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yellow love】⊝膽怯的

═story

該愛、不該愛?

怕愛了,結果不理想,怕不愛,留下遺憾。

自從那天,她向我哭訴那件事後,爾後,另一個她,又是同一件事,又是哭訴。

只是,事件內容和情況不同,但...在我聽來,都是男人的錯。

在那過後,我變得害怕愛了。

-

第一位,姚恩茹,我的好閨蜜,在這天的放學後,原是笑臉迎人的她,爾後和我說要來我家坐坐時,臉瞬間垮了下來。

和她肩並肩一起回到家的那段路,我一句話也沒問、沒說。

-

到了家門前,我從書包內拿出鑰匙打開大門,讓恩茹在客廳先坐著。

我放下書包,再從廚房倒了一杯茶水拿出放到恩茹面前的桌面上。

「說吧。」我將恩茹的雙手握在我的雙掌心間。

「我...妳知道我有男友吧...我們...。」恩茹的臉色愈來愈難耐,眼眶的淚水不忍掉下。

我摸摸恩茹的背,要她別忍了。

「我知道,妳說吧。」我以溫柔的笑容,給她一份安心。

哽咽後,恩茹不禁雙手摀住整個臉龐,淚水滿溢而出,痛苦的哭聲也隨即竄出。

握抽了幾張面紙,遞到恩茹面前,另一手持續的摸著她的背。

「我啊,真的很愛他,真的...對他用心至極...他說什麼,我都做,我都服從...但...但他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恩茹的表情,是我第一次看見,平日的她總是將笑容掛在臉上,這天,她卻哭得花容失色。

「來,先擦擦淚水吧。」我將面紙放在恩茹已被淚水浸溼的掌心。

「慢慢說吧,我會接著聽的。」我輕聲的安撫。

「其實在上個禮拜,這件事就已經發生了,只是我...我沒辦法接受...還沒辦法相信...所以沒能即時向妳傾訴...我怕我...一衝動會傷害到妳...。」恩茹將顫抖的雙手緊握住我的雙手,雙眸通紅的望著我訴說她的苦衷。

我點了點頭,確認恩茹的憂慮。

「上個禮拜...我收到一位在當糾察隊的朋友的訊息,那天的放學,她犯了職業病的上頂樓巡視...結果...結果...她看到了我男友...然後...然後她就拍下了模糊的照片...訊息上寫著:『恩茹...妳快上來頂樓...那個男的...是你男友!』我看了看模糊的照片...他的動作...很奇怪...好像...好像...是我想的那樣...我搖搖頭拋開污穢的思想...往頂樓上走...待我到了頂樓...看見我的朋友正在微微的將門開一點點的小縫看著,她和我說:『我在這把風,妳快過去看看吧...。』她那時的表情異常凝重,令我的思想不禁往那去...她慢慢的開啟那道門,讓我走進頂樓上...那時我不禁吞了幾口口水,心跳聲極大、極快...希望...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樣...可是...可是...。」恩茹講到情緒高迭的部分,又不禁掉下了淚水,用面紙掩住面容接下無數滴的悲痛。

「可是...當我走到定位時...就是...就是我想得那樣...嗚...。」恩茹似乎是想起了那畫面,很難再繼續說下去。

「好...我知道了,別說了吧。」我抱抱恩茹,撫慰著她受傷的心。

「不行...我...我要說完...我要讓妳知道...他有多過分...。」恩茹重新抬起頭,堅持要說到完整。

「當我看到那污穢的場景時...我男友震驚的說:『妳怎麼在這裡...!』他趕緊整理衣衫,那女人也嚇得跌坐在地,將衣襟和下著撮緊...她說:『妳...妳是誰!』我顫抖的唇瓣,說不出一句話...接著...接著...我男友扶著我的雙肩,和我說:『姚恩茹...妳在做夢...妳在做夢...知道了嗎?』接著...那女人整理好衣衫...站了起來...推開我男友...揮了我一巴掌說:『妳沒有在夢,我和嚴杰允這個人,就是他!在做那樣的事!』她指著我男友,自大的向我說清事實...我摸摸自己的頰面...流下淚水說:『杰允...我...我...我不是你女朋友嗎?』我不夠強勢...所以沒能還手...接著我男友說:『既然妳知道了...也看到了...那我也不必在欺騙妳了,我們分手吧。』接著我說:『不要...為什麼...我不要!』我搖搖頭...一步步的向後退...跑出了門外...然後...然後...他再也沒有天天打電話給我...也沒有傳半句訊息的...斷了聯繫了...我也沒有勇氣...主動聯絡他...。」恩茹說完,掉下了幾滴淚水,靠在我的肩頭。

「妳說...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要我扛下這麼重的痛楚...。」恩茹不斷啜泣著說。

