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夢語(BL)

暗戀鄰居的影帝   X   狂歡後的KTV包廂   X   除舊布新大掃除

01

夢境之初,是一團迷霧,像是亙古的黑夜,卻又朦朦朧朧,隱約可見燦耀星光。

而後,那片星光變成了一雙清潤的眼眸,惱恨的看著他。

那是一個相當秀美的女孩,潔白的面孔上,眉目顧盼,如鮮豔欲滴的鮮花,他素來喜愛園藝,便立時聯想到一朵一朵小巧柔嫩的花瓣,孤芳亦能自賞,獨自盛開著的景象。

與漂亮的五官不同的是,女孩鮮血淋漓的現狀,四肢彷彿被硬生生折斷,扭成不自然的角度,讓她只能倒在地上,盯著他,無聲的張著唇。

「妳想告訴我什麼?」

他伸出手,試圖向前,卻永遠隔了一段不遠不近的距離。

「......」女孩張唇欲語,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妳說什麼?」

他企圖側耳傾聽,夢境卻在下一刻如銀瓶乍破,徹底碎裂。

「阿!」

 

02

做了惡夢,自然就要找人傾訴,更何況同樣的夢境,他已經連續做了整整十天。

林君平唉聲嘆氣,無意識的抓著小湯匙不住攪拌眼前的茶品。終於,對面的人忍不住出聲了。

「林君平,你找我來就只是表演攪拌術?」陸喬忍無可忍,又瞇起眼睛:「瞧你那煩惱的模樣,該不會跟女人有關吧?」

「咦!你怎麼知道?」林君平驚訝抬頭,就見陸喬一張臉拉下來,陰沉地說:「還真被我猜中?」

陸喬強忍著滿心的暴躁情緒,天知道他究竟忍耐多久了,因為偷偷喜歡林君平這個花店老闆,他甚至搬到隔壁,充當知心的好鄰居。

這一切,都是為了想辦法刷好感度,扮演好鄰居的技能幾乎要出神入化的陸喬想,再這樣下去,他搞不好可以角逐影帝寶座。

強抑著滿嘴酸味,陸喬擠出一抹好朋友風格的笑容:「看上哪個女的,說來聽聽?」

林君平愣了愣,像是突然回過味,一張白淨的面孔立刻升起紅暈:「不是那種女孩子!」

他搖搖頭,開始說起自己最近屢屢做的怪夢。

「總之,就是這樣,這幾天都沒睡好。」林君平眼下掛著兩顆黑眼圈,哀怨道。

不過,今天的陸喬似乎有些不對勁,明明他說的就是很令人煩惱的事情,結果這傢伙聽著聽著,卻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陸喬?」

「呵呵,我就在想你哪來的桃花?」雖然竭力克制,但陸喬的眼睛還是充滿笑意,「只是撞邪而已,沒什麼,走,我們去拜拜!」

陸喬倒不是認為林君平不受歡迎,畢竟是他一見傾心的溫柔花店老闆,林君平可謂是眉清目秀,一雙眼睛沉靜柔和,當他注視著人時,總能使人感到心情平靜,更別提林君平性子好,溫和內斂,完全就是個夢幻般的人類。

但也正因為太過夢幻,所以難免給人一種距離感。

換言之,比起當交往對象,林君平更容易被當成賞心悅目的藝術品。

「我是沒桃花,不過你也太高興了吧。」林君平溫吞的說,又蹙起眉:「但是,拜拜的意思,是驅邪?那樣不就會傷害到她?」

「你還有閒情逸致擔心那女鬼喔?」

陸喬沒好氣的說,雖然他此刻更想緊緊握著林君平的手,萬分溫柔的説:「我只希望你好好的,乖,別想其他。」但這也沒辦法,畢竟他的人設就是直爽男子漢兼好鄰居好朋友。

經過精密計算,認為只有扮演這種角色最符合他天性的陸喬,開始絞盡腦汁的試圖說服林君平。

「別被迷惑了,就算你夢中那女的再怎麼可愛,她都是厲鬼阿!」

林君平遲疑著搖頭:「她好像受了很嚴重的傷,四肢都斷了,臉倒是沒事,好像想跟我說話,但聽不到聲音......可是我除了做夢以外也沒事,如果廟宇靈驗,她不就會真正消亡嗎?」

這個人實在是......陸喬無奈,都已經夜夜夢見鬼了,還要擔心那鬼會被消滅?

