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悔當魔法師(BL)

30歲的魔法師x躺著校草的保健室x槲寄生

白川雅彥凝睇著壓在自己身上的黑澤颯,俊美而有朝氣的臉蛋,雙瞳深如黑夜,而寧靜的夜空,只懸著一顆閃亮的星子。

他聞著黑澤身上散發出淡淡的蘋果香,微甜。倘若輕輕咬下,新鮮、香甜就浸染在唇齒間,緩緩沁入心脾、滲透靈魂,再也無法忘懷。

白川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至今仍然搞不懂、也無法相信,黑澤對他所做的一切。

黑澤綿長的吻徐徐落在他淺紅的薄唇上,這一吻,令白川回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光景。

那是開學的第一天,黑澤颯就被同學攙扶著來到保健室。

在一年前,白川雅彥只聽說有株嬌貴的草,一星期只來上學兩天,一年後,他每天都來上學,卻有三天都待在他上班的保健室。

一眨眼已經是寒冷的季節,學生卻一如往昔在操場上體育課。

白川看著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的他,已經司空慣見,在心中搖頭惋惜道:還真是株柔弱的校草啊!

望向掛在木門上快一個月的槲寄生花圈,心中百感交集,回想起那精緻的花圈,可不就是三不五時就來報到的校草親手掛上的。

黑澤颯雙手捧著翠綠的花圈,雙眼滿是溫柔,靦腆地說:「老師,這個我可以掛在保健室嗎?」他待在保健室的時間都快比二年二班的長,實在有些不好意思,在他的心中,白川雅彥更像是他的導師。

再過兩天就是白川的第三十個聖誕節,但他從來沒有見過由新鮮槲寄生紮成的花圈,好奇地問:「你親手做的?」

黑澤點頭,蒼白的臉上染上淡淡的紅暈,霎時,整個人又增添幾分俊逸,和現在躺在床上的本人一比,簡直就是神嫉妒他的美貌和智慧的惡作劇,不然怎麼會讓他吃這麼多苦。

白川知道他有心臟病,但以他家族雄厚的財力,其實是可以請私人家教在家自學的,白川也不清楚為何他偏偏要來學校上課。

「老師。」黑澤無力地輕輕喚著,雙手緊緊擰住潔白的襯衫,呼吸急促,表情顯得非常痛苦。

「我還是通知家人吧?」白川嘴上雖是這麼詢問著,左手卻拿起白色的話筒,右手就要按下數字鍵,下一秒,他慌張地掛上電話,跑往床邊,拉開已癱軟的雙手。

白川右手扣上左手就往胸口壓,口中規律地數著一上、二上、三上……心中卻莫名慌亂,要是黑澤真的死在這裡,他難辭其咎,但他更不捨的是青春生命的逝去,雖然白川早就聽見、聞到生命逐漸流逝的聲音及味道。

**   *   *  

白川雅彥在29歲又360天時,終於拿到魔法師執照,差個5天,他就要喪失資格,壞了白川家優良的傳統。

隨著科技與醫學的進步,不是每個人都想成為魔法師的。科技越發達,這個訊息卻越少人知道──幾乎要成為世界文化遺產──所以魔法師只在少數幾個古老家族傳承。

白川雖是取得「仁醫」的魔法師執照,但每個醫生開啟的天賦卻不盡相同。

第一次感覺到這個天賦是在下班的尖峰時段。眾人三列縱隊排列著,有的人輕聲交談、有的人滑著手機、有的人像白川一樣無所事事地等著電車進站。

「嗶──」身穿黑色制服的他,猛烈地吹響哨音。

接著血腥味伴隨尖叫聲從第一月台漫延至第九月台,他立刻捂住口鼻,退了一步,撞到後方的人,急忙道歉,匆匆走往樓梯,逃出了地下鐵。

當身邊的人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時,他聽到了,也聞到了,這是他第一次真正遇見死亡,還是自己放棄生命的那種,心中不免感傷,卻也無能為力。

