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天冷烤隻博士鴨

《養鴨場老闆》×《躺著校草的保健室》×《冷冷的冰雨》

     

      「笑。」

      「怎樣的笑?」我認真看著眼前養鴨場的老闆,現在也是我的老闆,很認真的提問。「微笑?抿嘴笑?哈哈大笑?還是露齒笑?露齒的話要露到什麼程度?三分之一?二分之一?還是全部?」

      「……」養鴨場老闆露出傻眼的表情,眉間的皺紋擰得更深,最後放棄似地大喊:「紅番鴨!」

      「來了!」隨著溫醇的聲音,一個帥氣英俊的金髮男子走進老闆的休息室,他穿著白色軟質襯衫,領口敞開,露出性感的鎖骨和隱隱顯現的胸膛,細腰窄臂,完美的男性比例身材,讓人不禁感嘆世間竟有如此完美的人。

      我的目光完全定在紅番鴨身上,一邊默默分析讓他如此完美的條件有哪些。

      我是為了想改變總是一成不變的自己而來的。

      過去的我遵循著家裡的安排,唸書、考試,杜絕所有可能影響成績的活動,漸漸地我成了別人眼中的考試機器,呆板、無趣……內心甚至缺乏身為人應有的感情,我知道所有情緒的名詞,我卻不知道該何時表現它們。

      而現在是我大學的最後一年,已經確定考上系上的研究所,也預定研一後要直接考博士班。

      我的人生大抵已經規劃好未來的路。大學的這最後半年的時間,是我唯一能脫離考試、沒有規劃、自由的時間。

      所以我決定作一件完全與考試、與人生規劃完全無關,大膽、衝動且脫離常軌的事。

      我來應徵當一隻鴨子。

      然後毫無阻礙地被老闆錄取。

      今天是我上班的第一天,店裡六點開門,我被要求提早兩小時到店,老闆要親自教我如何當一隻鴨子。

      可是他只教了十分鐘就放棄了。

      名叫紅番鴨的金髮男子自然隨意地坐在我面前,即使姿態輕鬆,舉手投足間還是散發著高貴迷人的優雅,彷彿渾然天成,深入骨髓的教養般。

      「新人?叫什麼名字?」

      「博士鴨。」這是我錄取時,老闆就為我取好的名字,只要是上班時間內,我就只能被叫這個名字。

      「交給你了,我去櫃檯。」老闆一副逃之夭夭的樣子,讓我不解。

      看起來年紀頗大的老闆,行動卻如此敏捷?

      「好了。」紅番鴨開口,將我的注意從老闆身上拉回,如春風般和煦的笑容對著我說:「那我就從基本的開始教你了。」

     

     

      一個小時後,紅番鴨被叫到外場去幫忙了,丟了一疊講義給我自己讀。

      唸書對我來說不是難事,何況這一疊講義不厚,不到半小時我就將講義的內容背得滾瓜爛熟,無聊到連頁碼都背下來了。

      但紅番鴨哥哥還沒過來指示我下一步動作,所以我也只能在鴨子休息室裡待著。

      「誒?有人?」

      門口一個頭髮凌亂的年輕男子探了下頭,看到我明顯愣了一下,隨即還是大方地走了進來,熟稔地將肩上的背包放在長桌上,並在我斜對面坐了下來。

      他從背包裡拿出筆電打開,看著我露出斯文友善的笑容問:「你是新人嗎?」

      我點頭,隨即想起講義上的指示:對初次見面的人要自我介紹。趕緊開口:「我叫博士鴨,第一天上班。」

      「你好,我是太白。」

      不是鴨?我略帶疑惑地看著他。那他怎麼會進來休息室?

      太白似看出我的疑問,開口解釋道:「我不是客人,我、我是來找朋友的。」

      「喔。」我點點頭,不再多問,繼續地安靜坐著等待。

      一會,太白又開口:「你……好像很安靜?是……不習慣陌生人嗎?」

      「不會。」我搖頭。我不會怕生,也不會認環境,任何地方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

      「那就好,我擔心是不是我在這裡打擾到你了。」

      「不會。」我再次搖頭,同時也有點意外,原來他是在顧慮我嗎?

      「太白?」門口又傳來另一個人的聲音,隨後走進一名身材高挑,長相豔麗的女子,她及肩的長髮微卷,顧盼間風釆迷人。

      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同時腦中也充滿疑問。作鴨子的不都是男人嗎?為什麼會有女人進來?

