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夢女文]鬼滅之刃—時透無一郎—《狸貓之原》

      霞柱那個位子本該是我的,可是那個位子現在坐的是幾個月前才拿起刀的傢伙。

      時透稚嫩的臉龐看起來與一般少年無異,但卻已精通霞之呼吸的六套劍法,還自行衍生一套劍法,並且殺鬼無數,幾乎沒有失敗過。

      「新任霞柱時透無一郎,請速速到主公宅邸。」報信烏鴉沙啞地聲音迴盪在我腦海。

      那天,前任霞柱,也是我師傅,帶著我與時透以及幾個鬼殺隊員出任務。

      十分不巧,那一天遇見的上弦的鬼,我們用盡全力與鬼交戰,過程中身負重傷又筋疲力盡的我被鬼擊飛出去,直到撞到山壁才停了下來,而我當場暈死過去。

      再次睜開眼時我人已經在胡蝶屋,在療傷的過程中,得知了師傅戰死的消息。

      「從今日起,妳就是老夫的繼子了,老夫要將妳調教成能承擔霞柱這個重任。」師傅當年的話語依然清晰。

      但烏鴉報信的新任霞柱居然是那個孩子,而不是身為繼子的我。

      「怎麼可能?為什麼是他?我才是師傅的繼子啊!」我衝上前去抓住烏鴉。

      「新任霞柱時透無一郎,請速速前往主公宅邸。」烏鴉掙脫我的手後又重複說了一遍。

      時透沒有說話,只是快速的走出門,經過我身旁時只瞥我一眼後便轉頭離去。

      我跌坐在地,感到全身無力,我才是繼子,我才是霞柱的繼承人,這些年來我努力都是為了將來能夠承擔起師傅的寄託,為什麼我醒來之後一切都變了?

