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瘋狂茶會

      「這裡,究竟是……?」

      行走在彷彿無邊無際的雪地上,朝倉在一棵覆滿積雪的松樹旁停下腳步,仰首望著灰白色天空飄下的綿綿細雪,喃喃自語。

      為了完成手邊的稿件,朝倉特地開啟遊戲艙,進入這款VR戀愛模擬遊戲,來到童話大陸尋找靈感(絕對絕對──絕對不是偷懶不想寫稿!)但不知為何,一進入遊戲,他就被GM扔到這個杳無人煙的荒涼雪地裡……翻開遊戲日誌,裡頭也沒有紀錄任何一條背景資料或任務資訊……

      ……不過話說回來,自從向編輯兼學弟的黑崎借了這款遊戲開始遊玩之後,他幾乎在每一個劇本都會碰上超乎常理的詭異狀況……所以司空見慣的他,並未對現下的處境感到一絲困惑或焦慮,充其量只是有那麼一些些傷腦筋而已。

      ——到底還得走多久,才能遇到第一個NPC呢……?

      他正靠著樹幹,朝凍僵的雙手呼出熱氣,試圖取暖。就在此時,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道銀鈴般清亮的稚嫩嗓音。

      「大哥哥……」

      回過頭,往聲源處望去,只見一名年約八、九歲的小女孩,躲在距離他三公尺遠的另一棵松樹旁,探出一顆小腦袋,帶著惶惑的神情小心翼翼地望著他。

      來者顯然是一個心細且膽小的孩子。為避免自己的貿然接近會嚇跑對方,朝倉佇立原地靜止不動,放緩表情和聲線和對方搭話。

      「需要幫忙嗎?我會在能力所及的範圍盡可能地幫助你。」

      也許是無法從他身上感受到一絲惡意或敵意,小女孩低頭思索片刻,便鼓起勇氣,從松樹後步出,戰戰兢兢地走到他的五步之前。

      這名年幼的少女身著單薄的連身灰裙、披著佈滿補丁的深棕色連帽棉衣,細瘦的雙臂緊緊抱著懷中的行囊,縮著身子以灰藍色的眼眸凝望他。

      「大哥哥,你知道『仙境』(Wonderland)往哪裡走嗎?」

      【當前任務:帶領賣火柴的小女孩前往仙境。】

      進入遊戲之後的第一個系統提示音在耳邊響起。朝倉心裡總算是有了個底。他一面構思著接下來的計畫,一面向眼前人微笑道:

      「真巧,我也正要前往仙境……妳就和我一起走吧。」

      語畢,他脫下身上的羽絨外套,維持著直立不動的姿勢,將外套遞到小女孩面前。

      小女孩睜大眼睛望著他,眼裡滿是訝異,「大哥哥,你這是……?」

      「妳先穿上它吧。我們不知道還要徒步走多久才能脫離這片冰天雪地呢。」

      小女孩依舊一臉猶豫,「如果冷得受不住,我可以點根火柴來取暖……」

      「別說傻話。妳都凍得臉上毫無血色了。」

      「可是、大哥哥現在也是冷得直發抖……」

      聞言,朝倉一時語塞。

      的確,畏寒的他一脫下羽絨外套牙齒就開始打顫了……但他總不能讓這個瘦小的女孩只穿一件破舊的棉衣在雪地裡行進吧?

      「放心,走著走著就會暖和了——」

      朝倉正絞盡腦汁安撫對方,忽然,他感覺到某種毛茸茸的物體一溜煙地攀上他的雙腿,來到他的胸前,並在他反應過來之前,將他的上半身捆地密不通風。

      ——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還來不及仔細觀察纏在身上的奇異物體,朝倉便聽到小女孩又驚又喜的歡呼聲。