「妳沒錯...是他的錯...是他的錯...。」我摸摸恩茹的耳畔說著。

「我不夠完美...我比不上那女人...我太弱小了...。」恩茹的聲音越來越小,不斷的自責著。

「是他不懂得珍惜,妳已經付出全部的真心了,不是嗎?」我安撫著恩茹。

「是啊...我這麼用心...卻換來這種結局...。」恩茹的聲音越來越低沉。

「我好累...我真的...好累...。」恩茹的眼皮越來越重,最後因疲憊睡了過去。

我讓恩茹躺在沙發上,為她蓋上了毯子。

我蹲在沙發前,看著恩茹的睡顏,眼角的淚水依然泛起,我不禁摸摸她的頰面,用拇指輕撫著她的淚水。

-

到了恩茹醒來的時間,已經是晚上8點了。

我默默做了一碗炒飯,放在客廳的桌面上。

那時我剛好吃完飯,在客廳看看電視休息。

「妳醒啦?」我微笑著看著恩茹說。

「嗯...現在幾點了...。」恩茹輕揉著眼,睡眼惺忪的問。

「現在是晚上8點,來,餓了吧。」我以請的手勢指向那碗炒飯。

「謝謝...。」恩茹拿起炒飯,一口接著一口慢慢的吃著。

「妳今天不回去嗎?」因我怕恩茹的家人擔心,我提起了這疑問。

「待會會回去的,我會和我媽說是夜自習的。」恩茹知曉我在擔心什麼的回覆著。

「嗯,待會我陪妳到車站吧。」

「好。」恩茹又恢復了平常的笑容。

-

待恩茹吃完炒飯,我便依照行程的出門陪恩茹走到車站。

「順便陪妳等車吧,下一班還有一段時間才到。」到了車站後,我看了看時刻表說著。

「好啊。」恩茹的語氣平緩。笑容仍掛在嘴邊。

其實蠻想問問的,問恩茹的心情,到底是否平復了。

但...恩茹不一定會誠實說出吧,她一定會為了不讓我擔心的否決本情。

「怎麼了?在擔心我嗎?」我們倆挑了個位置坐了下來,恩茹似乎察覺到我有心事的問著我。

「啊...沒有啦~我只是有點累而已。」我連忙揮揮雙手否認。

「妳一定想說,我一定不會誠實的說出我的心情吧?」恩茹猜想。

啊...果然...閨蜜當久了都心有靈犀了。

「妳該不會有讀心術吧...。」我睜大圓眼故意調侃著。

「怎麼可能~當然是因為很好猜啊~」恩茹輕笑後說著。

「我啊...雖然心真的很痛,真的很難受,但是...我還是笑容迎人,想掩飾我的痛、我的傷,這樣身上散發的就是正能量了...。」恩茹微笑著對我說。

「妳就是這樣,永遠笑容迎人,內心積滿滿的悲憤,妳這樣下去,會得心病的。」我碎念著恩茹。

「所以說~我現在不是有妳嗎~?」恩茹勾起我的肩笑咪咪的說。

「有我是沒錯,重點是妳有沒有完全吐露出妳的悲憤啊~」我將恩茹勾在我肩上的那隻手抬起放下,握住她的手掌擔心著。

「我該吐露的都吐露了,這次因事件重大,我才會如此崩潰,讓妳看見我平常沒有露出的一面,我好多了,我真的好多了。」恩茹用另一隻手拍拍我的手背,微笑著看向我說明。

「小事積多了也不行,所以,以後有不開心的事一定要和我說哦!」我堅貞的看著恩茹說。

「呵呵~盡量吧~」恩茹輕笑了一下回應我的囉嗦。

「真是的!」我輕敲了一下恩茹的頭。

恩茹摸摸她的額頭,露出了純真的笑顏。

我知道我多囉嗦了,但我真的很擔心恩茹的心會滿是傷痕,卻不願治癒。

雖然...她很不願為了小事抱怨連連就是了...。

我也沒什麼辦法...唉。

-

到了車來的時間,我和恩茹站了起來。

「路上小心。」我對正要上車的恩茹揮揮手道別。

「嗯,妳也是,明天見。」恩茹也微微笑的揮了手。

車門關上後,我望向車窗,看了看坐上車的恩茹。

恩茹也往下看了下來,揮了揮手。

我也不捨的往上揮了手,待車子往前開離我能看到恩茹的視線。

-

這件事後,再到了下一個學期,我升上了高三,課業壓力越來越重了。

然而,有更沉重的事在等著我...。

-

在班上,我有一個好朋友,她平常只愛唸書,幾乎沒看過她做其他事。

當然,第一名的寶座永遠是她的。

但意外的是,聽說她有個男友。

我說想見見,她總是笑笑帶過。

她是個擁有無限氣質的人,收過的情書,比她讀過的書還多。

真不解那些男生怎麼看上她的,她除了會讀書、有氣質,她根本沒什麼其他令人喜歡的優點。

反而缺點要我舉例,絕對比優點多。

她是個不太愛露出笑容的人,平常就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就算她笑了,也只是冷笑。

而且,她收到的情書,沒有一封拆開來看過。

而是,不知道怎麼樣的把它們處理掉了。

她真的不是普通的冷酷,在她身旁都會有一股寒氣拂過。

她在班上的朋友...只有我一個。

我們是怎麼成為朋友的呢?我連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她就是班上的冷酷女王—連苡汶。

-

一天的夜自習後,我回到家累到不行,一躺下床肯定秒睡。

但就在我要躺平時,這麼剛好的,苡汶打了電話給我。

我打了一個哈欠,接起了電話。

「喂...。」我慵懶的應答。

「喂...妳...妳睡了嗎?」苡汶的聲音格外嬌弱,還帶些哽咽。

「怎麼了?妳在哭嗎?」我聽見苡汶的聲音怪怪的,馬上精神就來了。

誰要我這麼重情重義呢~

「...對不起...妳還是睡吧...我沒關係的...。」苡汶抽泣著說。

「等等!妳要我怎麼睡嘛!到底怎麼了?」我著急的問著。

「對不起...我是不是很麻煩...。」苡汶似乎哭得更激烈了。

「我怎麼可能嫌妳麻煩,我是妳的好姐妹欸,能不關心妳嗎?」我又是著急的說著。

「妳知道...我有個男友吧...。」熟悉的問題再一次傳入耳裡。

「我知道...他...怎麼了嗎?」我似乎有些恐懼,因為...我已經聽過關於愛情而受傷的事情了。

-

這時的我,蹦出一個想法。

怎麼身旁的朋友,都為了愛情受傷,我莫非...是個剋星?

那是瞬間的想法,瞬間的自我負面。

不過...我不該這麼想,也不過...只是這兩次嘛...。

-

「其實啊...我這麼努力讀書...就是為了我男友...他啊...在國外留學已經快兩年了...而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還是個成績普通的女孩...我為了...我為了能和他一起留學...我...我在高中...非常努力的讀著書...還拿下每一次的校排前三...有時候...我還會覺得自己不夠好...熬夜讀著一本本的教科書...一點都不覺得累...因為...因為為了他...為了能和他脫離遠距離戀愛...要我多努力...我都在所不惜...可是...可是...為什麼...。」苡汶痛哭了起來。

「苡汶...。」苡汶不笑沒關係,但當她痛哭,那又是不同的感覺了。

我不禁...和她身受其境的悲傷了起來。

加上我不在她身邊,無法為她做些什麼,只能聽聽她的內心。

如果...我在她身邊就好...。

我流下一滴同情的淚水,感慨自己只能做到如此。

「為什麼...為什麼...他沒有等我...明明說好了...說好了要等我啊....怎麼...怎麼會說...他不等了呢...為什麼...為什麼他說...他對我...對我已經...沒有感情了呢...我努力了兩年...明明...明明這一年過完...就能和他在一起生活了...我已經...已經沒有希望了...!」苡汶在語末後,失聲再次痛哭了起來。

那是一種...極悲痛的哭聲。

比起恩茹,苡汶的悲痛更是讓我心疼。

「我想...我想離開這個世界了...我...我...我沒有他...活著有什麼意義!」苡汶失去理智的說著。

「苡汶!振作!不是妳的錯!妳不需要為了一個不愛妳的男人結束自己的生命!一點都不值得!妳懂嗎?」我要苡汶別想不開的警告著她。

「可...可是...我...我最愛的人...就是他了啊...。」

「生命中不一定需要情人,妳還有我,還有家人啊!難道妳為了他而結束生命,他就能為妳多做什麼嗎?」我不斷的勸著苡汶想開。

「...謝謝...我知道了...我不會...不會傷害自己的...。」苡汶似乎醒悟我說的話了。

「•••妳告訴我...我該...怎麼辦...我已經...沒動力讀書了...。」

「聽我說,妳要繼續認真讀書,妳不能...輸在愛情上。」

「我已經輸了...我現在想到讀書...我的心就好亂...。」

「休息幾天吧,好好想想我說的話,不要再把心向他了,他已經不是妳生命中的一部分了,就算他曾經是妳的最愛,妳也要懂得放下,而且,要振作起來,不是妳不好,是他太過分,太不懂得珍惜,愛情不是一切。妳的人生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未來,會更加美好的,不是少了他一個人,就毀了妳的世界,了解了嗎?」我說著。

