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天冷作隻太白鴨

        如果有機會讓你實現一個願望,你會想許什麼願望呢?

     

     

      寒流來襲,冰冷的細雨打濕城市的街頭。

      路上行人匆匆,裏著厚重的大衣,撐著傘在陰灰濕冷的街道上成了川流不息的景色。

      「賣火柴、賣火柴,有沒有人要買火柴?」衣著單薄的小女孩在人潮中奮力逆流而上,細瘦的手臂舉著一籃滿是火柴的竹籃,微弱的聲音在匆忙行走的人潮中很快地被淹沒。

      小女孩喊了好久,沒有人為她佇足停留,她失望地低下頭,數了數竹籃內的火柴。

      今天又連一盒都沒賣出去。

      正在沮喪之際,一雙黑色亮皮的靴子進入她眼裡,在她面前佇足,小女孩順著那雙長腿往上看去,是個身高非常高,打扮亮麗的女人,她低著頭,精緻的眉眼流露出對女孩的不忍和同情。

      小女孩低下頭,眼裡閃過一絲狡黠,再抬頭對上那高大的女人時又是一副楚楚可憐,無助的模樣。

      「大姐姐……幫我買盒火柴好嗎?」話音剛落,身上突然一重,還殘留著體溫,暖和的大衣將她包住。

      女子蹲下身子,目光柔和地與小女孩平視,低沈的嗓音輕吐:「好。」

      女子爽快地買了火柴離去,高大的身影走入人群裡依舊醒目,小女孩拉緊了身上女子送的大衣,眼神闇了闇,別有深意地注視著那個身影,直到再也看不見為止。

     

     

      醬燒鴨坐在休息室的長桌上,一手支著下巴,一手拿著一個隨處可見的火柴盒,他若有所思地盯著小小方形的火柴盒在他修長的手指上轉動。

      『大姐姐,偷偷跟你說這是一個可以實現願望的火柴。』

      他不大相信這種事,可是想到自家老闆又覺得這世界上好像也沒什麼不能相信的事。

      如果可以實現願望的話,他……最想實現的又是什麼願望呢?

      鬼使神差下,他從火柴盒裡拿出了一根火柴擦亮了橘紅色的火焰,靜靜注視著直到那微亮的火焰燒到盡頭。

      「嗨,醬燒鴨!」

      醬燒鴨回過神,一個頭髮凌亂的年輕人走了進來,他穿著皺巴巴的白色襯衫和牛仔褲,外面套著黑色看起來有些年代感舊夾克,背著一個電腦包,看起來有些不修邊幅。

      醬燒鴨一看就笑了,隨手將燃盡的火柴一丟。  

      「晚安,太白,今天比較晚?不打稿了?」他起身自然而然地去櫃子裡拿出為他特地準備的便當,也順道將火柴盒收進櫃子的包包裡,再回來將便當放到太白面前。

      太白在長桌前習慣的位置上坐下,抬起頭對著醬燒鴨腼腆地笑了笑:「剛剛去和編輯見面,談了簽約和簽約金的事。」

      「恭喜你!長久以來的夢想終於實現了!」他在他對面坐下,看著太白拿起筷子開心地準備打開便當盒的動作,突然心裡一動,像想到什麼似地伸手阻止了他的動作。

      太白疑惑地抬頭。

      「別勉強,你是吃過才來的吧?」醬燒鴨一副看透一切的樣子,對著太白笑了笑。

      太白一愣,傻道:「你怎麼知道?」

      「這個時間和編輯見面,總不可能什麼都不吃吧?」

      「可是……」太白看著被醬燒鴨收走的便當,捨不得的樣子全寫在臉上。

      「喜歡你就帶回去吧,便當盒明天再還我就好了。」醬燒鴨善解人意地說。

      太白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來,看醬燒鴨從包包裡拿出了保溫袋將便當裝了起來,拿給他。

      「謝謝。」太白開心地收下醬燒鴨給的便當,放進背包裡。

      醬燒鴨眼睛含笑,支起下巴道:「讓我想想該送你什麼樣的禮物?」

      太白一聽忙搖手道:「不不不,不用!平常已經受你那麼多照顧了,怎麼還可以再收你的禮物?」

      醬燒鴨笑得眼睛更彎,說:「一碼歸一碼,這是慶祝你實現夢想的禮物。」

      他站了起來走到太白身旁,拍了拍他的肩又道:「你來這裡那麼多次,還沒體驗過我們的服務吧?讓我免費服務你一次,當作禮物?」

      太白瞪圓了眼睛,想到這裡實際上作的服務而躁紅了臉。

      醬燒鴨的態度倒是坦然大方,低沈的嗓音像是在蠱惑人心般。「來,來試試吧!」

      太白鴨不自覺地就點了頭。

     