      「哇!是貓咪!」

      朝倉低頭一看,映入眼簾的除了他的黑色衣褲和棕色長靴之外,便只有皎潔皓白的雪地。

      令人不解的是……雖然他沒有看到標的物,他卻依舊能感受到彷彿綿毯一般的毛絨觸感,以及那個物體沉甸甸的重量和暖爐一般的體溫……

      「妳說,這個東西,是貓……?」

      「對啊!這隻貓咪有著紫黑相間的條紋,身體像蟒蛇一樣長,還掛著一張古怪的笑臉!」

      ——雖然不清楚自己為什麼看不到,但這玩意兒八成是柴郡貓……

      朝倉一臉木然地想著。

      仔細想想,進入遊戲之前他才收到「愛麗絲仙境」正在進行例行性維修的通知,而「安徒生之島」則是仍在建設當中,怎麼賣火柴的小女孩和柴郡貓這些NPC都跑出他們的所屬地了?

      「你可不可以從我身上下來?有點重……」

      『……』

      不知該說意料之中還是意料之外,這隻奇怪的生物不僅沒有回應他,甚至還將他纏得更緊了。

      「大哥哥,這隻貓咪很喜歡你!」

      ——我只覺得牠想謀殺我……

      朝倉被勒得發不了聲,只能勉強地搖了搖手,示意小女孩接過自己的外套。

      見他身上纏了一個活體暖爐,不會受風寒,小女孩便欣然接受了朝倉的好意,暫時將行囊放在地上,穿上那件對她來說顯得過於寬大的羽絨外套。

      「謝謝大哥哥!這件外套好溫暖啊。」

      朝倉揮了揮手,示意對方別客氣,又比了個手勢,讓小女孩跟上他的腳步──那隻柴郡貓將他纏得死死的,讓他連一個母音都發不出。

      「大哥哥,你去過仙境嗎?那裡長什麼樣子呢?」

      似乎認定了他是能夠信任的善心人士,小女孩拎起地上的行囊後,便露出與年齡相符的明亮笑靨,緊緊地跟在他身後。

      朝倉勉強移動左手,拍了拍死纏在胸前的透明生物,示意對方稍微鬆開桎梏。

      他感覺到柴郡貓頓了頓,鬧脾氣似地用毛茸茸的尾巴(大概……)掃過他的臉頰,才不情不願地依言行事。

      ──這傢伙……

      也罷……不論這隻奇妙的生物態度如何,終歸是沒有惡意、並願意回應他要求的存在……意識到這點,朝倉無奈地嘆了口氣,對身後的小女孩說道:「很抱歉,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我也是第一次前往仙境。」

      小女孩眨著灰藍色的眼瞳,好奇地反問:「那大哥哥怎麼知道仙境是往哪個方向走呢?」

      ──完全不知道往哪走啊……只能找下一個NPC問路了……

      朝倉正在尋思,那隻透明生物突然用毛茸茸的尾巴輕輕拍了下他的右手背。

      ──這是……?

      他停下腳步,思索起這個舉動的含意。而像是催促著他前行一般,柴郡貓再次搖動尾巴,拍了拍同樣的位置。

      「這隻貓……是仙境的居民,他會帶我們抵達目的地。」

      「哇!太棒了!」

      見小女孩毫不猶豫地相信了他的說詞,朝倉不免感到了些許罪惡感──如果這隻來路不明的奇怪生物,是刻意來迷惑、誤導他們的反派NPC呢?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

      就他的經驗,這款遊戲裡的NPC思維模式都極其單純,即便是將【懸疑】要素調到100%的情況下,也完全不需要和NPC進行高度的心理戰……

      朝倉說服自己將多餘的猜想拋至腦後,依照柴郡貓的指示,領著小女孩往仙境前行。

      一路上,他一面走在前頭,讓柴郡貓為兩人遮擋冰冷的寒風,一面聽著身後人斷斷續續地述說著自身的過去。

      小女孩的悲慘身世,基本上和他讀過的安徒生童話大同小異。大多數時間,面對他的質問,對方都是有問必答,只有在他問及前往仙境的目的時,小女孩的眼神才黯淡下來,陷入沉默。

      「如果妳不想說,也不用勉強……」

      聞言,小女孩搖了搖頭,垂著眼眸細聲道:

