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殘殺器官

      「這裡、是……?」

      揉了揉吃疼的後腦勺,D子從冰冷的地面坐起,迷迷糊糊地低喃著。

      「我們現在,應該是在某間學校裡頭。」

      聽到熟悉的聲音,D子反射性地回頭一望。她的上司……不,她的前上司C子,正站在她身後三步遠的位置,以比平常嚴肅無數倍的眼神凝視著眼前陌生的光景。

      「學校……?」

      疑惑與不安瞬間佔據了D子的思緒,她撐起身體,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和C子一同觀察起兩人身處的空間。

      往右手方看去,室內另一端的牆壁上掛著一面深綠色黑板,上頭空白一片,沒有一個文字。

      兩人前方擺滿了深褐色的課桌椅,直列六排,橫列五排,總數三十套。放眼望去,桌面和椅面皆覆著薄薄一層塵埃,明顯是很長一段時間無人使用。

      至於她們的左手方,則是置著一列鉛灰色的置物櫃,門上貼的標籤或是剝落,或是破損,皆無法辨識原使用者的姓名。

      往窗外望去,天色是一片暗沉的深灰色,厚重的烏雲完全遮擋了陽光,讓人分不清現在是清晨或是夜晚。定睛細瞧,可以看到戶外正飄著綿綿細雨,冬日的冷風穿過半開的窗戶,撲向她的面龐和裸露的雙腿,使她遍體生寒。

      下意識地,D子摸上自己的口袋,想拿出手機確認現在時刻,但是,不管她怎麼翻找,就是找不著她的手機……

      「我不明白……部長和我是什麼時候來到這裡的?」D子著急地向身旁人問道:「我們不是應該在KTV的包廂裡嗎?」

      由於公司經營不善,D子所屬的部門職員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全數遭到資遣。她們這一批成員感情極好,最後一天出勤日結束之後,便相約在KTV聚會,互吐苦水,發洩心中的不滿。

      她記得自己只叫了一杯啤酒,喝得微醉,但她的記憶卻在聽著另一位同事高歌時嘎然而止。無論她如何在腦中搜索、尋覓,也完全撿不出和前上司C子一起離開KTV的片段……

      不只如此,她現在身處的這間教室,散發出一種詭異而不祥的氣息,就好像……這裡是凍結在時空恆流中的一座荒島,是無法以常理推斷、與世隔絕的異空間……

      「妳終於醒了。」

      隨著開門聲響起,三名身形和年齡各異的陌生男子魚貫走入教室。

      D子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心裡一驚,連忙躲到前上司的C子身後。

      見自己的前下屬反射性地將自已當作擋箭牌,C子回頭瞪了D子一眼,嘆了口氣解釋道:「這三位先生和我們一樣,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被關在這個地方。」

      「……什麼意思?這間學校除了我們五人之外,沒有其他人了嗎?」

      C子的神情更顯深沉,「應該是。」

      「這位小姐還不清楚我們的來歷,我們先輪流自我介紹吧。」

      見D子依舊一臉茫然,一名身材魁梧、膚色黝黑的年輕男子邁步上前,看著對方說道:「初次見面,敝姓田中。我是自營業者,在F縣郊區經營一間禽畜養殖場。」

      語畢,田中回過頭,示意站在門邊的男子先接話。

      收到田中的視線,那人嘆了一口氣,滿臉不快地回道:「渡邊。演員。」

      雖然對方的回答極盡敷衍之能事,但D子認為這名男子確實無須對自身的事蹟多加註解。

      渡邊年約三十出頭,相貌出眾,從出道至今出演多部電視劇,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當紅演員。去年甚至還因一部票房極佳的小說改編電影獲頒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男主角獎。

      ──如果不是置身如此詭異的狀況,她應該會興高采烈地衝上前,要求簽名與合影吧?

      在D子默默尋思之際,尚未報上姓名的中年男子走了上前,遞了一張名片給她。

      她小心翼翼地接過名片,定睛一瞧,上頭雖然寫的全是漢字,排列組合卻和她所知的日文有明顯的不同。她看不懂對方任職的公司名稱與職稱,也不知道這個人的名字如何發音,只讀得出這名戴著眼鏡、面無表情的中年男子似乎姓林。