     

      澡堂內部比太白想像的還要大,分了好幾區房間,走道蜿蜒漫長,似無止盡一般,不敢想像這是位於大樓內的空間。

      一路上白色的霧氣瀰漫,帶著一點點溫泉的氣味,還有許多不知名、淡淡的、令人舒服的香氣,聞著讓人有些恍惚,身心都得到放鬆。

      醬燒鴨帶著太白進入了其中一個房間,一打開太白眼睛就亮了起來,滿是不可思議。

      眼前竟是一個日式的戶外庭院溫泉。

      「怎麼會有這種地方?」太白驚奇地說。

      「我們老闆作的。」醬燒鴨得意地笑了笑,走到牆邊的置物櫃邊,俐落地開始脫起衣服。

      太白看到醬燒鴨的動作,一下子就呆住了。看著醬燒鴨脫去女性的衣物,露出結實漂亮,肌理分明的身材,突然意識到他是貨真價實的男人,不覺得口乾舌躁了起來。

      「怎麼了?你不脫嗎?」臉還是那張美豔的面容,但合著那副線條俐落,性感精實的男性身材,不知怎地,畫風全變了,有一種妖異惑人的美感。

      醬燒鴨見他還是傻站著沒動作,主動靠了過來,修長白晳的手指靠近他的領口說:「忘了你今天是客人,讓我來幫你吧。」

      他的手從上而下將太白衣服上的扣子一顆顆解開,脫下了他全身的衣服,露出蒼白而瘦弱的身材,令太白有一絲澀然。

      對比之下,他的身材實在太糟糕了。他害羞地伸手想遮,卻被醬燒鴨拉住了手。

      「別害羞,來,我先幫你洗洗。」

      就像日本一般的溫泉一樣,溫泉池旁都有一處讓人先沐浴的地方,有兩個小凳子和一個蓮蓬頭,不一樣的是蓮蓬頭下備著十幾樣沐浴乳供人選擇。

      太白被醬燒鴨拉到其中一個凳子坐下,問:「你喜歡什麼味道?冷杉?薰衣草?茶樹?嗯嗯……我看看老闆今天還準備什麼?居然有稀有檀香耶!」

      鼻尖被醬燒鴨湊上好幾種味道,老實說他完全分不出哪個是什麼味道,只覺得都一樣好聞。

      「你決定就好了。」

      「唔,好吧……」醬燒鴨很認真地試了各種味道,最後選了冷杉。「我覺得這味道和你很搭。」

      木本清新的味道侵入鼻尖,如森林浴般舒適帶一點甜美的清香,令人放鬆。再加上醬燒鴨溫柔的手指有技巧地在頭皮上搓揉,舒服得令太白完全閉上了眼。

      醬燒鴨幫他洗了頭,又搓了背,前面的部份因為實在太害羞了,所以太白選擇自己來。

      等沐浴完畢,兩人泡在溫泉裡,乳白色的碳酸泉配著日式庭園獨有的氛圍,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太白抬頭看著天空,明明剛來的時候,還在下雨,但此刻卻是滿天星子閃耀,讓人完全感覺不出是城市裡的天空。

      「好神奇,怎麼會有這種地方?」太白倚著溫泉邊,抬頭仰望星空感嘆道。突眼睛一亮,興奮地指著天空說:「醬燒鴨,你看,有流星!」

      醬燒鴨卻霍地猛然站起,嚇了太白一跳。

      「醬燒鴨,怎麼了?」太白看著醬燒鴨赤裸的肌肉緊繃,神情是從未見過的嚴肅,也跟著緊張了起來,順著醬燒鴨的目光看向天空。

      只見滿天的星子像是被什麼打落一樣,一顆顆搖晃著墜落,在夜空中劃下一道道閃亮美麗的光芒,卻隱隱有種不祥的感覺。

      「快穿上衣服,快走!」醬燒鴨拉起了太白,幾乎是用拖的將他拖到置物櫃旁將衣服塞給他,要他快速穿上。

      太白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但看醬燒鴨的神情也知道事態緊急,當下也不多問,趕緊套上褲子和上衣,上衣的扣子還未扣上,便感覺地上傳來劇烈的震動,幾乎要讓人站不住腳。

