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愛卿

我和我愛卿的關係,完全可稱得上「剪不斷、理還亂」。

一切的起源,始自一部人物設定很「魔性」的小說,她看了之後便被徹底洗腦了。我雖對之敬謝不敏,但已身不由己地被設定進了她的世界——

她是表面上備受攝政王掣肘、實則滿腹詭計的腹黒帝王,遇事只負責「攝政王你怎麼說?」我則是一旁為她搖旗吶喊的臣子,她優越地喊我「愛卿」。

不管是七歲、十七歲,還是二十七歲,這樣的降格都是不被容許的!

帝位被佔走了,無妨。我乃教主!皇帝也是本座的臣子!

於是,她喊我「愛卿」,我也同樣喊她「愛卿」;而我們共有的攝政王稱她為「陛下」,尊我作「教主」,無比和諧。

簡而言之,這是一局中二少女們不甘示弱的角色扮演。一不小心,上癮至今。

儘管個性中二,愛卿其實是個堪稱十項全能(並且任勞任怨)的才女,精神承受力也十分強大。會這麼說,是因為我高中在心情不好時,除了是移動的低氣壓能量場,陰沉負面;同時還是不受控制的自走地圖砲:刻薄毒舌——而且砲口專門瞄準身邊交好的友人。

別人的朋友,是經過歲月的篩網淘洗留下的;而我的朋友,則是在精神攻擊和言語暴力的洗禮下仍願意存活著的。你們,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啊!

在此感謝所有忍受過我的人,並對在槍林彈雨過後,至今仍願意留在我身邊的人們,致上最誠摯的謝意。

岔遠了,回到愛卿身上。

與我以「本我」裸奔行走江湖截然不同,她是個總是壓抑本我,優先考慮他人的個性。在團體之中,愛卿的「自我」,幾乎等於「超我」。也因此,旁人慣以她默默地耗盡心力的完美成果為理所當然;而當她出現了「瑕疵」,則總是受到比他人更加倍的責難。

如前所述,我素來任性,便與她說:「會吵的孩子不只有糖吃,別人的標準也會比較寬。」不要只是一味默默地獨自承擔起這些責任,雖然能經驗值(跟勞累值)爆錶,但偶爾也可以對外表達你也有需要支援的地方。

還是有人,會心疼你的辛勞的啊!

毫不意外,「可是,我不想當會吵的孩子。」她說。

依然選擇擇善固執,無論友誼、學業、打工,還是社團活動,她一律付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心力和努力,拚命三郎一般。

也許就是因為這四年的「過勞」,出社會後,本座的愛卿變成了「薛丁格的愛卿」。總是十天半個月地不讀不回訊息,自主隔離於網路社交活動。導致我非得用「女巫法袍大張式」的施法姿勢,命令那該死的盒子打開,才會知道——啊!真的有我的愛卿!

真是……來人!給本座把她拖出來斬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