      「我們的名字是什麼根本不重要吧?」當紅演員渡邊露出厭煩的表情,向所有人說道:「重點是,現在必須盡快逃出這所詭異的學校啊!」

      「也是……部長,我們趕緊離開這個地方吧。」

      D子拉過前上司的手腕就想往門邊走,對方卻是站在原地,拖也拖不動。

      回頭一看,不只是C子,在場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她身上,沉默不語。

      四人的神情像是同情,像是憐憫,其中卻又混雜著焦躁和深濃的恐懼,看得她頭皮發麻,背脊發涼。

      「我不明白,為什麼你們不跟著一起走呢?」

      看出自己是唯一一個狀況外的人,D子不禁放開C子的手,心急如焚地問道:

      「你們也不想待在這個地方吧!?」

      「小姐,妳先冷靜下來聽我們說。」田中放緩表情,以與魁梧身材極不相符的溫和語調解釋道:「在妳昏睡不醒的時候,我們三人在學校繞了一圈,調查每一間教室和每個隱蔽的角落。」

      「……」

      「很遺憾地,這座學校……並沒有出口。」

      「沒有出口!?」D子驚呼:「怎麼可能!?」

      「我沒有必要向妳說謊。這棟建築並無設置通往戶外的出入口,除了教室的窗戶以外,全都是厚重的水泥牆──」

      「我們現在身在一樓不是嗎?直接開窗離開不就好了!?」

      D子正想走回窗邊打開窗戶,渡邊的動作卻比她快上一步。

      只見這名英俊的演員額冒青筋,一把抄起手邊的座椅,就往窗戶的方向甩去。

      她還來不及因對方的行徑感到訝異,下一秒,令她震驚不已的事便緊接著發生在她眼前。

      那張被扔飛出去的椅子並沒有如她所想,將透明玻璃擊碎,發出巨大的響聲。

      彷彿遭到某種斥力阻礙一般,那張椅子在接觸到玻璃表面之前便往後彈飛,落在她們的身側,將整齊排列的桌椅撞得東倒西歪。

      「這是……!?」

      「看也知道吧!?」渡邊目眥盡裂地怒吼道:「有一股超乎常理的力量在阻礙我們逃出這間學校啊!」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們?我們做錯什麼事了嗎!?為什麼要將我們關在這種地方?」

      面對前下屬慌亂不解的神情,C子拉了她一把,示意對方冷靜下來:「在我們五人之中,只有我們兩人互相認識,其餘三人和我們都是素昧平生,沒錯吧?」

      D子偷偷覷了三人一眼,向C子點點頭:「是的,我不認識這三位先生……」

      「我們五人分別在五個不同縣市出生、成長,而除了這兩位小姐之外,我們的職業和學經歷應該沒有任何共通點……」田中一面思索,一面道:「這個問題,或許只有『那個人』能夠給我們解答……」