      「地、地震嗎?」

      「不是。」醬燒鴨的聲音透露出緊張和一絲不明的恐懼,抓著太白手腕的手似乎在微微顫抖。「老闆可能出事了……」

      「咦?」

      地震稍緩,醬燒鴨立即拉著太白走了出去。

      出了門,眼前的景象讓太白大吃一驚。

      每個澡堂的房間一個個與走道分離飄浮,各自獨立,就連他們剛剛待的溫泉也在奇異的空間裡飄浮,離剛剛來的走廊有近一公尺遠,若不是醬燒鴨警覺地在門口擋著,只怕他一衝出門就掉下那深不見底的黑暗中。

      「跳!」醬燒鴨拉著他跳到走廊上,剛站穩,走廊的一頭疾跑而來一名高大英俊的金髮男子。

      太白認得他是店裡年資最長的紅番鴨,那天他在老闆休息室和老闆親吻的畫面一直烙印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

      紅番鴨向來優雅從容,從未見過他不合宜地大跑,甚至臉上也顯現出和醬燒鴨一樣緊張嚴肅的神情。

      「太好了,找到你們了!」向來梳得整齊的金髮因奔跑而凌亂,散亂的幾絡髮絲垂落額前,紅番鴨微喘著氣,在看到他們後,神情放鬆了一些。

      「老闆怎麼了?」醬燒鴨一見紅番鴨,便急著上前緊緊抓著紅番鴨的手問。

      「老闆的魔力不知為何在急速的流失,剛剛讓他喝下魔力穩定劑,好不容易穩住了一些,但不知道能撐多久,我們得趁這個時候趕緊帶客人安全的離開。」紅番鴨快速地解釋。

      醬燒鴨卻聽得一臉慘白,他失神地放開紅番鴨的手,口中喃喃道:「都是我的錯……」

      紅番鴨警覺醬燒鴨的異狀,皺起眉頭問:「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原因?」

      醬燒鴨只是一昧地搖頭,驀地越過紅番鴨跑向走廊深處。

      「醬燒鴨!」太白一見醬燒鴨跑走,連忙想跟著追上去,卻被紅番鴨攔住。

      「別過去,你要跟我出去,離開這裡!」

      「不行,我不能放醬燒鴨一個人!」醬燒鴨的樣子明顯和平常不一樣,要他在這種時候丟下他根本辦不到。

      「你只是客人,你幫不上忙的。」紅番鴨強硬地拉著他,朝另一個方向走。

      太白奮力地扺抗,卻掙扎不過紅番鴨強而有力的手,讓他氣得大吼:「我不是客人,我是醬燒鴨的朋友!」

      他的話成功讓紅番鴨轉頭看了他一眼,卻沒有因此停下腳步。

      「紅番鴨,你放手!讓我去找醬燒鴨!」太白哀求道。他說不上為什麼,但直覺醬燒鴨和這件事有關,他離去時慌張又失神的樣子,讓太白深深地擔心,他真的無法在這種情況下與醬燒鴨分開。

      「你無法留在這裡!」紅番鴨顯然也被逼急了,老闆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也失去了往日從容。讓他忍不住對著太白大吼:「你不是鴨子,老闆的魔力在失控,已經無法讓不是鴨子的人留在這個空間裡了!你如果不走,就是死路一條!」

      「那就讓我當鴨子啊!」太白也失控地喊著:「我看過你們徵人,博士鴨也是普通人,普通人也能當鴨子的話,那讓我也可以當鴨子吧!」

      紅番鴨煩躁地抓了下頭髮,搖頭說:「你根本不懂,不是什麼人都……」

      「好啊。」

      紅番鴨的話被旁邊突然打開門的人給打斷了。

      一個看起來十分虛弱的青年倚在門邊,喘著氣,目光卻是炯炯有神地看著太白,嘴角勾著一抹玩味的笑容。「你想當鴨子的話,也可以啊!我就錄取你了。」

      「老闆!」紅番鴨焦急地看著青年,卻沒辦法馬上過去,因為青年倚著的房間門和走廊有著一大段的高度差。

      太白驚訝地看著門邊的黑髮青年,紅番鴨叫他……老闆?