苡汶輕笑了起來。

這是我第一次,聽見苡汶這麼悅耳的笑聲。

「•••,謝謝...我的心情好多了...我大概...會請一個禮拜吧,我啊,要好好調適自己才行...太懦弱...會失敗的。」苡汶開朗的說著。

「能幫到妳真是太好了...哈~好累哦~」我打了個哈欠。

「快睡吧,晚安。」苡汶道了聲。

「好...妳也是,我啊...這一個禮拜會天天去看妳的,妳啊,給我好好振作哦!」我提醒著苡汶。

「好~」

「晚安,做個好夢。」我也道回了一聲。

「嗯,再見。」

「拜~」

掛斷聲響起,我便垂下眼簾進入夢鄉。

-

隔天放學後,我踏上了步伐前往苡汶的家。

走到門前,我敲了敲門。

來應門的是苡汶的媽媽。

「妳好,好久沒來了呢,來看苡汶的嗎?」苡汶的媽媽帶上笑容問著許久沒到訪的我。

「是的,阿姨好。」我稍稍敬了個禮問好。

「請進吧。」

「打擾了。」我踏入了苡汶的家中。

「等等要吃個晚餐再離開嗎?」苡汶的媽媽問著。

「啊~不用了~我來一會而已。」我客氣的回了一句。

「好的。」苡汶的媽媽微笑著說。

「阿姨,那我就直接到苡汶的房間去嘍。」

「嗯。」苡汶的媽媽點了個頭允許。

-

我敲敲苡汶的房門,報上我的名字。

「妳來啦,進來吧。」苡汶打開了房門後讓我進門。

「還好嗎?」我在茶几旁的墊子上坐了下來關心著。

「嗯,還好。」苡汶在另一個墊子上也坐了下來說。

「妳媽知道這件事嗎?」我輕聲的問著。

「她知道我有男友,也知道他在國外留學,但她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請假一個禮拜的真正原因。」苡汶和我輕聲交頭接耳著。

「那妳說了什麼原因?」我輕聲問著。

「我說我想休息一個禮拜,我媽問我為什麼,我說讀書讀得太累了,別多問。」苡汶輕聲說著。

「事實上我和班導說,我要出國一個禮拜。」苡汶輕聲的說著。

「嗯...妳對妳媽的態度本來就這樣嗎?」我狐疑並輕聲的問著。

「我媽本來就很隨性,脾氣也很好,而且啊,她跟我爸說,我可能是因為讀書壓力太大才會講話帶刺。」

「事實上果真如此嗎?」我問著。

「嗯...可能吧...我也不知道,妳也知道我脾氣本來就不太好。」苡汶歪頭說著。

「也是...那妳今天都做了些什麼事?」

「我今天啊...睡到快中午自然醒,然後直接吃了我媽做的早午餐,然後再上來打開電腦,找找紓解方法,出去跑步、聽聽自己喜歡的搖滾或爵士樂、看看好笑的漫畫、回到童年看看卡通之類的。」苡汶認真的一個一個數著說。

「那有效嗎?」

「有...吧...沒什麼感覺...就感到輕鬆了不少而已。」

嗯...苡汶就算課業好,有些地方也很遲鈍呢...。

「那就是有啦~」我苦笑著說。

「是哦,那我可能做的還不錯吧。」

我有些傻眼的看著苡汶。

苡汶歪了歪頭,讀不懂我的眼神的樣子。

我笑著嘆了一聲,搖了幾下頭。

-

苡汶在這個禮拜,每一天心情都不太相同。

有時和我正常聊著天,有時又是掉著幾滴眼淚和我分享那段感情的事,不過她沒有非常傷心,也沒有顯得開心,有時...也會邀我一起紓壓。

-

一天又一天過去,那一個禮拜過後,我最怕看到的是苡汶變得不積極。

沒想到,她並沒有和平常不同,反而,氣色變得更好了,平常掛在臉上冷冰冰的表情,似乎稍稍暖了一些。

-

在苡汶掉著淚水說著過去的感情事那天,她說了一句話結尾。

“我不是為了誰,我想成為更好的自己”

看來,她做到了。

當時的恩茹,也是否這麼想過呢?

-

接下來,就是我自己了。

我沒有想過,我能真正的、完全真情真意的,愛上一個人。

當我察覺自己有這份情意時,出現了莫名的恐懼感。

-

高三下學期,與我隔著一面牆的他,轉進了那個班級。

某日,一個年級活動,使我與他相遇了。

-

那是一個蒙面舞會,原定能和自己喜愛的人共舞,到了現場卻要我們抽籤配對...。

而且...一定要一男一女...。

眾人發著牢騷,我也在內。

每人身上都會有號碼牌,女生雙數,男生單數,由女生抽男生,由男生找女生...。

男生會拿到雙數的號碼牌,是抽到自己的女生的號碼,而女生不會知道自己抽到幾號。

難怪...剛進到會場時要男女分邊走...。

-

待所有抽籤配對事項整理完,就是人與人之間真正的接觸配對了。

大門一開,女生們必須優雅的走,一跑被發現會被馬上請出會場。

「緊張嗎?」一位有著我熟悉的聲音的女孩子,將一隻手放上我的肩問著。

「恩茹?」這聲音是她沒錯吧?

「嗯,是我。」恩茹瞇起彎月般的笑眼回應。

「當然緊張...我和男生...很少接觸欸...。」我搓著一隻手臂無奈的回應恩茹。

「這就是大好機會啊!加油~」恩茹拍拍我的肩說。

「什麼大好機會啊...。」我小聲嘟嚷著。

「妳說什麼?不同意我的話?」恩茹疑問著。

「咳...沒事,快去找妳的舞伴吧。」我假裝清清喉嚨快步拉起裙擺往一邊走去。

-

擺脫人群到了零散地區後,我左顧右盼望著有誰過來。

看了前方幾個人已經配對成功,我趕緊到中間走走。

我的心跳聲越來越急促,到底誰拿了我的號碼又不喊啊!

配對成功的人越來越多,只剩草草幾個。

而我...還沒被找到...。

我走向有個背對我的男生,並慢步在他眼前晃著。

那男人看了我一眼,但並沒有理會。

...尷尬...不是他...。

我轉頭往另一個方向走,似乎...是那個人?

