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財神的眼淚

      逢年過節,人們總是喜歡帶著零食、金紙銀紙到廟宇拜拜求平安、求保佑,但香火最為鼎盛非財神爺坐鎮的廟宇不可了,大家都希望自己能發財」希望自己的事業可以蒸蒸日上,尤其是因為各種天災人禍、疫情倒置生意大不如前的大小老闆們,以及嫌慣老闆太多、嫌薪水太低,滿腔熱血準備創業的年輕人,求到小紅包發財金放在皮包裡,就好像得到財神爺的發財許可一般得意。

      看著財神爺的門口絡繹不絕朝聖的人們,眾神們都抱著看好戲的心情,想看看財神爺該怎麼去應付?畢竟只懂得要拜財神不懂得努力的大有人在,來抱怨財神不給力的數量甚至遠超過真正賺到錢回來還願的。

      大夥兒一邊嗑瓜,一邊想著什麼時候要過去救救可憐的財神爺,沒想到就看見本應在廟裡被信徒纏得脫不開身的財神爺拎著個包袱大搖大擺從正門走了出來。當然,普通人是看不見的,能看見的只有其他眾神們。

      財神難得的脫序行為令眾神們議論紛紛,明明平時再怎麼忙碌,祂都會為了信徒們忙到最後一刻、耐心回覆最後一位信徒直到再也沒有任何人找祂為止,怎麼人正多的時刻,祂竟擅離職守?

      忍不住好奇心的驅使,比較不那麼忙碌的註生娘娘一個旋身瞬間移動到財神爺的面前,攔住了祂的去路,想好好地了解一下狀況,意料之外的是,本該笑咪咪的財神爺竟沒了以往的笑容,滿臉憔悴失落。

      「阿財,怎麼回事?祢可是神啊!還是最喜氣的財神,怎麼把自己變成這麼個鬼樣子?嚇誰呢祢!」朝著財神爺左瞧又瞧,要不是認識已久、加上祂身上穿著的正是財神爺的招牌紅袍子,祂還真認不出來眼前的這尊是哪尊!

      「我問祢,信徒向祢求子,祢需要自己生孩子送給他們嗎?」垂下肩膀,財神爺暫且將自己背在肩上的包袱扔到了地上,沒有望向眼前的註生娘娘,看向地板的視線空洞沒有焦距。

      註生娘娘先是錯愕,後是用力地搖搖頭:「我給他們的孩子是用花變的啊!換花也是這樣來的啊!」

      「為什麼提這個?祢遇到了什麼困難嗎?」撿起被落在一旁的包袱,本來以為很重,所以還稍微用了點力,想不到輕得令他不小心往後踉蹌了兩步。

      「祢也知道,一直以來,我總是盡可能滿足所有信徒的願望,可這幾年……唉,我真不該批評自已的信徒的!但好吃懶做的人越來越多,自己不努力,只知道一直來找我,我能給他們的,都是從他們給我的錢裡去做回饋的……」

      聽至此,註生娘娘已經大概知道什麼情況了,只是也沒有開口打斷財神,只是安靜拍了拍包袱上的灰塵。

      「我已經傾家蕩產啦!那些認真努力賺錢的信徒肯定會怨我的!因為我把他們還願的錢財也全部都施捨給那些不努力的人,只希望我這麼做,可以讓他們有一天清醒知道自己該努力了,結果,祢看看那些人……那些貪婪的人!我實在是、實在是負擔不起了啊!」

      也許是失望的累積,也或許是真心的感到難過、傷心,祂不再是笑容滿面給大家帶來幸福的財神爺,反而像是一個恨鐵不成鋼最終因自己無能為力而老淚縱橫的老父親……

      頓時,註生娘娘竟不知該如何安慰財神爺才好,畢竟人間的現況祂也是知道的,祂自己的處境也並沒有比較好,真正想要孩子的人,緣分一旦不夠,祂再怎麼努力幫忙也懷不上,偏偏那些不想要孩子、不珍惜孩子的人,卻能夠輕易地懷上、輕易的放棄那些孩子的生命,祂也很無力啊。

      「那,祢現在打算怎麼辦?這包袱……?」拎起手中財神爺的包袱,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註生娘娘趕緊將包袱緊緊抱進懷裡,不想讓老朋友做出不該做的傻事。

      見狀,財神並沒有惱怒,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耐煩,只是輕輕抹上一派苦笑,摘下頭上的高帽,轉身背對註生娘娘:「我剛才說了,我已經『傾家蕩產』,破產啦!包袱裡還能有什麼呢?」

      祂的話令註生娘娘大驚失色,匆匆打開包袱一看,果真空無一物!

