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神啊救救我吧(?)

【不想寫稿的作者/還沒有建設完成的奇幻大陸/雪】

      史瓦特蘭,璦爾溫第一大城市,由龍神眷顧的艾克萊德率領的權力中心所在的城市。氣候宜人、冬暖夏涼,是王國裡最繁榮的地方,商業貿易、學術研究無不為頂尖,也因此,大多數神靈眷顧的大家族都將本家設立於城內,我們夏斯卡爾家也是其一──換言之,這是座我熟悉萬分的城市,我在這裡長大……理應如此的。

      ……對,應該是這樣的啊,但是,為什麼此時在我面前的,只是一座荒涼孤寂的空城?

      沒有人煙、沒有神靈,整座城市彷彿不存在任何生命,陌生的白自天空落下,我伸手接住其中一片──應該是雪?我曾在圖畫書中見過雪花,只不過這圖樣有些陌生,和那如花一般的漂亮紋樣不太相似。

      我搖搖頭,讓它自我指間落下。

      那麼,是發生什麼事了?天災?人禍?下雪的話,是哪個家族?哪位神靈擁有操縱風雪的力量?

      「銀雪?」

      我試圖召喚我體內的蛇神之力,然而小蛇卻沒有回應我的呼喚。我輕咬下唇試圖驅散心裡的不安,卻忽然發現在這漫天「雪」地之中,我並不覺得寒冷。

      實在是……太奇怪了。我在做夢嗎?

      我原本是在做什麼……唔,想不太起來……

      嘆了口氣,雖然無法使用力量讓我很不安,但是,該面對的還是得來,而且,這或許是目前情況唯一的突破口了。

      ──就在我前方約三米遠處,有一位少女正在大發牢騷……對,我想她現在的舉動是在發牢騷的,雖然我聽不太懂她在喊些什麼。

      「──啊啊,真是的,明明就因為懶得弄那麼多設定相似的世界,又想方便寫互動才把類似世界觀的故事背景合併的,結果一想到有趣又不相容的的背景設定就又忍不住設定新世界了……等等,這個世界我取作什麼來著?」

      「雖然不曉得是不是這個意思……但,這裡是璦爾溫,璦爾溫的史瓦特蘭城。」

      我忍不住向她搭話。雖然我自己也不太能肯定這個答案。

      「對對,是璦爾溫沒錯!」少女輕敲了下自己的手掌,接著笑臉盈盈地望向我,「嗨!芷兒!」

      「──妳認識我?」我錯愕。她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算是吧,雖然對自己筆下的角色說認識感覺有點怪啦。」

      筆下的角色?是說我嗎?

      我努力想理解她話裡暗藏的資訊,接著得出了一個可以解釋現在情況的可能性。

      「您是……創世神?」能把一座城市變成這樣,我不知道哪位神靈做得到,但若說最有可能的,一定是神靈之首的創世神吧?

      然而她卻大力擺擺手,否定了我的推測,「不不不,當然不是,你們的創世神另有其人啦。」

      我越來越搞不清楚了。

      「那……難不成,您、您是蛇神波加涅大人?」

      難怪銀雪沒有回應我的呼喚!蛇神賜予的力量,在蛇神面前不聽從我的命令也是理所當然的!我現在所在的地方說不定只是幻境,這裡只有我的理由,是因為這是夏斯卡爾的守護神靈所致──

      為什麼?喜怒無常的蛇神大人找上我的理由是什麼?我忍不住發起顫來。

      少女搔了搔臉頰,「哎,妳好像誤會了什麼,我不是神靈啦,妳不要拿你們的世界觀解釋我的存在,我只是亂入的而已。」

      ?????