有一位男人往我這邊快步走來。

「妳是...48號?」男人在我面前停下,確認著我的號碼。

「是的。」我望著他的雙眸回應。

「找到妳了...呼~」那男人將號碼牌有數字的那面轉向我。

「我說...你難道不會喊我的號碼找我嗎?」我有些傻眼的問著眼前的男人。

「啊...我比較不會大喊...抱歉...。」眼前的男人搔搔後腦充滿歉意的說。

「好吧...沒關係,有找到就好...請多指教了,23號男。」我雙手交疊放在下腹敬了個禮說。

「請...請多指教...。」他也稍微羞澀的點了個頭說。

「各位同學們,都找到自己的舞伴了嗎?第一首舞曲準備要下嘍~請男同學們做出預備動作!」廣播員下了個指令,舞會即將開始。

眼前稱為舞伴的他,伸出右手掌心並朝上。

「欸,伸出來一點,要抬高。」我小聲的提醒著他。

他照著我的提醒慢慢的做出來。

「別緊張,男子漢大丈夫的。」眼前的男人,右手微微顫抖著,我不禁給了他一些勇氣。

「妳不緊張嗎...。」他開了口小聲問著。

「當然緊張啊,不過還是要表現出最好的姿態。」我小聲的回應著。

忽然,室內的燈光變暗了,天花板上會自由移動的燈光的燈亮了起來。

「準備好了嗎?舞曲在三秒後即將播放,3、2、1!」廣播員倒了個數,舞曲隨即播出。

天花板上的燈光也隨著舞曲一下,自由移動了起來。

而我也將自己的左手,放上他隔著一層白手套的掌心。

我們倆隨著節奏舞蹈了起來,一開始配合的還算不錯。

但到了後來,動作稍微複雜了一些後...。

-

「啊!對不起!」他踩到了我的裙擺。

「沒事,注意腳步,錯了就會踩到。」我提醒著他,免得他再次犯錯。

「啊...好...。」他注意著腳步的不斷往下看。

爾後的他還是有一些失誤,不過我們最後一個動作非常完美。

「感謝各位的參與~今天的舞會到此結束,各位彼此敬個禮後退場吧!」廣播員在舞曲結束後廣播著。

我和他敬了個禮,往身後的方向準備回隔間。

「那個...今天謝謝妳...希望我們能在學校碰見。」他拉住我的手腕,有些羞澀的搔搔後腦期盼著。

「希望如此。」我向他點了個頭後,轉身離開。

這莫非是搭訕?我快步的邊走邊想著。

不不不,妳想多了,他只是說說而已,才不是什麼搭訕。

我搖搖頭拋開最初的想法。

-

到了女生隔間,我拿下面具,脫下禮服,換上輕便的便服。

呼...終於輕鬆多了。

忽然,在我收拾禮服時,有個女孩勾上了我的肩。

「欸欸,我看到了哦~」又是那熟悉的聲音。

「看到了什麼。」我裝作敷衍的回應恩茹。

「別裝了~說,他跟妳說了什麼?」恩茹好奇的問著。

「沒什麼,謝謝之類的話而已。」我大概的回了一句。

「真的只有這樣?」恩茹疑惑著。

「不然還能說什麼呢~」我收拾好禮服提起袋子走向大門。

「就...要聯絡方式之類的?或者...他有告訴妳他是哪一班的?」恩茹摸摸下巴陪著我走邊猜測著。

這次的雷達沒有很準確,幸好。

我微微露出一抹微笑。

「這是猜中了嗎?還是沒猜中?」恩茹歪了個頭疑惑著。

「恩茹雷達不都很準的嗎?多通通電想想看吧~」我輕敲恩茹的額頭調侃著她。

「欸~告訴我啦~」恩茹拉拉我的手臂。

「沒什麼啦!真的~」我勾上恩茹的肩說。

「確定?」恩茹又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問。

「百分之百確定!」我很確切的回應。

-

到了隔天,要到室外上課時,我和苡汶邊走邊聊著天,忽然,我的肩被點了一下。

我停下腳步,轉頭望向後方。

「妳是...48號女嗎?」帶著陽光耀眼笑容和熟悉嗓音的男子問著我。

「莫非你是...23號男?」我有些驚訝的問著。

「沒錯!碰見妳了呢!」他伸出一隻手,示意要握個手。

「真巧呢。」我有些靦腆的握上了他的手。

「是啊!妳是哪一班的啊?」握了個手示好後,他將手收回了口袋。

「我是...那一班的。」我指向我們的班級。

「真的假的!?」他似乎非常驚訝。

「真的啊。」我點點頭回應。

「我在隔壁班欸~」他笑著說。

「咦?真的嗎?我怎麼沒看過你?」相處了三年的隔壁班,總會記得一些人的面孔,但我從來沒有看過他。

「因為...我是轉學生。」他回應著。

「原來是這樣啊...。」我點點頭說。

「•••,該去上課了,走吧。」苡汶點點我的肩小聲的提醒。

「啊,好,那...下次有機會再聊。」我揮揮手對他道別。

「嗯,拜。」他也微笑的揮了個手走回教室。

「欸,妳的舞伴哦。」苡汶開口問了聲。

「嗯。」

「他好熱情的感覺。」苡汶說著。

「嗯,是啊。」

「他是不是...在搭訕妳啊?」苡汶問著。

搭...搭訕?怎麼苡汶一說,我的心頭就一震。

「我哪知道...。」我有些羞澀的回應。

「這是個好機會哦~」苡汶用肩頭碰了一下我的左臂說。

苡汶又和恩茹說同一句話了。

有時我覺得,她們倆真的蠻像的。

「什麼好機會...我才不需要。」我加快了腳步。

「欸~生氣了?」苡汶跟上腳步歪頭問了聲。

「沒有,我只是覺得...快遲到了。」其實我在迴避什麼吧。

「那趕緊!」苡汶走得比我還快。

「太快了吧!」我在後頭趕緊跟上。

-

到了放學時間,我正要走去恩茹的教室等待,忽然,有人從背後點點我的肩。

我轉過頭,又是他。

「嗨~又見面了~妳打算去哪啊?」他似乎看我走的方向不是往大門。

「哦...我要去找我朋友。」我會癢著。

「是喔,欸,那方便耽誤妳一些時間嗎?」他突然彎下腰與我平視問著。

「我...打電話叫她等等...。」我不禁退了半步,那距離...太近了...。

「好的。」他微笑的點了個頭。

我拿出手機,打給了恩茹。

「喂,恩茹,我有一點事,妳在教室外等我一下可以嗎?」恩茹喂了一聲後,我便有些抱歉的要求。

“好,我等妳。”

「那待會見。」我說完後便按下了掛斷鍵。

「好了嗎?」我掛斷電話後轉過頭,他確認著。

「嗯,你要說什麼?」我感到有些緊張。

「其實...我想和妳交個朋友,你好,我叫做夏瑞軒。」他一隻手搔搔後腦,另一隻手伸了出來。

我握上了他的手,也和他說了我的名字。

「那...加個好友?」他拿出手機,指著通訊軟體的圖示,螢幕面向我問了聲。

「哦...好啊...。」

我們在通訊軟體上互相成為了朋友。

「嗯...我問你哦...。」我有些扭捏的說。

「問啊,怎麼了?」他收起了手機,看著我說。

「你...為什麼想和我當朋友呢?」

「因為...妳人很好嘛!」他帶上燦爛的笑容回應。

「有嗎?」我輕笑著說。

「有~妳知道嗎?在我和同學練習舞步時,我踏錯一步,對方就會兇我欸,而且啊,我們也不太熟,但妳就不同了。」他帶著彆扭的表情說著。

「我是女生啊...怎麼可能兇一個不認識的男生。」

「欸~女生也是一樣的哦,就算沒有兇我好了,她們是不會指導我的動作的哦~」他伸出食指左右擺動著說。

「所以~我才想和妳當朋友。」他又是彎下腰來與我平視的說。

我瞪大雙眼,愣了一下。

「我...該去找朋友了,再...再見。」我回神後退了一步,往恩茹教室的方匆匆走去。

「再見!」他有些大聲的對我喊著。

我回頭點了個頭,他露出了溫暖的笑容。

從剛剛開始我的心跳,似乎有那麼幾次的落拍。

-

到了恩茹的教室,我看見恩茹一人佇在教室外。

「來啦,做什麼去啦?」恩茹勾上我的右臂問著。

「沒什麼,被人叫住了而已。」

「叫住做什麼呀?」恩茹眨眨雙眼問著。

「呃…就....。」我該說個謊才對...。

「齁~我知道了~」恩茹露出詭異的微笑。

難道...恩茹雷達又要準了?

