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天冷拐隻太菲鴨

《想要羽絨服的灰姑娘》《賣火紫的小女孩》×《住著小紅帽和白雪公主的童話森林》×《雪》

     

      我們曾被溫柔所傷,我們曾被愛錯付

      這個世界對溫柔的鴨子太過殘忍

      只懂付出的鴨子,得不到應有的幸福

     

     

      王子的雕像高高聳立在城市的中央,他渾身上下鑲滿了黃金的薄片,他的雙眼是如海洋般深藍的寶石,他金黃色的劍柄上嵌著一顆碩大的燦爛的紅寶石。

      人們在經過他身邊時總是會停下腳步敬仰他、讚美他,王子也深深熱愛著這個城市的人們,他站在城市的高處看盡城市所有角落,有快樂富足的人們,也有悲傷困苦的人。

      每當他看見那些在陰暗角落哭泣的人,心裡總是特別不忍,他想幫助他們,但他的身體只是一座雕像,他只能暗自焦急卻作不了任何事。

      直到有一天,一隻錯過南飛燕群的迷糊小燕子偶然來到他身邊,聽了王子的祈求,將他身上的寶石分給了為生病孩子焦急的單親媽媽、一個貧窮努力的劇作家、一個賣不出火柴而哭泣的小女孩……

      『小燕子、小燕子,我感謝你為我作的事,現在你該啟程去南方了。』失了雙眼寶石的王子對小燕子說。

      『可是你現在眼睛看不到了……』小燕子用牠小小的身軀輕輕蹭了蹭王子冰冷的臉頰,說:『我想留在你身邊陪你。』

      王子那顆鉛作的心臟動了一下,小燕子貼在臉頰上的溫度是他好久不見的溫暖,讓他不由得貪戀起這樣的溫度。

      『那麼……再一天,再一天你就該出發了。』高高在上的王子,被人景仰、被人讚嘆,卻好久好久沒接觸過那樣溫暖的依戀,心底生起了一絲蠢動,忍不住就順應小燕子的要求。

      然後再一天、又一天,他總挨不過小燕子的耍賴要求讓小燕子留下陪他一天又一天,他總是在心底告訴自己小燕子留下是為了可以幫助更多的人。

      他身上的金衣褪盡,小燕子也因為寒冷的天氣而日漸孱弱,但失去雙眼的王子看不見,因為小燕子為了留在王子身邊,總是裝作自己很有精神的模樣。

      天空飄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雪花落在王子赤裸的身上,失了金衣保護的王子全身鏽蝕斑駁,人們經過他身邊時不再讚美、崇拜而是充滿不屑。

      『怎麼會變成這樣?難看得要死!』

      『放這樣一個雕像在城市中央真是有損本市的形象……』

      這些刻薄的話語,王子卻不以為意。

      『小燕子、小燕子……你在嗎?』呼喊小燕子成了他每日最重要的事。

      『我在……』小燕子的聲音聽起來不若平常精神。卻仍然回應著他。『我在,王子有什麼事嗎?』

      『你的聲音聽起不太對,我感覺有冰冷的東西落在我身上,是不是下雪了?』

      『是啊,王子,下雪了。』小燕子往王子的頸窩處靠了靠。  

      『那你、你怎麼還在這裡?』王子的聲音難得地慌亂。『你是不是應該去找一個更溫暖的地方?』

      『王子的身邊就很溫暖啊!』小燕子說。事實上牠已無力飛起,寒冷的天氣讓來自南方的燕子無法適應。

      『小燕子,你別管我了,去找一個地方避冬吧!』他的身體是鉛鑄的,又怎麼會溫暖?

      『王子的身邊就是我最好的歸處,我不會離開的。』

      王子可以感覺那小小的溫暖正在流失,他卻無能為力。他可以給窮人金銀,讓他們渡過寒冬,卻給不了他的小燕子一絲溫暖。

      『小燕子……』

      『我在。』

      『小燕子……』

      『……嗯?』

      『小燕子……』

      『……』

      雪下了一整夜,他喊了小燕子一整夜,直到小燕子再也無法給他任何回應,他還是不死心地一直喊著:『小燕子……』

      天亮了,市長帶人推倒了王子的雕像,他的小燕子被人丟進垃圾裡,沒有人知道他和他的小燕子曾為這個城市貧困的人們作過什麼。

      一個黑髮的少年來到了這個城市,即時阻止了人們將王子的雕像推入火爐重鑄。

      鉛鑄的王子在黑髮少年的魔法下化成了真人。

      一頭黑髮,面容俊秀,眼眸中是一片虛無,帶著濃得化不開的憂傷。

      『對不起,太菲鴨,我來晚了。』

      太菲鴨不發一詞,黑色的身影轉身沒入茫茫雪色之中。

     