      「今天這麼早?」女子似乎就是太白找的朋友,和太白一副熟稔的樣子。同時走向靠牆一排的鐵櫃,打開其中一個,拿出了一個便當盒。

      「一個人打稿很寂寞,就想說可以來這裡……」太白的眼神閃爍了一下。「來這裡起碼有人可以陪我聊天。」

      女子的眼睛眨了眨,目光轉向我,友善地微笑了一下,問太白:「你朋友?」

      「呃……是朋友嗎?其實……」太白似乎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我們在你進來前的五分鐘剛認識彼此的名字。」我說,遵照講義,我向女子自我介紹道:「我是博士鴨,第一天上班。」

      「原來是新人。」女子露出恍然大悟的眼神,向我伸出了手說:「你好,我是醬燒鴨。」

      我盯著那隻比女人還要白晳光滑又骨節分明的手,想了一下,才伸出手握住。

      「你好。」

      醬燒鴨握著我的手,低低地笑了起來。「是個有趣的新人呢。」

      而我則默默地想:原來……是個男人。

     

     

      大四了,我只剩體育一門必修課還沒修過,可是體育偏偏一直是我過不去的門檻。

      才上課不到二十分鐘,就因為踩到網球滑倒,不但拐到腳還撞到頭,體育老師只好讓和我同班的楊聿希扶我去保健室。

      「哈哈哈哈……」只是這人一路上都在大笑,我實在擔心我能不能被好好地扶到保健室?

      「你你你……明明功課上那麼天才,體育真的很爛耶!」楊聿希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短短一段路被他多拖了好幾分鐘才到,如果不是拐了腳需要人扶,我還真想自己走過去就好。

      「我不擅長體能活動。」我老實地說。

      好不容易到保健室,卻不見保健老師,楊聿希讓我坐了下來,動作幹練地摸了摸我的腳踝說:「還好,沒有腫起來,冰敷一下就會好很多。」

      接著他熟門熟路地在保健室裡找冰袋為我的頭和腳冷敷。

      「頭的部份你自己拿著,腳我幫你找繃帶固定。」

      我看楊聿希手腳俐落的樣子,忍不住問:「你很常來?」

      楊聿希露齒一笑,回道:「之前打校隊很常受傷。」

      我為他話裡的不合理而皺眉,順勢提出我的疑問:「那你為什麼要重修體育?」

      大學的體育明明就是最好過的一門課,我如果不是爛到連發球都發不過,也不會落到要重修的地步。

      那他呢?

      我看著楊聿希帥氣陽光的外表,他和我是完全不同的人,他熱情、開朗,擅長交際,從大一開始就受無數女生追捧,花邊新聞不斷,連我這個只專注於功課的人都多少聽聞他一兩件八卦。

      之前沒想過要好奇他的事,現在也只是順勢為之,卻看見他的眼神閃爍了下。

      「……還不就翹太多課才要重修。」他回答,眼神卻飄向別的地方。

      那眼神有點熟悉,我想了想,似乎和昨天太白的眼神一樣。

      這是……什麼意思?完全不認識的兩個人,為什麼會有極為相似的眼神?

      「誒,過來一下。」楊聿希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沈思,我抬頭,只見他坐在保健室最裡面的床上對我招手。

      我雖然不知道他要幹嘛,但還是拖著腳走過去。沒想到剛走進就被他一把拉倒在床上。

      「你幹什麼?」我慌張地想站起來,卻被他強健的身體壓著而起不了身。

      「別動。」他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呼氣。「你昨天沒睡好吧?趁現在沒人趕快睡一下。」

      我停止了掙扎,有些愕然。「你怎麼知道?」

      店裡上班到早上六點,體育課是十點,睡不到三小時的我,此刻是真的有些精神不濟。

      「看你恍神得比平常嚴重就猜到了。」楊聿希輕笑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笑得我耳朵熱熱的。

      「喔。」原來那麼明顯嗎?我忖思。

      保健室的床很小,楊聿希和我緊緊相對躺著,他的手臂還被我充當枕頭,另一隻手壓在我身上。

      「你昨晚去作了什麼?」因為靠得很近,所以他說的每一句話,氣息拂在我臉上,都會讓我有種癢癢的感覺。

      「去作鴨子。」我老實地回答,身體不舒服地扭了一下,想避開他呼吸在臉上的熱氣。太癢了,我受不了。

      「鴨子?」他的口氣大聲了起來,或者說該稱為驚嚇。「你怎麼會去作那種工作?」

      「不行嗎?」

      他的身體僵硬了下,才回答:「你很缺錢嗎?如果你有急需……我可以想辦法幫你。」

      「不缺。」

      「那你為什麼……?」

      「只是想試試不一樣的事。」想改變這個呆板、無趣、不知變通的自己。

      想知道人為什麼而笑?為什麼而哭?為什麼而覺得自己活著?