      「等等,你口中的『那個人』是誰?」C子上前一步問道:「這座學校裡不是只有我們五人嗎?」

      「我們繞回這裡就是為了告訴妳們這件事。」田中回道:「剛才我們在保健室發現一名少年,看他身上的制服,他似乎是這裡的學生。」

      「什麼!?」

      「你的意思是……那名少年在我們來到這裡之前,就待在這間沒有出口的學校了?」

      C子一面安撫著前下屬,一面冷靜地向田中發問。

      「大概是吧?其實,我們並沒有和他直接交談過。」田中面有難色地回道:「他的容貌相當俊秀,但整體氛圍卻看起來……非常不對勁。」

      其餘四人面面相覷,同時陷入沉默。在他們看來,這名少年一定比他們更清楚五人來到此地的前因後果,但也無法完全排除對方即是一切元凶的可能性……

      五人稍微商量之後,一同前往位於走廊底端的保健室。

      為首的田中提心吊膽地推開半敞的房門,往室內探頭望去。

      奇怪的是,這次的情況和上次探勘時不同,一號床位的布簾完全敞了開來,床上空無一人,只餘凌亂的棉被和床單。

      田中鼓起勇氣上前摸了摸床鋪──上頭沒有殘留一絲餘溫。

      在眾人手足無措之時,一直沉默不語的林突然走向一旁的辦公桌,盯著電腦螢幕打起字來。其餘四人不明白他的意圖,只是一語不發地看著對方快速而熟練地操作電腦。

      在林輸入最後一組程式碼之後,螢幕上突然跳出一個黑色視窗,上頭以純白的英數字寫著「HANAKO-6F」。

      「『花子』,六樓……?」D子喃喃複誦道:「這是那名少年給我們的訊息嗎?」

      田中蹙起眉頭,「我們還不清楚他是敵是友,而且,這很有可能是另外一個不懷好意的存在設下的陷阱……」

      「但是,這是目前我們所掌握的唯一線索啊!」渡邊激動地反論:「我得去確認虛實,你們不跟上來也無所謂!」

      語畢,渡邊隨即衝出保健室,往樓梯方向奔去。

      四人還來不及制止,一道黑影忽然從樓梯間竄了出來,將渡邊撲倒在地。

      「渡邊──」

      田中和林反射性地想上前救援,但他們終究是慢了一步。

      幾乎是在渡邊被壓制在地的下一秒,那道黑影便張開血盆大口,猛力撕咬起獵物的脖頸。

      一時之間,血肉四濺,渡邊甚至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便四肢抽搐,雙眼圓睜,慘死在對方手下。

      站在不遠處的田中渾身發顫,牙齒咯咯作響,一時之間無法將視線從這副悽慘的光景移開。

      ──殺死渡邊的,毫無疑問地是一隻怪物!

      雖然身形和成年男人相似,卻全身光裸,未著片縷,肌肉層層隆起,佈滿青筋,在昏暗的燈光下反射出黝黑的光澤。凌亂而毛躁的長髮披散在後,血紅的瞳孔沒有一絲理智和人性,神情猙獰地有如般若之面,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只能讓人聯想到墮入地獄道的惡鬼……

      眼前所見有如B級恐怖片一般,完全超脫現實,兩名女性頓時呆愣在原地,久久無法回神。C子直盯著現在進行式的殘殺現場,試圖處理這段具強烈衝擊性的訊息。D子則是看向落在腳邊的黑色皮夾,漠然尋思。

      這個價值不斐的名牌皮夾顯然是渡邊的所有物,由於落在地上的衝擊,皮夾攤了開來,可以看到右側的透明塑膠套裝著一張渡邊本人的駕照,至於左側放的,則是一張年輕女子從電梯走出的側面照。

      從拍攝角度和清晰度看來,這張照片明顯不是經被攝者同意而拍下。

      在渾沌不明的思緒中,D子不期然地想起上個月渡邊在某個電台節目中接受的訪談。那名當紅演員說,他有一個暗戀的對象,遲遲無法鼓起勇氣告白。他吐露心聲時的口吻,聽起來苦惱、懊喪卻又滿心甜蜜……

      「我們快逃吧!」

      在事件發生二十秒之後,田中終於回過神來,慌亂地指揮其餘三人行動。D子還怔愣地看著地上的皮夾,前上司C子便將她一把拽過,帶著她往反方向的樓梯狂奔而去。

      猶如希臘神話中的奧菲斯一般,D子回頭望了身後最後一眼。不知何時,怪物身側多了一名身著學校制服的俊秀少年。他對正在啃食屍首的怪物視若無物,面無表情地走向渡邊斷裂的身軀,蹲下身來,以銀白色的手術刀剖開染血的胸膛,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個血紅色的臟器,裝進透明的玻璃罐中。

      ──是田中剛才在保健室碰上的少年……?

      對方不可能沒有察覺到她的視線,卻對她驚疑的眼神視若無睹,打開保健室的密門,沉默地消失在房間深處。

      D子只覺得自己被恐懼壓得喘不過氣,連放聲尖叫的氣力都不剩。

      她想,她終於知道她們五人之間的共通點,以及之後等待她們的結局是什麼了……

      穿過設置在保健室角落的秘密通道,松本解除身上的投影偽裝,帶著從渡邊身上取回的肝臟,回到自己的直屬上司身邊。

      「黑崎!」

      一看到自己手中的玻璃罐,朝倉立刻放下手邊的資料,朝他飛奔過來。

      「終於又把他找回來了!」朝倉接過玻璃罐,凝望著血紅臟器的眼眸滿是喜悅和愛憐,「謝謝你!松本君。」

      對方興高采烈地向玻璃罐裡的器官述說著今日的實驗結果及生活上的瑣事,打開身後的冰櫃,將玻璃罐置於其中一個空格,貼上標籤,寫上日期。

      牆面大小的高聳冰櫃中,放滿了各式各樣腥紅的人體器官。肝臟、肺臟、腎臟、胰臟、心臟……層層疊疊,數以百計。松本很清楚,這些令人心驚膽裂的收藏品,只會逐日遽增,不會有減少的一天……