      「宇都宮。」時透突然叫我,將我拉回現實。

      「是。」我立即回應他。

      「執行任務的時候不要發呆,想死嗎?」時透轉頭睨我一眼。

      「是。」

      我們正在趕往任務地點,聽聞那裡出現了十二月鬼,死了很多鬼殺隊員,主公大人派時透前去,也吩咐我在旁幫忙。

      「望結,妳也去幫忙無一郎吧,盡快把鬼給殲滅。」主公大人用柔柔的嗓音交代我。

      在暗夜中,樹葉被風吹的沙沙響,幽暗的森林深不見底,我和時透一起穿梭在樹林間,依循著越來越濃厚的屍臭味尋找鬼的所在。

      「啊啊啊ーー」

      慘叫聲劃破黑夜的寧靜,卻又隨即消失,留下原本安靜的森林,但伴隨著慘叫聲而來的恐懼卻還懸在我的心上。

      「啊!」有一個身著鬼殺隊服人掛在樹上,一動也不動的。

      我改變路線,跳上樹枝將那人抱下來,他的胸膛還在起伏。

      太好了,還活著!我稍稍鬆一口氣,接著我手上的人突然變成了一隻狸貓。

      會變身的狸貓!不對,有可能是血鬼術,正當我還在思考時懷中的狸貓眼睛充血、露出尖牙,張牙舞爪的要攻擊我。

      我想甩開手上的狸貓,但牠的尖爪卻緊扣著我的手臂不放,並且順著手臂攀上至我的肩膀準備咬我。

      「唰ーー」

      我的耳邊傳來揮劍的聲音,狸貓的頭就這樣落地了,我把攀附在我身上的狸貓身體扒下,狸貓的身體與頭向鬼死掉那樣逐漸消失。

      「宇都宮,妳是來幫忙的,不要添麻煩。」時透將刀入鞘,一個旋身又開始奔跑。

      「謝謝時透大人相救。」我也馬上邁開步伐跟上他。

      丟臉,太丟臉了!我居然因為一隻狸貓被時透救了,真是有損我的顏面了。

      不過,為什麼是狸貓呢?為什麼要利用用可愛的小動物?我一定要將那控制狸貓的惡鬼的頭砍下。

      時透突然慢下腳步,最後停下回頭,我也跟著停下。

      「超過了,臭味變淡了。」時透自言自語後又往回跑。

      剛剛一直在想著狸貓的我並沒有注意氣味的事情,只能暗自懊惱的跟上時透的腳步。

      但是我跑了跑,覺得好像有哪裡怪怪的,來回的路是一樣的,但卻有點不同。

      我慢下腳步觀察四周,嗯?這裡的枝葉繁茂,但葉子有重成這樣嗎?我看著有點彎曲過度的樹枝。

      「霞之呼吸,貳之型,八重霞。」

      我拔劍進行測試,結果相當的不得了,滿滿的狸貓,受到驚嚇而現出原形,即使我剛剛放招砍了一些,但狸貓們卻前仆後繼的衝到我這裡。

      「霞之呼吸,陸之型,月之霞消。」我從狸貓堆裡殺出一條血路,鬼應該就在這附近了。

      「宇都宮!」時透大喊我的名字。

      「在!」

      「右手邊,到空曠的地方會合。」

      我聽從指示,立刻跑到出森林到空曠的草原上,我看見奔跑中的時透,以及站在小山丘上的鬼,他被一大群狸貓簇擁著。

      「呀,現在才找到我,會不會有點太慢了?」見到我和時透,那隻鬼咧嘴說道。

      那隻鬼頭上長著狸貓耳朵,有著狸貓毛茸茸又蓬鬆的巨大尾巴,但也只有這兩處像狸貓,啊,還有身材,像狸貓一樣圓滾滾的,肉色的軀體令人莫名感到厭惡。

      我將視線移往他的眼睛,是我看到膩的鬼眼,兩隻眼皆沒有十二鬼月會有的數字在其中,這個鬼並不是十二月鬼。

      「居然利用無辜的生物來吃人,太無恥了!」我朝著鬼罵道。

      「怎麼會?牠們都很喜歡我啊?倒是你們來了就到處虐殺這些可愛的狸貓們,才無恥吧?」鬼蹲下來撫摸在他身旁的狸貓,擠在一團的肉讓人看了不舒服。

      「適可而止吧!今日你的頭就會落地。」時透向鬼說道,但他才十二歲,還是小孩子聲音立刻使鬼嗤之以鼻。

      「呀,小小年紀便加入鬼殺隊呀?辛苦了,來跟叔叔和狸貓們一起玩啊!」鬼完全不把眼前的少年放在眼裡。

      「死到臨頭還廢話那麼多。」時透提起劍便向鬼的方向衝過去。

      四面八方的狸貓也向我們衝過來,狸貓通常都是很膽小的生物,可是被鬼操控的這些狸貓一隻隻都像野獸。

      雖然狸貓很可愛,但現在因為情勢所逼,我為了能讓時透砍頭順利一點,我忍住憐憫的心為他去除撲上前的狸貓。

      在我的幫助下時透很快的到了鬼的跟前,可是鬼的尾巴卻突然伸長,直接打飛了時透。

      看來我們也因為他不是十二鬼月而小瞧了他,我剛才還以為讓條尾巴不過是裝飾用的。

      「可憐的孩子呀,小小年紀只能送死,派不上什麼用場啊!」鬼站起身,他的肚子贅肉跟著晃動。

      雖然不是十二鬼月,還是得認真打,我一個大跳躍,越過我和鬼之間的狸貓,將鬼揮過來的尾巴砍斷,正準備要取下鬼的頭時,背後的狸貓居然集結成一隻大手將我捉住。

      「呀,小女孩呀,怎麼樣呀?是不是沒見過這麼有趣的狸貓?要不要留下來,每天都能看到狸貓耍特技喔!」鬼對我露出噁心的笑容。

      「才不要,啊ーー」抓住我的大手中,有狸貓在啃咬我。

      「呀,妳也不願意呀,可是我希望妳留下呀,看來只能把妳吃掉了,留在我肚子裡。」鬼舔了舔嘴唇,並拍拍他的大肚腩。

      忍住疼痛,快想辦法掙脫啊!望結!

