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程雪森怎麼可以如此冷靜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殺玉記 番外篇 行雲流水 07

      當源雲樂睜開眼睛時,發現臉上濕潤還結有冰霜,原來是落下的雪花被體溫融化,卻又因低溫而重新凝結成冰。如今他的姿勢很詭譎,整個人是仰躺、懸掛在半空中,胸前更有沉甸甸的重量,因為淵樊瀟就趴在他的胸前,過度驚嚇的他還沒醒來。以淵樊瀟的年紀似乎太瘦弱,身上還有股淡淡的幽香。被壓住的源雲樂能感覺到從他身上傳來熱度,彷彿有火爐似的。幸虧有這股熱度,否則兩人說不定早就被凍死了。

      放眼所及,兩人摔下來的山壁就在幾十米遠的上方,偏偏風雪沒有減緩的跡象,不時吹得兩人搖搖晃晃。源雲樂不敢亂動,他摸到背後支撐兩人的恰是自己屬玉變成的玉網,他的腳踢得到枯枝,看來是下墜時網子正好掛在枯樹上。但是翻不了身,他無法確定枯樹有多大,也不知道距離下方還有多遠?他吃力的回頭,看了一眼就後悔,從這高度摔下去,小命照樣還是會不保的。

      這下可真是進退兩難!上不去,也下不去,而且闖禍的小子還昏著。

      不能這樣耗下去。源雲樂把人搖醒,淵樊瀟一醒來發現是躺在別人身上,急著想起身。源雲樂本想要他先別往下看,可惜慢了一步,淵樊瀟一看就大叫。源雲樂趕緊壓低他的頭,要他冷靜下來。

      「我們又還沒死!你不要往下看。真掉下去我也會跟你一塊掉下去的!」

      強迫淵樊瀟趴下來,源雲樂好聲好氣安慰他。他低頭啜泣,沒有一會兒便緊緊摟源雲樂,還一度勒得太緊,摟得源雲樂差點喘不過氣來。

      「我的網子剛好卡在枯樹上。你回頭看看枯樹有多大?是不是牢靠長在峭壁上的?」

      淵樊瀟確認是棵沿著峭壁生出來的大樹。虧得源雲樂夏日時很常在這裡打獵,對地勢也算熟悉,他開始思忖著該如何脫困,就在他努力觀察周遭時,留意到在下方山路上的積雪中有一只竹簍。