「你要是擔心的話,我們就以超渡為前提的去拜拜。」

陸喬看了眼似乎正在若有所思的林君平,問道:「怎麼?」

「其實,我總有股感覺。」林君平緩緩說:「她快要成功了。」

「嗯?」

「她快要成功把說不出的話說出口了。」林君平說出觀察心得。

「什麼!」陸喬大驚:「那還等什麼?走,現在就走!」

不由分說,陸喬抓著林君平,就把他拖走。

 

03

「咳咳,阿喬,為什麼要來這一間?」煙霧繚繞,林君平被嗆了下,咳了起來。

「因為這兒人最多!香火鼎盛!」

陸喬自信滿滿,他選的可是遠近馳名的大廟,頗有名氣,也是觀光好去處,來來往往都是一臉虔誠的信眾,一定可以成功嚇跑女鬼。

「君平,你現在感覺如何?有覺得神清氣爽嗎?」

「我只覺得太擁擠。」向來喜歡清靜的林君平搖頭:「我們還是離開吧。」

「那你打算怎麼辦?」陸喬皺眉,不過這裡確實太多人,於是他點頭,跟林君平走了出去。

「這樣做惡夢下去,你會精神衰弱的,不如來我家住幾晚?」陸喬靈機一動。

如此一來,搞不好能讓林君平免於怪夢騷擾,而他也可以成功的跟林君平享受幾晚的兩人世界。

林君平遲疑了下,事實上,他在夢境中並不覺得那女孩對他有恨意,或是打算傷害他,只是陸喬光是聽到連續數日做相同的夢境,就覺得邪門可怕,而且這也確實影響了他的作息。

而陸喬居然邀請他過去住,實在讓他感到暖心。

最初,陸喬是他的客人,第一次的交集是母親節,陸喬跟他訂購了送給母親的花束,他們由此認識,一來二往,陸喬甚至還會跑來跟他買些盆栽回去種,只是他似乎沒有太多天分,即使沒把花花草草養死,也總是萎靡不振,陸喬於是又要了他的聯繫方式,私下找他詢問。

再後來,陸喬居然又巧合地搬到了他的隔壁,成為鄰居。

這或許就是緣分吧,林君平想。

他的父母早已因故過世,跟親戚間少有往來,朋友也不多,一個人獨自開了間小花店,平平淡淡地過著日子,陸喬的出現就像暖爐,溫溫熱熱又不燙手,不知不覺就讓他習慣了這個人的存在。

一天比一天重要的存在。

只是,不知道陸喬又是怎麼想的?在確認之前,或許應該再忍耐一下。

「我想先大掃除。」林君平想了想:「不是有這種說法嗎?破舊立新,驅邪避穢,又能轉換心情。」

「那我陪你!」陸喬毫不猶豫的接話。

林君平眨眨眼:「你今天沒事嗎?」

「我哪有什麼事阿?」陸喬哼哼說:「有事的是你,總之,還是得趕緊想辦法解決。」

看著一邊嘟噥一邊往前走的陸喬,林君平忍不住淺淺一笑。

 

林君平的家很乾淨,可說是一塵不染,需要打掃的地方並不多,陸喬一邊幫忙處理角落,一邊讚嘆:「你這兒還是這麼漂亮。」

身為花店老闆,林君平的家中不只整潔明亮,也用巧思妝點不少綠意,充分體現了何為舒適的居家生活,從玄關處盛放的鮮花一路延伸到陽台,都有股出塵的美。

「那個,你可不許嫌我家髒亂阿。」陸喬越看越心虛,他的洗衣籃似乎有兩個禮拜沒洗了,連襪子都掉出來散在地上。

林君平穿著打掃專用的休閒服,聞言不禁莞爾:「現在才擔心這個,不覺得太晚了?」

「呃。」

「放心,又不是第一次去你家。」林君平安然一笑:「你願意收留我,我感謝都來不及了。」

「嘿嘿。」陸喬開開心心的湊到林君平身邊:「既然如此,那等會我們來慶祝打掃完畢吧。」

 

04

KTV包廂。

只有兩個人的空間顯得有些過於寬闊,不過陸喬並不在意,反而心情愉悅的在桌上擺滿了吃食。

還有酒。

沒錯,陸喬終於不想忍耐了。

明明光只是看著林君平的嘴唇開闔,就讓他充滿了吻上去的衝動,偏偏他還得維持自己的人設,當個親切的好鄰居,這實在是太過難受。

但真要開口,又哪有這般容易?