這就是他成為魔法師開啟的天賦──聽見鮮血咆哮的聲音,聞到生命腐敗的味道。

第二次是在地下道。瑟縮在一角的老人,一身襤褸,看起來就像個流浪漢。白川聞到肺部發出的陣陣惡臭,如同黑心工場排放出的廢水,知道「他」早就想罷工了,連心臟也是無力、疲憊地跳動著……

在白川走了兩百米後,死神就來迎接他了。

生老病死,這是每個人遲早會面臨的事,有的人坦然接受、有的人卻忿恨老天的不公。

白川雅彥突然後悔成為魔法師,不知道「能聽見別人內心話」、還是「能擁用透視眼」能力的醫師魔法師會不會好一點。

直到他遇見黑澤颯,像絢麗的煙花,美好但卻短暫。

*****

黑澤颯已然放棄,白川雅彥卻執意不放手。

他已經做了幾個循環,感到筋疲力竭,但救護車還沒來之前,他是不會停止發顫的雙手。

捏住鼻子、提高下顎,還是不急不徐地吹了兩口氣。

血液涓涓流動的聲音微不可察,但白川確實聽見了,那是一股微熱的鮮血流向心臟然後奮力湧出的聲音,「怦、怦、怦……」黑澤微弱的心跳聲,如鼓棒重重地敲打他的耳膜,這種震耳欲聾的聲音,他並不討厭,甚至可以說是喜歡。

白川欣喜的淚水和汗水交融在一起,慢慢從眼角滑落,滴在黑澤白皙的手背上,黑澤微微睜開雙眼,不是用感激的眼神看著白川,而是用一種「你多事」的無奈看著他。

白川虛脫地癱在床邊,兩人相視無語片刻後,被塞車耽誤而遲來的救護車,把黑澤颯送往醫院。

短暫的兩週寒假過後,黑澤颯仍是按照慣例,準時來到保健室報到。

他瞄了依舊掛在門上的花圈一眼,順手將門帶上,自個便熟門熟路往裡頭走,鞋子一脫,輕巧地翻身上床,一副慵懶的模樣,輕輕闔上雙眼。

白川放下手邊正在整理的資料,往床邊走來。

午後的陽光從透亮的玻璃窗灑了進來,長而濃密的眼睫在黑澤白裡透紅的臉蛋上剪出兩面羽扇。

專程來睡午覺的嗎?

紅潤的膚色,強而有力的心跳,還有一股淡雅的果香,青春就該是這樣美好。

白川雅彥慶幸自己當時沒有放棄他。看他看得有些入迷,一絲疑惑卻湧上了心頭。

黑澤颯突然伸出手,把白川拉向自己,猝不及防的白川,心臟加速地狂跳,聲音大到差點嚇壞自己。

「雅彥老師。」黑澤微微笑著。

這是白川從未見過的笑容,笑容裡有溫柔、有甜蜜,還有些微的霸氣。等白川從那個魅惑人心的笑容走出來時,黑澤颯已經把他拉上床,而且把他壓在身下。

青春的身軀怎麼會散發如此甜美的香氣。

青春的身軀怎麼會發出宛如天籟的聲音。

「雅彥老師?!」黑澤的吻徐徐落在白川淺紅的薄唇上。

喧囂的心跳聲不是別人的,而是從白川自己身上傳來的。

「我喜歡老師。」黑澤一臉真摯地說,手卻不安分地往白川的雙腿間送。

喪失語言能力的白川終於緩過神,「你才剛滿十八吧?而我已經三十了。」他非常介意兩人的心智年齡的差距。

「如果我說我的年紀比你大,你信嗎?」黑澤修長的手指在褲檔微微隆起處摩挲。

身為魔法師,白川雅彥當然相信許多非自然現象,更是對都市傳說深信不疑,比如「有花子出沒的六樓廁所」,還有「住著小紅帽和白雪公主的童話森林」,呼吸有點急促地開口道:「你是誰?你不是黑澤,颯同學不會做出這種事……」