      「任務進行得如何?」

      伴隨開門聲響起,另一道熟悉的嗓音傳入兩人耳裡。

      聞言,朝倉露出比剛才還開心無數倍的神情,往來者奔去。

      「黑崎!你聽我說,松本君已經幫我找回一個你了!再過不久,我們就會將其餘四個你都找回來──」

      「學長,我說過很多次了,那種粗糙濫製的失敗品不能算是我啊。」

      聽到這句話,朝倉的神情霎時一變,語氣也透出熾烈的憤恨,「那是以你的基因為底研發出的克隆臟器,不論是什麼器官,那都是你啊!」

      「所以,學長無論如何都想將它們全數回收?就算那是治好患者病痛,維繫他們生命的唯一方式?」

      「那當然!它們就是你!而你是屬於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我不會將它們讓給任何人──」

      面對陷入錯亂狀態的上司,松本一向只能以注射鎮靜劑的方式,使對方昏睡過去。但若是黑崎,只需抓著對方的雙手,在耳邊輕聲說幾句話,朝倉便會在短短十秒內冷靜下來,乖乖聽話,回到休息室歇息。

      在朝倉走出研究室之後,黑崎的視線依舊停留在那扇門上,彷彿看的時間夠長,就能夠看穿那扇門,望見心慕之人的身影一般。

      「黑崎博士。」松本忍不住啟口:「我認為不能這樣下去──」

      「回收失敗品,是政府下達的指令。」黑崎慢條斯理地解釋:「雖然它們能夠暫時取代患者因疫病壞死的器官,但時間一長,卻會反噬受贈者的身體,將他們改造成HANAKO那般的怪物……」

      「……」

      「如果你不喜歡學長的作法,你大可不必聽從他的指示,將受贈者帶到廢校,讓你所豢養的怪物狩獵他們。」

      「我──」

      「其實……你也覺得瘋瘋癲癲的學長很可愛吧?」

      「……」

      「所以,無論他說了什麼瘋話,你都想滿足他的心願……」

      黑崎的視線依舊落在門上,眼神帶著和上司相差無幾的狂熱和眷戀。

      松本無以辯駁,只能一起望著那扇門,陷入沉思……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5)


這篇純聊天~~

原來澪氏喜歡生存遊戲嗎?那你超適合來玩我們接龍啊~~
快~~還有最後一關,要不要來玩一下??
2021-02-09 10:2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囉種子~
感謝妳的親切提案~在下真是惶恐到不行(抖抖抖)
以RPG來比喻的話,我現在就像拿著木棍在新手村打史萊姆的超級初心者
但這部接龍文的接龍者們全是拿著神器在魔王城打魔王啊!
我誤闖進去一不小心就會灰飛煙滅的!!!
我現在正努力地打怪練功~如果有一天修行到妳們的境界真的很想一起玩啊XD

生存遊戲類型的作品是真的很喜歡呢!逃脫密室的作品也超喜歡!
而且這次又是接龍文,可以看到不同作者設計的各式各樣的關卡
真的是很難得的閱讀體驗,身為追文者真的很幸福啊~
現在文中的生存角色也剩不多了……實在是很在意收尾和結局的部分呢XD
作為追文者,一定會繼續支持辛苦的主辦方和接龍者們的~
再次感謝種子~~~
2021-02-10 11:46回覆

太強了!!!我要來膜拜澪氏
用到的元素足足有八個,一開始的懸疑直接抓住眼球,想要往下看,中間的解謎很有氣氛,渡邊激動跑出去的時候我就覺得他準備便當了....QQ
其實我也在下意識找學長和學弟,最後果然出現啦,朝倉感覺壞掉惹QQ這比上面的便當還恐怖,真相原來是為了找回器官,這故事再拉長的話會變成精美大長篇呀
P.S其實看到標題的時候我一直想要不要點進來,不過進來了就做好心理準備,沒想到真的嗚嗚嗚好可怕
2021-02-08 18:1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囉羽笙~真的很感謝妳特地到這篇留言!
說實話花子那個元素讓我超心虛的OTZ只能說習慣真是可怕的東西,牠在我心中已經定型成花子這個名字了囧。希望我之後可以想出好的解決方法把花子的由來修得更自然啊~
真的很喜歡生存遊戲類型的作品~如果場景是在深夜的廢校就更有氣氛了!
羽笙的直覺超準XD渡邊那邊真的就是讓他立死旗,而且他下一秒就回收了XD因為字數不夠……不我是說我想強調怪物在無預警之下突然襲來讓人措手不及的緊迫感(硬拗)
謝謝羽笙關心這對學長學弟的行蹤~他們這次真的是反派角色哈哈
尤其是朝倉,完全壞掉了……感覺只要一讓他進研究所他就會莫名其妙壞掉(?)
而覺得壞掉的學長很可愛故意激怒對方讓朝倉發作再出言安撫的黑崎也是蕭笑的……XD不過他每篇都這副死樣子所以我已經麻木了XD
其實我也希望能再將這篇稍微拉長一些些……XD再給我一千字也好啊!
但在限制字數下寫作又有一種莫名的刺激感哈哈,不過之後還是會鞭策自己不要偷懶寫更細膩一點的OTZ