      楊聿希壓在我身上的手突然收緊,逼得我只能緊靠在他的胸膛上,呼吸著他身上的氣息,近得聽到他強而有力的心跳。

      聽到他感嘆地說:「你這個人看起來一本正經、死板又嚴肅,固執又不知變通,除了唸書什麼都不會……」

      我愈聽愈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心跳得很快,呼吸也漸漸急促,身體很熱像有把火在燒。這是……生氣吧?

      我細細地體會分析自己現在的情緒。

      卻突然感覺有什麼軟軟的東西貼在我臉頰上,同時聽到他嘆息地說:「偏偏你這個人還意外地單純,一點都不懂防備。」

     

     

      後來我還是迷迷糊糊地在保健室睡著了,醒來才發現自己一直壓在楊聿希的手臂上,還把他的手臂壓紅了。

      我向他道歉,他卻搖手要我不要在意。我不懂,他為什麼不早點把手臂移開。

      還有,他為什麼要跟著我去上班?

      「那不是給男人去的地方嗎?難道我不能去?」他笑著反問。

      「也不是。」我無可反駁。

      我帶著他進了店裡,五點多,櫃檯還掛著準備中的牌子,老闆從後面的門簾出來,看也沒看就用著營業用笑容說:「客人,我們還沒準備好哦。」

      「老闆。」我趕緊開口喊了聲。

      鴨老闆這才抬頭定睛一看。「啊,是博士鴨,旁邊是客人,還是朋友?」

      客人?朋友?我頓時猶豫,不知如何定義楊聿希的身份,倒是楊聿希先主動開口。

      「是,我是博士鴨的客人!」說完,他朝我眨了眨眼。

      我看不懂那是什麼意思,但他先開口倒是讓我鬆了口氣,同時又有點悶的感覺。

      原來我們算不上是朋友嗎?

      老闆挑了下眉,目光在我和他身上游移,似乎看透了什麼卻不說破,只是指了指員工休息室的方向:「那博士鴨,你先帶客人過去等吧。」

      「好。」我點頭。

      一進休息室就看見太白也坐在那裡打著電腦。

      「你好,太白。」我遵照講義,主動打了招呼。

      「啊,你好,博士鴨,旁邊是……?」

      楊聿希正要開口,我馬上截了他的話:「客人。」

      我知道對照講義的守則,截斷客人的話是沒有禮貌的行為,但我不想聽到「客人」兩個字從他口中說出。

      楊聿希看了我一眼,我心虛地迴避他的眼神。

      這感覺……好奇怪?

      「你們都站在門口幹嘛?」低沈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轉頭是豔麗動人的醬燒鴨。

      「醬燒鴨哥哥。」我向醬燒鴨點點頭,按規定,所有年資比我長的都要叫哥哥。

      醬燒鴨微微一笑,看了楊聿希一眼:「他是?」

      不等楊聿希開口,我又再次搶先說:「客人。」

      楊聿希用著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知道,卻不敢看他。

      醬燒鴨挑了挑眉,目光和老闆一樣在我和他之間游移,最後抿起嘴笑了笑,逕自繞過我們走向太白。

      「今天又更早了?」

      太白笑了笑,眼神閃爍。「一個人在家打稿沒這裡熱鬧嘛……」

      我看著太白的眼神,他迴避著醬燒鴨的視線,畫面有一種既視感。

      說謊?

      我想著太白的樣子,和我剛剛說著客人的樣子幾乎一模一樣。

      但為什麼要說謊呢?

