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程雪森怎麼可以如此冷靜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殺玉記 番外篇 行雲流水 08

      「我……我說……風衣在這裡……」

      源雲樂連話都講得結結巴巴,甚至不敢回頭,只有伸手將風衣遞過去。聽著衣服窸窸窣窣的聲響,他一度想摀住耳朵好抑制自己的遐想。稍早他才跟淵樊瀟又摟又抱的,完全沒留意到人家是位姑娘。現在細細想來,許多奇怪事情總算說得通。好比清晨和最初的態度很不自然,還有淵樊碁一發現人不見就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甚至為此衝撞長輩。

      如果自己有個如花似玉的妹妹不見,肯定也會氣瘋的。

      「雲樂兄長……」

      聽著小小的呼喚聲,源雲樂也不敢立刻回頭。他稍稍瞄見淵樊瀟用風衣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才轉過身席地而坐,刻意保持距離。

      「我……如果有那裡冒犯……我向妳道歉。」

      不知道是不是火光的關係,她的臉好紅好紅。本來一頭長髮是紮成馬尾,如今也放下晾乾,散落的頭髮更顯她天生的貌美與婉約,配著清秀的瓜子臉、閃著光芒的靈動的大眼,光是靜靜坐著便能輕易擄獲他人的注目。源雲樂冷不防緊張起來,他可從未跟如此漂亮的女孩獨處過。

      「妳……應該不叫淵樊瀟吧?」

      她害羞的點點頭。

      「我是在玉龍谷的瀟湘平原出生的。爹跟娘說,如果是男孩就取瀟,是女孩就取湘。家裡的人都喊我湘兒。」

      真正的名字是淵樊湘嗎?源雲樂在心裡默念,喜不自禁的揚起嘴角。

      「妳為什麼特意要扮成男裝?」

      嬌滴滴的她愣了愣,又是羞澀的低頭。

      「還不是爹爹不答應讓我來南玉窟,我不服氣嘛!憑什麼三哥可以來,我卻不行?仁叔父明明說他可以帶上我的。」

      源雲樂想起與她初次見面的經過,覺得有趣極了。

      「妳因為氣不過妳爹,就乘上帶翼大龍,一個人從玉龍谷飛來南玉窟?」

      「才不只我一個。我還帶著翠寧,雲樂兄長忘了嗎?」

      她的確還帶著同樣扮成男裝的侍女隨行。

      看她鼓著腮幫子生悶氣,跟源雲樂想像的大家閨秀完全不同。

      「明明爹爹跟仁叔父從小都教我乘龍飛天,偏偏不讓我加入龍玉軍,說什麼女孩子不好入軍、他們捨不得。分明都是藉口,我才不信我不如三哥。」

      源雲樂記得龍玉軍的編排很特殊,甚至有一支全由女子組成的小隊,是負責在龍玉軍出征時留守玉龍谷的。

      「兄長說的是女龍隊。爹爹連女龍隊也不許我加入,這讓我更不服氣!你評評理嘛!」

      咕嚕。

      清晰的聲響讓兩人都是一愣。就見淵樊湘縮起身體,臉更紅了。

      在山壁這裡折騰那麼久,會餓也是自然的。源雲樂看了提回來的竹簍,裡面果然裝著岩人蔘,還有他獵到的山雞。

      「別氣了。我煮個湯給妳喝。」

      「煮湯?現在嗎?」

      木頭材質的東西全被源雲樂拿去燒,也沒有鍋碗瓢盆的器具,要怎麼煮?

      源雲樂聲稱簡單的很。

      「湯不過就是水。身為易水人,想煮個湯還不容易嘛!」

      他用匕首先除掉山雞的羽毛,再利用天生的易水之力,從洞外提出一大塊積雪放在火上烤。易水之力針對水以外的型態必須仰賴高度的專注力才能操控,這點倒是源雲樂的強項。他讓積雪飄浮在營火上,慢慢融化成巨型的水球好用來清洗山雞,接著又融化另一塊新的積雪,將水球燒到沸騰後便將山雞放入。不管是融冰還是飄浮的水球,全在源雲樂的掌握中,可見他的易水之力非常傑出。只是怕火不夠大,他索性把竹簍折一折也當成柴薪燒了。瞧山雞在飄浮的水球中翻滾,淵樊湘看得目不轉睛,沒多久山洞裡就飄散著香氣。源雲樂不忘把岩人蔘切片也扔進去煮,成了現成的蔘片雞湯。

      「火不夠大沒辦法燉太久,味道可能差一些,起碼肉熟了,當喝蔘湯吧!」

      確定山雞軟嫩了,源雲樂翻出如醫官搗藥的藥缽,充當湯碗用。淵樊湘接過時小小的啜飲,露出吃驚的表情。

      「怎麼了?是不是蔘味太苦?」

      她用力搖頭。

      「湯頭很清香,一點也不苦。」

      「太好了。妳多吃點。」

      衡山出產的小山雞肉質帶清甜,又因為耐寒而油脂豐富,不論是火烤、煮湯都好吃。源雲樂用匕首切了山雞,只見她小口的嚼,笑得好燦爛。不知道為什麼光是看她開心,他也跟著開心起來。這時火光忽然暗下來,是營火的木料燒到見底,火勢隨時會熄滅。源雲樂連忙翻找還有沒有能點火的東西,但四周能燒的幾乎都被拿去用了。眼看火焰越來越微弱,源雲樂還在找夜光玉,兩旁突然閃出耀眼的火光。

      「兄長不用忙了,我這裡有火。」

      火光來自淵樊湘的黛青色大龍的尾翼。原本怕天氣太冷會讓龍形玉凍傷,如今這條帶翼大龍倒是乖順的趴臥在主人身旁,任憑尾翼冒出熊熊的火焰,火焰非常穩定,遠比源雲樂煮湯的火焰要旺得多。

      但真正令源雲樂感到困惑的是,他總以為淵族人的龍形玉都是水性應龍,想不到其實有火屬性的?