     

      「嗚嗚嗚……」

      衣著襤褸的少女趴在母親的墓前哀哀悲泣。

      「親愛的女孩,你在哭什麼呢?」

      陌生充滿關懷的聲音從墓碑後傳來,少女驚嚇地抬頭張望,一名黑髮黑衣的少年不知何時來到面前,他的面容俊秀,帶著溫柔的笑容,一見就讓人心生好感,少女很快地放下心防,向少年道出哭泣的原因。

      「原來你一直被後母和姐姐們欺負……」黑髮少年聽完少女的遭遇,伸手摸了摸少女美麗的金髮,溫柔地拭去了少女臉頰上的淚珠,同情地說。「真可憐,你明明比任何人都美麗……」

      像受到蠱惑般,少女站了起來,她輕撫自己的臉頰說:「是啊,我母親在的時候,我父親也常常誇我是個漂亮的孩子……」

      而這一切是什麼時候變的呢?對了,就是後母來了之後……

      「我的美貌明明不輸兩個姐姐,憑什麼我就得留在家裡?憑什麼我只能為他人作嫁?」她眼中開始閃動不一樣的光芒。

      「是啊,你明明就有不輸給任何人的美貌!」黑髮少年的聲音像甜美的誘惑,細語呢喃,滲入心底勾起潛藏在心深處的蠢動,「你可以用你的美貌去爭取你想要的幸福……」

      「我會給你需要的一切,你就盡力去爭取你的幸福……」少年的手輕輕一揮,細碎的光芒如金沙般從手中散落,撒在少女四周,轉眼間少女穿上了華美的禮服,戴上了不輸任何人閃耀璀璨的飾品,高貴而美麗如同一國的公主一般。

      「這是……」少女驚訝地看著身上的變化,對這一切感到不可思議。

      「這是給你的魔法,你記得美麗的東西必須一閃即逝才能永存人心,所以你必須在午夜十二點前離開,否則魔法就會失效。」少年面上帶著笑意,眼底卻是一片荒蕪,毫無色彩。

      少女為身上的魔法所迷惑,沒有注意少年的眼神,開心地坐上了南瓜馬車前往皇宮的舞會。

      而黑髮少年的身影慢慢隱於黑暗之中。

     

     

      「魔鏡啊魔鏡……告訴我,我現在是世上最美的人了嗎?」

      光潔明亮的鏡子裡慢慢浮現一個黑髮少年俊秀的身影,眼眸是一片深不見底的漆黑。

      「我美麗的皇后,您在擔心什麼呢?」黑髮少年悅耳的嗓音如雨後劃破雲層的陽光,輕易地照進心底黑暗。

      眼前美豔的婦人,有著王國中最高貴的身份,穿著最華麗的衣服,戴著最昂貴的首飾,面上的妝容精緻無瑕,卻還是難掩眼中的不安。

      她擔心年華老去、她擔心美貌不再,她擔心枕邊人寵愛不再,當她看著那人的女兒一天天長大,愈來愈像那個人,她的擔憂更盛,她擔心再怎麼努力也贏不過死去的人在他心中的地位。

      尤其是那女孩的存在,無時無刻不提醒著她,她永遠是那個輸家。

      她的不安、她的擔心都如實地傳達給鏡子裡的黑髮黑衣少年。

      「既然你這麼擔心的話……」少年的手穿出鏡子,將手中一顆豔紅的蘋果交給了婦人。

      「希望它可以掃除你的不安,帶給你幸福。」

     

     