      養鴨場老闆不是滿頭花白和皺紋的老頭嗎?怎麼會變年輕了?但再仔細看眼前的青年衣著和老闆一樣,那神情味道也和鴨老闆的氣息相近。

      「你真的想在我這裡當鴨子嗎?」青年勾著唇角,眼神認真地問。「你要考慮清楚,如果我之後不幸魔力完全喪失的話,我可沒辦法讓你解除契約變回普通人。你的出書計畫、你當作家的夢想有可能通通都無法實現。」

      「你,要有一輩子留在這裡的心理準備。」

      「可以!」太白毫不猶豫地回答:「只要能讓我去找醬燒鴨,我願意留在這裡當一輩子的鴨子!」

      青年笑了,一揚手,太白面前攤開了一張紙,紙上用從未見過的符文寫著密密麻麻的文字,奇怪的是,雖然從未見過,但太白卻一眼就看懂了紙上的意思。

      那是確認是否自願成為鴨子的合約書,上面條例了各種狀況和規範。

      一支羽毛筆也同時落也太白眼前和那張紙一同飄浮著,帶著點點金色的閃光。

      「如果你看完了,就在底下簽名吧!」青年倚在門邊,居高臨下地看著太白。

      太白毫不猶豫地拿起羽毛筆在底下簽了自己的名字。

      簽完名的那一刻,紙張迅速地捲了起來和羽毛筆一同飛回了老闆手中。老闆滿意地笑了笑,那張紙隨即消失。

      「這樣我可以留下來去找醬燒鴨了嗎?」

      「別急,我還沒幫你取名呢!」老闆頓了下,說:「太白,就叫太白鴨吧!」

      名字成了魔法的印記瞬時刻進了太白的身體裡。雖然感覺不出有什麼變化,但心裡卻默默認同起太白鴨這個名字。

      「謝謝你,老闆。」太白鴨看著老闆:「那我先去找醬燒鴨了!」

      老闆這才點了點頭說:「去吧。」

      看著太白鴨像一陣風般地跑走後,老闆虛弱的身體似再也撐不住般從門邊掉落,被紅番鴨穩穩地接在懷中。

      「老闆,你為什麼這個時候還要浪費魔力收鴨子?」紅番鴨蹙緊眉頭,略帶責怪地語氣問。

      躺在他懷裡的青年老闆聞言,勉力睜開眼笑了下,「我當然有我的用意。」

      「你……」

      「好了,紅番鴨,省點力氣罵我。」老闆虛弱地抬起手按在紅番鴨性感的唇上。「我還要你幫我一個忙。」

      紅番鴨只得按捺住內心的責備,問:「什麼忙?」

      「在我魔力完全流失前,把我冰凍起來。」

      「不行!」紅番鴨想也不想地否決。「這太危險,不可以這麼作!」

      老闆卻安撫地笑了笑。「你相信我,這樣才能為他們多爭取些時間。」

      紅番鴨痛苦地閉上眼,表情是難掩的心痛和悲傷。

      老闆卻帶著微笑,彷彿即將面臨的危險與他無關般,握著紅番鴨的手,誠摯地說:「拜託你了。」

      冰冷的氣息從他們互握的手中溢出,很快地擴散到老闆全身結成了一層薄冰,冰層愈來愈厚,最後將老闆全身包裏在厚實的冰下。

      透明冰層下的老闆如沈睡了一般。

      等我。我一定會想盡辦法救你!紅番鴨頭靠在冰上發誓。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6)


咦咦咦,劇情突然開始密切延續下去了!!
果然這堆鴨子都有問題,根本是魔力鴨鴨,所以走進鴨子澡堂的客人就彷彿到了異世界吧XD
沒想到老闆魔力會突然失控,但失控後就變年輕了耶,這也好神奇,魔力失控居然有回春功效
太白鴨原來是這樣變成的,總覺得哪天他跟醬燒鴨突然湊成對也不意外呢
2021-02-23 14:2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就不小心發展成長篇了
想說全制霸了,後面就來把故事完整一點吧!
老闆的老化和魔力有關,而魔力又扯到老闆身上的詛咒
總之老闆魔力用得愈強,就會愈老
所以魔力流失,反而會變回他原本的樣貌
可是魔力全部流失的老闆會無法守護鴨鴨們,所以才要紅番鴨把他冰起來,為鴨鴨們保存一點魔力
因為老闆是養鴨人,沒有老闆就沒有鴨鴨了…