      「我的目的……應該和大哥哥一樣吧?」

      「和我一樣?」

      「我和大哥哥,都是十惡不赦的罪人啊……」

      「……」

      「為了領取應得的刑罰,為自身的犯行贖罪……我們必須前往紅心女王的法庭,接受公正公開的『審判』……」

      見朝倉停下腳步,以僵硬的神情回望自己,小女孩只是微微勾起嘴角,回以晦暗不明的笑容。

      「我踏上前往仙境的旅程已經三年有餘……今天,還是第一次遇到罪孽比我深重的人呢……」

      聽聞至此,朝倉感覺額間冒出了冷汗,「妳口中的那個人……不會就是我吧?」

      「六歲那年,我每日每夜都在詛咒著世界的殘酷和不公,以及鎮民們的冷血無情……我所點燃的星星之火,將我所居住的城鎮化作了焦黑的殘骸和灰燼……除了我之外,沒有一個鎮民在那場延燒十天十夜的大火中倖存……」

      「……」

      「我一直以為我是童話大陸上最惡名昭彰的大量殺人犯……但死在大哥哥手上的人,似乎是我的幾千幾萬倍呢……」

      雖然極想出言反論,但仔細想想,對方的指控其實與事實相差無幾,讓他無以辯駁……

      的確,若要清算他在這款戀愛模擬遊戲中殺過多少NPC,那可真如恆河沙粒,天上繁星──數也數不完。原因無他,不論是什麼題材的劇本,當他面對「拯救攻略角色OR拯救世界」二選一的抉擇,他總是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誰叫他每一次的攻略角色,個性和長相都和他的編輯兼學弟黑崎如出一轍呢……?

      一時之間,兩人沉浸在各自的思緒之中,久久無語。

      當小女孩再次啟口,已經是夕陽西下,群星升起之時。

      「大哥哥……這裡,就是『仙境』嗎?」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然走出蒼茫雪地,來到一座翠綠而茂密的森林之前。