      「……好吧,那我換個說法。」

      她捏住下巴似是在思索,我聽見她喃唸了句「那就套用一下設定好了」什麼的。

      「妳所屬於的璦爾溫不是唯一存在的世界。」她一本正經地開始解釋,「在這個世界之外有著無數不同的『世界』,由時空迴廊將它們全數連接起來。用樹來比喻的話,迴廊是枝幹,世界則是葉子,妳所在的這個璦爾溫就是其中一片葉子。」

      ……神學?對不起……姊姊,我應該多跟妳一起看點書的……

      「我因為寫稿寫到卡文──不對,我因為工作不順利,所以想找個地方散散心,剛好就想到妳這裡了,只可惜背景還沒架好,只能先給妳一個一點零版本的史瓦特蘭城。妳就當做我是從世界之外來的觀光客好了。」

      「……呃,一點零版本的史瓦特蘭城?」

      「對呀,我本來沒設定這麼細,包括妳最上面的開場白都是剛剛弄出來的喔。」她點點頭,末了又擺了擺手,「哎,太複雜了,妳當我沒說好了。」

      「……也就是說,這裡只是一個和史瓦特蘭相似的地方,不是真正的史瓦特蘭?」

      她打了個響指,「沒錯!就是這樣!」

      太好了!史瓦特蘭沒有毀滅……

      我稍稍鬆了口氣。

      「那麼,為什麼我會在這裡?這個地方是妳弄出來的嗎?」

      「沒錯。」她點點頭,「跟妳記憶中的樣子不一樣吧?因為我還沒建設完畢呢,有好多設定還沒弄好,像是你們夏斯卡爾家要在城西還是城東我都還沒決定──妳喜歡西邊還是東邊?」

      「西邊──啊?」我反射性回答。

      「那就決定在西邊了!」

      我越來越搞不清楚了……夏斯卡爾家座落在城西沒錯……呃,總感覺記憶有點混亂,我到底是不是在做夢呢……

      「……等等,但是,史瓦特蘭不下雪的。」

      看著眼前飄落的白,我倏地意識到不對。

      「這也不是真的雪啦。」她伸手抓住一片「雪花」,示意性地對著我攤開手掌,「看,這個字是『芷』喔。能從這麼多字裡抓出妳的名字,用抽卡比喻的話算是SSR了吧?」

      對不起,蛇神大人,我放棄思考了。

      「……那為什麼要『下雪』呢?   」我還是問一些比較簡單的問題好了……

      「因為我沒見過真的雪啊,只能過過乾癮,在這麼冷的天裡賞雪也算是苦中作樂了。」她在白茫之中轉了個圈,「跟妳說喔,因為我這邊的天氣實在太冷,我才不想去真正會下雪的地方,受不了啦。剛好這裡就算是冬天也很溫暖,把字放大一點再改成白色,從高空中撒下來就能模擬出類似的效果喔。」

      她似乎很開心。

      「白雪紛紛何所似,撒字空中差可擬!」

      看著眼前這些白,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這不是真正的雪,只是她用其他東西模擬出來的而已。

      然而我未曾聽聞有哪個家族擁有這種力量,是我見識太少,還是她真如她所說,是自世界之外而來的人?

      「那,就算妳真是自世界外而來的人,那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因為妳是芷兒.夏斯卡爾。」

      ……我覺得她在唬我,可是她看起來很認真。

      「就像是抽獎一定會有人中大獎,這麼多人一定會有一個人被選做主角,只是那個人剛好是妳而已。」她聳聳肩,「至於為什麼我選擇來這裡而不是其他地方,只是因為,我覺得璦爾溫比較符合主題又適合過冬罷了。對了,妳喜歡雪嗎?目前的設定雖然是冬暖夏涼氣侯宜人,但我還沒用頻繁的下雪天當作背景過喔,感覺之後來寫個發生在雪都的故事也不錯──」

      「我、我覺得不要比較好──!」

      感覺點頭說是的話會發生很可怕的事……蛇神大人,這難道是您給我的試煉嗎?

      「好吧。」她的語氣有些可惜的意味,「那還是維持原樣,雪都的部分之後再用好了。」

      雖然這麼說,但身旁的白茫茫還在飄,她沒有要把它們弄不見的意思。儘管這裡不是真正的史瓦特蘭,但我還是怕眼前無法解釋的現象會發生在真正的史瓦特蘭上。

      銀雪不在我身邊,蛇神大人也沒有回應我的呼喚。該怎麼辦呢?