「男人叫住妳的對不對~」恩茹挑挑眉說。

「啊...不...。」

「就是男人啦~昨天舞會那個?」我還來不及否認,就被恩茹拆穿了...。

「妳怎麼知道...。」我有些洩氣的說。

「唉呦~這麼剛好被我猜對~」恩茹勾上了我的肩得意的說。

「恭喜啊...。」我有種輸給恩茹的感覺。

「呵呵~他怎麼找到妳的啊?」恩茹似乎贏的很光榮的樣子。

「他就在隔壁班而已...。」

「蛤!?太巧了吧~這一定是緣分~」恩茹大聲嚷嚷著。

「噓~!太大聲了啦!」我輕聲的提醒。

「抱歉,太為閨蜜激動了~」恩茹摀住自己的小嘴說。

「激動什麼...。」

「妳懂的~」恩茹眨起一隻眼。

「我們沒有曖昧關係好嗎...。」

「不然叫住妳是做什麼呀?」

「秘密,不是曖昧就對了。」

「我們之間不能有秘密的不是嗎...。」恩茹嘟起了嘴。

「反正妳這雷達這麼準,會慢慢發覺的~」我輕敲了一下恩茹的額頭。

恩茹微笑的哼了一聲。

-

回到家便吃飽盥洗完後,手機發出了通知聲。

拿起一看,是通訊軟體的通知。

那位名叫“瑞軒”的好友,發了一條訊息給我。

其實...他是我在這通訊軟體中的第一位男生好友。

我點開了聊天室。

“嗨~在忙嗎?有空陪我聊聊天~”

我點開鍵盤,敲了幾個字並發送。

“有空的,想聊什麼?”

“妳中午都在教室吃午餐嗎?”

“不然呢?還能去哪吃啊?”我對他的問題感到一絲疑惑。

“可以帶到外面吃的,難道你們班不行?”

“真的假的,我們班...沒說過不行,所以我也不知道”真的可以帶到外面吃?我在學校待了三年了,第一次見有人這麼說,而且...居然還是一個轉學生說的!?

“我一開始看見沒人出去吃,所以我就直接在班導有空的時候問,結果他說可以”

“一般人都會想在教室吃吧,還要麻煩的帶到外面吃?”

“妳覺得麻煩啊!?”

“怎麼?難道妳想和我一起到外面吃午餐?”

“妳怎麼知道!?對啊!”

呃…我只是開個玩笑,沒想到是真的...。

“.......”

我無語了...我好像挖了個坑給自己跳下去了...。

“如果不想的話,沒關係,我只是想邀請妳而已~”

他這麼一說,我怎麼可能會想拒絕嘛...。

“只邀請我嗎?”

“是的~”

“就單獨我們倆?”我感到緊張。

“還是妳也有想邀請誰來一起吃,也是可以的~”

好...不是我想的那樣...我剛剛到底為什麼會想到充滿粉紅泡泡的畫面啊...。

我趕緊搖搖頭,拋開奇怪的思想。

“那你呢?沒有其他朋友?”

“妳是我到這裡來,第一個朋友”

不會吧...他看起來這麼陽光,怎麼會沒在班上交到朋友呢?

“你看起來蠻熱情的啊,怎麼會沒有其他朋友呢?”

“可能是因為我什麼事都做不好吧...然後還有就是,我有時候說話很直,有時候還會不經意的因為一時的反應,做出了讓對方困擾的動作”

比如說...握手和彎下腰來之類的嗎?

“是這樣啊...那我得要陪你吃飯才行”

我應該要當個正義使者,幫助夏瑞軒交到朋友!

“所以...妳還會帶其他人嗎?”

“嗯...應該只有我吧,有意外的話再和你說”

怎麼感覺...是潛意識要我和他單獨用餐...。

“謝謝...妳人真好”

“不客氣,早點睡吧”

“我可是夜貓子呢!”

“好吧...明天在哪吃?”

“在...中庭那邊的椅子吃?行嗎?”

“可以啊,那就明天見嘍”

“好的”

唉~還得問問班導呢...不行的話我就當不了正義使者了...。

我伸了個懶腰,打開電視窩在沙發中看著節目。

-

到了隔天,我抽空去找了班導。

「那個...班導...。」我有些緊張,我很少跟班導單獨說話。

「有什麼事嗎?」班導背對著我的椅子,轉了過來回應。

「就是...中午能拿午餐到外面吃嗎?」

「妳怎麼會突然想到外面吃?」班導摸摸下巴,似乎很匪夷所思。

「呃…有人邀請我的...。」

「可以是可以,但妳沒發現一件事嗎?我們班上沒有人出去吃欸,妳這麼爽快的答應人家的邀約,在班上不回覺得突兀嗎?」

「那也沒關係,我是要去幫助人的。」我微笑著說。

「隨便妳吧。」班導轉過身,繼續處理公務。

呼...幸好過了班導這關...我還以為他會長篇大論的唸我呢。

-

到了午餐時間,我提起早上做好的便當,往教室外匆匆走出。

「欸!等等,妳去哪?」後頭有一隻手指點了點我的肩膀問。

「我...要去吃午餐啊!」我轉過頭回應苡汶。

「到外面吃?妳要找人一起吃嗎?」苡汶歪了歪頭帶著有些意外的表情問著。

「嗯...下午下課的時候再跟妳說啦~先走了~」我拍拍苡汶的肩膀後掉頭匆匆離開教室前。

-

到了中庭,我看見夏瑞軒已經準備打開自己的便當了。

我趕緊坐到他的旁邊。

「你已經要開動啦?」我邊匆匆的從提袋內拿出便當邊問著。

「哦,妳來啦~對啊!」夏瑞軒已經準備吃下第一口飯了。

「欸~!不等我啊?」我盯著他的筷子插起腰說。

「嗯?等妳做啥?想吃就開動啦~」夏瑞軒吃下了第一口飯。

「唉~算了算了~」難怪沒朋友呢...。

我打開自己的便當默默的也跟著吃了起來。

「對了,你在之前那間學校也是在外面吃嗎?」我好奇的問著。

「對啊,我跟那裡的朋友。」夏瑞軒嚼了一口吞下去後說。

「那你們怎麼當成朋友的?」難道之前那間學校有合得來的同學?

「哦,他就說他覺得我很有趣,就當上朋友了。」

「那你們沒有吵過架嗎?」夏瑞軒這性格不惹毛人真的算我佩服。

「有啊,可是經過我們那的班導調解過後,我們又和好了。」

「聽起來有些嚴重呢...。」還要經過導師調解才能和好?

「我自己是不覺得啦,但對方我就不知道了。」

居然沒有考慮到嚴重性嗎?連對方的感受都不顧?

「那...你們為了什麼而吵架啊?」我來看看嚴不嚴重。

「嗯...聽他說是我說錯話了還不反省?當他提起我還把這件事說得更加理所當然?」

天,連自己說錯話都不知道...。

「所以那時你知道自己說錯什麼話了嗎?」

「他之後有和我說,就在調解的時候。」

「那你有反省嗎?」我要聽的不是什麼時候知道好嗎...。

「算...有吧...他生氣的時候我有跟他說了對不起,之後知道了是什麼事後,我也有再說了一次對不起。」

算有?天...我看他根本不太懂自己做錯了什麼吧...。

「可以跟我說說你說錯了什麼話嗎?」

「哦,好啊,就是他想買遊戲,我就說你再怎麼存也買不起,因為他家裡本來就窮嘛。」

我差點沒直接暈倒在地。

「夏瑞軒...你怎麼可以這麼誇張啊...。」我搖搖頭扶著額頭為那個朋友默哀。

「誇張?欸,妳才誇張吧,飯還剩這麼多。」夏瑞軒的碗已經接近全空了。

我稍微用了點力打了夏瑞軒的肩膀。

我真的有點生氣了...居然給我轉移話題?

