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 :萬家燈火(BL)

(不想寫稿的作者/有溫暖火爐的小木屋/有花子出沒的6樓廁所/賣火柴的小女孩/芝麻湯圓/雪)

      農曆正月十號,春寒料峭,即使過了冬季仍還有些寒冷,街道上的行人無不身披大衣和羊毛圍巾,市場的攤販們賣著冬季的衣物與大紅色的喜慶春聯,父母帶著小孩子到市場中感受年節氣氛。其中最受帶著小朋友注目的,並非那些糖果餅乾而是掛在攤位上一盞盞色彩繽紛的燈籠。

燈籠上頭嵌著閃亮的亮片與金光閃閃的金色粉末,龍型的燈籠氣勢昂揚、虎型的燈籠威武不凡、今年牛型的燈籠也憨厚可愛,還有各式的卡通燈籠掛在攤販上頭。

明曜君站在年貨大街中,看著燈籠攤販前不停拉著父母吵著要買燈籠的孩子,嘴角輕輕地勾起一抹弧度。

他是元宵節的「燈火之神」,每年元宵節所要做的就是將天庭所託付他所保管的神火火種截出一絲,從天上拋下,點燃家家戶戶的燈火,以溫暖的燈火照耀每家每戶,燈火能驅除厄運與疾病,保護人們不受到潛伏在黑暗之中的侵襲。

「燈火之職」在過去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職位,每年農曆新年的第一個月圓之夜,古代帝王和尋常百姓都會點燃火焰祭祀天官大帝和各路神仙,普通百姓家的孩子也會提起燈籠在市街上嬉戲、猜燈謎,這也是元宵節的由來。

正月十五這日白天,天官下降,賜福人間;這日夜晚,火神點燈,萬家燈火,災厄和邪祟都會遠離人間。

但是近年來隨著現代化的腳步逼進,普通的燭火燈籠也漸漸的被電燈和電子LED燈取代,漸漸地不再有人祭拜祂,祂的力量也開始衰弱,或許再過不久,燈火之神就會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了吧。他走在返家的路途上細細地想著。

人類的科技日新月異,為了認識和學習新的知識好讓自己與時俱進,身為燈火之神的他轉生到人類世界中,現在是名職業作家,雖然在學期間出版了幾本修仙小說受到廣大讀者的歡迎,可是冬天也讓他懶癌發作不想寫稿。

雖然他不擅長與人類溝通,偶爾過去的大學同學會嫌他太宅,硬拉他出門去戶外逛街遊玩,但他喜歡的還是待在室內,有溫暖火爐的木造房屋中。  

天上下起冷冷的冰雨,明曜君打開雨傘,準備走小路快速回宿舍。

「啊啊—啊—」

巷子內動物低聲的嗚咽聲引起了明曜君的注意。

他理解這是動物受傷才發出的聲音,他二話不說立刻走進巷子內,就看到一隻左翅膀像是折斷般歪斜的黑色烏鴉正在雨水淤積出的水塘裡,奮力的拍動翅膀想要飛起來,卻怎麼也飛不動。

明曜君趕緊衝過去用兩隻手掌將牠抱起來,輕輕地案住牠的翅膀,避免牠亂動使得傷勢變得更加嚴重。

烏鴉因為被人類抱起來更加緊張,不停扭頭掙扎,兩支鳥爪子也不停地亂揮。

明曜君趕忙出聲安撫:「好了、沒事了,不要怕,我帶你去看醫生好不好?」他伸出手想要摸摸烏鴉的小腦袋,食指卻被鳥喙反啄一口,明曜君不禁苦笑起來。

真是隻兇悍的小傢伙。

他將烏鴉捧起來,發現牠的後頸上有一圈孔雀綠色的絨毛,對身體全黑的烏鴉來說有些特別。

烏鴉並不是什麼稀罕的保育類動物,有些人甚至將他們當成厄運與災難的象徵來看,但明曜君覺得生命就是生命,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死後再一個輪迴,一碗孟婆湯飲盡後又是全新的開始。

儘管有些自討苦吃,他還是打開手機搜尋路線,帶著烏鴉去最近能治療飛禽的動物診所。

掛號排到自己的號碼他進入診間,動物醫生是個年輕的男醫師,怕驚動烏鴉動作都放得很慢,但是烏鴉緊張地動來動去還是讓他們忙了個老半天,好不容易才檢查結束幫牠的翅膀打了個冰棒棍做支架。