      ……我苦惱的都想揉腦袋了。

      然而或許是哪位神靈看不下去、或是蛇神大人終於回應了我,少女身後的空間倏地開了個裂口,在我反射性出言示警之際,她也像是察覺不對地變了臉色。然而她往前閃避的動作還是不夠快,從裂縫之中探出了一隻手,先一步地按在了她的肩膀上。

      「終於找到妳了……妳又在騷擾人嗎?」

      一名棕髮少年自裂縫之中鑽了出來,他就像是怕少女趁亂逃跑似地緊緊按著她。來不及逃跑的少女慘叫了聲,「東方!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啊啊!」

      「當然是來抓妳回去。」少年嘆了口氣,「也不想想妳的主線多久沒更新了,讀者都快忘了,妳還在這裡玩。」

      「才不是玩,這是渡假散心!」少女振振有詞地反駁,「身為作者,我應該要有合理的休息時間!」

      「別再掰了,這樣也不能合理化妳偷懶的事實。」

      「真要說的話也是沒靈感,跟偷懶不一樣的好嗎?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只有適當的休息,我才能在寫稿之路上走得更久更遠!」

      「那妳已經休息了三千字了,該繼續走了。」

      少年說完,拉住少女的手腕就想把她往裂縫裡帶,但少女似乎不甘就這麼被拉走,她哀號了聲望向我,「欸,不要啦──!芷兒救救我!」

      遲疑了下,我抬起手──揮了揮,「呃,那個……妳慢走……」

      「芷……兒……」

      她看起來好哀怨……不行,還是不要看她好了……

      「誰叫妳要隨便套世界觀,就是這樣我們才抓的到妳。」少年的表情很無奈,他向我輕輕頷首,略帶歉意地道:「妳也是『主角』吧?看來應該是第一次被她召喚,我跟艾莉安比較習慣了,大致知道發生時要怎麼應對……簡單來說,平常心就好。」

      我有些茫然,「啊?」

      「如果下次還有機會見面,我再跟妳詳細說明吧。」他就此打住,「或是艾莉安,她很會帶新人,如果下次是她來抓人或是妳們一起被召喚的話,她也會替妳詳細說明的。」

      艾莉安?那又是誰?

      「抱歉,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我委婉地道,不好意思說我完全不理解。

      「不用想的那麼複雜,妳就當作是做了一場夢吧。」少年這麼說,「最一開始,艾莉安也是這麼跟我說的。就當作是夢,反正夢十之八九都不講道理。」

      「這麼說好像也可以……但是……」

      我還是很害怕史瓦特蘭會忽然毀滅啊……

      「這裡發生的事不會影響妳的現實生活的。」彷彿看出了我的擔憂,少年如此補充,「但要問原理的話,我也不是太了解,可能沒辦法跟妳解釋。」

      「不,沒關係的。」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應該是可以放心……。不知道為什麼,比起少女,我覺得他看起來更可靠一些……

      少女伸手掩面,「妳居然相信他而不相信我嗎……嗚嗚,芷兒,我好難過喔……」

      少年面不改色,「她是裝的,妳不要理她。」

      真的沒關係嗎……

      「習慣就好。」少年無奈苦笑,隨後望向少女,「好了,該回去寫稿了啦。」

      「哎,但其實我覺得我還可以再寫一篇──」

      「打擾妳了,她我就帶走了,有機會的話下次再見。」

      「……好的。」

      「東方你太壞了──!」

      無視於少女的哀號,少年拉著她就往裂縫裡走。我有些不知所措地望著他們離開,想想還是決定……就照他所說的,平常心,應該就沒有問題了吧?

      「別這樣啦,再讓我拖一下稿嘛!再一個星期,下下個禮拜一我就會更文了!看在我完成了兩萬五千四百二十五字的番外的份上,你相信我嘛──」

      「妳還去翻字數嗎……有那種閒情逸致,不如趕快決定妳要接著更哪篇外章,還是要直接更新四十四章好啦。」

      「那你們好好演出嘛,身為好角色,你們應該要自己演來讓我順利推劇情啊!」

      「這不是妳的責任嗎……」

      隨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周圍的場景也漸漸化做了點點白芒,我的意識也逐漸模糊。奇怪的是,我應該感到驚慌的,但心裡卻不可思議的平靜。

      ……我忽然明白,這一次與「她」的會面就要結束了,一切都將回歸正軌。而這些記憶……也許,下一次我又被「召喚」的時候,才會想起來吧。

      ──之後,還是去看一次真正的雪吧。

      在失去意識之前,我不禁這麼想道。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