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俘虜》觀影心得

作者註:今天(2021/01/10)恰巧是大衛鮑伊(1947/01/08   –   2016/01/10)的逝世五週年紀念日,謹以此文獻給永遠的跨性別男神,敬祈冥福。

《俘虜》為日本導演大島渚的首部英語發音電影,改編自南非作家(後久居倫敦)勞倫斯·凡·德·普司特(Laurens   Van   Der   Post)的小說《種子與播種者》(The   Seed   And   the   Sower),情節環繞於二戰時期日軍占領爪哇期間,與盟軍戰俘之間的跨文化溝通與衝突、糾葛隱諱的男男關係,張顯出戰爭中的人情與人性,前衛而具有強烈衝擊性的美感與題材,1983年上映便一戰成名。特別是劇中英軍俘虜傑克上尉(大衛鮑伊飾)親吻日軍戰俘營指揮官世野井上尉(坂本龍一)的一幕,更成為腐界與同志文化圈的經典「禁斷之戀」場景。

10年前我開始寫作《羔羊的聖光》(二戰時期歐洲背景的男男小說),取材時立刻被《俘虜》深深吸引,激發了許多靈感,就連創作的背景音樂之一,都是《俘虜》的OST和大衛·西爾維安(David   Sylvian)完美詮釋的經典名曲〈禁色〉(Forbidden   Colours)。因此去年底看到《俘虜》數位復刻版將於今年1月8日於戲院上映的消息,立刻保留時間準備前往朝聖,也很欣慰在80%的週末都要加班的修羅場中,順利找出空檔,於昨日(2021/01/09)前往信義遠百A13的威秀MUVIE   CINEMAS觀影。

由於多年前看片時年少無知,整個靈魂被畫面與情節的衝擊波撞飛XD,這次本以為年歲已長,身為歐巴桑(老司機),在電影院嶄新設備與大氣空間的奢華氣勢下,應該可以輕鬆度過兩小時。萬萬沒想到,燈光一暗,定番的主旋律一下,我整個人都不好了,瞬間頭皮發麻加眼熱鼻酸,沒多久口罩的上緣就被淚水浸得濕透。

完蛋惹完蛋惹……我當下在心裡哀嚎:沒想到都已經這麼久,還是直接戳中淚穴,而且電影院聲光音效的渲染效果,強過在家看DVD至少一百倍,現在正片還沒演就已經搞成這樣,是要怎麼撐到劇終啊啊啊TAT

結果不但一路哭到尾,散場後我終於憋不住,快步衝進化妝室,結結實實哭了10幾分鐘,直到眼淚流乾,才筋疲力竭打完收工。

之所以哭得這麼慘,與其說是被劇情虐成狗,不如說是某種形式的靈性昇華,大概像是古希臘人看完悲劇後油然而生的感傷(pathos),於此慢慢道來。

首先《俘虜》這部電影的調性非常沉重,除了極少數的兩三幕場景劇情稍微比較和緩,其餘的畫面幾乎沒有讓觀眾喘息的空間。更重要的是,電影本身對於男男關係的呈現,就我個人看來,不是耽美同性愛的路線套式(即使「官配」的兩位演員大衛鮑伊和坂本龍一顏值破表,兩人一上場就奪走觀眾的少女心,可惜當年儘管腐流言四起,傳說中的訪談畫面也看得岀龍一的嬌羞(?),但很可惜後來兩人沒有擦出火花,也就是什麼都沒發生,殘念得斯捏XDDD),連同志文學慣用的橋段都不常見,甚至主角也不盡然是同志(即使日軍常嘲笑英軍說,你們當兵的是不是都是同性戀?老實說我看到這段,馬上想反問日軍:那你們戰國時代的武士祖先還有小姓,同性戀不會比較少吧?猜想此處的「同性戀」,可能是類似「娘娘腔」的歧視用語),而是跨界於全男性場域的異色設定(亦即在全男性社群中,男男性交或男男情誼的背景很複雜,不見得是因為同性戀才發生,這部份已經有相關研究,在此不討論細節),核心是戰場上「愛」的靈性呈現與普世關懷。

