去,以寶藍色為基底,華麗而高聳的朝陽門便映入眼簾。

      據朝倉所知,橫濱中華街一共有十座被稱作牌樓(門)的建物。除了作為象徵性地標的善隣門之外,最廣為人知的便是這座朝陽門。其造型讓人聯想到日本神社的鳥居,門頂的雕刻卻是如中華圈的廟宇一般繁複細膩。藍底金字的匾額固定在三樓層高的位置,由右至左標示著「中華街」三個大字。

      1859年橫濱開港之後,為經商貿易前來的中國人在此聚集、定居,逐漸形成了這個住商混合的城鎮。1977年東南西北四個牌樓興建完成,中華街的範圍終於有了明確的劃分。

      自古以來,中國的統治者在建築皇城時,皆是依據風水思想中的陰陽五行開通道路,在東南西北四個方位設置門衛。

      朝陽門位於東方,迎接朝日,祈求城鎮繁榮,守護神為青龍;

      朱雀門位於南方,驅除厄災,祈願招福,守護神為朱雀;

      延平門位於西方,祈求平和,永保安康,守護神為白虎;

      玄武門位於北方,祈求子孫興旺,永世繁盛,守護神為玄武。

      作為修習神道的術師之一,陰陽道的思想和知識對朝倉來說並不陌生。但這次的事件起因於來自異域、他所不熟悉的道教神明。無論從知識面或是實力面來看,他都無法獨自應付這個任務。

      雖然術師協會另外派遣了一名人手前來支援,朝倉依然不敢掉以輕心。確認裝備齊全之後,他便深吸口氣,提高警覺,極其慎重地踏進這個隸屬異教管轄的陌生領域。

      穿過朝陽門,走進寬敞的中華大道。朝倉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依照信件的指示,在第五個十字路口右轉,走進一間老舊而狹小的的台灣料理店裡。

      「朝倉!」

      門口的櫃台沒有看見店員的身影,冷清的店內只坐著一名褐髮青年。一看到他走進門,對方立刻放下手中的瓷碗,揮手向他打招呼。

      「過來坐吧。」

      這名坐在方形木桌前,穿著橘色外套、藍色牛仔褲的年輕男子是他的同期藤井,也是奉協會之命前來支援他的術師。

      見藤井嘻皮笑臉地拉開木椅,將自己押到座位上,朝倉撇了對方一眼,嘆了口氣埋怨道:「看你這副毫不緊張的模樣,你真的有搞清楚我們現在的處境嗎?」

      「我們這次只是來探勘神域的毀損狀況,並不需要將它修好啊。」藤井臉上依舊是一副輕鬆愜意的神情,坐回原位,拿起碗筷,繼續用餐:「我們只要將神域的損壞程度上報給協會就好,修補的作業,道教的術師們會自行處理。」

      對方滿不在乎的口吻讓朝倉蹙起眉頭,低聲叮囑道:「別忘了,我們也必須防堵邪靈和惡鬼侵入破損的神域。一星期前的橫濱大地震,讓朱雀門和延平門的風水結構產生了變化,在道教的術師們將缺口修補完成之前,任何邪惡的勢力都可能趁虛而入,我們必須協助他們,守護神域不受侵犯。」

      「朝倉,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但目前的狀況也只是橫濱關帝廟的關聖帝君流失了一些財運,玉皇上帝、地母娘娘、觀音菩薩、福德正神都是安然無恙啊。」