「先生,我在跟你說什麼你在跟我說什麼...而且!我也是為了問清楚問題才沒什麼心在吃飯上好嗎!」我帶著有些憤怒的語氣說著。

「哦...好啦...對不起...。」夏瑞軒放下碗筷摸摸自己的肩充滿歉意的道了個歉。

「欸~先聽我說,待會再吃。」眼看夏瑞軒又要把碗筷拿起繼續進食,我輕壓他的前臂要他暫停動作。

夏瑞軒便把手挪到桌面下,準備聽我說話。

「我知道你是個說話很直的人,但,請你有時講出話的時候,注意對方的臉色,如果對方已經為了這件事不開心了,你又去火上澆油,你覺得對方不會恨你嗎?」

「那我剛才有惹妳生氣嗎?」夏瑞軒眨眨眼像隻小狗盯著我問。

「我有點生氣...不過這沒什麼,我只希望你以後能專注在一個話題上,就算有其他的問題或事情,等話題結束後再說好嗎?」

「可我有時候真的會不小心轉移話題欸...那要怎麼辦?」

「那你就記好我說的話吧,如果對方不介意你轉移話題,你當然能繼續說,不過還是要看對方有沒有想要繼續上一個話題的樣子。」

「我不太會看欸...。」

「是你不注意看好嗎?總之,今天先講到這,明天再繼續。」我看了看手錶,時間也差不多了,順手就拿起便當吃了起來。

「那我可以吃了?」夏瑞軒將手移到桌面上方停頓著問了聲。

「當然可以啦~我不是結束了今天的話題了嗎?」瞬間覺得他的問題也太可愛。

「哦,好。」夏瑞軒拿起了碗筷快速淨空碗內。

「吃完了~」夏瑞軒拿起水壺喝著。

我繼續靜靜的吃著便當。

「那我回去嘍~」夏瑞軒準備起身走人。

「欸,你真的很沒良心欸~我不是你的朋友嗎?陪伴就是基本。」居然還不等人的?

「哦...好。」夏瑞軒默默坐了下來。

他撐著頭,看著我進食。

「要不要我幫妳吃啊?」夏瑞軒似乎認為我吃得很慢。

「不用,我吃得完。」我加快了進食速度。

-

待我吃完,夏瑞軒好像快要睡著了。

「誇張,走了。」我丟了四個字後收起了碗筷。

「什麼誇張?」夏瑞軒看我收起碗筷,好像突然驚醒了。

「你剛剛不是快睡著了嗎?」我收好碗筷後站了起來,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剛吃飽都會想睡嘛~」夏瑞軒跟上腳步說。

「唉~小孩子。」我感嘆著。

「妳不會嗎?」

「沒你這麼誇張就是了。」我當然知道是生理現象。

「呿~」

-

在這之後,我和苡汶說了這件事。

「會不會擦出什麼火花啊?」苡汶故意調侃著。

「想太多。」我翻了個白眼說。

沒想到...這句話從苡汶口中說出的話,在之後...真的成真了...。

-

我和夏瑞軒每天都會一起吃午餐,也會每天和他聊聊他的過往,便提點和教導他該怎麼做才能交到朋友。

當然,經過我的提點和教導,他學到了很多,也交到了一些朋友。

不過...我問了問怎麼不約朋友出來一起吃時,他這麼回答的...。

「因為...我習慣了只有我們倆一起吃,也不希望有人來打擾我們。」

我想開口問這是什麼意思,但那時,沃野只是當做我自己想太多,並沒有問出口。

-

某天,我做出的這個小舉動,正是我第一次心動。

我們倆在這天,吃完了飯之後....。

「欸,你的嘴邊黏上一粒飯了。」

「哦?哪裡?妳幫我拿下。」夏瑞軒將臉湊了過來。

我便反射動作的取了下來,黏上了我食指指腹。

「喏,這裡。」我將黏上飯粒的那指腹,朝向夏瑞軒的方向。

接著...他直接伸出了舌尖,舔去那粒飯吃了下去。

「謝謝~」夏瑞軒燦笑了起來和我道謝。

我嚇得食指忘了收回,還愣在原處。

「嗯?妳怎麼了?」夏瑞軒見我愣住了,在我眼前揮了揮手。

「哦...沒...沒事。」我回過神來,收起了手轉向另一邊。

我現在的臉一定紅到不行。

-

在回教室的路上,我都不敢看向夏瑞軒的臉。

「妳的耳朵好紅。」夏瑞軒輕觸了一下我的耳緣。

「啊...太熱了啦~一定是因為天氣太熱的關係。」我假裝搧搧手,另一手摀住那邊耳朵說著。

被夏瑞軒碰了一下,不僅起了雞皮疙瘩,還變得更加燥熱了。

「那要快點回教室吹冷氣呢~加快腳步吧~」夏瑞軒加快腳步說著。

真是天真...不過這樣也好。

-

第二次,是在某次的情人節。

「情人節快樂~我的好朋友~」夏瑞軒在這天的中午,拿出了一小袋巧克力餅乾提起了我的手將餅乾放上我的掌心。

「這麼巧~我也有要給你呢~」我也拿出了一袋巧克力,遞給了夏瑞軒。

「情人節快樂~好朋友~」我露出笑容祝福。

「哇~這是妳親手做的?」夏瑞軒拿起那一小袋巧克力左轉右轉的看著問了聲。

「呦~這麼會猜~沒錯~」我昨天可是第一次做巧克力呢...。

「那我要好好期待妳的手藝嘍~」

「做得不好吃不要怪我哦...。」畢竟我也是第一次做...。

「不會的~妳有努力了嘛~」夏瑞軒將大大的手掌放上我的頭頂搓揉著髮絲,給我一些鼓勵。

我害羞的露出一抹微笑,並用手指整理好我的髮絲。

「至於我的嘛...就是買的了~哈哈~」夏瑞軒搔搔後腦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沒關係,心意有就好了。」我露出笑容,表達我的開心。

「妳覺得...我們如果是情人,會不會過著不一樣的情人節呢?」夏瑞軒望向遠處說著奇怪的話。

「什...什麼?」我懷疑我有沒有聽錯,雙頰與耳根便隨著夏瑞軒講出那句話後熱了起來。

「開玩笑的啦~走吧。」我沒有看到他的表情,背對著我走向了教室。

我便噠噠跟上腳步,表情依舊充滿著疑惑和羞澀。

-

那天回到家後,我打開夏瑞軒送的餅乾,吃下了一塊。

奇怪...怎麼那麼甜...那麼好吃...明明...只是普通的餅乾...腦海裡還不斷浮現夏瑞軒的各種表情...。

我放下那袋餅乾,開始懷疑夏瑞軒是不是放了什麼。

不可能...好像...是我自己的問題....。

我好像喜歡上夏瑞軒了...。

當我這麼想時,莫名的恐懼感瞬間湧了上來。

這是在警惕我什麼...還是...我在害怕什麼...?