      「對不起老朋友,我想要出去散散心。我真的,太累了……」財神帽落地的瞬間,財神爺已沒了蹤影,留下了,只有撒了一地的淚痕,以及錯愕的註生娘娘。

      高速飛行的財神爺逃離了眾神們的關心,但其實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到哪裡去,台灣太小了,去到哪裡都會遇到認識的神明,此時此刻的祂卻根本不想要被關心,祂知道祂的問題也不是被關心就能夠解決的,祂需要找個沒有誰認識祂的地方,好好沉澱,然後,重新出發!

      「到西方去吧,那兒,總不會再有東方神明了。」在口中嘟囔,財神爺加快了飛行的速度,突破天際,筆直的朝西方國家前進,只是祂從未到過西方,突破東西分際以後,祂竟感到一陣無法忍受的眩暈,讓祂從高速飛行的狀態下突然靜止,筆直地朝著地面落下……

      雖然祂是神,可是在於自己未知的領域,祂仍會感到恐慌與恐懼,祂擔心自己再也回不到熟悉的地方、再也無法當回那個受大家喜愛的財神爺,只是頭昏腦脹又四肢無力的現狀,祂也只能聽天由命。

      -    -    -    -    -   

      下墜、下墜、下墜……財神爺的情緒從恐慌、害怕、失措」無奈,一直到最後的坦然接受,輕輕的閉著雙眼,無論結果如何,祂都會接受的,或許,在祂選擇離開的那個當兒,祂的神官之路即已注定結束了。

      不知過了多久,不知道何時失去意識的,再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綠意盎然,茂密的大樹為祂遮擋住大部分刺眼的陽光,鬱鬱蔥蔥的色彩令祂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舒適感。

      先簡單檢查自己身上是否有任何傷勢,再緩緩站起身來,祂發現自己置身在一處夢幻的森林之中,綠葉與草原的顏色比頂級的碧玉更美,色彩繽紛的花朵,將四周圍繞起來,比信徒們線上的鮮花都更鮮豔動人。

      挪動腳步四處走走,祂甚至可以看見稀有的、連祂都不曾見過的野生動物或跑或跳,被香火燻得習慣的祂,竟還能呼吸到帶有青草與湖水味道的清新空氣。

      走到一處湖邊坐下,財神爺感到前所未有的愜意,不用煩惱錢財、不用聽信徒抱怨,只有鳥語花香,不時還能看見有又大又美的魚在湖中跳躍,祂甚至看見了西方的精靈和蝴蝶一起在翩翩起舞!

      「爺爺祢好,祢是從哪裡來的?」原以為自己來到的是杳無人跡的原始森林,聽見有人向自己打招呼的聲音,財神爺著實嚇了一大跳,但更令祂感到驚訝的是,祂很清楚知道自己到了西方的世界,對方說的話,祂又怎麼會聽得懂呢?

      「祢看起來是東方來的吧?祢好,我是小紅帽,這裡是童話精靈森林,所有的生物都是能夠無障礙對話的。」循聲望去,果然是一位戴著紅色布巾帽的小女孩,金色的中長髮紮著簡單的低型雙馬尾,小小的臉上還有著些許可愛的雀斑。

      她的瞳孔是藍色的,從五官輪廓也能非常輕易的判斷她是西方洋人沒錯,但她臉上揚起的微笑以及親切的口吻,令祂一下子沒了戒心。

      罷了,反正祂本就對西方世界一無所知,第一個遇見的人是如此可愛的小女娃,也許祂應該要感到慶幸才對,至少不是來到危機四伏的環境,隨時還要擔心碰上兇猛惡獸。

      「你好小妹妹,我是東方來的沒錯,大家都叫我財神爺。」因為面對的是身材嬌小的小女孩,祂沒有想要站起身的意思,只是當祂想要對她微笑的時候,感覺自己的面部一陣僵硬……祂多久沒有好好笑過了呢?