醫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牠塞到紙箱中,轉身對明曜君說:「這樣就行了,我等等開止痛消炎藥給你,每天口服兩次。」

「謝謝醫生。」明曜君接過紙箱點點頭。

裡頭的烏鴉還不安分地用嘴啄了啄紙箱發出「咚咚咚」的聲響。

明曜君站在宿舍門前,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古樸的梅花鑰匙,將鑰匙插入宿舍門內,打開門的瞬間,宿舍從原先的現代風陳設變成了一個具有傳統中國風味道的木造小屋,小屋中央還有個小小的暖爐在燃燒著,讓進來的人立刻感受到溫暖。

將裝著烏鴉的箱子放在桌上,而他則坐在桌前鬆了口氣,這小傢伙一路上在紙箱內的掙扎讓所有人搭公車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還真是有些吃不消呢。

順手抓起遙控器打開電視看新聞,忽然想到自己的職責他便走到臥室左邊斜對角的一個小房間,打開房門便看到一盞黑鐵色的中式燈籠,燈籠六個面皆用類似透明玻璃的罩子罩住,裏頭中心一團紅黃色的火焰熊熊燃燒,這就是他所保管的「神火」。

即使變成人類也不影響他的職責,每年元宵他都會打開燈罩,用手捻起一搓神火的火焰,飛到天際將火焰灑落在凡間大地,小小的神火火焰們會自己找到燈籠與燭芯住進去。

確認火焰安穩後他將門給帶上,繼續去煩惱他的學校作業。

「嘎嘎―」紙箱盒蓋傳來被啄的聲響。

「差點忘了還有你。」明曜君將紙箱打開的剎那,一團黑色的身影撲面而來,烏鴉的腦袋熊熊直接撞在他的鼻子上,差點讓他往後摔倒。

「嘎啊」烏鴉嘗試拍動翅膀降落在木桌上。

「唉,你這小子。」明曜君揉揉鼻子,真想感嘆自己好心沒好報。

烏鴉抬頭看向他,彷彿明白自己理虧,有些愧疚地往後跳。。

「好了,別緊張,我叫作明曜君,聽得懂你在說什麼,你叫做什麼名字呢?」

「嘎啊、嘎啊」

「林琴?烏鴉族的不是都姓墨嗎?」

「啊啊啊」烏鴉朝他張嘴叫喊,顯得有些不耐煩。

明曜君只能尷尬的笑了笑:「好啦,我沒有多問的意思,只是好奇,那麼林琴先生你就先在這裡休養一下吧」

「嘎―」

時光飛逝,經過四個日夜,時間很快地來到了元宵節前夕,烏鴉翅膀的傷也好了大半,能稍微拍翅膀飛起來一下子,雖然滯留在空中的時間持續不久。

明曜君再度打開保管神火的門,他必須要元宵節前再度確認神火的狀況。然而他發現黑鐵燈籠裡是空的。

神火居然不見了!

一瞬間,他腦中閃過了當年玉帝的囑咐,既懊惱又焦急。

玉帝任命他掌「燈火一職」時曾說過神火是人間千萬盞燭光之火源,能夠驅邪避凶,如果神火沒辦法在元宵節時點燃各家各戶的燈火,那麼人間就將被邪祟所侵襲。

他必須盡快找到失蹤神火的線索,想到這裡明曜君抓起隨身攜帶的手機,連絡二郎神身邊的嘯天犬,用他靈敏的嗅覺追查偷竊者的蹤跡。

很快的巨大的黑犬從打開的窗戶外衝進來,落在客廳地面,嘯天犬和明曜君致意後明曜君將一切事情告訴嘯天犬。

「我明白上仙的意思。」嘯天犬走到原本保存神火的小隔間,趴在地上開始用力地嗅聞起來。

嘯天犬忽然瞪大眼睛:「這是…妖魔的味道。」

「妖魔?」明曜君難以置信自己的家中明明設置防禦法陣居然還會使得妖魔進入屋內,甚至偷走神火。

明曜君立刻找到藏在客廳地毯下的陣盤,這塊作為防禦法陣陣眼的陣盤上有明顯的缺角,顯然是破損了。

「怪不得那些妖魔能進來,可是牠們為什麼要偷走神火?神火明明是至陽之物天生對妖魔有克制作用,偷神火對牠們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