-

後來的第三次...這次真的太誇張了...。

那天是寒流期間的某天,而那天的中午...太陽居然沒有露臉...。

我也沒有想到,今天的中午會沒有太陽...。

夏瑞軒穿著一件蠻厚的外套,而我套著薄外套,感到有些冷。

「唉呀,今天居然沒太陽呢。」夏瑞軒邊吃邊望著外頭說著。

「是啊...真稀奇。」我也望著外頭,一口一口咀嚼著飯菜說。

-

忽然,在我們吃完飯後,自己也剛好想坐一下再離開,一陣強而有勁的寒風刮進了中庭。

我抱起自己的雙臂,身體整個縮了起來。

站著的夏瑞軒脫下了自己的外套,再次坐了下來,趕緊給我披上。

「很冷嗎?」夏瑞軒搓搓我的一邊肩膀有些擔心的問著。

「謝謝...。」我稍稍點了個頭,緊抓著外套往內緊包,從脖子蔓延而上的熱度,不知是因為暖和還是羞澀。

「幸好我穿了這件來。」夏瑞軒突然將外套的帽子給我戴上。

「你不冷啊?」我望向夏瑞軒問了聲。

「這樣有回答到妳的問題嗎?」又一個突然,夏瑞選的雙手包起我的雙頰。臉隨著動做靠得極近。

我的臉瞬間比剛才更熱、更暖了起來,可以確定的是,這次的這股熱,是來自我自己。

他的雙手不僅溫暖,更是點燃了我的心。

夏瑞軒表情越來越深情、臉靠得越來越近,我的心跳也隨之不斷加速。

唇瓣漸漸感受到他的呼吸,兩人的唇瓣越來越接近。

奇怪的是,我居然不想後退。

就在快要吻上的一瞬間,他暫停了動作,雙手也從我的雙頰離開。

「抱歉...回去吧...。」夏瑞軒迅速站了起來,匆匆的前往教室的方向,從背後看上去,他的耳根染上了羞紅。

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趕緊站了起來,跟上夏瑞軒的腳步。

「欸...還你...謝謝...。」我走到夏瑞軒的前方,將他的外套稍微折了一下後遞還給他。

我不敢看他的臉...。

「沒關係,可以先給妳用,怕妳又著涼了。」

「你也會著涼的...。」我依舊不敢望向他的臉。

「不會的,我還有另一件,明天再還我吧。」夏瑞軒摸摸我的頭頂說著。

「不是寒流嗎?我也是有準備另一件的。」這次我終於望向了他的臉。

「對吼,抱歉~是我沒想到~」夏瑞軒搔搔後腦不好意思的說。

「拿去吧。」我又將臉撇向另一邊,再看久一點...會爆發的...。

「以後來之前記得先看看窗外哦~」夏瑞軒拿起了外套,調皮的提醒著。

「知道了...。」我轉身往教室的方向匆匆走去。

而夏瑞軒那時...沒有走在我的側邊,他在後面跟著我的腳步...。

第六感告訴我...他也在忍住羞澀...。

-

那一個禮拜的星期五晚上,夏瑞選傳了一條訊息給我。

“明天有空嗎?”

“應該沒什麼事,怎麼了嗎?”

他該不會...想約我出去?

“那明天早上9點,到火車站附近的那間咖啡廳見面吧!”

還真的!而且...他好像已經自己規劃好行程了...。

“好”我簡單的答應了他的邀約。

“那...能待到晚上嗎?”

“晚上?不會超過10點應該都行”

他要我待到晚上?為什麼...心突然的騷動了起來...。

“好的!不會超過的”

他好像很興奮?

“那就明天見了,晚安”我回應。

“晚安”他也道了聲。

-

隔天早上,我到了約定的地方,夏瑞軒已經在門口等待著了。

「妳來啦~走吧。」夏瑞軒帶著興奮的表情,為我們打開了大門。

我點了一杯卡布奇諾,夏瑞軒點了一杯摩卡。

我們和平常一樣聊天對話,像正常的朋友。

-

爾後,他帶我去看了喜劇電影,我們倆都看得哈哈大笑。

一般男生不都喜歡帶女生去看愛情或恐怖電影嗎...?

-

午餐後,他帶我去一個拍照聖地,他還特地帶了一台單眼相機,叫我在哪擺什麼動作的攝影。

「你想當攝影師啊?」我問了聲。

「這個嘛...我有不知道~」

我露出疑惑的表情。

“喀嚓”

「欸~!我還沒擺好表情啊!」我急忙遮住臉激動的說。

「沒關係~走~下一個點~」

「你不拍自己的照片嗎?」我跟在夏瑞軒的旁邊,探頭問了聲。

「以後...有機會再說吧~」夏瑞軒微微笑說。

這是...什麼意思呢?

-

爾後,他帶我去各種地方購物,我買的東西是他的兩倍...。

不小心荷包大失血了...。

-

晚餐後,他帶我到了一座橋上。

從橋上看下去,有著點點如繁星的夜景。

「好漂亮...好久沒這樣看夜景了。」我雙手撐頭靠在欄杆上懷念著。

「今天的行程...妳喜歡嗎?」

「嗯!很有趣哦~」我笑容滿面的看著夏瑞軒說。

突然的,夏瑞軒握起了我的雙手。

「•••,妳有沒有發覺...最近的我...很奇怪...。」夏瑞軒首先喊了我的名字,問了一句。

「嗯...有啊...。」我低下頭來,想起了那些心動的瞬間。

「我...喜歡妳...。」

我突然睜大雙眼,抬起頭來望著夏瑞軒。

「真...真的?」我雖然自己有些察覺,但還是不太敢相信。

「真的...妳願意...和我在一起嗎?」

當我聽見這句話,我卻...覺得好恐怖...我在害怕...。

我推開夏瑞軒的雙手,背對著他。

恩茹的那段被背叛...苡汶的那段被拋棄...。

我想起她們和我說的那些心裡話,和現在...夏瑞軒和我說的這句話...。

「•••,怎麼了?」夏瑞軒移動到我面前,稍微彎下腰喊了我的名字擔心著。

「對不起...我需要...時間考慮...。」我低下頭,不願讓夏瑞軒看見我的表情。

「好...那...我送妳到家門前...好嗎?」夏瑞軒的語氣帶些沮喪。

我的點點頭,並踏上步伐為他帶路。

-

「謝謝...路上小心...。」到了家門前,我停下來,轉頭向夏瑞軒道了個謝。

「好,晚安。」夏瑞軒揮揮手,強顏歡笑著。

-

“恩茹,明天能去妳家嗎?”