      「財神爺爺祢好,東方很冷嗎?」指指祂身上厚重的紅袍子以及自己身上單薄的洋裝,小紅帽笑得很甜、很燦爛,也很美好。

      「是啊,東方現在正好是冬季,不過,其實對神來說,是不會明顯感受到四季溫差的。」任憑小紅帽伸手將自己拉起,祂順勢拍了拍沾到泥土的衣襬。

      「東方的神都在做些什麼啊?我是童話故事裡的角色,不是神,所以好好奇喔!啊對了,財神爺爺,我現在跟白雪公主姊姊一起住喔!你要不要過來?現在回去整好可以吃晚飯了!」小紅帽自顧自拉著財神爺的手大步邁向湖的另外一個方向,顯然沒有要讓財神爺拒絕的意思。

      看向拉著自己的小小手,財神爺不自覺揚起了久違的笑容。看太多貪婪的嘴臉、見太多怨懟的神情,祂幾乎快要忘記真正的快樂是什麼感覺了。明明幫助信徒們賺錢一直都是祂最大的幸福,是什麼時候變調了呢?

      「財神爺爺,跟我說說你的工作吧!好嗎?」牽著財神的手,重新走入森林裡的羊腸小徑,小紅帽的笑容彷彿另一道陽光照亮了被遮蔽的森林小徑,更加照亮了財神陰暗的內心。

      「讓我想想怎麼說吧。」一時半刻之間,財神的腦海裡全是信徒們變得扭曲醜惡的神情,幾乎成為祂揮之不去的夢魘,但祂不希望這些帶給眼前的小女孩不好的記憶,祂知道自己需要時間沉澱,並找回自己當初努力坐上財神位置、為信徒服務的初心。

      「那,待會一起說給我和白雪公主姊姊聽吧!白雪公主姊姊也是童話故事的主角,跟我一樣沒有當過神,而且還是東方的神,她一定也很想聽的!」一邊整理著思緒,財神一邊想著小紅帽與白雪公主兩個名詞,才赫然驚覺,是自己在散步漫遊的時候,曾經聽到孩子們在討論的西方童話故事主角!

      「妳說妳和白雪公主姊姊?都是童話故事的主角?」沒有停下腳步,更沒有拉住小紅帽,財神爺跟著小紅帽一步一步靠近森林中的小木屋,感覺自己真正遭遇了一場奇遇!

      「對,這裡是西方童話森林,是『非人類』才能夠進來的世界偏境,人類看不見也聽不到,更沒有辦法找到的。聽宙斯爺爺說,這裡是祂創造的,給西方世界的神跟童話故事主角有一個可以安心待著的領域。」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財神跟著小紅帽的腳步踏入了一間外觀看似普通地小木屋,屋內沒有燒著柴火卻異常溫暖。窗台邊站著一隻正在高歌的金絲雀,床邊趴著一隻大狼犬,餐桌上趴著一隻紫色條文的貓。

      皮膚淨白如雪的漂亮女人在廚房忙前忙後,聽小紅帽的介紹,屋內的全是童話故事裡的角色,那個美麗的女人即是她口中的白雪公主姊姊。

      「白雪公主姊姊!這是東方來的財神爺爺,我帶祂回來跟我們一起晚餐!」招呼財神到桌邊坐下,讓紫色條文的柴郡貓向財神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以後,小紅帽幫忙將熱湯鍋端到桌上,柴郡貓則順勢窩到剛坐下的白雪公主腿上撒嬌。

      「這是?芝麻湯圓?」本來以為會是什麼自己不敢吃的西方特殊野味,當財神爺看見本來隱匿在木屋背景裡的小木偶為自己端上的木湯碗裡盛裝著自己熟悉的食物時,眼裡帶著欣喜與一絲絲不解。

      「幸運的青鳥早些時候就告訴我,森林裡出現來自東方的貴客,所以我想辦法煮了這個,希望祢會喜歡,財神爺爺。」白雪公主害羞靦腆又有氣質的說話方式,令財神如沐春風,香氣四溢的紅豆芝麻湯圓亦提醒了祂的飢腸轆轆。

      「財神爺爺趁熱吃,如果不趕時間,也可以多留幾天,好好跟我們分享一下財神的生活?」轉眼,餐桌邊坐了好幾個對祂來說相當陌生的西方面孔,但是每個人都對祂釋出善意。

      也許,偶爾的出走,真的能讓自己感覺到重生,祂感覺自己在童話森林待上幾天充充電,就能夠回到岡位上,好好面對那些令祂又愛又恨的信徒們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