      「這是近百年來,第三個主神力量流失的案例,前兩回遭遇類似情形,皆引發數十名術師傷亡的慘劇,我們絕不能掉以輕心──」

      「朝倉,你先冷靜下來。」

      見朝倉的眼神透出顯而易見的焦躁,藤井比了個暫停的手勢,將一副未使用過的空碗筷推到朝倉面前。

      「先用餐吧。」

      朝倉也知道自己太心急了,在心中嘆了口氣,沉默地接過碗筷。

      「……這是什麼?」

      方桌正中央置著一個桌上型瓦斯爐,爐上的鍋物正冒著騰騰蒸氣。

      看著鍋裡深棕色的濃稠湯汁和載浮載沉的食材,朝倉吶吶地問道。

      「薑母鴨。」

      見朝倉一臉困惑,明顯沒聽懂他的中文,藤井扯了扯嘴角,從鍋中夾了一塊肉放進對方碗裡。

      「這是台灣、福建地區於冬季食用的傳統鴨肉料理。在這間店則是十二月至二月才能吃到的期間限定餐點。」

      朝倉依舊掛著無法釋然的神情,「它散發出一股十分濃重的、漢方藥的味道。」

      「湯頭加了幾項中藥材燉煮,可以滋陰補虛,促進氣血循環。」

      朝倉沒有回應,默默拿起筷子,夾起自己碗中的鴨肉放回藤井碗裡。

      坐在對面的藤井笑了出聲,從善如流地夾起那塊鴨肉放進嘴裡。

      「就知道你不愛吃藥膳料理……放心,我另外幫你叫了一份芝麻湯圓,應該等一下就送上來了。這也是期間限定的餐點,很受饕客歡迎。」

      朝倉其實完全沒有食慾,但又懶得回拒對方的好意,最後只是默默放下筷子,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信件夾中全都是已讀訊息,沒有一封新信。

      「你那邊大掃除的成果如何啊?朝倉?」

      雖然清楚藤井提起此事只是想藉機轉移話題,朝倉還是收起手機,照實答道:「翻出很多有用的道具,待會應該用得上。」

      「我想也是。黑崎那傢伙,總是將法寶丟在角落生灰塵……能用的就拿出來用,不然太浪費了。」

      聽到「黑崎」兩字,朝倉的眼神微微閃爍,將視線移回飄散著蒸騰霧氣的鍋物上,神色越發凝重。

      藤井與他相識多年,怎麼可能看不出對方的動搖?將口中食物吞進肚裡後,便放下碗筷,深深嘆了口氣。

      「朝倉,黑崎還沒和你聯絡?」

      「……他只是一時忙不過來而已。」

      「我們這些無關緊要的人就算了。黑崎再怎麼忙碌,也不會整整兩個月不和你聯絡。」

      「……」

      「朝倉,我知道你一定還無法接受這件事,但我必須先知會你一聲……」藤井深吸口氣,直視對方的雙眼低聲道:「術師協會……已經將黑崎列入『鬼籍』了。」

      坐在正對面的朝倉並沒有如他所想,露出震驚或受傷的神情。

      這名在協會中排名第二的年輕術師,只是微微偏頭,面無表情地等待他的下一句話。

      藤井感覺背上滲出的冷汗浸濕了衣衫,因熱食而暖和的身軀也在瞬間冷卻下來。

      話已出口,覆水難收……藤井只得嚥了口唾沫,硬著頭皮接續道:「兩個月前,日光東照宮周邊毫無預警地出現了規模龐大的『鬼域』,前往探勘的五名術師至今仍是下落不明。而黑崎,便是其中一人……」

      「……」

      「被鬼域所吞噬的術師,十有八九會墮入鬼道,轉化為嗜殺成性的食人妖鬼……協會有令,不管對方殘存多少意識和記憶,一律格殺勿論……」

      朝倉依舊沒有回應,一語不發地站起身來,往門邊走去。

      「等等,朝倉!你要去哪裡!?」

      「十分鐘後,我們在關帝廟的正門前集合吧。」朝倉頭也不回地應道:「我實在受不了這道料理的中藥味。」

      朝倉對身後人的慌忙挽留視若無睹,逕自推開店門,回到大街上。

      此刻,夕陽已然西沉,在天地交界處留下最後一抹餘暉。

      懸掛在行道樹之間的橘紅燈籠串連成兩尾遊龍,在喧鬧的人行道上空盤旋飛舞。暖黃的光芒點綴於繁華街景之中,為寒冷的冬日平添佳節特有的溫馨氣息與暖意。

      一年之中,只有十一月初至二月底能夠看見妝點中華街全域的春節燈花。只是,現在的朝倉完全無心欣賞眼前的美景。再次拿出手機,依循地圖的指示穿過善隣門,向左前行約兩分鐘,於十字路再次左轉,進入關帝廟大道。