      他還在想那只竹簍會不會就是自己丟失的?眼角餘光瞄見另一側,有個即將被積雪給掩埋的山洞。他一度以為是看錯,還要淵樊瀟再確認一次。

      「我知道了,那是如醫官夏天時的工作小屋。」

      「小屋?那不是山洞嗎?」

      「反正是如醫官夏日時採摘藥材的工作地,他在山洞裡放了不少工具。要是能逃到裡面,會比在這裡安全得多。」

      一聽到源雲樂的打算,淵樊瀟開始求饒。

      「雲樂兄長,我們能不能待在這裡?我不怕冷,待再久也不會凍死的。」

      這要求真是讓人哭笑不得。源雲樂拒絕他。

      「你這樣壓著我也不是辦法,我的腳跟手有點麻了。而且你摟太緊了,鬆開些,讓我喘氣。」

      被他這麼說,淵樊瀟半天沒吭聲,但沒再摟源雲樂的頸子,卻牢牢扯住他的衣衫。看他怕成這樣,源雲樂忍不住笑出來。

      「難怪你哥哥這麼疼你。我要是有你這樣的弟弟,肯定也會擔心受怕。你都敢乘龍飛那麼遠了,怎麼這時候膽子這麼小?」

      「雲樂兄長儘管笑話我好了……」

      夜光玉正好照亮他發紅的耳朵跟頸子,源雲樂拍拍他。

      「別怕。我不會逞強冒險的。我還要送你回南玉窟呢!」

      望著那個山洞,源雲樂問:「你以前有沒有看過別人撒網捕魚?」

      「沒看過!」

      聽出他的聲音帶著惱火,源雲樂覺得他傻氣的可愛。

      「漁夫朝水裡撒網,再慢慢收網就能捕到魚。我們兩個現在就是網子裡的魚,就缺一個收網的人。」

      淵樊瀟稍微抬頭,不懂他的意思。

      源雲樂拿出夜光玉,拉長屬玉結成的網子綁在夜光玉上。他丟了好幾次,想把玉扔到山洞前,在扔了幾十次後總算成功。他要淵樊瀟抱住自己。

      「雲樂兄長,你到底要做什麼?」

      「不是跟你說要捕魚嗎?」

      他與淵樊瀟是網子裡的魚,而綁住夜光玉的那端就是收網的人。

      「我以前沒有這樣操控過屬玉,但沒有理由不成功。以往撒網收網的人都是我,但既然是我的玉,幫主人收網應該不難才對。」

      他想讓綁在夜光玉那端的網子收網,趁機將他們拉到山洞前。

      聽出源雲樂根本不曉得能不能成功,淵樊瀟結結巴巴的問:「真的要試嗎?萬一不成功……」

      「要是不成功,我會讓網子掛在峭壁上,盡量拉住我們的。」

      草擬的計劃本就有太多變數。淵樊瀟縱然有千萬個不願意,卻只能趴在他身上,根本沒得選。

      「雲樂兄長,我先說……要是我們真的跌下山谷摔死……到時下到玉光之海,就算能回到女媧娘娘身邊,我也會記恨你生生世世的!」

      說完這句他便渾身發抖地摟緊源雲樂。

      「要是真的那樣,你儘管化成鬼來找我尋仇。聽我數到三。一、二……」

      故意還沒數到三,源雲樂提前讓屬玉收網,那瞬間拉扯的力道果然讓淵樊瀟放聲大叫,騰飛的失速感伴隨可能致命的驚悚,兩人就像被彈弓彈飛的石子,重重摔在山洞前的雪堆中。只是衝擊力道過猛,網子不幸散開,源雲樂被甩出去,要不是他及時扯住網子的邊緣,此刻殞命摔下山谷的就是他了!

      「雲樂兄長!」

      淵樊瀟掙扎著想起身,源雲樂大喊要他留在原地。他現在能抓住網子掛在山壁邊,全靠淵樊瀟還壓著網子。確定網子夠穩後,他慢慢往上爬,也顧不得手上的凍傷又裂開流血,費了好一會兒,總算爬回山徑上。

      「雲樂兄長!太好了!」

      源雲樂爬上來連喘息的時間也沒有,先收回屬玉,抓起那只失而復得的竹簍,僅用單手就把淵樊瀟扛在肩上,直直往山洞裡奔去。

      漆黑的山洞裡少了風雪,只剩凝滯的冰冷空氣,源雲樂隨便找一處先將人放下,趕忙在洞口前佈置玉網,阻擋風雪吹進來。他用夜光玉照了照,這裡果然是如醫官工作的地方,山洞還算高聳,擺放著不少器具。如醫官夏季時總會上山採藥,一待就是數十天,有時候藥材數量太多,他會先在這裡熬煮提煉成丹藥再帶下山。源雲樂很快生火,礙於木材不夠,索性把一些木製的器具也拿去當柴薪。確定營火夠穩後,他總算能放鬆坐下來喘氣。

      歷經生死交關,他累得滿身是汗,又因為穿著雪衣悶溼衣衫。他把雪衣脫下來,沾濕的棉衣整個黏在身上,又冷又不舒服。淵樊瀟的雪衣也沾滿水。不僅僅是大受驚嚇的關係,他們曝露在風雪裡又跌進雪堆,衣服不溼才奇怪。

      「你把衣服脫下來,如醫官有留披風在這裡。」

      他剛剛就有找到兩三件。雖然有營火,但仍非常寒冷,穿著濕透的衣服只會更寒。

      「我不換沒關係。」

      縮在角落的淵樊瀟別過臉,源雲樂以為他又是鬧脾氣。

      「我不是跟你鬧著玩的。」

      源雲樂拿著披風走過去。

      「要是你又著涼受凍,你哥哥肯定不會放過我。把衣服換下來。」

      「不用……等等!」

      一拉掉深色雪衣,果然如源雲樂預想,淵樊瀟的衣衫早就被雪衣悶出一身汗。但或許是衣服濕透的關係,他忽然留意到這位四少爺跟預想中似乎有那裡不太一樣。

      溼透沾黏在身上的衣服,不僅顯出他纖瘦的體態,以及那玲瓏有緻、曼妙的身形……

      源雲樂一看先是愣了,淵樊瀟也愣了,等到他嚇得抓起雪衣遮掩身體,源雲樂這才回過神趕緊退開轉過身。

      哪、哪有什麼四少爺……分明是位四姑娘!

      這一刻,源雲樂真想直接衝回南玉窟,宰了清晨和。

      身為供玉人,他肯定早就察覺淵樊瀟是位女孩。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哈哈哈……雲樂終於栽在好友手上了!
晨和:誰叫你要先打昏我,不然我可能有機會跟你解釋一下!XDD

耶…期待綑綁play!!請三千字詳述!!
2020-10-11 22:4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不能什麼都要三千字詳述啦!我我我我我會吃不消......

清晨和應該是超得意洋洋,在心裡痛快的吶喊『活該』吧!XD

總覺得這次番外篇寫一寫,對我幫助最多的是增加很多關於清晨和的背景設定......
到底能不能順利把下篇大綱生出來呢......(抱頭)
2020-10-12 20:57回覆

哈哈哈哈,雲樂你看了人家的身體,要以身相許(?
不知接下來是不是要等雪停才能回去?
2020-10-11 19:0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雲樂想要以身相許,也要看人家要不要啊!哼哼!
我們湘兒可是好人家的姑娘耶!
2020-10-11 20:41回覆

於是,等雲樂脫險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晨和吊起來玩綑綁play。
2020-10-11 18: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晨和:你摸也摸了、抱也抱了,還要怪我?!
2020-10-11 20:4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