他要是有這個膽量,一開始就會對著林君平大喊:「林老闆!我要追求你!」

所以,這個酒不是拿來灌醉林君平,而是拿來給他自己壯膽的。

然而──

「咕嚕咕嚕。」

「阿!林君平,你怎麼喝這麼多?」

陸喬滿臉震驚,林君平看著斯斯文文,居然是酒中豪傑嗎?居然趁著他還在研究歌單時,默不作聲的乾掉一大瓶。

「......」林君平垂著頭不發一語。

「喂喂?你別嚇我,都還沒開始唱耶。」陸喬趕緊拍了拍林君平的肩膀,如果不是偶然聽到林君平哼著歌,發現這人歌聲意外的動聽,他也不會做出這個提議。

但他沒想到林君平喝酒的姿勢這麼豪邁阿。

林君平抬頭,清秀的面龐隱約浮出一層紅暈,眼神倒是有種奇異的冷靜感:「沒事,只是這個還挺好喝,我一個沒注意就喝完了。」

「這樣喔......咦?」

林君平猝不及防的蹭過來,陸喬霎時全身僵硬,瞪大雙眼,看著林君平那雙明顯與平時不同的眼睛。

「陸喬,謝謝你。」

「呵呵,說什麼呢?」老實說,方才林君平的眼神太過迷離,陸喬有那麼一瞬間,以為林君平是想告白,不過,果然是他想多了。

壓下心底的失落,陸喬笑著說:「只喝酒多難受,來吃點東西。」

「不對,你不是想說這個。」

陸喬一愣,微醺的林君平似乎異乎尋常的敏銳與強硬,他還來不及說下去,林君平又再度湊近他。

形狀優美的嘴唇微啟,林君平彷彿在自言自語:「你總是這麼好,卻又好像......在壓抑?不過,這也沒關係,因為我也是這樣。」

哪樣?不等陸喬回過味,林君平突然又說:「假如做這樣的夢是在暗示不祥之事,那無論如何都得趁現在說。」

「說什麼?」被難得主動的林君平嚇到,陸喬愣愣的看著林君平一臉鄭重地宣布。

「阿喬,你對我來說,很重要,但重要的不是因為你是鄰居或朋友,而是因為我喜歡你。」

「......咦?」

「反正喝了酒,說什麼都沒關係。」林君平一邊咕噥著,一邊又閉上眼睛。

陸喬愣了好久,他心中溫吞可愛的花店老闆,沒想到喝了酒居然會變身,不,重點是,他完全把自己要做的事情、要說的話通通搶去了阿。

他笑了起來:「那你也應該要聽聽我的回答才能睡阿。」

 

再後來,他們也忘記自己怎麼回去的,連唱了幾首歌都搞不太清楚。

到了家時,林君平迷迷糊糊地就想開自家的門,被陸喬按住了手:「說好今天要來我家的,不是嗎?」

「噢!」

後續又陸續乾了幾瓶酒,大腦徹底渾沌的林君平眨著眼睛,乖巧的任由陸喬牽回了隔壁的住處。  

直到隔日,林君平接到電話,才猛地驚醒。

「你好,這裡是警察局。」

 

05

望著玄關處倒落的盆栽,原本盛放的鮮花此刻委頓在地,枝毀葉折,顯然被狠狠踩踏過,猶自鮮豔的花瓣綻放著最後的色彩,但林君平知道,這株植栽已經死去了。

這些日子的夢境在此時意外的閃現,他喃喃說:「原來,是這樣子嗎?」

那夢境是這花在向他示警,告訴他,不久的將來會有歹徒闖空門,所以才千方百計的讓他作夢,提醒他注意,而另一方面,那歹徒好像被詛咒似的,沒多久就被警察抓住了。

「那她也表現得太隱晦了。」聽了林君平的猜測,陸喬一邊小心翼翼幫著把散落一地的泥土細心地收攏起來,一邊說:「害我還以為你撞邪了,被厲鬼纏身。」

「也許她就是想嚇嚇我,讓我主動先離開這屋子也說不定。」

林君平思忖道:「只要我不在屋子裡,至少不會跟歹徒碰上。」

「那好,現在,你的確有兩個家了。」陸喬指了指自己,毛遂自薦:「我們也得繼續培養感情,不如就來多住幾天?」

林君平一怔,隨即笑了起來。

「在那之前,我想重新種一次。」即使新養的已經不是舊的那一株,但至少,能表達一種感謝之意。

「那我也要。」陸喬說:「請在我的房子裡種滿了花草吧!」

  當然,最重要的是,立在花草之中,新鮮出爐的愛人。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又是篇神轉折XD
我本來也以為是關於被女鬼纏上的故事
沒想到對方竟然是花仙子!
這真的是太隱晦了!
來自喬喬的吐槽讓我忍不住笑了XD
 
2021-01-23 16:0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真的很神轉折嗎=口=
其實是想趁機清空以前的一些舊文啦~~當初常常打一半就不打了
開頭真的很像遇到女鬼XDD
2021-02-22 15:29回覆

原來是想讓主人幸福的小花精阿,我還以為是OO呢
前面也太可怕了XDDD
還好鄰居趁醉告白,等等,怎麼告白完就睡著啦!!
 
2021-01-23 09:0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是可愛的小花精沒錯> ///<
告白完安心地睡著也是很合理的!這樣煩惱的就是對面的那個人啦
2021-02-22 15:31回覆

這最後也太神轉折了!
我還以為真的被女鬼纏上了!!
幸好……意外把兩人湊成對了!!
太幸福了!
2021-01-22 21: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假如要加上女鬼,那一定會爆字數的XD
不過要走溫馨的路線啦
2021-02-22 15:3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