      只走了數十步,朝倉便在左手方望見他的目的地。這座中華式廟宇的實景比他在網路上看到的照片還要華麗壯觀。牌樓以紅色為基底,匾額以藍底金字由右自左刻印著「關帝廟」三字。門頂遊龍和各式神獸的雕刻五彩繽紛、栩栩如生。遠遠望去,在夜晚燈光的輝映下,紅金相間的主殿更顯富麗堂皇,讓人一時無法移開目光。

      立於牌樓的對街,朝倉微微仰首,凝神觀察這座華美的異教建築。

      一百五十年來,橫濱中華街的關帝廟一直是近鄰華人的信仰中心。第一代關帝廟傾倒於關東大震災,第二代毀於橫濱大空襲,第三代則為原因不明的大火所燒盡,現在坐落此處的關帝廟,已是第四代建築。

      越是靠近神域的核心,朝倉心裡就越感到不安。不知是宗教不同亦或是神域毀損的因素,這座廟宇透出一股詭異而不安定的氣息,像是磁場受到干擾一般,不時傳出讓人頭皮發麻的雜訊和異響……

      不遠處,傳來敲鑼打鼓及嗩吶的響聲。嘹亮的樂音和低沉的鼓聲伴隨乾燥的寒風,劃破墨黑的夜色,使寧靜的冬夜更顯寂寥。

      ──寧靜……?

      他回頭一看,不知何時,熙熙攘攘的人潮已然消失無蹤。繁華的商店街空空蕩蕩,看不見一抹人影,聽不見一絲人聲……

      朝倉取出護符,凝神查探,方圓一里內,確實沒有其他活物的蹤跡……

      ──難不成,這就是『鬼域』……?