      起初,朝倉無法肯定眼前所見即是兩人的目的地,但見到一隻身穿華服的兔子手持懷錶,一面嚷嚷著「快遲到了!快遲到了!」,一面奔進森林裡頭。他立刻給予小女孩肯定的答覆。

      「嗯,我們到了。」

      朝倉原本想和小女孩一起踏進森林,卻被纏在身上的柴郡貓給制止了。

      「你到底想要我去哪啊……?」

      『……』

      柴郡貓依舊沒有出聲,默默地將他的上身勒得更緊。

      在朝倉覺得自己差一步就要缺氧昏厥之際,不遠處忽然傳來樹叢搖曳的沙沙聲響。

      夜霧瀰漫的茂密松林間,緩緩浮現出一抹纖細的人影。

      「……灰姑娘姊姊?」

      先反應過來的人是小女孩,只見她眼睛一亮,抱著行囊,一蹦一跳地往那名陌生少女奔去。

      「原來妳還記得我啊……妳知道我等妳等了多久嗎?」

      被稱為「灰姑娘」的少女年約十四、五歲,身著破舊的灰色外套和褐色長裙。亞麻色的長髮挽在腦後,一雙碧綠色的眼眸透著冰冷的寒光。

      雖然她的語氣明顯帶著怒意,小女孩仍是掛著天真無邪的笑容,朝這名高了她兩顆頭的纖細少女撲了過去。

      「我擔心,如果和灰姑娘姊姊待在一起太久,我就會興起想要逃避審判的念頭……」

      「……傻孩子。」

      灰姑娘嘴上輕斥著,緊蹙的眉間卻是微微舒展開來。

      「如果妳想逃,我就帶著妳一起逃吧。」

      「灰姑娘姊姊……」

      「那個……灰姑娘小姐,我可以請問妳一個問題嗎?」

      朝倉清楚自己不該打斷兩人溫馨的重逢,但他實在無法按捺自己的好奇心……

      「妳該不會……也犯了什麼滔天大罪吧?」

      「和你們兩人相比,我的罪行簡直是微不足道。」灰姑娘瞪了朝倉一眼,冷冷地回道:「我只不過是宰了我的後母和兩個異母姊姊。」

      ──果然如此……

      朝倉正無語望天,小女孩突然回過頭發問:「大哥哥,你要和我們一起走嗎?」

      他看了一眼遊戲日誌,帶領小女孩前往仙境的任務已是完成狀態……

      「抱歉,我還有其他事要辦……妳們先走吧。」

      小女孩露出了不捨的神情,低頭看了看身上的羽絨外套,「既然如此……我先將這件衣服還給大哥哥吧……」

      朝倉微微一愣,試探性地推了推身上那隻透明的柴郡貓,而對方……依舊沒有離開他的意思,反而撒嬌似地蹭了蹭他的臉頰……

      他嘆了口氣,向小女孩擺擺手,「妳就拿去吧。我不需要了。」

      小女孩仰頭看了灰姑娘一眼,又轉過頭望著他,怯生生地問道:「那麼,我可以將這件外套轉送給灰姑娘姊姊嗎?」

      「當然可以。」

      「太好了!」小女孩開心地抱緊了眼前的少女:「灰姑娘姊姊一直想要一件溫暖的羽絨衣,對吧?」

      「我的確一直想要一件禦寒的衣物……」對上朝倉詢問似的目光,灰姑娘露出厭煩的神情,不耐地回道:「如果後母和姊姊們願意留一條活路,給我一套溫暖的衣服過冬,我也不會窮鼠齧貓,將她們剁了燉湯。」

      「……」

      他還能說些什麼呢?向兩人揮手道別之後,朝倉便繼續依循著柴郡貓無聲的指示,往森林深處走去。

      這是個月黑風高的冬日夜晚,他在黑暗鬼魅的森林之中踽踽獨行,撥開茂密的草叢,沿著蜿蜒的獸徑,步至林間的某個開闊空地。

      放眼望去,只見銀白色的月光灑落在一張十人長桌上,有的座椅緊靠桌前,有的則歪斜倒置,明顯是經歷過無數場宴會的狼藉景象。鋪著光潔白布的桌面上,擺放著花色各異的杯盤及種類繁多的甜點鹹點。有些茶杯裡的紅茶有如冬天的湖面般結凍成冰,有些卻仍冒著蒸蒸熱氣,讓人看了眼花撩亂,摸不著頭腦。