此時嘯天犬解釋:「上仙,您是否忘了妖魔的特性?」

明曜君恍然大悟。妖魔有許多種,但大多數妖魔都是生於黑暗中的妖物,牠們喜愛黑暗與人們的恐懼,但牠們害怕火焰與光亮,尤其是在元宵節時家家戶點著的燈火更是深惡痛絕,只要該戶人家點燃神火火苗牠們便無法侵擾。

「所以妖魔是為了讓世界少了燈火陷入黑暗才偷走神火的嗎?但是牠們到底是怎麼破壞陣盤的呢?」

「我想是這小子。」嘯天犬用牠的前掌壓住在桌子底下偷聽,翅膀剛長好的林琴。

「嘎嘎、嘎嘎」林琴死命掙扎但身為烏鴉的牠顯然在力量上是鬥不過大型犬體型的嘯天犬。

「這小子是妖啊,上仙您怎麼會將妖物帶回家中?」

明曜君一時間感到錯愕,雖然他早就知道林琴是妖怪,但是他還存著一絲善念認為林琴就算是妖也是無害的好妖,可是防禦法陣在他把林琴抱回來養傷的期間被破壞是事實。

林琴看到明曜君失落的神情,心中莫名地感到一絲絞痛。牠不知用哪來的力道掙脫了嘯天犬的鉗制狼狽地飛出窗外。

「林琴!!」

林琴傷還未痊癒就飛出去,明曜君儘管擔心林琴的安危,可是神火的事刻不容緩,要是沒在十五號入夜前找到神火,世界可能會陷入一片黑暗,到時候會給想作亂的妖魔們可趁之機。

他跟著嘯天犬一起追蹤著妖魔遺留下來的殘穢,一路來到一間廢棄的食品工廠,這間工廠以前是專門生產各種湯圓,除了大眾最喜歡的花生湯圓、芝麻湯圓外還有貓咪形狀的可愛湯圓。好景不長,隨著元宵節漸漸在世人心中淡去,大家也開始減少吃湯圓這種高熱量的食物,導致食品工廠不得不關門以減少虧損。

廢棄的工廠外圍被兩公尺高的鐵絲牆圍成一圈,大門則上了兩把大鎖,以普通方式進入很困難,但這是對於普通人來說。

嘯天犬張開尖牙大口一咬一扯,將鐵絲網扯開一個一人寬的大洞。

兩人很快地進到工廠內部,嘯天犬一路低頭嗅著氣味來到了工廠辦公區的六樓女廁前,一人一狗面面相覷,似乎還顧忌著男女授受不親的傳統觀念,一直不敢往前踏步。

就在他們為難之時,黑暗處傳來女性的聲引起兩人的注意。

「好冷。」

「我好冷。」

走廊對面站著一個穿著紅色斗篷的小女孩,蒼白的小手上拿著一支火柴,火柴之上燃燒的赫然就是神火分出來的火苗。

火光倒映著小女孩臉部的陰影,漸漸的她抬起頭,是張臉頰被打凹陷進去大半的可怕白臉。

「妖魔!」嘯天犬弓身豎起背上的毛髮,做出備戰狀態。

她只是覺得冷而已。

明曜君決定先勸勸那孩子:「就是你拿走神火的吧?我知道你一定遇到很難過的事情,但是你用神火取暖你自己也會受傷的,可以把火源還給我們嗎?」

「不要!我不還,以前媽媽不喜歡花子就離開了,之後爸爸打花子,把花子丟到這個那麼冷的地方,他也不要我了,你們都是壞人!」聽到對方想要取走能使自己溫暖的東西,小女孩的語氣變得激動起來。

一陣劇烈的寒風從走廊對面吹來,風勢強烈使得走廊上還完好的玻璃顫動,明曜君現在只是凡人之軀,差點被風吹走。

「偷別人的東西,人家給妳臉還不要臉,東西還來!」嘯天犬身上冒出金色的光芒震退寒風中想要攻擊牠的鬼物。

「吼!」

嘯天犬撲向小女孩的瞬間,無數隻小孩子的手掌從地面上竄出將嘯天犬推開,嘯天犬撕咬著那些試圖困住他的手掌,被咬斷的手掌化作黑氣消散,但手掌的數量驚人使牠一時間難以脫身。

小女孩向前跨出一步,突然出現在明曜君的面前,陰寒的小手握住明曜君的手腕。

「大哥哥,你想買點火柴嗎?」頃刻間,寒氣從手腕滲透了他的全身,明曜君試圖掙開女孩的手,女孩的手紋風不動,明曜君無論如何也無法推開她。

此時他的腦海中閃過念頭,如果寒氣覆蓋住他的心臟那麼他會死!