P.S.真的很抱歉這次沒警告標語OTZ這次特地將標題取得超聳動排雷,雖然語感不是很好囧……說實話很想取「虐殺器官」當篇名啊!但已經有一本超級名作叫這個名字了XD

真的很感謝羽笙點進來這篇閱讀和留言啊也謝謝妳為我解答「老師在哪裡」那篇短文的問題!那篇文我看了好幾次,每次看都有很多好奇的點出現XD怕太追根究柢破壞留白部分,所以問了一些比較淺的、我不太確定自己推測正確與否的問題XD
看羽笙的回答,老師原來是故意設計迷團給「你」嗎XD完全沒想到XD一開始覺得這做法充滿不確定性不太確實,但仔細想想老師一定是信任「你」的能力才會這樣做吧,這種信賴關係好棒啊~~
 
2021-02-08 22:36回覆

看開頭我還以為是暴雪山莊的後續……因為上次是A子和B子
這次是C和D,話說C和D是不是也有出現在山莊裡?(等下回去翻)
澪氏這次也用了好多元素,好厲害!!
只是開頭我一直在想學長、學弟什麼時候會出現
果然現在都開始下意識找他們兩個了
結果這次反而是朝倉瘋得比較徹底……QQ
可是松本……我總覺得松本好像說了什麼危險發言……
在黑崎面前承認自己也覺得朝倉很可愛,這樣可以嗎??
總覺得利用完就會被黑崎偷偷幹掉了吧??
松本RIP
 
2021-02-07 15:1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囉種子~很高興看到妳的留言
真的很感謝妳每次都來關注朝倉黑崎這次又會弄出什麼大慘事XDDD
偷偷說一開始寫的時候我其實也是用A子B子代稱
但怕有讀者誤會這對女上司女下屬和暴雪山莊的A子B子是同一人(雖然我覺得應該沒幾位讀者看過暴雪山莊啦哈哈)
所以後來改成C子D子XDD
寫的時候好混亂因為我覺得C和D長的好像,眼好花XDDD
至於為什麼喜歡用A子B子等代稱是為了不想讓短文裡出現太多新姓氏,讓讀者難記憶(超級金魚腦的作者我也記不了那麼多囧)
暴雪山莊有名字的角色總共6人,而這篇短文更是擠了8個有名字的角色……仔細想想真的是太多人了
本來想多殺兩個人再把鏡頭轉回研究室,但字數真的不夠
原本還想讓保健室電腦螢幕顯示出一行,「蠢作者!妳只剩2000字收尾!」但我連耍蠢的字數都不剩啊~~~
很開心能趁徵文期間完成一篇類生存遊戲的作品!而田中渡邊林C子D子就是我筆下的犧牲者……對他們真抱歉QQ

謝謝種子這麼關心這對學長學弟XD
其實一開始就設定他們會最後才出場,因為他們是這次的黑幕XD
偶爾也想讓主角方當幕後元兇啊~XDDD雖然他們好像沒做過像主角的事就是了XD
這次覺得回收得最彆腳的元素是花子囧,我盡力了……
不過事到如今已經不想寫怪談花子了……換個角度想想依朝倉的惡趣味把怪物取名為花子也是很正常的事(X)
接下來談談其他配角,個人滿喜歡田中的說,就是典型的在生存遊戲中很可靠很冷靜的角色XD
而渡邊這隻角色真的超倒楣,在其他天使作家筆下作為影帝的他應該會和暗戀的對象修成正果的,但來到我手中就這麼砲灰了QQQQ希望能在其他故事救濟渡邊不然真的對他很不好意思(妳好意思說)
林這個角色其實我有寫一段他聽不懂日文其實是外國人的橋段XD畢竟是POPO的工程師嘛總不會是日本人哈哈,但字數有限那段全砍了XD

很開心種子注意到松本啊~他這次的言行真的太危險了XDDD
記得在本篇第二個世界松本也對朝倉說過他好像有那麼一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開始明白黑崎的心情了(抱歉我複製貼上XD)
不過他對朝倉是不太可能會有戀愛感情的,就是覺得朝倉這個人讓人看了很擔心沒辦法不管的這種感覺而已XD
在黑崎眼裡,這次的松本滿有利用價值的,可以幫朝倉處理很多雜事,要RIP應該是很久以後的事哈哈,代替松本感謝種子的祝福~(誤)

再次謝謝種子的留言,很抱歉這次有事耽擱晚回覆了……期待養鴨人生的更新!!!
 
