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蝴蝶與花

失敗的感情即是笑話。對於一個付出五年青春在一個男人身上的我來說,這成了我的名言。身邊的朋友若覺得付出的感情機會成本太高,我會建議她們另尋新歡,一個真正對她們好,至少短時間能夠給予她們需要的,如此能讓她們滿足,能讓她們快樂。

我也不例外。花了這麼多心力在這男人身上,得到的僅有「未公開女友」的名分。對於一個為愛賦予重望的天蠍座來說,此感情莫過於最高的風險。

之後,我默默發下毒誓:在我尋找到一個真正能夠與我同舟共濟和理解我對愛的定義與渴望前,我會盡情釋放自我。

「釋放」並非大家所認知的。精神上的必要因子本該自我尋覓,沒人能夠賦予。若有人能明白,那他必是我唯一。我願意付諸所有,讓對方的快樂裡有我,讓對方的計畫裡也有我。大家說我瘋狂,是啊!我是如此的需要溫暖。

我的愛是如此的無私,天真又脆弱。面臨無心的感情虐待,卻只會含笑帶過。只有我受傷就好!世界就會充滿愛了!

「所以妳還沒分手就認識新的人?」

我從對方得不到我要的,就僅僅維持那「尚未公開」的感情罷了,對我來說等於空無。他待我確實挺好,除了那令我在意的關係,你們不過認為「僅此而已」。

「那妳不覺得對不起他嗎?」

罪惡感已無法過及無力感。儘管多麼的努力被他看見,至始至終也不過是依賴在他身邊的蝶蛹,在等待化為蝴蝶的過程中,盡情被摧殘與被迫接受他賦予我的命運。

「最愛他卻也是最卑微」的存在。

每到夜晚,我將自己灌醉,沉泡在幻想的愛情浴之中,將身體浸泡到最底,憋到自己不能呼吸後再探出頭來換氣。無限的循環,無限的悲傷。

我將自己喝壞了。因為我那該死的溫柔。無力反抗這段感情中的冷暴力,一再的容忍,一再的含淚。

「我的感情也糟透了!」她也在喝酒。說也特別,這句話從在社群網站認識的她口中所出,莫名地動容,也使我開始好奇她的過往。

我的故事比起她的不如。浪漫的思維徹底擊垮了我對「賦予」的思路。當時的她願意為了情人賦予了她未來的責任。拍了婚紗照後,她決定讓配偶欄中有彼此。

「不過就在當天,她離我而去,不帶一絲情緒。」說到這的她對我說想要終結自我。終結嗎?會有誰願意為了對方去了斷自己的未來呢?

即使我是個思想容易被負面情緒帶動的人,但我從未想過不相信自己,甚至是愛情。若她本就決定以「犧牲」來換取所謂的「希望」呢?那豈不是與我相同?同身為女人,卻以不同立場闡述了相同的情節,而我,從那次對話後對她產生了好感。或許,她就是我化為飛蝶後的依靠。

我們見面了,她確實帶點陰鬱及柔光。與她相處的過程中相談甚歡直到她將我推開。旁邊的男人是她想介紹給我認識的,當下我已明白其中的含意。不過沒什麼好失去的我可不輕易放棄。

我不是她,能夠為了一段逝去的情感而自怨自艾。我積極的關心她酒後狀況,她也漸漸藏不住對我的迷戀。「關心」是引發情感的第一步。在我迷戀她的過程中,不僅需要適時的問候,更多的是精神上的陪伴。

「我有好到值得妳這樣的精神賦予嗎?」

我,本是為了賦予而存在。有施才有得,勢必得先表示甚至付出才有可能走到下一個環節,儘管徒勞,至少我問心無愧,這就是我定義的「愛」。

「那妳好溫柔。」說完這句的她眼神充滿從前沒有的希望,看似幸福的在我的懷中睡著了。

那天開始,我與她形影不離。她賦予我從前沒有的勇氣去告別了那段悲痛的過去。我,是隻嶄新的蝴蝶,我的愛情才剛要開始。

「蝴蝶」或許代表了希望。總能夠在最失意的時候再度飛向花朵,即使那朵花不是最多蜜的,卻能在其中找到自己所需維生的芬芳。而花呢?她能夠再度被看見,再次被需要;她值得再度被疼愛,再次被延續。

我們是對愛失意的存在,卻也是找到彼此的「蝴蝶與花」。

《同感的失意,造就了最幸福的愛》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