他的身體越發寒冷,冷到快要連呼吸都被凍住時,一隻烏鴉破窗而入,綠光閃動化為一個青年樣貌穿著全黑服飾的男子。

出現的男子不由分說,一巴掌將女孩拍入牆壁中。

「小小妖魔也能讓你們那麼狼狽,真是受不了。」男子雙手抱胸,綠色的眼眸沒好氣地瞪向明曜君。

恍然間,明曜君明白了對方是誰高興地喊到:「林琴,你沒事?」

「當然沒事,我的傷早就好得差不多了」他撇向還在和牆裡無數隻手纏鬥的嘯天犬:「那隻死狗踩我踩得那麼用力,最好被虐得慘一些。」

「謝謝你回來救我。」

林琴的袖子忽然感到一沉,明曜君笑咪咪的看向他,使得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撇過頭去。

「反正、反正只是一隻生前遭到虐待屍體被遺棄在這附近沒好好安葬才會作惡的妖魔而已,沒什麼難度。」明曜君顯然沒發現林琴的臉紅,自顧自地走進去找神火,他現在心裡只有神火的安好和世界祥和。

走進辦公室內,明曜君看到神火靜靜地飄浮在空中燃燒,才鬆了口氣。用兩隻手輕輕地將神火捧起來收入自己的懷中,神火像是找到依靠般乖乖地朝明曜君的胸口飄進去,安在他心臟的位置。

林琴揮手化成羽刃將困住嘯天犬的手掌全部消除。

「事件解決了,你的恩情我也報答了,那我…」還沒開口說要走明曜君就先發話:「那麼我們去吃頓飯吧,我今天準備了不少年菜喔」

林琴頓住,想起了這些日子在明曜君家見過他的好手藝,頓時間有些遲疑,最後在明曜君溫和的話語間成功被說服到他家吃飯等過了元宵節再離開。

明曜君在之後報警,警方在工廠後方的廢棄花圃中找到小女孩的屍體,嘯天犬也完成了任務吃完飯後和林琴又吵了一架,不甘心地回到天庭去。

元宵節當天,林琴坐在電視機前看著某某山下雪的新聞,漫山遍野都是雪白靄靄,許多人正在堆雪人,感受到身旁一熱,一碗湯圓被端到他的面前。

明曜君拿著湯勺遞給他。

林琴在拿湯匙時不小心握到他的手,像是被電到般立刻抽手。

天色漸暗,外頭開始放起了新年的歡快音樂和煙火,林琴坐在屋頂上看著手中捧起神火火源的明曜君,像是黑暗中的一盞明燈,溫暖而耀眼,他輕輕地朝著神火吹氣,無數的火苗從神火中隨風抽離,分裂四散至每戶人的家中。

無數個光點、無數的燈光,閒聊的行人和嬉鬧的孩童。

明曜君看著明亮如白晝的城市不禁唸到:「車馬紛紛白晝同,萬家燈火暖春風。」

他轉頭對林琴溫柔地說:「林琴,元宵節快樂」

【短篇   萬家燈火   完】

回作家的PO

回應(1)

作者補充
耶耶 我剛剛發現居然可以自己在後台留言耶 (◔౪◔) 

關於名字方面我額外補充一下:

明曜君的意思是「照耀君心」的意思
而林琴的意思原本想寫成林禽 諧音"蘋果" (哈哈哈你看看你 σ`∀´)σ指著烏鴉)
但是想了一下還是用「竹林琴聲」當作寓意

原本想再多寫一點內文的,但字數有限

希望各位會喜歡,也別忘了在元宵節想起他們喔(*゚∀゚*)
 
2021-02-07 18:11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