      森林裡,一個戴著紅帽的女孩拿著重重的竹籃邊走邊抱怨。

      「唉,好累喔,為什麼每天都要給奶奶送東西過去呢?」

      「很累嗎?」一個陌生的聲音驀地從身旁的樹下傳出,嚇了女孩一跳。

      戴著紅帽的女孩四處張望,看見一個黑髮黑衣的少年,帶著溫文的笑容從樹下的陰影處走出來。

      少年好看的面孔和溫柔的笑容讓人一見就心生好感,提不出任何戒心。

      「很累的話,為什麼不去休息,去遊玩呢?」少年的聲音如潛藏在心底的惡魔勾起絲絲蠢動的欲望。

      「你還這麼小,應該多玩才是幸福啊。」少年彎著唇,留下了這句話,轉身又隱於黑暗之中。

      戴著紅帽的小女孩心動了,丟下媽媽的交代,玩到天將大黑才姍姍到了奶奶家……

     

     

      一名少女穿著前所未見高貴優雅的香檳色禮服出現在她的父親和戀人以及村民面前,大家都不敢相信地看著她。

      聽說她的父親得罪的山上城堡裡的野獸,所以將女兒送去賠罪,誰也不敢相信少女竟能活著回來,而且裝扮得如同公主一般。

      「你說這是城堡裡的野獸送給你的?」少女的老父親顫抖著聲音,不敢置信地說。

      「是的,父親,這些都是野獸給我的。」少女明媚的笑容,紅潤的臉頰在在表示自己過得有多滋潤,一點也不像是被脅迫的樣子。

      少女的戀人嗅到一點不對勁的味道,粗聲地問:「貝兒,你說的是真的嗎?那個野獸會有那麼好心嗎?」

      喚作貝兒的女孩用力點了點頭:「是的,賈斯頓,野獸其實不壞,他真的是一個很好、很善良的人……」

      「你身上的首飾也是他給你的嗎?」貝兒的老父親很早就注意到貝兒戴著價值不菲的珍珠鴨飾。

      貝兒伸手撫上胸前的珍珠鴨,毫不提防地說:「不是,這只是他暫時借我搭配這套禮服戴的。」

      「這其實不是他的,是屬於城堡的魔法師的。」

      面對親人和戀人,以及眾多從小到大熟悉的村民,貝兒侃侃而談起這些日子在城堡裡遇見的事,看見的東西,她還記得和野獸的約定,想扭轉村人對野獸的印象。

      「既然他這麼好,那怎麼能一個人獨佔那麼多好東西呢?」一個異議的聲音從村民中傳了出來。

      「咦?」貝兒錯愕地在人群裡找尋說話的人。

      「既然那也不是他的東西,憑什麼讓他一個人獨佔呢?應該和村子裡的人分享啊!」那個聲音繼續說,鼓動著人們心中潛藏的私欲,如毒蛇的汁液一點一滴地滲入。

      「對啊?有道理,既然是無主的東西,就應該和大家分享,怎麼可以獨佔呢?」

      「對啊!應該叫他把城堡裡的東西交出來才是。」

      「那應該是屬於村子共有的!」

      人群在鼓躁,貪婪的欲望在沸騰。

      「不,不是,那是、那是屬於魔法師的!」貝兒慌了,怎麼也沒想到會招致這樣的後果。

      「可是魔法師不也好幾年沒回來了?」

      「不就是因為魔法師不在了,才被野獸搶去了嗎?」

      「那我們就應該從野獸手中搶回來才對啊!」

      事態一發不可收拾,村民們尋著武器上山,貝兒想阻止卻被父親及戀人關進了屋內。

      她焦急地拍門,卻只聽到戀人安撫的一句話。

      「別擔心,只要他把城堡交出來,沒有人會傷害他的。」

      她從門縫中看去,只見人群之中,有個黑髮黑衣少年帶著令人心寒的笑意,說:「這都是為了大家的幸福啊!」

     

     

      「太菲鴨,你想去哪?」

      太菲鴨瞪著眼前金髮高貴的紅番鴨,揚起了嘲諷的笑容,彷若不久之前那個已滿頭花白的青年,攔在他面前,向他問著同一句話。

      『太菲鴨,你想去哪?』

      『想去給人更多幸福的地方。』他回答,眼底卻是一片冰冷。

      『你明知那不是真的幸福。』頭髮蒼白的青年嘆了口氣說。

      『我只是在作鴨子該作的事,不是嗎?』太菲鴨笑著說:『鴨子不就是帶給需要的人幸福嗎?』

      『但幸福不該建立在別人的不幸上。』

      太菲鴨笑了,眼底有著歷經世事的滄桑。『本來有人幸福就會有人不幸,這世上沒有讓所有人都幸福的方法。』

      『一定會有的!』頭髮蒼白的青年堅信。『一定會有讓鴨子們都幸福的方式。』

      『回來吧,太菲鴨,回到我身邊。』

      『我一定會創造一個地方,讓所有鴨子都能幸福的!』

      太菲鴨看著青年的白髮,閃爍著夢想光芒的眼神,淺淺地勾唇嘆息。

      『別傻了,你承擔不起所有人的幸福。』

     

