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想念

人物:不想寫稿的作者

場景:充滿霧氣剛洗完澡的浴室

冬季元素:雪

      窗外正飄著雪,濃濃的霧氣從浴室中蔓延開來,喀嚓一聲,浴室的門被打開了。

      羅彥裸著上半身,把浴巾圍在下體,隨手拿了毛巾擦乾濕淋淋的黑髮後丟回原處。

      吹乾了頭髮,穿上了衣物,懶洋洋的坐在了沙發上。

      他望向窗外,黑暗中,能夠隱約看到白色的雪落下。

      羅彥嘆了口氣,有些厭世的拿起身旁的手機,螢幕顯示著十二月二十五號,晚上七點。

      「今天是聖誕節啊……」

      他輕聲嘟囔,眼神中透露出不易察覺的憂傷。

      突然,手機傳來了震動聲,螢幕跳到了來電顯示,是個叫作編輯艾咪的人打來的電話。

      「嘖……」

      羅彥不屑的皺起了眉,等了五秒才接通電話,把手機放在了耳邊。

      「……喂?」

      『喂什麼喂啊!你知不知道今天是截稿日?你都已經拖延了很多次了!你說,這次又是什麼理由拖稿?』

      艾咪語氣暴躁,音量又大,羅彥拿遠手機都還能聽到她的大嗓門聲音,簡直可怕。

      他大大嘆了非常長的氣,才無奈的把手機拿回耳邊。

      「抱歉,編輯,妳也知道我能力有限,而且還有其他工作要忙,所以才會拖延到時間。」

      『少來了,你每次不都這樣講,這只是你的藉口吧?說吧,到底是什麼原因?』

      聽到艾咪的語氣柔和下來,羅彥猶豫了好幾秒才說出了自己的原因。

      「我不想寫。」

      『什麼?你……你說什麼?』

      不敢置信的聲音傳到羅彥的耳中,他頓時感到不妙。

      「我說……我不想寫。」

      『什麼!你這個──』

      在艾咪正準備破口大罵時,羅彥即時把電話掛斷,又迅速的傳了一封簡短的道歉文給艾咪,就把手機關機了。

      他鬆了一口氣,看向了牆上的時鐘,時鐘顯示著七點十五分。

      「肚子餓了……」

      羅彥把手機放進口袋,穿上羽絨外套後就出門了。

     

      夜晚的街道,白霧的雪飄落在羅彥的頭髮上,把他烏黑的髮色染得有幾分特別。

      風一陣吹過,他感到自己的頭冷到有些刺痛,把頭頂上的雪拍掉後,戴上了溫暖的外套帽子。

      周邊全是情侶跟學生的歡笑聲,羅彥覺得只有自己最與眾不同,便加快了腳步離開街道。

      進到了便利商店,他迅速選擇了咖哩飯跟奶茶,正要走上前去結帳時,卻被一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插隊。

      羅彥直接愣在原地,在櫃檯的店員看到了,馬上向眼前等結帳的老太太告知實情。

      「不好意思,奶奶,您插隊了。」

      「蛤?妳說什麼?」

      老太太表示自己聽不清楚,有嚴重的重聽,她上前把耳朵靠近店員那,示意店員再說一次。

      「我說──」

      「奶奶,要把東西放在桌上,才能結帳啊。」

      羅彥打斷了店員的話,靠在老太太耳邊說話,順便把她手上要買的東西幫忙放到桌上。

      「啊……是這樣子哦,謝謝你啊,帥哥。」

      老太太一邊道謝一邊要從錢包掏出錢。

      「沒事。」

      羅彥淺笑,看到店員不好意思的眼神,他眼神示意店員不要在意。

      結完帳,他提著剛買的晚餐,正準備往原路回去時,卻聽見了遠處傳來爭吵的聲音。

      羅彥原本想無視,但那些爭吵聲中似乎有熟悉的聲音,那雙停頓的腳步,便二話不說往爭吵的方向跑去。

     

      昏暗的街道上,冷清的只剩下一閃一閃的路燈,持續飄落的雪,還有一對男女。

      「姐,妳終於來了。」

      葉鋒興沖沖的抓起葉芯的雙手,從她手上傳來了冰冷的溫度,他頓時皺起了眉。

      「姐,妳的手也太冰了吧?還是妳要先來我家洗個熱水澡暖和身體啊?」

      葉鋒不顧葉芯的意願就想帶她往門口裡走,卻被葉芯抽開了手。

      「不用了,我等下還有事。」葉芯神色有些難看,「說吧,叫我來你家樓下有什麼事?」

      葉鋒沒有在意,只是眼神一直有意無意的看向葉芯後方的轉角處,眼神躲避著她。

      他皮笑肉不笑,「哈哈,也沒什麼啊,就只是關心關心妳現在過的如何嘛。」

      「我過的很好,不用你擔心。」葉芯還沒等葉鋒開口,就準備要轉身,「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葉鋒感到著急,忙抓住葉芯的手臂硬是把她轉了回來。