      他曾聽黑崎說過,鬼域的發生一向沒有任何前兆,而且這種狡猾的邪惡之物經常鎖定破損的神域,趁隙入侵……

      朝倉試圖召喚自己的式神,但無論念誦何種咒文,皆是徒勞無功;拿出手機一看,信號也顯示著圈外,無法向藤井求援……

      在他思索著脫困手段之時,祭典一般的鼓聲和樂音正一點一滴逐步逼近。依照對方的行進速度,大約再二十秒就會繞過轉角,來到他面前。

      ──明明沒有感知到任何活物……

      依照過往經驗判斷,來者可能是連死物都稱不上的不祥存在。

      他正想走進關帝廟,迴避正面衝突。一道熟悉的嗓音卻忽然傳入耳裡。

      「學長。」

      「……黑崎?」

      見失蹤整整兩個月的學弟兼同居人突然現身眼前,朝倉頓了半秒,隨即反應過來,助跑上前,往對方的肋骨下方揮拳而去。

      「待會再讓你打個過癮。」

      黑崎一手精準地握住學長的手腕,化解了這充滿怨憤卻沒幾分殺傷力的一擊,另一手則指了指位於兩人斜前方的木造建築。

      「我們先去裡頭坐坐吧。」

      朝倉狠瞪對方一眼,使勁甩開學弟的手,氣沖沖地往那棟低矮木屋邁步而去。

      黑崎莞爾一笑,跟在學長身後,開門進屋。

      這棟木造建築年代久遠,老舊的櫃檯和餐桌椅刻滿了歲月的痕跡。昏黃的白熱燈打在貼在水泥牆的手寫菜單上,讓人可以依稀看出這是一間主打台灣料理的家庭餐館。

      朝倉拉了一張離入口最近的木椅坐下,黑崎則是依照往常的習慣,在他正對面的位置入座。

      「學長。」

      「幹什麼?」

      「你多久沒見到我了?」

      朝倉心中氣憤難平,思緒也依然紊亂不清,但他聽得出對方的問題並非蓄意激怒他,只是單純想確認當前的狀況。

      吐了口氣,他逼迫自己冷靜地做出回覆:「六十一天又十八個小時。」

      「居然過了這麼長時間嗎……?」

      「黑崎。」朝倉打斷對方的自言自語,「我問你,我現在不是在作夢吧?」

      「如果這是夢境,學長打算怎麼做呢?」

      「就算死在這裡,我也不要醒來。」

      黑崎沒有回應,只是微微勾起嘴角,以一如既往、溫柔又無奈的眼神凝望著他。

      只要被這種目光看著,朝倉就算想氣也氣不起來,只能繼續板著臉,反過來質問對方:「為什麼現在才來找我?」

      「我一恢復意識,就立刻來找學長了。」

      「你已經被協會列入『鬼籍』了。」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我消失了整整兩個月。」

      黑崎瞬也不瞬地凝望著他,語調似笑非笑:「學長打算遵從協會的指令,將我抹殺嗎?」

      「完成手邊這個破任務之後,我會立刻退出那個破協會。」朝倉繃著臉回道:「他們以為我是為了什麼加入那個可笑的組織?我會讓所有想殺你的人知道真正的惡鬼是什麼模樣!」

      「別為了我和協會反目成仇啊,學長……我不能讓你為我做到這種地步……」

      「少裝了!你現在明明一副很開心的樣子!」

      「被發現了嗎?」

      黑崎淺淺一笑,站起身來,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你要去哪?」

      「我弄點東西給學長吃。你應該餓了吧?」

      一眨眼,黑崎的身影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朝倉坐在原位,嘆了口氣,拿出收在懷裡的一疊符紙,望向緊閉的木門。

      黑崎後腳才剛離開,鑼聲、鼓聲和嗩吶的樂音便如潮水一般湧向門邊,發出刺痛耳膜的劇烈噪音。

      又取出一瓶在神宮供奉過的清鹽,他轉開瓶口,拈起一抹鹽巴,撒向門邊。

      在鹽巴落地的瞬間,刺耳的鼓聲鑼響瞬時轉弱,但只經數秒,便恢復原先的音量。仔細一看,白色的鹽巴已經轉為深黑色,很顯然地,這種尋常的驅邪手段起不了幾分效用。

      「讓你久等了,學長。」

      黑崎一回到桌邊,那些可怕的噪音便如被扔進烈火的紙屑一般,瞬時消弭無蹤。

      朝倉下意識地望向腳邊的爐火,搖曳的火光落在他的雙腿,在牆上拉出扭曲的暗影。

      黑崎一手拿著白色瓷碗,一手拿著碗筷,緩步走回座位前。經過火爐時,豔紅的火焰忽然開始劇烈搖晃,在兩秒後熄滅殆盡。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他看不見對方的身影,只聽得見遠方模糊的鼓聲和細微的嗩吶樂音。不知何時,空氣中混入了線香的味道,以及隱隱的燒焦氣味……

      黑崎將桌邊的燈籠點亮,就著鬼魅而不安定的紅光,將白色瓷碗放在他面前。

      「這是什麼?」

      「芝麻湯圓。」

      盯著碗裡的渾圓湯糰好一會兒,朝倉望了放在桌上的符紙和鹽罐一眼,兩者皆化成了焦炭似的墨黑色,彷彿輕輕一碰就會化作灰燼,四散一地一般……

      「對不起,學長。」

      那人低聲道:

      「我之所以闖入這個鬼域,其實,是想來看你最後一眼……」

      「……」

      「但是,我真的捨不得你,學長……我不想就這麼離開你,我真的不甘心……」

      對方的語調像是哀求、像是悲嘆,卻又混著熾烈的渴望和思念……

      他看著黑崎以湯匙盛起一顆湯糰,遞到他嘴邊。

      ──碰了鬼域吃食,便再也無法回歸陽世。

      很顯然地,眼前這個人,已經不是他認識的學弟了……

      但是,對方眼裡的瘋狂和戀慕,卻又和過往的黑崎分毫不差……

      丑時三刻,陰暗無月。

      或許,這正是化鬼的最佳時辰……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4)


這邊純聊

其實因為短篇沒辦法補足很多設定,這個我知道
所以要快速帶入狀況的話,真的還滿需要精準的文字敘述
像是「之所以闖入鬼域……」如果改成「之所以闖入這裡的鬼域……」
是不是就可以表達出這裡和黑崎所待的那裡不同?

