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鍋前逃生的鴨

濃郁的藥材香混雜著酒味,還有肉類燉煮的濃醇味道傳進了他的鼻子,讓肚子咕嚕嚕的響了一聲。

他蜷縮了下僵冷的身體,覺得自己一定是太餓了才會夢到有人在吃東西,但是……該死的真的好香,不行,好餓,越來越餓。

就在這個時候,他聽見細微的碗盤碰撞聲,還有人詢問好了沒,讓他努力的張開了腫脹的眼皮,翻過身體,朝向聲音和香味傳來的方向。

用飢餓程度來判斷,他覺得應該是中午了,可是四周還是一片昏暗,因為房間窗戶被貼了報紙,光線透不進來。

不過他也沒心情研究現在到底是幾點,他眼裡只有那個卡式瓦斯爐上的湯鍋,眼睜睜看著一雙筷子伸進湯鍋裡,夾了鴨肉,移動著要送回嘴巴。

是薑母鴨──他的口水嘩的流了下來,又囌的吸了回去,然後肚子跟著叫了聲,大概是這次的動靜有點大,圍著湯鍋坐的幾人不約而同地看過來。

「少年頭家,想欲食喔?」在他正對面的黑襯衫男子一手托著下巴,一邊問,嘴角歪歪的扯了扯。

他吞了吞口水,終究屈服於造反的腸胃,「想……」

男子對他招了招手,「過來。」

他扭動了幾下,掙扎著爬起來,好不容易走到桌邊,看著眼前的碗筷,他沉默了。

黑襯衫男子發現他的困境,指了指其他幾人,「啊恁是青盲乎,無看著伊手袂振動,飼伊啦。」

他右側的一個平頭年輕人嘖了聲,隨便夾了幾塊肉,用塞的塞進他嘴裡,其他本來圍著鍋子吃薑母鴨的人,也重新開動。

在酒精跟美食的作用下,房間氣氛熱烈,幾乎讓人忘記這是個什麼場合,活脫脫就是薑母鴨店。

雖然對方眼神很殺,可是他真的餓了,所以──

「那個青菜,鴨血,夾一些。」

「麵線我也要……」

「湯、湯……等等慢一點,太燙了!」

「幹,趴著自己吃啦!」年輕人不幹了,把碗筷一把拍在桌上。

他抬眼看了看對方,只好自己咬著碗邊,小心的吸著湯,同時感覺到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四周不知何時都安靜了下來。

除了他喝湯的囌囌聲,只有鍋裡的湯滾了咕嘟作響,還有抽風扇嘎嘎的運轉聲,讓他慢慢的,慢慢的停下來。

「食飽矣?」黑襯衫男子站了起來,俯下身,把臉逼近到他臉前,「阮會當講正經的吼?」

這麼近的距離,他可以看見對方嘴角的疤痕隨著說話抖動。

他怯怯地說,「講……什麼?」

「共恁爸佯生,數簿啦!存數簿的USB啦!」

黑襯衫的男子說著突然抓住他的衣領,把他的臉拉到那鍋滾燙的湯上,水蒸氣撲到他的臉上,讓他備感刺痛。

他的雙手被捆住,根本無法掙脫。

「你是想欲跟你的鴨仔共款,抑是跟彼箍共款,啊?」

他聽見拖拉東西的聲音,轉動著眼珠往聲音來源看去,就看到一張──呃,好吧,那個人已經面目全非了。

不過從這些黑道份子會特地把這位仁兄拖出來的情況來看,八成就是害他倒楣到這個地步的可恨的奸細啊!

「我、我都說了啊,我只是看到那傢伙把東西餵給我的鴨子吃,我衝過去跟他理論,我不知道什麼USB,被鴨子吃掉了我不知道哪一隻啦!」

黑襯衫男子又猛力把他的臉往下壓,他鼻尖碰到湯了,感覺鼻子要熟了。

「鴨仔肉好食無?」

他戰戰兢兢的點頭,「好……好吃,湯頭溫潤回甘,鴨肉顯然是精挑細選過的不會過老,還吸飽中藥湯汁,不硬不柴,有熱賣的潛力!」

「伊啦,這是伊兜祕方改良欸啦。」黑襯衫男子指著旁邊一個年輕人笑了笑,又說,「毋過,遮鴨仔肉著是你的功勞。」

他忽然想到之前對方說的話──

跟他的鴨子一樣?

難道這鍋子裡面煮的是他的鴨?

黑襯衫男子這時候說的話證明了他的不祥預感。

「阮已經刣超過一半,猶原無揣著,所以足懷疑。」

彷彿配合黑襯衫男子的話,有人推開門走進來,用眼角餘光,他可以看見那人手裡拎著一隻鴨,開膛剖腹,死狀悽慘。

旁邊另外一個人拖了個籠子過來,裡面有呱呱叫的十隻鴨。

他的鴨啊──

他可以換成錢的鴨啊──

他一毛錢都沒拿到就死光光的鴨啊──

他眼珠發痛,被湯燻得都要掉眼淚了。

「雄哥,已經是最後十隻了,還是無捏。」

黑襯衫男子扯著他的頭髮讓他抬起頭,「有看著矣,上尾十隻,若是又閣無,恁爸著檢查你的胃腸。」

說著,黑襯衫男子對後來進來的那兩人勾勾手指,本來拎死鴨的那個人把鴨交給剛剛那個家有祕方的年輕人,抓起一隻活鴨,手起刀落鴨就不動了。

看著旁邊的人不懷好意的笑,他覺得那刀像是砍在他脖子上。

他真的要哭了。

該怎麼辦啊?他就真的看到了鴨子吃掉個東西啊,如果還是沒有,他真的會完蛋啊!都是那個該死的傢伙,為什麼要跑到他的養鴨場!