例如影迷口耳相傳的「BL」經典畫面,真正觀影時,個人並不覺得有明顯的粉紅氣場,反而是上尉吟詠「To   be   or   not   to   be」的莎劇台詞,充滿哲學意味,一開始就為兩人的相遇埋下感傷的伏筆。即使是上尉在審判庭對傑克貌似「一見鍾情」的身體凝視,在畫面呈現上也沒有特別情色的意味。也許10年前初入BL界的我,看到那一幕會立刻開小花,想像世野井(傲嬌受)被傑克(帝王攻)的俊美肉體撩到嫑嫑;但現在重看這一幕,更加衝擊到我的是跨性別靈性之愛的最高層級:世野井身為久受壓抑的不自由人,在生命的邂逅當中,遇見超脫世俗框架的不羈靈魂,驚為天人、身不由己向對方臣服----可以說自身靈魂深切渴望的各種特質,都在對方身上得到完美的體現。借用新時代身心靈領域的說法,大概接近「雙生火焰」----這已經不是「一邂逅二告白三推倒」的主題,而是直達靈魂層級的致命吸引力。

這樣的吸引力無法用理性詮釋,更不是侷限於「摸摸抱抱親親」的身體慾望小確幸,也難怪世野井會招架不住,陷溺其中、無法自拔,只能喃喃念道:「你是……魔鬼嗎?」。相對而言,傑克從他人閒話及世野井的反應得知對方心儀自己,但在電影中看不太出來他對世野井懷有愛意或性欲,似乎更像是訝異心喜(amazement)與惺惺相惜(rapport)。我還沒讀過小說原著(一月會設法取得書籍),但根據網友比對電影與小說的引文,傑克對於世野井的擁抱與親吻,無論是在小說或是在電影中,其實不像是情侶的親密行為,而更像是歐洲地區交情不錯的朋友見面時的打招呼方式(例如我在英國和比較熟的西方人朋友也會這樣,就抱一抱再親一兩下,在法國要親四下XD,不分性別;只是我怕我弄錯方向會「撞臉」,所以多半傻傻站著不動,等對方自己抱上來親親,大概跟世野井有87分像XDDD)。

這樣看來,這一幕與其說是愛的告白,更像是傑克豁出性命,告知對方自己覺知到這樣的感情,願意以生命為代價,拯救同袍的性命,並以此在對方心中留下永恆的印記----在戰火殘酷中仍能忠於自己、勇敢去愛,無論所愛的對象為何。甚至我從電影的回憶場景,猜想傑克真正深愛(不是愛欲、而是普世之愛)、想要救贖的對象,是記憶中遭到自己拋棄背叛的弟弟;或許他看到世野井的矛盾與迷惘,下意識也希望從社會的制約中拯救對方?

即使之後世野井的結局,在電影和小說的處理差異甚大(在此恕不破哽XD我個人比較喜歡小說的true   end;電影的劇情更加耽美一些),可以說世野井與傑克的這一段交集,在兩人的生命中都是不可磨滅的一頁,也呼應原著小說充滿聖經典故的書名《種子與播種者》:世野井對傑克的眷戀與記憶,是傑克用生命在對方的心靈中播下的種子;如同耶穌身為播種人,傳達上帝的訊息,傑克在戰場的這段敵我關係中,對世野井傳達了愛與光的祝福。

除此之外,勞倫斯和原中士的關係,比起BL定番的CP還要複雜許多。然而原中士身為管理人,看起來好像與勞倫斯關係不錯(甚至連英軍都調侃勞倫斯是不是跟原中士有一腿,才能換取種種恩惠的特殊待遇),但劇中也有好幾幕,當勞倫斯觸犯規定或違反命令,原中士立刻重手責打,不留情面。這讓我不忍卒睹,為勞倫斯感到心酸。