不過那個六十一天又十八小時我也有同感,當下看到覺得怎麼沒有算到分鐘呢?
如果是朝倉,我覺得精算到秒都不意外…(笑)
還有前面的敲鑼打鼓和鎖吶,我一直想到鬼新娘的國片片段……XDD
忍不住就覺得朝倉要嫁了、朝倉要嫁了…(喂

這裡的黑崎太善良了…怎麼可能只看學長一眼就能滿足呢?(笑)
總覺得兩個人(鬼)聯手一定會把鬼域攪得天翻地覆……
(我好像專門來期待他們出來搞事情的…XDD)
2021-02-12 15:4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種子特別來這邊提點~真的太感謝妳了
剛才正盯著稿苦思要怎麼排列組合修補這個部分
種子的這個提案真好!我再來看看要踢掉哪三個字加這三個字進去XD
後來絞盡腦汁仔細回想,我原本是寫「這個鬼域」,但後來居然抽風把「這個」刪掉了OTZOTZ
這一句真的是重寫最多次的台詞,但最後還是沒改好囧
寫到後段邏輯部分我真的有點鬼打牆……或說是當局者迷,沒能完整表達自己所想,對讀者很不親切
敘述太簡略真的很容易讓讀者霧煞煞,真是太慚愧了OTZ感謝種子提醒啊~~

原來種子也覺得朝倉可以精算到秒嗎XDDDD
我其實真的有這個想法,但我很怕讀者覺得我太鬧了XDDDD而且字數限制正在壓迫我XDDDD
從瘋狂茶會那篇開始,每次我寫到500字時,就覺得現在寫的這一篇應該可以3500字完結吧?
但寫到3000字時,就覺得慘了我要壓線了XDDDD
暴雪山莊是唯一被我放棄要精簡字數的作品XDDD難得推研社四人聚在一起(雖然黑崎一點也不想XD)
想讓他們聊盡興一點XD(當然最後盡興的只有朝倉啦XD)

鬼新娘我沒看過說XD聽種子這麼說有點想看了XD
>>朝倉要嫁了、朝倉要嫁了
看到這邊真的大笑XDDDD太有畫面了XDDDD
我也很想嫁掉朝倉(誤)
寫這篇時聽的歌曲——OSTER Project的<狐ノ嫁入リ>(狐狸的婚嫁)
剛好也是和嫁娶有關的歌XD不過這首歌寫的是病嬌狐狸硬要把自己嫁給喜歡的人的故事XDD
真希望朝倉可以和她一樣積極(大誤)

這篇的黑崎真的挺溫柔的,雖然最後他還是反悔了XD
(在黑崎眼中,為了他背棄協會、想把想殺他的人殺光光的學長實在太可愛XD讓他理智線崩斷良心泯滅了XD)
兩人一起入鬼籍的這個情境真是太浪漫了……一開始就想不擇手段把朝倉送下黃泉陪學弟(X)
但寫著寫著,其實是朝倉自己趕著跳下三途之川和學弟在一起呢……XD真是省心的孩子(大誤)
我也很想看他們把神域鬼域和人間攪得天翻地覆(X)
話說這篇的設定是本篇的其中一個世界的腹案……XD
只是我還不知道是要寫兩人作為術師降妖除魔的冒險故事,還是兩人化鬼後搞破壞的故事XDDDD
個人超想寫後者說XD真的很謝謝種子每次都來關心這對專門搞事的學長學弟XD
也謝謝妳的指點和找我聊天~感激不盡!
2021-02-13 14:11回覆

學長跟學弟對彼此的執念比鬼還可怕XD
看到「六十一天又十八個小時」忍不住露出笑容的我,完全能理解學長度日如年的焦急與思念啊啊~



看前面的描述真的有身歷其境到橫濱遊歷的感覺、好想念日本的美食美景QAQ
另推薦美食偵探王這部漫畫XD
看完這篇後莫名好想吃芝麻湯圓⋯⋯



祝新的一年健康快樂!