      「痛!」

      葉芯的手臂浮現出了紅痕,她揉著疼痛處,恨瞪向葉鋒。

      葉鋒有些退縮,掛著不太自然的笑容。

      「啊……哈哈哈,姐、姐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很久沒見到妳,想跟你敘舊而已嘛。」

      葉芯看到這樣子的他,竟有些同情,便嘆了口氣。

      「你要多少?」

      葉鋒一聽,眼神更加明顯的躲避,「什、什麼多少?」

      「別裝傻了,你要錢吧?」

      「妳、妳在說什麼啊……姐,什麼錢?」

      「爸媽都跟我說了,你一個人在外面,並沒有讀書跟工作,而是去賭博了。因為欠錢,所以一直向爸媽要錢,這件事我一直都是知道的,只是不說而已。」

      葉鋒的雙眼裡全是明晃晃的震驚,動了動嘴卻半天都沒說話,只是垂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

      「鋒……」

      葉芯的呼喚充滿著心疼,但卻收回了打算碰向他的手。

      她知道,一旦借他錢,葉鋒肯定不會還,更可能會變本加厲,所以她不能心軟。

      片刻,葉鋒拿出手機按了螢幕的某個鍵,對葉芯露出了近乎瘋狂的笑容。

      「姐姐,抱歉了啊。」

      還沒等葉芯反應過來,身後的轉角處就跑出四五名壯漢架住了葉芯。

      葉芯掙扎不了,只能驚慌失措的喊:「你、你們是誰?放開我!放開我!」

      看那些壯漢沒有反應,眼神冰冷的很,她立馬轉向葉鋒,怒瞪著他,「是你做的嗎?」

      葉鋒皮笑肉不笑,「姐姐,妳最好聽話點,不然很快就會受傷的。」他冷笑,「因為爸媽給的錢不夠還,後面又不給我錢了。妳的錢肯定也不夠的吧?」

      「你到底要說什麼?」

      葉鋒走上前,卻看向了葉芯的身後。

      「你說過,只要找到漂亮的女人給你們玩,我欠的錢就能一筆勾銷,對吧?」

      「當然。」從壯漢身後走出來的,是身穿西裝的地中海大叔,身高還矮了壯漢兩顆頭,他笑意吟吟的說:「我說話算話。」

      「那好,這是我姐,您看合不合您的口味?」

      大叔笑著點頭,葉鋒讓路,大叔走到葉芯面前,抬起她下顎,俯瞰著她。

      「臉蛋不錯,就是身材──有點勉強。」

      葉鋒一聽,變的焦急,「別看她這樣,脫掉衣服還是很有料的……」

      「哦?是嗎?」

      大叔舔了下嘴角,正打算伸進葉芯的衣服裡時,卻被葉芯吐了滿臉口水,大叔直接愣住。

      葉芯死盯著大叔,眼神裡全是殺氣。

      她咬牙切齒,「別碰我,你這垃圾。」

      啪!