這部份最讓我動容的有兩個場景,一是原中士酒醉之後扮演聖誕老人,自主釋放勞倫斯和傑克。老實說我到現在都還懷疑原中士只是假託酒醉,其實是動了惻隱之心,查證勞倫斯的清白之後(我也還是懷疑那個中國兵究竟真是罪魁禍首,還是頂罪的替死鬼),在聖誕節送給對方驚喜的大禮物。無論如何,這一段應景的情節,是電影中非常罕見的輕鬆場景,能讓觀眾含淚會心一笑,也鬆了一大口氣。二是接近結局時,物換星移,盟軍勝利後,勞倫斯和原中士在獄中再次相遇,兩人地位反轉(這一點從兩人對話的語言可以察見,之前都是勞倫斯說日文,這裡幾乎都是原中士說英文,後來原中士說自己這些年學了一些英文,可以看出原中士的心態轉變,願意學習接納從前敵對國的文化),勞倫斯從戰俘恢復軍階,以戰勝國軍官的身份探視即將被處死的原中士。此時原中士恍若換了一張臉孔,早先的戾氣化為祥和,坦然接受命運。雖然我還是不認為兩人對彼此真有戀愛的想法,但在此的對話,確實有關係昇華之感,超越敵我的界限,成為真正能夠知心談心的朋友,不分國籍、不分種族、不分性別。

最後那一聲「Merry   Christmas,   Mr   Laurence」,原中士憨厚的笑臉,讓我再度淚崩。在經典的主旋律聲中,我心痛於戰場的殘酷無情,卻也因為劇中人物種種生命的交會,讓我在人類史上黑暗的卷頁中,看見了一道曙光。

這究竟是不是愛情,已經不再重要。傑克也好、世野井也好、原中士也好、勞倫斯也好,他們都懷著不同的愛,寫下生命的篇章。我想對他們說:謝謝你們,也謝謝扮演角色的演員,還有導演和劇組所有成員,謝謝大家在這部電影中,讓我看見人性的靈性與魔性,也謝謝這部電影的誕生,希望故事傳達的訊息,以及當中呈現的愛與光,能夠綿延流傳,永垂不朽。

(全文完)

(PS其實還有一篇觀影前的食記XD但現在時間已經太晚,留到下禮拜有機會再補^^;;;)

參考資料:

俘虜(電影):維基百科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4%BF%98%E8%99%9C_(%E9%9B%BB%E5%BD%B1)

聖經閱讀:播種者的譬喻

https://bible.fhl.net/daily/read.php?VERSION=tcv&TABFLAG=1&chineses=%E8%B7%AF&chap=8&sec=1-25

《种子与播种者》与《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的部分文段对应以及一些个人思考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column/p/27821236

RPS(基於真人的二次創作)圈子的歷史與生態簡介【日本篇】

https://read01.com/zh-tw/gRakjjO.html#.X_r9FFUzbX4

(註:這篇文章提到大衛鮑依的中性跨性別形象,在80年代啟發許多少女漫和BL漫畫家的靈感)

勞倫斯.凡.德.普司特   Laurens   van   der   Post─城邦讀書花園

https://www.cite.com.tw/publisher/authors/6552

坂本龍一訪問大衞鮑依的影片(有腐腐的港覺?XDDD)

https://m.bilibili.com/video/av36462458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亂入一下。
/
義大利也這樣耶
先抱著,互碰臉頰,再換邊,一邊碰臉一邊做出親吻的動作,然後,渣魚肢體超級僵硬,也不知道該先碰左邊還是右邊,超尷尬的XD
 
2021-01-12 01:1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真的~南歐應該都滿常抱抱親親?
難怪防疫如此艱難(T▽T)

我到現在始終都沒搞清楚吻頰禮究竟是從那一邊開始
所以都只有張開手臂做樣子
讓朋友自己撲上來,護己又利人(?)XDDD
2021-01-12 20:0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