     

      ——你也只是作著和我一樣的事而已。

=====

鴨子短文最後一篇

後續會PO到《養鴨人生》的書裡

有興趣再歡迎收書追文~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5)


太菲鴨居然是出自快樂王子的故事耶
小時候就覺得這故事一點都不快樂阿,騙人的!
(還有紅舞鞋,小時候覺得根本鬼故事XD)
原來貝兒的故事也是太菲鴨從中作梗Q_Q 太菲鴨完完全全壞掉啦
感覺要治好太菲鴨的心靈,除非把小燕子還給他了
2021-02-23 14: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對…小時候我也被快樂王子騙過眼淚QQ
印象超深刻的!!
(紅舞鞋也是鬼故事!!月月握手!!)
太菲鴨那時在各個童話故事裡當壞人
我本來還想寫美人魚和睡美人的…(笑)
然後也可以看見老闆的足跡也是跟著太菲鴨
到處幫忙收攤子(笑)
太菲鴨可以說是年輕的鴨老闆第一隻鴨子
所以鴨老闆對他有特別的感情,不會讓太菲鴨就這麼壞掉的!(握拳)
然後,紅番鴨其實很不爽太菲鴨…XDD
2021-02-23 21:35回覆

是太菲鴨啊啊啊!(忍不住尖叫
沒想到種子真的寫出來了XD
一隻被傷透心有點壞掉的鴨子QQ
會是幕後BOSS嗎?
其實只要鴨鴨能得到幸福就好了,人類即使不理他們也會自取滅亡。
當初讀快樂王子時就覺得幸福其實是建立在某些犧牲之上,
即使付出也得不到回報,那為什麼要善良呢?(真是中二的發言,笑
2021-02-08 23:2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對啊~~去查了太菲鴨的原形之後
就突然很想寫一隻反派鴨
之前一直不知道太菲鴨是誰…(和迪士尼不熟)

幕後BOSS??詛咒老闆的人嗎?
不是,太菲鴨只是鴨子,鴨子沒有詛咒人的能力…
就像開頭說的,鴨子只懂付出,這是設定上的天性

人類即使不理他們也會自取滅亡→老闆也是這樣想的
所以他只想鴨子幸福
只是他也不會像太菲一樣為了幸福去造成別人的不幸

「即使付出也得不到回報,那為什麼要善良呢?」
其實我也不知道,只能歸咎於某些人的天性就是善良吧!
也因為有這樣不求回報的善良人,才能讓我們感覺世界的美好
對於這樣的人實在應該立個華盛頓公約保護起來(笑)
2021-02-09 09:41回覆

(雖然在書那邊回過了還是習慣短文也留一篇XD)

原來這邊有這麼多同伴QQ
快樂王子根本一點都不快樂QQQQ
但真的很喜歡太菲鴨這篇啊!!!
2021-02-08 23: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大家童年都深受其害……QAQ
大概是小時候看過最悲的悲劇
第二名是人魚公主
然後是紅舞鞋
這三部的共同點是,最後都是天使來接他們上天堂
我小時候看到結局的表情是這樣:(눈‸눈)
我實在不覺得上天堂就是好結局……

謝謝澪氏喜歡太菲鴨
2021-02-09 09:28回覆

對耶,那麼悲傷的故事標題卻是快樂王子
根本詐騙阿QQ
 
2021-02-08 17:3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從小就體會到「標題詐騙」的殘酷…QAQ
從此不信任標題看起來歡樂的題目
學會了什麼叫作文不對題……從此寫作文必歪……(喂,
2021-02-08 18:09回覆

喔喔!是童話故事!!
這是悲傷王子???
覺得種子真的太有創意了XDD
 
2021-02-08 16:4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混了一堆童話進去…www
小時候看「快樂王子」的故事真的是看到快哭出來QAQ
根本標題騙人!QQ
 
2021-02-08 16:4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