我進了家門,立刻拿起手機敲敲鍵盤將此訊息傳給恩茹。

“好”恩茹馬上就回了訊息。

-

隔天,我挑了個方便的時間到了恩茹家。

「怎麼啦~難得要來我家找我。」我們倆到了恩茹的房間,恩茹便開了個頭問著。

「恩茹啊..。」我將恩茹的雙手緊握了起來。

「我...被夏瑞軒告白了...。」我低下頭,抿著不安分顫抖的唇。

「然後呢?」恩茹看我的表情不對,並沒有做多餘的情緒問。

「我...我好害怕...我...不敢去愛...。」我抱住恩茹,第一次的,在她面前懦弱的掉下淚水。

「為什麼呢?妳應該...不討厭他啊~難道...妳在害怕...遇到和我一樣的情況?」恩茹拍拍我的背,雷達也在這時派上了用場。

「不只妳,還有我另一個朋友,她也在愛情受傷了...。」我點點頭後,起身看著恩茹雙眸說。

「那妳既然來找我了,我就和妳說說吧,但是,因為我不能知道妳另一個朋友的事,所以,妳也要記得去找她和妳說說,這才能解妳的惑,如果真的還不行,再來找我吧。」恩茹用拇指輕撫我的臉頰,為我擦去了淚痕。

「嗯...!謝謝妳...。」我用指節輕劃過眼眶,露出笑容向恩茹道謝。

「首先呢,這是妳第一次被告白,對吧?」

「嗯。」

「我覺得啊,人生有很多的第一次,如果不好好把握,那可能就不是妳的了,所以啊,不要因為我,或因為妳的另一個朋友因愛而受傷,就不敢嘗試,講白一些就是,妳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結果呢?就算妳真的很怕結局不是美好的,那也要提起勇氣,因為,這可能會是妳最珍惜的一次經驗。」恩茹開導著我。

「那我應該...怎麼提起勇氣呢...?」

「妳要先相信他,爾後再慢慢想起他對妳多好,把妳看得多重要,然後,給自己加油吧!」恩茹將雙手搭上我的肩,給了我鼓勵。

「那...我想問,妳和妳的前任在一起時,妳信任他嗎?」

「是他先喜歡我,我才和他在一起的,一開始,我還蠻信任他的,因為,他真的對我很好,而且,是在一起後才對我很好,我跟他,原本是不認識的,之後,也就是在那件事之前不久,他常常說他有事不能陪我,我從那時候,對他的信任感就漸漸降低了。」

「所以...在一起之前...你們有給對方承諾嗎?」我好奇的問。

「沒有,他只有和我說,我會對妳一輩子好,現在看來,還真可笑啊。」恩茹冷笑了一聲。

「那...我是不是...需要和他做一些承諾?」

「嗯...有時候承諾不是一切,女人的第六感是很準的,妳啊,要自己看到他的真心。」恩茹握起我的雙手勉勵著。

「好...我知道了...謝謝妳。」

-

在這之後,我離開了恩茹家,回到家後,並拿起手機撥了個電話給苡汶。

“喂?”苡汶接起了電話。

“苡汶,妳現在在家嗎?”

“在啊,怎麼了?”

“我可以現在到妳家去嗎?”

“妳要...跟我一起讀書嗎?“

“呃…不是...妳...是不是沒空?”

“有什麼事不能在電話裡說嗎?”

“這...也不是不行”我窩在沙發內,抱起抱枕。

“那說吧”

“苡汶啊...我被夏瑞軒告白了...”

“嗯...妳怎麼聽起來不太開心?妳不喜歡人家啊?”

“不是...我...我害怕...”我把頭埋進抱枕裡。

“害怕?發生了什麼事嗎?”苡汶擔心的問。

“我怕...和妳一樣...不只妳...還有我的閨蜜也有在愛情上受傷過...我剛剛...有去找她談了一下”

“所以...妳要我幫妳一把嗎?”

“嗯...”

“嗯...好...我這是初戀,所以我也無法和妳講大道理,我只能說,妳啊,要勇敢去愛,不要因為別人受過傷,就認為世界上的男人都一樣,我看妳每次回到教室,臉都紅通通的,妳自己也墜入愛河了吧,不愛,可是會留下遺憾的”

是啊...我也...喜歡他呢...。

“那...我還是害怕呢...?”

“不要害怕,只要彼此的心都是真的,只要...心很近...真的...可以的”苡汶似乎哽咽了一下。

“對不起...提起妳的傷心事...”

“沒事,總之,妳要加油哦,我支持妳!千萬不要因此尷尬了”

“好,謝謝妳,苡汶”

“不會,先掛嘍”

“明天見”

“嗯,明天見”掛斷聲響起,我便收起了手機。

好!明天,我一定要提起勇氣!

-

隔天中午,我們一如往常的一起出來吃飯。

只是...充滿著尷尬和羞澀的氣氛。

「那個...。」我們倆同時起頭。

「你先說吧...。」我請夏瑞軒先開口。

「就是...妳考慮好了嗎...?」夏瑞軒的語氣比平常更羞澀了一些。

「我...考慮好了...。」我的唇不禁顫抖著,雙手不斷互相搓著手指。

「那...。」夏瑞軒帶著心急的表情等我答覆。

「夏瑞軒...我...我也...喜歡你...。」我的聲音越來越小,心跳卻越來越快。

「喜...喜歡我嗎?」夏瑞軒深怕自己聽錯的靠近我確認。

「嗯...我們...。」我點了個頭,並想起恩茹和苡汶的鼓勵。

「我們...在一起...好嗎?」我終於說出來了,臉不知道紅成什麼樣子了。

「好!當然好!」夏瑞軒突然抱緊我,興奮的回應。

我的害怕忽然間鬆懈了下來,淚也隨之掉了下來。

「嗚...我終於做到了...謝謝...謝謝你...夏瑞軒...。」我靠在夏瑞軒的肩上,感動自己提起了勇氣。

「為什麼謝我?妳別哭啦~」夏瑞軒搞不清楚頭緒,急忙扶起我用雙手為我擦淚。

謝謝你喜歡我。

「我們趕緊吃吧。」我搖搖頭,兩邊嘴角勾了起來。

「好!」夏瑞軒趕緊一口接一口吃著飯。

「夏瑞軒...你是真的...很喜歡我嗎?」

「是的!我喜歡妳很久了,一直想對妳好,可是之前...我總是怕妳被我嚇到...可是妳卻不拒絕...我又更喜歡妳了...。」夏瑞軒的耳根紅了起來。

「還不是因為...我怕你受傷...而且我也...不小心愛上你了...。」我的雙頰越來越燙。

「哈哈~我很厲害吧!」夏瑞軒驕傲著。

「怯~」我輕笑了一下。

-

之後,我們還去了那些一起去過的地方。

夏瑞軒說,咖啡廳是情侶談心最好的地方;看喜劇電影是最能讓人捧腹大笑而感到喜悅的抒壓方式,他不像其他男生老套,重點是要看得開心,而不是讓女方感到難過、恐懼或者感動,那些風格不屬於他;拍照聖地是因為—他想要在我不在他身邊時,至少能看看我的照片想我,至於他上次說的“機會”,也就是—他要有我和他一起拍的情侶閃照才行;最後,橋上的夜景,當看不見滿天繁星時,至少這裡是第二美的光景,而且—還是最讓人心動的告白地點。

夏瑞軒真的為我做了很多,他的心,我看得非常清楚,是一顆全心全意的真心。

我們的緣分,湊成了我們,幸好我提起了勇氣去好好愛你,幸好,你是真心且有耐心的男人,不只如此,你還有數不清的優點。

『遇見錯的人,把那條傷疤,當做成長的標記,遇見對的人,永遠不要先懼怕後果,得勇於嘗試;不是自己的痛,別把它往身上扛。』

                                                                                                                      —18、寧希

 

 

 

 

 

 

女主:邵寧希(18)

男主:夏瑞軒(18)

女主友人1:姚恩茹(18)→前任:嚴杰允(18)

女主友人2:連苡汶(18)

                                                                                                                    ✎ﺴ槑賏.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