2021-02-08 22:43回覆

開頭的懸疑氣氛營造得很好,讓人迫不及待地想往下追。用了好多元素超級厲害的啊,覺得壞掉的角色很有魅力的我或許哪裡也有問題吧⋯⋯無論是受贈者還是主角都壞得很徹底,喜歡這一篇。澪氏的第八篇文,好厲害,學長跟學弟大概也是柯南系體質,走到哪都有受害者XD日系推理風格的小說,即使受限五千的字數卻保有長篇的完整度,不同主題不同風格,一次讀完後很佩服澪氏能想出這麼多點子,將元素完美融入;學長跟學弟果然是好搭檔啊!看完本格推理後莫名想看敘述性詭計的我默默點讚。
2021-02-07 10: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聞人云來看這篇文還特別留下留言,真是太感動了QQ
我超喜歡看懸疑推理小說,生存遊戲(Death Game)類型的作品也超愛
而我最喜歡的就是眾人一醒來發現自己身在陌生空間,然後討論為什麼我會在這裡?你們是誰?是誰把我們帶來這裡?目的又是什麼?在場全員真的都是受害者嗎?有沒有混入幕後元兇的人?的這種橋段XDDDD
光是這個橋段我可以寫二十種版本(X)
如果有讓妳感到懸疑感,想看接下來的發展那真是太開心了
這次會用這麼多元素只是我突然抽風而已哈哈
喜歡挑冷門題材寫的我是絕對寫不出以「女上司與女祕書」和「影帝」這種POPO熱門題材為主角的故事的OTZ
而要一次解決這些八竿子打不著的人物元素,唯一的方法,就是將他們丟進生存遊戲裡了!!!
一開始就設定田中渡邊林C子D子的共通點是克隆器官的受贈者,而這些會將受贈者改造成怪物的危險失敗品之所以流入民間是研究所高層出包的結果哈哈
剛好接到回收任務的朝倉也有強烈的理由想收回這些器官XD他會一個不漏的回收到他的寶庫裡的,放心吧~(大誤)
我也很喜歡壞掉的角色XD不過在學長學弟系列學弟壞掉的比例比較高哈哈,所以這次朝倉會壞得這麼徹底我也很驚訝XD
果然不能讓朝倉成為研究員啊~他只要和研究所扯上關係不知為何都會壞掉XDDD
這對學長學弟的確是柯南體質哈哈,尤其是暴雪山莊那篇XD但仔細想想其他篇的事好像都是他們兩個人自己搞出來的說,行經之處死屍累累,真可怕XD
我真的很愛日系推理XD聽起來聞人云似乎也是同道中人XDD求握手!
說到字數,<雪夜之夢>其實是我寫作生涯寫的第一篇短篇呢
以前從來沒寫過短篇,寫了才發現短篇的樂趣~真感謝POPO辦了這個徵文XD
在思考怎麼將元素融進故事裡的過程是真的很有趣!(而且這次看到很多很棒的童話改編短文,真是太開心了XD)
個人很喜歡想一些懸疑驚悚類型的奇奇怪怪的情境
有學長學弟這對搭檔讓我當白老鼠真是太棒了(X)
再次感謝聞人云的留言~
2021-02-08 12:28回覆

後記:

一個發生在冬夜的溫馨小故事。第八回。
使用關鍵字:女上司與女祕書、神秘的POPO工程師、養鴨場老闆、暗戀鄰居的影帝、狂歡後的KTV包廂、有花子出沒的6樓廁所、躺著校草的保健室、冷冷的冰雨
 
2021-02-07 10:0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4999字\(^o^)/
所以我又使用留言這種禁忌的手段了OTZOTZ
不論是標題還是黑幕的動機還是回收冬季元素的手法都非常殘暴而不講理的一篇XDDDDD
路過的讀者應該很傻眼吧真抱歉OTZ
這篇應該會有一個完整版,大約會追加三百多字,包括描述工程師這個元素的雞肋橋段XDD
 
2021-02-07 10:0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