      朝倉正專注地觀察著這個無人的奇異茶會,毫無預警地,纏在自己身上的柴郡貓忽然鬆開了桎梏,一溜煙地逃離他身邊。

      直到最後,他還是沒能望見那隻奇妙生物的真身。潔白的雪地上,只留下淺灰色的小小足跡,點點延伸至林中。

      「學長……」

      往聲源處望去,一道他再熟悉不過的身影正站在空地另一端的逆光處,與他遙遙相望。

      「黑崎……」朝倉嘆了口氣,「這個世界並不存在『學長』這個詞……」

      「那我應該怎麼稱呼你呢?」

      朝倉摸著下顎,左思右想,最終也沒能想出一個解決方案,只能洩氣地回道:「隨便你怎麼叫……」

      「先坐下休息吧。學長……遠道而來,辛苦你了。」

      那個人走到長桌前,替他拉開座椅,示意他入座。

      朝倉沒有依言行事,而是道:「我還有任務必須執行……」

      「什麼樣的任務呢?」

      朝倉看了一眼遊戲日誌,「尋找瘋帽匠和三月兔。」

      那個人沒有回應,只是拉起桌巾,讓他看桌下的景象。

      【當前任務:完成】

      【主線任務:更新中】

      【主線任務:更新完成】

      【當前任務:代替瘋帽匠和三月兔參加茶會】

      「你這傢伙……真是和瘋帽匠一樣瘋啊。」聽著在耳邊接二連三響起的系統提示音,朝倉瞥了對方一眼,無奈地嘆了口氣:「待會和我走一趟法庭吧。」

      「為什麼?」那人不解地反問:「這場茶會一旦開始,便永無終結之時……學長和我,可以永永遠遠地在一起……」

      朝倉又嘆了口氣。只是這次,唇邊的笑意卻掩藏不住……

      「真拿你沒辦法……」

      弦月高升,群星輝耀。

      這場瘋狂的茶會,才正要揭開序幕……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喔喔喔喔喔喔!超級愛「愛麗絲夢遊仙境」這本童話的啦!
澪氏將這些元素融合地很好,我好羨慕會寫暗黑風格故事的人
好喜歡這種毀天滅地的愛情,也好喜歡顛覆常人想像的設定
2021-01-28 11:5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玄夜妳好~很高興看到妳的留言
我也超級喜歡愛麗絲夢遊仙境啊~
中文譯本收了三本原文收兩本日文譯本也收兩本XDDDD
最近幾年還出了超多美美的精裝版,真是無敵巨坑XDD

這篇寫起來滿有意思的
同時出現了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和愛麗絲夢遊仙境的角色XD
然後我筆下的角色通常都有點怪怪的哈哈,很高興玄夜不嫌棄XD
暗黑風格真的不敢當(惶恐)相信我,這些都是排毒版(誤)但真的很謝謝妳的喜歡
算了算已經為這對學長學弟寫了六篇冬日徵文了XD還沒有一篇正常過(X)
今天的我也在為了寫一篇溫馨逗趣小甜文而努力奮鬥著……XD

P.S.發現玄夜也有寫童話森林這個元素,立刻去追文啦~
2021-01-29 12:44回覆

我差點以為柴郡貓就是黑崎…
居然敢黏著學長?找死嗎??XDD
一如即往的黑暗風格……
這兩個人毀滅世界的極致愛情真是太棒了!!
完全可以感受到他們彼此深深的執著
還好被毀滅的只是VR世界……合理懷疑這遊戲是被他們兩個玩壞的吧?
雖然我一點也不懷疑,如果有能力的話,他們在現實世界也會作一樣的事…XD
2021-01-28 10: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種子妳好~每次看到妳的留言都好開心啊
其實種子的直覺超準……XD
在裏設定中柴郡貓這個角色和遊戲中的黑崎是有關係的XD
有點像生靈那種殘留思念的概念(怎麼有點毛……XD)
算是潛意識下創造出來的分身吧?負責將學長拖到仙境裡XD
所以才會死死纏著朝倉……但精明的牠一看到本尊現身馬上就逃走了XD
就算是自己的分身,膽敢黏著學長還是只有死刑一條路啊XDDD
說實話這兩人平常幾乎沒有肢體接觸,因為朝倉稍微被摸一下就會惱羞成怒,溜得不見人影
化作貓型才能纏著學長這麼久,算是滿足潛意識的願望吧XDDD

沒錯,這兩人完全是來搞破壞的XDDD
這款遊戲在朝倉第一次玩的時候其實就故障了,修也修不好……XD
不過這和主線劇情(?)有關就不多提了,讓我保持神祕感吧~
種子真是太懂他們兩位了XD真的很開心妳能感覺出他倆對彼此的執念
畢竟現實世界不能說毀滅就毀滅,只能在遊戲中過過乾癮了(X)
這一篇比較和平,偶爾也想讓他們悠閒地約會一下~(雖然桌子下的東西……XD)
2021-01-29 11:46回覆


後記:

一個發生在冬夜的溫馨小故事。第六回。
使用關鍵字:賣火柴的小女孩、想要羽絨服的灰姑娘、不想寫稿的作者、還沒有建設完成的奇幻大陸、撒嬌的貓咪
2021-01-28 09:3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4999字\(^o^)/
這次加太多元素,字數大爆炸,只能使用留言這種禁忌的手段QQ

1/27是Lewis Carroll的誕辰,原本想趕在當天發文,但我又遲到了(X)
……雖然說這篇文也是來亂的……( ' ^'c彡☆))Д´)
2021-01-28 09:4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