      我緊握著刀,即使全身被狸貓啃咬,只要還能動,我就能反擊。

      「霞之呼吸,伍之型,霞雲之海。」我奮力掙脫狸貓,並在空中出招。

      但狸貓的數量太多了,我殺了一批,另一批便又再補了上來,使我無法落地。

      「成為我的食物吧!我需要再吃更多人,變得更強,才能夠得到那位大人的更多的血啊!」鬼邊說邊走上前。

      「霞之呼吸,柒之型,朧。」時透的聲音突然響起。

      周遭升起了雲霧,模糊的視線,但我感覺到狸貓的數量正在快速的減少,一個人影在霧中快速的穿梭,我翻了個身平安的落地。

      「搞什麼?這些霧是怎麼回事?」鬼的聲音在距離我很近的地方。

      在九點鐘方向!鬼肥碩的身軀在霧中顯現,他巨大的狸貓尾巴左右甩動似乎想散了這些雲霧。

      我提起刀朝鬼的方向奔去,閃過他甩過來的尾巴,將刀架上他的頸脖,砍下他的頭,鬼的頭與他的身體分離,切口部分噴濺著血飛了出去。

      霧氣消散了,亂竄的狸貓也停下了攻擊動作,一隻隻的癱倒在地上,與鬼一樣慢慢的在消失。

      「你們這些小鬼!竟然……竟然砍下了我的頭,我跟你們沒完沒了!」鬼的猙獰的臉向咆哮著。

      「下地獄去好好反省吧,看看你拖累了這麼多的生命。」時透用刀指向地上正在逐漸消失的狸貓。

      「呀……怎麼會?狸貓也跟著我一起呢?」鬼的表情轉為自責懊惱,「怎麼會呢?我只是餵了他們吃了我的毛髮而已,牠們不是鬼啊?」鬼充血的眼睛開始湧出眼淚,「嗚嗚嗚……怎麼會這樣?」

      我蹲下了摸著靠近我的一隻狸貓,發現牠在哭泣,不只這一隻,其他的狸貓也在哭泣,牠們失了神氣的烏黑眼睛滾出了一顆顆的淚珠。

      「對不起,我的狸貓們,你們明明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卻……我卻……」那是鬼消失殆盡前,最後的話。

      「走吧。宇都宮。」時透走了過來。

      「嗯。」我強忍著不讓淚水奪眶而出,站起身來跟上時透。

      時透身上插狸貓尾巴的毛髮,他抓了一把直接拔出來,孔洞中流出血來,但少年在那當下連眼皮都沒眨一下。

      「還以為只是裝飾用,居然這麼硬。」時透隨手丟掉拔下來的毛。

      當他抓住另一把準備再硬扯下來,我抓住他的手勸他道:「回去胡蝶屋再處理吧。」

      我放開時透的手,他也放開抓著毛的手。

      這時候,遠方跑來兩位隱部隊的隊員,向我們說道:「霞柱大人、宇都宮小姐,東南方鬼的山洞中的傷患及屍首都已經撤離,也請二位移駕到胡蝶屋接受治療。」

      時透一臉木然的沒有回應,我便替他回答:「好,你們辛苦了,我們會去胡蝶屋的。」

      我回頭看空盪盪的草原,這裡原是那些狸貓們玩耍的家,如今草原還在,狸貓卻都消失了。

      一陣風吹過,像是要趕走鬼留下的血腥,但也像是想帶給這片草原另一片新鮮的生機。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我是鬼滅粉!
你好呀無糖,請多多指教!
我本身很喜歡時透!
看到這篇覺得你寫的真好!!!
有沒有打算多寫鬼滅同人呀
我是天天
2021-01-31 14: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你好天天
我是無糖,請多多指教
我有打算在開學之前一天寫一篇練練文筆
雖然實際上只是在滿足自己的幻想XD
很高興你喜歡我的夢女文,也謝謝你的回覆
我會繼續加油的୧(⁰▿⁰)✧
2021-01-31 17:3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