      葉鋒直接上前就是一巴掌,葉芯被打的頭腦暈乎乎的,沒有半點反應。

      葉鋒轉身向大叔道歉,「抱歉啊……我這個姐姐不懂事,不知道可不可以……原諒她……」

      還沒等大叔回應,葉芯的聲音就從身後傳了過來。

      「葉鋒!」葉芯的聲音帶了點哽咽,「我到底聽了什麼?你想賣了我?你竟敢還打了你姐姐?」

      葉鋒轉過身,就看見葉芯的雙眼含淚,充滿著憤怒與屈辱。

      他張了張嘴又閉上,咬緊下嘴唇,才強迫自己向葉芯說話。

      「那不然我還能怎麼辦?我只剩這個辦法了啊!如果連這樣都不肯,我會死的啊!」

      葉芯睜大了雙眼,「所以你就可以賣了你姐?如果死的人是我又該怎麼辦?葉鋒,我可是你親姐姐!」

      「那我就不是妳的親弟弟嗎?」葉鋒雙手緊握,「我就不是爸媽的親兒子嗎!」

      葉芯心裡一驚,淚水滑落下來,「你……」

      葉鋒雙眼含淚,手掌心被指甲插的冒出了血,「對不起,姐姐……」

      他轉過身,走到了大叔身後,「抱歉,給您添麻煩了……只要能把欠的錢一筆勾銷……」葉鋒緊咬下嘴唇,片刻都沒有說出一句話。

      最後,他鬆開雙手,全身放鬆,像是死心了般,說出了最後一句話,「隨你們開心玩。」

      「好!就等你這句話!」

      大叔興奮的應下來,對那些壯漢點頭,壯漢立馬撕開葉芯的衣物。

      葉芯的內衣露出,瞳孔緊縮,眼神也浮現出恐懼、羞辱、絕望的情緒。

      她的淚水滑落,使勁掙扎,「不要!放開我!不要碰我!」她掙扎不了,只能瞪向葉鋒,「葉鋒!你不能這樣對我!你這個垃圾!你這畜生!我是你的親姐姐啊!」

      沒有等到葉鋒的回應,大叔走上前抓住葉芯的嘴,令她安靜。

      大叔露出變態的笑容,「噓,別太引人注目了。」

      葉芯此刻連想死的心都有了,但她沒有退縮,反而死命咬住大叔的手。

      大叔痛到直跺腳,卻怎麼也無法抽開手,「你這死婆娘,給我放開!」

      大叔出手打葉芯的背,其他壯漢也揍向她的肚子,葉芯痛到腦子開始意識不清,卻始終緊咬著不放。

      這時,不遠處傳來了警笛聲,大叔和其他壯漢一聽,感到大事不妙。

      「在幹什麼!走了!」

      大叔喊向不知所措的四名壯漢,連滾帶爬的跑向警笛聲反方向。

      葉鋒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狼狽不堪的葉芯,他握緊雙手,也跑進了旁邊的公寓裡。

      只剩下葉芯自己一人,垂著頭,淚水滑落,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此時,葉芯面前傳來了匆促的腳步聲,一閃一閃的路燈映照出對方蹲下身的影子。

      羅彥擔心的問:「妳……妳有受傷嗎?」

      還沒反應過來,羅彥已經把身上的外套披在了葉芯身上。

      此刻的她才察覺,他的聲音非常熟悉,那是讓她思念了十年的磁性嗓音。

      葉芯緩慢的抬起頭,在看清了對方是誰後,她不可置信的睜大雙眼,「羅……彥……?」

      羅彥猶豫了一會,才回:「嗯,是我。」

      沒有等葉芯回話,羅彥直接把披在她身上的外套拉鍊拉上,不讓葉芯走光跟著涼了。

      他看了一眼狼狽不堪的葉芯,內心隱隱作痛,「妳能走嗎?」

      葉芯回神,捂著肚子起身,「應該可以。」

      她吃力的站起,卻不料一陣刺痛跟昏厥傳來,雙腳頓時無力,整個身體往前傾倒。

      羅彥驚覺,忙上前扶住,「我帶妳去醫院。」

      葉芯神智回來了些,正想拒絕,卻早已被羅彥公主抱了起來,一個轉身,直接往醫院方向走去。

      葉芯慌了,「等、等等,別去醫院。」

      羅彥沒有妥協,「妳受傷了。」

      葉芯一聽,直接埋在羅彥的壞裡,聲音充滿懇求:「求你了,我不想去醫院……」

      羅彥感到心疼,放慢了腳步,語氣柔和,「那妳家在哪裡?我送妳回去。」

      葉芯緊抓著羅彥的衣物,弱弱的說:「我……我也不想回家……」

      羅彥一臉為難,耳根子頓時通紅起來,「那……妳要先來我家休息嗎?」

      葉芯沒有回話,只是點了點頭。

     

      被路燈照亮的街道上,雪已經停了,只剩下情侶跟學生的歡笑聲,店家的叫賣聲,還有公主抱著葉芯的羅彥走在路上。

      羅彥一臉平淡,葉芯看著他那熟悉的臉龐,突然低笑出聲。

      羅彥察覺,露出了淺笑,語氣柔和,「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想起了以前。」葉芯閉上眼,回憶起過往,「讓我想起了,你總是會在我遇到危險時即時出現,然後救了我。」