2021-02-12 00: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囉聞人云~看到妳的留言好開心啊!真是太感謝妳了

>>學長跟學弟對彼此的執念比鬼還可怕XD
看到聞人云的這個感想真的笑噴XDDDDDDDD
沒錯!這就是我想要在這篇作品表達的核心思想!(不是說要寫新年賀文嗎)
其實這篇最讓我皮皮剉的橋段是朝倉聽到學弟被列入鬼籍的反應……太毛了XDDDD
然後在黑暗的餐桌前只點亮一盞紅色燈籠吃湯圓(BGM:遠方傳來的敲鑼打鼓+嗩吶聲響)是我個人很怕的橋段
我小時候真的很怕在晚上聽到那種廟會音樂……XD總覺得他們會把我接走(?)真的好可怕!!!

>>六十一天又十八個小時
本來有把分鐘寫出來的說XD但怕太搞笑又刪掉了XD
朝倉真的是每天引頸期盼著黑崎回家……晚上都不敢睡著怕漏接電話的那種
在餐館和藤井碰面的時候也是有空就拿手機出來看,擔心沒看到學弟傳來的訊息
這兩個月對朝倉來說真的是度日如年……所以他看到學弟突然現身才會氣得衝上前揍人XDDD

昨天一直在用VR實景逛橫濱中華街XDDD除了文中出現的兩間台灣餐館是虛構的其他街景都是如實所述
東南西北四座牌樓、夜晚的關帝廟和春節花燈是真的超級無敵美!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估狗看看XD
我也好想念日本的美食和美景(哭)美景還可以看照片解渴但美食真的無法啊QQQQ

謝謝聞人云推薦這部漫畫~我好像有看過第一集XD覺得滿有意思的!之後有時間把它補完吧~
我寫的時候也好想吃芝麻湯圓~XD但其實在我原本的構思裡,湯圓裡面包的其實不是芝麻餡……XD
畢竟是鬼食嘛呵呵……但我又覺得大過年的不要寫這麼影響食慾的東西,就沒寫了XD
看到聞人云的感想,真的好險我沒寫那一段!!!!!鬆了一口氣XD

題外話,在寫這篇的時候一直瘋狂重播OSTER Project的<狐ノ嫁入リ>(狐狸的婚嫁)這首歌
直到現在還無法脫離這首歌的迴圈哈哈,寫到鬼籍這個設定熊熊想起這首歌,太懷念了……

いっそ二人で
三途の舟場を越えて
共に餓鬼の籍に入ろうか
髑髏さえも愛しい
此が私の嫁入り

最後這段歌詞真是美爆QQQQ真是愛死這首歌了QQQQ

謝謝妳的祝福~也祝福聞人云新年快樂~
再次感謝妳的留言
2021-02-13 11:05回覆

後面有點不太懂
「之所以闖入鬼域……」這句話指的是現在,還是他失蹤前那一次?
如果是現在,已經入鬼籍的他為什麼是用闖入??
如果他不是鬼,那又為什麼要給學長吃鬼食?
如果是失蹤前那次,那就表示學長是鬼嗎?
已經是鬼的話,又為什麼要吃鬼食??
總之有點搞不太清楚現在的狀況是……??

最近幾次的番外都讓我覺得……
番外的朝倉比較好~~對黑崎的愛是毫不掩飾的那種!!
不像在正文裡還會努力閃躲……
(VR閃躲還能理解…現實也在閃躲,只能怪現實的黑崎太過謹慎,沒有VR的黑崎積極)
每次看到朝倉對黑崎那種義無反顧就覺得好激動!
朝倉啊…你正文裡的現實也可以這麼坦率就好了……黑崎一定快樂到把你抓去小黑屋這樣那樣…(喂!

