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衰神丘比特 尾聲 作夢跟作白日夢是不一樣的(1)

那個女孩總是在前方走著,腳步輕盈,身姿優雅,俏麗的短髮隨風飄揚,露出纖細的頸項,看得他如醉如痴。

他追上去,想一睹廬山真面目,卻總是追不上她。

她越走越快,彷彿要飛向遠方。他加緊腳步,生怕永遠失去她。  

等我……

等我……

使出全力往前跑,卻連她的衣袖都拉不到。

這樣也配稱為「運動全能」嗎?

女孩身上掉下一個東西,他上前撿起,卻是一雙塗成七彩的筷子。

用這東西吃飯,舌頭會變彩色吧?

一抬頭,女孩的身影已經消失了。

「嗶嗶嗶!」

他睜開眼睛,聽到床邊的鬧鐘在響,歎了口氣。

又是這個夢。

好像是父親病倒以後開始的,每隔幾天就會做這個怪夢。每次醒來後,心情都很低落。

這也難怪。對一個男人來說,還有比「追女生永遠追不上」更慘的夢嗎?

他起身梳洗,今天早上八點要上課,動作得快一點。

因為父親的病需要看護,他休學在家照顧,讓母親去工作,所以晚了一年,經過一番水深火熱的苦讀才考上大學。

下課後他去圖書館找書,畢竟才剛入學,對校園還不太熟,一不小心就迷路了。

「誒……記得是在心理系附近,怎麼找不到了……」

他在心理系館旁邊轉了好幾圈,就是看不到長得像圖書館的建築物,只好去心理系找人問。

一進系館,迎面看到一架工作梯,一個女生站在工作梯頂端,正忙著把「心理週」的活動布條繫在大樑上。

看到那背影,方啟揚的心臟立刻狂跳起來。

那不就是他三不五時在夢裡追逐的背影嗎?

「那個……」

他一開口,工作梯忽然劇烈地晃了一下,頂端的女生掉了下來。

「呀啊啊!」

方啟揚一個箭步上前,在她摔斷脖子之前接住了她。

兩人四目交投,方啟揚看到了他見過最美麗的臉孔,而他懷中的女生瞬間倒抽了一口氣,似乎非常驚恐。

「同學,妳還好吧?」

女孩定了定神,「我很好,謝謝你接住我。可以放我下來嗎?」

方啟揚連忙放下她,「不好意思。」

為了化解尷尬,他補了一句,「你們這梯子壞掉了哦。」

女孩轉身去收拾東西,低聲說:「是你進來才會壞掉。」

「什麼?」他沒聽清楚。

「沒事。你不是心理系的人吧?」

「哦,我是數學系一年級方啟揚。呃……學姐好。」這女生看來不是新生。

「嗯。來心理系有事嗎?」

「我是想問一下圖書館在哪裡。」

學姐仍然背對著他。「出大門右轉第一棟就是。圖書館跟日文系是同一棟,所以你會先看到日文系的門,轉到建築物另一側才是圖書館。」

「難怪我找不到,學姐謝謝哦。」

他走出心理系,仍不忘依依不捨地回頭再看一次那熟悉的背影,結果不小心踢到玄關的柱子,疼得哇哇叫。

文洛纓一直低頭整理東西,等他走遠,這才癱坐在地上。

怎麼會……在這裡碰到他……

胸口騷動不已,彷彿有把火在燒。某種莫名的感情幾乎要滿溢出來,甜美又酸楚,帶著刺痛感。

這到底是怎麼了?

方啟揚找到圖書館,但他完全忘了自己去幹嘛的。

無論是天花板上旋轉的吊扇,還是書架上的書,似乎都在告訴他什麼。腦中塞滿不明雜音,他根本無法思考。

他只確定一件事,這一切一定跟那個學姐有關。她就是他夢中那個女孩。

方啟揚放下手中的書往外走,他要回去心理系館找學姐。雖說見了面也不知該說什麼,總之他就是非見她不可。

手機響了,是高中的好友簡宏邦傳簡訊來。

「好久不見,新學校如何?下個月要辦同學會,你也來吧?○○○也會來哦。我知道你還是不記得她,不過一見面應該就想起來了。是說你現在跟她同校,搞不好會在校園裡遇見哦。」

方啟揚困惑地看著訊息。阿邦到底在說誰?他不認識叫這名字的人啊。

這時他腦中忽然變得一片空白,彷彿大浪打上沙灘,把剛才那堆亂七八糟的思緒,全都沖得一乾二淨。

方啟揚回過神來,再看了一次手機,這回簡宏邦的簡訊只剩下短短兩句,邀他參加同學會。

他簡單地回覆後,收起手機,甩了甩頭,又走回圖書館找書。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