黑澤颯在他的眼中就這一株弱不禁風、既溫柔又害羞的「含羞草」。

「哪種事?」黑澤霸氣地又吻又舔,「像這樣嗎?」手早就鑽進褲子裡頭捉住灼熱的陽物,「還是像這樣……老師?」

一聲「老師」,讓白川直接燒紅了臉,但是聽見比人類心跳頻率更快的心跳聲,他瞬間又警覺了起來,雙手撐在黑澤微微起伏的胸膛,打破砂鍋問到底,「你到底是誰?」

黑澤收起支撐身體重量的手,一手扣住兩個手腕壓制在白川的頭頂上方,整個纖細頎長的身軀直接落在白川的身體上,兩具身軀曖昧地交疊著,散發出一股旖旎的慾望。

黑澤一邊吻白川的耳朵,一邊低聲承坦自己的秘密,「我是寄生在百年蘋果樹上的樹精。」

原來是隻可愛的小妖精。

「那、那你……又怎樣會跑進黑澤的身體裡?」微微的蘋果清香,真是令白川陶醉。

「是槲寄生花圈。」

白川依舊不懂,全身燥熱從腿間漫開,快速燃向心頭。在這樣下去,保健室這個背負「神聖」使命的地方就要被他親自玷汙了。

黑澤的手沒停過,吻也趁著沒說話的空檔接二連三落下。白川沒想到黑澤看似單薄的身軀居然如此地沉,手勁居然如此地大,任憑他使盡全力掙扎依然徒勞無功。壓抑著全身的酥麻,追問:「關花圈什麼事?……嗯哈……」

克制不住的舒爽,還是從白川的嘴角洩了出來。

「那天我貪玩,跑到槲寄生那裡去,結果就被人類帶回都市,輾轉來到黑澤的手上……他一面編織花圈,一面訴說喜歡你的心情。他的情真意切,我深受感動。」黑澤抬起頭,深情地凝視著白川,「我在花圈裡待了一個月,覺得自己快要活不成的時候,我聽見了黑澤的祈求。『我好想和老師在一起,就算是用盡我微薄的生命。』於是,我回應了他,在他的『生命』消逝在你的手裡的那一天。」

他和黑澤達成協議,不然,精怪輕易就侵佔人類的身體,這個世界豈不亂成一鍋粥了。

晶瑩的淚珠從白川的眼角滑落。

「老師,不管『我』是誰,我都會愛你……直到生命殞落的那一刻。」

白川含淚微笑著,「颯,我也很喜歡你。」

黑澤很滿意他的答案,細碎的吻從眼角來到唇邊,舌尖頂入白川濕熱的口腔,纏纏綿綿一吻再吻,微笑道:「我還以為『魔法師』是什麼狠角色,沒想到……這麼輕易就被我征服了!」

「……」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後面看不懂…誰跑到白川的身體裡??
死掉的不是黑澤嗎?
聽見白川的祈求,好想和老師在一起……??
白川不就是老師??

你後面的人稱是不是亂了?

前面「右手扣上友手」(左手?)

如果後面沒亂人稱的話…是還滿香的…www
2021-02-08 19:0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檢查了3次…居然沒發現這麼嚴重的錯誤(謝謝種子
我應該是被海風吹得頭都疼了(我在海邊碼的
2021-02-08 19:36回覆

「那、那你……又怎樣會跑進白川的身體裡?」微微的蘋果清香,真是令人陶醉。
這句是黑澤吧(???
嗚嗚嗚最後真正的黑澤還是沒了呀QQ
雖然這個黑澤也不錯啦
想看詳細的征服過程(敲碗
2021-02-08 18:3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白川應該是黑澤,我的腦袋啊

征服?那要在保健室上演18+ XDD
2021-02-08 19:3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