恭喜澪氏是不是也全元素制霸了?
2021-02-11 23:3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種子第一時間來追文留言先祝福妳新年快樂!
繼續感謝種子的提問,種子這邊看的好仔細!妳真的太強了!
我的其他舊文給妳看一定會讓妳抓出一堆BUG XDDD
其實這邊有超多細節沒寫出來,真心覺得後面寫得太不清楚了,我面壁反省去OTZOTZ
這邊好像回答第一和第二個問題就好,「之所以~」那句是指當下,並非失蹤那次
而黑崎會用闖入這個詞是因為那個鬼域不是他的鬼域XDD
在這部的設定裡,鬼域比較像一種沒有自我意志的超常現象,專門捕食術師把他們變成妖鬼
而強大的妖鬼是可以自行創造出鬼域的,所以如果黑崎之後修練成鬼王(?)應該會創造出一個鬼域,和同樣化鬼的學長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可喜可賀可喜可賀~(被打)

這篇的黑崎其實和雪夜之夢的黑崎有滿多共通點的
不過雪夜之夢的黑崎是一開始就打算把學長永遠留在扭曲的時空裡
而入侵鬼域的黑崎原本是真的想看學長最後一面,和學長道別之後再趁仍保有自我意志的這段時間自我了斷
但看到朝倉之後卻又放不下了……所以才會拿出鬼食想讓學長一起入鬼籍
其實我寫故事想設定都很直觀,就是一直線通到底那種感覺,所以如果覺得讀得霧煞煞一定是我敘述出了問題或敘述不足啊囧囧囧
真的很感謝種子提問!!!

謝謝種子特別提到番外的朝倉~他最近的表現也讓我好欣慰(?)
番外的朝倉真的好誠實~雖然他這兩篇表現愛的方式都滿暴力的……XD
本篇的他真的太膽小又太狡猾了……他就是想讓黑崎追著自己跑
因為他認為學弟是天生的狩獵者,如果太快讓對方抓到手黑崎一定很快就對自己失去興趣了
真是想太多……黑崎明明是抓到獵物就死也不會放手的那一型,果然戀愛會讓人智商狂降XDDDD
我也好希望朝倉在本篇的現實可以坦率一些……但現實不像遊戲可以重來,只有一次機會
所以兩個人都太謹慎了,怕破壞現在的關係……小黑屋劇情究竟會不會出現呢哈哈
因為作者本人的惡趣味就是柏拉圖式的純愛~~~不過黑崎是真的很想把學長吃了就是(雙重含義XD)

元素目前只剩30歲魔法師還沒用上XD
不過我是不可能全元素制霸啦因為暴雪山莊爆字無法參賽不能算在內XD
全制霸王者確定就是種子了!十六隻鴨鴨真是太壯觀了!
我真的好愛鴨鴨系列~~~不對他現在已經正名為鴨子澡堂了
但我還是好喜歡鴨鴨系列這個稱呼~希望之後可以繼續看到新的鴨鴨出現~XD

再次感謝種子的感心留言
2021-02-13 11:07回覆

後記:
一個發生在冬夜的溫馨小故事。第九回。
使用關鍵字:發紅包發到沒錢的財神、有溫暖火爐的小木屋、薑母鴨、芝麻湯圓、除舊布新大掃除
 
2021-02-11 22:0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4999字\(^o^)/已經第三次了OTZOTZ
還好這次只有五個元素要加,和前作相比一點也不勉強哈哈
不過包含找資料的時間,本作大概是花了最長時間寫的一篇……
今天一整天都泡在橫濱中華街和關帝廟的資料裡……XD

發紅包發到沒錢的財神這個元素說實話真的是硬ㄠ……
但我真的寫不出這種疑似冷笑話的情境啊囧(沒禮貌!)
所以就設定成財運流失這樣……(寫這段的時候超級抖……本篇純屬虛構,與現實完全無關啊~~~)
請各位讀者放心!鬼域一消失,道教術師們馬上就把朱雀門和延平門喬好了!
(我原意真的是想寫一篇新年賀文啊~~~為什麼會變這樣~~~)

最後謝謝讀到這邊的讀者們!
祝福大家新年快樂!闔家平安!財源滾滾發大財~~~

 
2021-02-11 22:0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