      她睜開眼,看向了羅彥,「你覺得,這會是命運嗎?不是什麼偶然,而是命運。」

      羅彥內心動搖,張了張嘴卻又閉上,「……我不知道。」

      葉芯愣了一愣,才移開視線,抿緊唇,內心隱隱作痛,眼眶不知何時紅了起來。

      她抓緊身上羅彥給的外套,聲音帶了點哽咽,「十年了,我一直很想你。」,猶豫片刻,又說:「你呢?你……想我嗎?」

      羅彥沒有回應,只是平靜的不可思議,彷彿全世界都停止了時間,只剩下兩人的動作與聲音。

      但葉芯聽的很清楚,哪怕所有人都聽不到,她也聽的非常清楚。

      「想。」,羅彥低沉沙啞的聲音傳達到了她的心中,令她內心異常的暖。

     

      回到家中,羅彥把葉芯輕輕放在沙發上,然後自己去倒了一杯熱水,拿了止痛藥遞給葉芯。

      葉芯接過,道謝後立馬把止痛藥吞下,灌完了那杯熱騰騰的水。

      她爽快的呼出聲,「真爽。」

      看到這樣子的葉芯,羅彥稍微放心下來,但想起葉芯從前就很能隱藏自己的心事與痛苦,又不禁擔憂了起來。

      葉芯察覺到羅彥的擔心,溫柔一笑,「別擔心,我傷的不重。」

      羅彥調侃,「站起來都能痛到無力,也算傷的不重?」

      葉芯一聽,尷尬傻笑,「阿哈哈,我至少還沒昏倒嘛。」

      羅彥嘆了口氣,坐在了葉芯身旁。

      葉芯察覺到羅彥的無奈,轉移話題,「不過我還真沒想到會在那遇到你,總之謝謝你救了我。」

      羅彥垂眸,「只是經過看到而已。」

      「就算是這樣,也比那些視若無睹的人好多了。」葉芯淺笑,「不過太好了,你還是那麼善良。」

      沒有等羅彥回應,葉芯抱怨,「我覺得我真的很倒楣耶,明知道我弟是要借錢,但我還是信以為真的以為他想我了,卻沒想到其實要賣了我來抵押他的債……」

      一想起剛才的遭遇,她就開始瑟瑟發抖,連呼吸都不順暢了起來。

      羅彥察覺,感到心疼,輕拍了拍葉芯的背,耐心的安撫她。

      葉芯感到心中微暖,很快就平復好情緒,她把頭靠在羅彥的肩膀,小心翼翼的問:「彥,你跟我分手後……還有再交女朋友嗎?」

      羅彥垂眸,「沒有。」

      葉芯一聽,立馬激動的轉身面對羅彥,「我也是,我、我這十年,一直在想著你,根本沒人能夠走進我的心,我愛的人只有你……」

      一想起這十年的煎熬,她的雙眼含淚,帶著微小的機會,認真的與羅彥對視,「彥,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我還是很喜歡你,想念跟你在一起的時光,對我來說,你是無可替代的,我想跟你複合……」

      看著葉芯帶著期望又害怕被拒絕的神情,讓他想起了十年前葉芯對他告白的模樣。

      他的內心不斷在動搖,但他對她的心意不過就停在了過去,而現在卻只剩下了執著。

      羅彥輕推開葉芯,溫柔笑著,「重新開始,只不過是回到過去而已。」

      葉芯愣住,一時半刻都沒有回話,羅彥又說:「如果一味的害怕失去,而去特意改變自己,那這樣的相處不是很累嗎?我不想再因為意見不合這種小事而重蹈覆轍了。」

      葉芯雙眼含淚,連聲音都哽咽了起來,「我、我不懂,可是你……不是還喜歡我嗎?竟然互相喜歡的話,那不是……」

      「葉芯,十年不短,你跟我的感情只是想念跟執著而已,已經沒有喜歡跟愛了,妳也有所察覺吧?」

      羅彥拿了幾張衛生紙幫忙擦乾葉芯早已滑落的淚水,葉芯感到不知所措,卻好像明白了羅彥的話,久久沒有回應。

      羅彥收回了手,露出淺笑,「葉芯,我們都該真正的重新開始。」

      羅彥那看似沒有留戀的神情,葉芯看了很久,才擦乾淚水,像是下定決心般,露出了笑容。

      「嗯,是該重新開始了。」

     

      隔天,羅彥被關門的喀嚓聲吵醒,他從床上坐起,下意識看向昨晚葉芯睡過的沙發,空空如也。

      他意識到,那聲關門聲是葉芯的不告而別,而桌上留下了她的一張字條。

      羅彥拿起字條,上面寫說:「今天的彩虹很美。」

      羅彥淺笑,看向了明亮的窗外,一道七彩繽紛的彩虹直接映入眼簾,令他十分感動。

      「嗯,真的很美。」

      他這十年第一次覺得,今天的天氣很好。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