      只見淵樊湘輕撫的龍頭,說:「雲樂兄長救了我,作為交換,告訴你這個秘密也無妨。天底下除了我爹跟仁叔父外,雲樂兄長是第三位知曉的人,連我的哥哥們都不知情呢!」

      這下源雲樂總算明白,難怪她一直說自己不怕冷,也難怪淵樊碁明明氣急敗壞,淵樊仁卻完全不擔心;清晨和肯定是透過玉聲,間接知曉淵樊湘的屬玉是條火龍,才同意不派兵搜救。源雲樂記得她獨自待在山徑時,身旁也少有積雪,可見也跟她持有火龍有關。

      「爹爹跟叔父不讓我加入龍玉軍,總說因為我是女孩他們捨不得,但說穿了是怕讓人發現我的屬玉是條火龍。不管我怎麼央求,爹爹跟叔父都不相信我能好好控制小青。聽說淵族要相隔百年才有一條火龍。可是火屬性與水屬性是相斥的,族裡總流傳火龍是厄難的象徵。」

      源雲樂完全能體會她遭受的偏見與質疑。

      「哪有這麼漂亮的姑娘會是厄難,妳別理那些道聽塗說。」

      見到她兩頰又紅潤起來,源雲樂才留意自己話說太快。

      「謝謝雲樂兄長。」

      她笑開懷時,眼睛裡的光似乎更耀眼了。

      「你快過來坐,待在小青旁邊就不怕冷。」

      她把自己的龍喚成小青,把晾乾的衣物披在大龍的背上。倚靠這頭能翱翔天際的大龍,源雲樂很小心翼翼,畢竟從未有機會能靠近這傳說中的神獸。他壯起膽子輕撫龍鱗、龍爪,難以相信這是由玉化身而成的。小青起先還用低鳴威嚇,多虧有淵樊湘制止。

      「別使壞了。要不是有雲樂兄長,恐怕我們還待在外面吹冷風呢!」

      大龍不服氣的甩甩頭,索性用大翼擋在兩人之間。

      「結果,我沒能找回雲樂兄長父親的信箋,真的很對不起。」

      她就是乘龍暴露在風雪中太久,導致小青受凍被迫變回玉形,而她跌下山徑時不慎扭傷腳。

      「沒關係的。反正就一張破紙罷了。」

      「別這麼說,那是雲將軍的遺物。你這樣說,我更過意不去了。」

      因為愧疚而低頭的她,忽然多了遲疑的神情。

      「本來,我也沒想要把信箋找回來。但是仁叔父告訴我有關雲樂兄長屬玉的事,我覺得很傷心。雲樂兄長的父母都是戰死沙場的光榮將士,你卻因為屬玉而飽受欺凌,為此被海淙軍逐出,過著處處受挫的日子……為什麼非要用屬玉來評斷我們?就算失控過又如何?大家憑什麼認為你一定會重蹈覆轍?」

      迎上淵樊湘難過的臉,源雲樂反倒睜大眼睛,情緒緊繃起來。

      「仁將軍……告訴妳我被逐出海淙軍的原因嗎?」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4)

上吧雲樂
撩得很好,繼續繼續(✪ω✪)
2020-10-14 22:1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你們不嫌棄啦!
這兩天有點頹喪,沒有特別累積稿子。
需要多一點時間準備後續的篇幅。
2020-10-15 20:29回覆

趁機發展感情線,很順利嘛。
雲樂快點把美人娶回家!!!
2020-10-14 11:2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說好說啦!
雖然我也寫了不少部愛情故事,但還真的從來沒有在尋玉小宇宙裡安排一齣從頭到尾認真談戀愛的情節呢!
感覺該找個機會認真嘗試看看!
2020-10-14 21:22回覆

幾碼>起碼

同意晨和+1正事正事!!!
終於有點點粉紅泡泡啦!!(((o(*゚▽゚*)o)))
2020-10-13 22:3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熬了半天終於熬出一點泡泡了......
老實說這小小的番外篇一下子養成頭好壯壯的大寶寶,除了一部分是我失策,另一部分也是我想跟下篇做一點點連結。就不知道俺比天還高的野心,能不能順利完成就是了?!(抖)
2020-10-14 21:21回覆

晨和:吃飽喝足,是不是要準備辦正事啦?!
雲樂:正事?什麼正事?
晨和:
雲樂:......
2020-10-13 22:1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雲樂:我明明只喝湯,根本沒吃飽。山雞肉都給她吃了。
2020-10-13 22:1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