太白取名時就是為了太白鴨準備的
沒錯,我就是想把他和醬燒鴨湊成對!
畢竟老闆已經有紅番鴨了嘛!www
2021-02-23 21:17回覆

嗚嗚嗚老闆不要死阿
這邊怎麼有一種淡淡悲劇的味道
所以小女孩的魔法和老闆的詛咒是有衝突的嗎
雖然我覺得第一個火柴沒有用到,那也許還有兩個願望可以救老闆?一個救老闆,一個拆散老闆和紅番鴨(壞)
這集居然有簽約的過程,而且還是簽終生約,果然是黑店阿(X
2021-02-04 17:2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嗯啊~~
火柴和老闆的詛咒應該是沒有衝突
幹嘛拆CP啦…XDDD
我覺得老闆和紅番鴨這對挺好的啊~
雖然我覺得老闆應該是總受(XX 咳!不過暫時沒有拆CP的打算啦~

雖然是終生約,但老闆還是會依鴨子的意願解除啦~如果老闆魔力還在的話
2021-02-04 18:07回覆

>>藉由醬燒鴨的願望,可以順道提一提詛咒的事
對!這是我本來想要表達的意思!只是我語病很嚴重QQ
讓種子誤會了,真是不好意思
老闆和紅番鴨、醬燒鴨和太白真的是最讓我在意後續的兩對說~
敲碗敲碗~
(其實看到這篇發的時候覺得超巧,我也剛好在寫浴室和澡堂這兩個元素……XD)
好喜歡種子塑造出的這種溫馨卻帶著淡淡哀傷的氛圍
但如果突然來個BE我真的會哭死啊~求種子手下留情XD

如果鴨鴨系列開書珍珠我一定每天去投啊~
因為短文不能投珠所以我其實欠種子超多珍珠啊!(抱頭)
2021-02-02 19:0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不會,不用不好意思~
特地寫這兩對出來也是想從單篇發展成長篇
只是……轉頭看……
我坑好多啊(心虛心虛)

BE應該不會……我目前應該沒寫出真正BE的故事…
所以不用擔心 XDD
(不過中間小虐應該還是會有,我寫奇幻會克制不住手手)

謝謝澪氏支持鴨鴨系列~~每次看到你的留言我也好開心…
然後鴨鴨就一直寫下去了…XD
2021-02-02 21:03回覆


沒想到醬燒鴨和太白的故事會直接關係到老闆詛咒的秘密!
那位賣火柴的小女孩真是太神秘了……
這篇充滿了奇幻色彩,很在意後續啊~
2021-02-02 09:4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和老闆的詛咒沒有直接的關係
因為詛咒本來就在,不是因為醬燒鴨的原因
但是藉由醬燒鴨的願望,可以順道提一提詛咒的事
(雖然我對詛咒這一點還沒有完整的規劃XD)
其實就連醬燒鴨的故事為什麼會歪到老闆這邊來,我也???
反正就是歪了……
把歪了的劇情拗正簡直是我的惡趣味……

在考慮要不要直接開書算了……愈寫愈長…Orz
 
2021-02-02 13:14回覆

太白真的很喜歡醬燒鴨(若單純只是朋友,他們就太可憐惹( •̥́ ˍ •̀。 ))……
希望老闆沒事,希望鴨子們都能有情人終成眷屬

謝謝種子貼心的用文字解渣魚的尷尬
(ฅ´ω`ฅ)

 
2021-02-01 20:5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對啊,畢竟太白遼倒的時候,是醬燒鴨幫忙的
只可惜醬燒鴨早就心有所屬
不過……應該會是HE

不魚客氣了……歡迎再來追鴨鴨後續,我還在想之後鴨鴨開書的話,要麻煩不魚製封呢!
2021-02-01 23:14回覆

啊啊啊……又是要爆字的一篇!
雖然最後沒爆,但因為是未完待續的一篇,就不參加徵文了
不過該有的元素它還是有喔!
《賣火柴的小女孩》×《剛洗完澡充滿霧氣的浴室》×《溫泉》
2021-02-01 01:02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