他咬牙切齒,目露凶光的盯著那個鼻青臉腫,生死不知的男子,卻忽然對上一雙小豆眼──

「嘎嘎──」

那隻不知道哪時候冒出來的鴨子一陣怪叫,彷彿是個訊號,本來在籠子裡的鴨也衝出來了,撲騰著飛到那些黑道臉上。

「呱!」領頭的鴨撲向了黑襯衫男子,讓對方放開了他,還抽空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總覺得牠的眼神很急迫,於是順著牠的視線又看向桌面。

桌上的湯已經快乾了,不過火還在燒。

他腦中電光一閃,伸出被綁在身前的手,從桌底往上一翻桌。

酒瓶碎裂,火焰轟的燃燒起來。

他飛快地站起身,一邊咬著繩子,終於弄鬆了繩結,他顧不得其他,聽到有腳步聲從樓下上來,他趁亂往窗邊跑,然而黑襯衫男子已經來到他面前。

「我,我想起來東西在哪裡了……」他慌張地說著,然而還沒說完,就彎腰把追上來的鴨撈起來,把牠扔向了對方。

「呱?」

「幹!」

「對不起──」

跟與黑襯衫男子纏鬥中的鴨子道了歉後,他打開窗戶,幸虧只是二樓,他眼睛一閉,跳了下去,十秒後,在又一次竄燃的火光中,鴨子慘叫一聲,伴隨著紛飛的鴨毛,也跟著跳了……

***

***

──昨日晚上八點,近日爆紅的薑母鴨店發生火警,警方介入意外發現是黑道窩點……

病床前方的電視機傳出播報聲,看護暫時離開片刻,一道身影就抱著一個圓鼓鼓的背包,拖著腿,鬼鬼祟祟的溜了進來。

聽見這段話,他瞄了眼新聞畫面。

螢幕中是群灰頭土臉的人,尤其那個臉上有疤的黑襯衫男子,長袖已經燒成單邊無袖,才一臉不爽瞪人,下一秒就冷得打了個噴嚏。

他嘖了聲,「活該!誰叫你們綁架我,搶我的鴨,殺我的鴨,居然還賺大錢?遭報應了吧!」

他罵著,遲遲沒有開背包,惹得裡面的東西不安分了,扭動了起來。

他無奈的說,「欸欸欸,你別掙扎啊,好好,我放你出來,你別動,也別叫啊……」

隨著他彎著腰把背包打開,一顆有著小豆眼的鴨腦袋就探出來,似乎被火燒過,渾身到處禿毛的牠撲騰兩下,跳到了地上,抬頭看看病床上,用翅膀拍拍他的腿,示意他抱自己上去。

「你到底想幹麼啊?看到新聞上他被抬出來的畫面就死活要來看他,你知不知道動物不能進醫院啊。」

他無奈地把禿毛鴨抱起來,鴨踩到昏迷的男子身上,歪著頭直盯著男子,男子的臉稍微消腫了,只是戴著呼吸器,閉著眼,沒有要醒的跡象。

禿毛鴨看了半天,垂下腦袋,似乎有點頹喪──他是這麼覺得的,但又覺得這個想法太奇怪了,畢竟眼前這個只是隻鴨。

想了想,他還是安慰了句,「你是在懊惱這傢伙沒死嗎?也是啦,他臥底就臥底嘛,沒事牽連我們幹麼?餵你吃USB,差點噎死你,還害我命懸一線,你夥伴也都死光了,的確是不需要同情啦……」

他沒發現禿毛鴨的眼裡有殺氣。

「我雖然也挺希望這傢伙完蛋,不過昏迷不醒也很慘了,我們要寬容大度不計較……啊!你幹麼、幹麼攻擊我啊!」

他話沒說完,手就狠狠被咬了,緊接著,目露凶光的禿毛鴨撲了過來,嚇得他轉身就跑。

禿毛鴨氣勢洶洶的大叫一聲,在病房門被關上的前一刻,呼啦啦飛到了他頭上,狠狠的用嘴扯掉了他的頭髮。

「嘎──」

真是活得不耐煩了,竟然想要老子去死?早知道就放這小子被那群黑道開膛剖肚也不救他,就當作附帶損失!

小白眼狼,老子還沒跟你算把老子扔出去害老子差一點逃跑不及變烤鴨的事,現在懲罰你,不把你頭髮揪禿不甘心啦!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覺得渣魚也要脫一層皮惹XD好痛的感覺呀!
不過臺語不輪轉的人有的對話可能看不懂XD
2021-01-27 00:4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想說既然要寫說臺語的角色就用臺語的寫法了,倒是忘了考慮其他……
不過我自己覺得看上下文應該還可以理解XD
2021-01-27 19:1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