      我看醬燒鴨對著太白溫柔地笑了笑,轉身走向鐵櫃放下隨身的包包,又從包包裡拿出便當盒。在她背對著太白作這些事的時候,太白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他的身上。

      那目光很溫柔卻同時有些憂傷。

      我下意識地轉向楊聿希,促不及防地對上一樣的目光。

      溫柔又憂傷,就這麼撞進心底的最深處,引起一陣劇烈的跳動。

      這是我無法理解的感情,無法用文字或是言語形容的感覺,無法理性去分析去歸納的情緒。

      「博士鴨,怎麼臉那麼紅?」醬燒鴨不知何時靠了過來,那隻不輸女性的柔荑也同時朝我伸了過來。

      一股拉力將我往旁邊拉,撞進一堵結實的胸膛上,閃開了醬燒鴨伸過來的手。

      「好像真的有點發燒,看來你今天應該請假了,博士鴨。」楊聿希的手放在我額頭上,突然道。

      「不,我沒……」我想否認,卻敵不過楊聿希的蠻橫,被強拉了出去。

      「博士鴨,你要去哪?」老闆從櫃檯探出身子問。

      「我……」

      「不好意思老闆,他臨時發燒要請假,我帶他回去。」楊聿希完全不讓我有說話的機會,連拖帶拉地把我帶走。

      離開鴨子澡堂,外面下起冷冷的細雨,他拖著我走了一大段路後,才突然想到什麼將外套脫下蓋在我頭上。

      我完全不懂他在幹嘛?但又感覺他似乎在生氣?

      一會他才慢下腳步突然問:「你喜歡……那個醬燒鴨嗎?」

      「嗯?」

      他轉過身,抓著我的手臂,認真的眼神,不屈不撓地問:「你喜歡醬燒鴨嗎?你是因為喜歡他才去作鴨子嗎?」

      「沒有。」我搖頭。「我作鴨子是為了我自己。」

      「你不是說過我死板、嚴肅、不知變通嗎?所以我才想去作鴨子。」我垂下眼,說出自己最真實的心聲:「我想如果我能改變自己的話,或許……就可以和你當朋友了。」

      那個總是在人群中閃耀的人,不知不覺吸引著我的目光,想靠近他一點。

      「傻瓜,你真的是一個……」他將我抱入懷中,無奈又寵溺般地笑了。

      「單純的傻瓜。」

=====

終於全元素制霸…

差點寫到爆字…Orz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恭喜全元素制霸XD 太強大了
博士鴨好可愛喔,呆呆萌萌,就是被吃乾抹淨後還會幫對方擦嘴巴的那種吧!
這種互寵的橋段真的很窩心呢
不知道博士鴨甚麼時候才能開竅XDDD
2021-02-23 14:1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制霸了!灑花~~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一篇篇寫下去了XD
不過博士鴨差點爆字
本來想寫到博士鴨開竅,兩人互許的…
可是字數不允許…
可能時間夠的話,之後還會再開一篇博士鴨吧!
2021-02-23 20:59回覆

恭喜全制壩~~~種子太強啦
我也是第一次聽到博士鴨
不過這隻很死板的博士鴨很可愛呢
恭喜博士鴨抓到一個男朋友
2021-02-04 17:1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博士鴨是焰家鄉的名產呢…www
我也沒想到可以全制霸
這坑還是你推我的……QQ
我真好推(XX

其實我希望博士鴨可以再出來一次…
不過還沒找到機會
2021-02-04 18:03回覆

恭喜種子全元素制霸!!!(放鞭炮+灑花)

太好了這篇是HE!還是我最喜歡的雙向暗戀,好甜啊
(雖然醬燒鴨和太白這兩人的橋段還是帶著淡淡的悲傷……)
話說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博士鴨這個詞XD還特地去估狗XD

鴨鴨系列已經制霸全元素了,但看起來還有很多很多發展空間呢
種子有打算擴寫成大長篇嗎?XD無論如何,都很期待後續啊~
 
2021-01-30 23:0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澪氏一直留言支持(撒小花)

其實寫到一半才發現,除了保健室這個元素外,其他元素我都忘了考慮進去…XD
還好養鴨場老闆是萬年經典人物
連下雨都是硬插的……
因為這次還要接醬燒鴨的劇情…寫到3500的時候一直有種完了完了要爆字了!
最後在4700時,硬生生卡掉……不然就算全制霸了
不能參加徵文也是要重寫

博士鴨是焰提供的
我喜歡這種正經八百的角色
他和楊聿希的故事也不算結束,後面應該還會再出場
雖然不知道最後會寫多少
不過我想在徵文期間應該都會繼續寫下去吧?
(只是再來要什麼元素×元素就苦惱了…XD)
2021-01-31 08:3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