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程雪森怎麼可以如此冷靜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殺玉記 番外篇 行雲流水 05

      「就是你!就是你害的!」

      源雲樂才走進廳堂,淵樊碁一個箭步衝來扯起領口,將他撞到門板上,作勢要打人。

      「樊碁,不得放肆。」

      要不是淵樊仁及時制止,說不定淵樊碁的拳頭就會落在源雲樂臉上。這位年輕氣盛的三少爺才二十歲,此刻會暴怒也是情有可原。原來淵樊瀟通報完供玉人後有回房用膳,但藉機說要出門後就再也沒有回來;樊家人原以為他是趁機到南玉窟城鎮中閒晃,但過了子時仍不見蹤影,驚覺有異。三少爺派人到處尋也沒找到,這才想商請供玉人協助。知情的源雲樂二話不說立刻將清晨和叫醒。這位個性像孩子的供玉人自然是不悅,連睡袍也不換,垮著一張臉走來廳堂。今夜打從日落後風雪就沒有停過,強風撞在窗櫺上發出令人不安的聲響,在如此焦慮的時候,那點聲響格外惹人煩燥。

      但此刻,眾人是屏息以待,因為清晨和正閉目養神坐在主位上,不敢干擾他的思緒。他的雙眼正散出淡淡的藍色光芒,那是身為聽玉者的他正在發揮聽玉力的象徵。等他睜開眼睛,藍光也一併消散,淵樊碁立刻問:「敢問供玉人,可否聽見我瀟弟的玉聲?」

      清晨和瞪了他,但起碼口氣還算好。

      「勉強有聽見一絲絲,玉聲很微弱。」

      「聽得出方位嗎?」

      源雲樂才一問,就收到淵樊碁的怒目。

      「要不是為了你,瀟弟才不會在雪夜獨自跑出去!」

      這指控還真是嚴厲,三少爺早把源雲樂視作罪魁禍首。

      「三少爺,雲樂若有冒犯還請明示。我可不記得有得罪你兄弟二人!」

      淵樊碁痛斥他耍賴。

      「你不是指控瀟弟害你丟失你父親留下的信箋?你敢說沒有嗎?」

      源雲樂怎麼也沒想到會扯上那張丟失的信箋。

      「我是有跟四少爺提過信箋的事……但我也跟他說丟了就丟了!」

      「狗娘養的畜生!你還想否認不成?」

      「樊碁。」

      淵樊仁制止姪子口出惡言。

      「瀟兒自己都說了是他的錯,不關雲樂的事。」

      「叔父!」

      氣憤難平的淵樊碁惡狠狠地瞪源雲樂,放話如果淵樊瀟若是有三長兩短,必定不會放過他。

      「三少爺,你別窮緊張,四少爺還沒死呢!」

      清晨和點出玉聲雖然微弱,但沒有異樣,顯然淵樊瀟暫無生命危險。

      「感覺玉聲是從玉窟後方傳來的。如果四少爺真的去找雲樂丟失的信箋,他人應該在衡山山壁附近。」

      這是眾人最不樂見的。今晚風雪過強又太冷,根本不利搜救。只見淵樊碁轉身要離開,淵樊仁嚴詞制止他。

      「樊碁,雪夜放飛玉龍是最危險的,不許妄動。」

      「瀟弟正在外面受凍,我哪待得住!我一定要去營救他!」

      三少爺出言忤逆,淵樊仁卻面不改色。

      「你自己聽聽外頭風雪,這種大雪最容易傷及龍形玉。瀟兒又不是孩子,他不會有事的,再大的雪也傷不了他。」

      在源雲樂聽來,淵樊仁的話太有違常理。在這種冰天雪地的黑夜,即便有保暖衣物也很容易受凍。難道龍將軍真的不怕親姪子出事嗎?衡山山壁直接受北方風雪吹襲,在雪季時是封山禁入的。源雲樂採挖岩人蔘的地方還算在山壁外圍,但也得挑雪停或白天才能短暫進入,絕對不能冒險過夜。

      「真不愧是淵族人,本官開了眼界,也明白仁將軍的用心了。」

      清晨和沒來由的這麼說,非但不在乎淵樊碁,還用手拄著頭,露出隔岸觀火的笑臉。

      「既然仁將軍已有決心,本官也不多加插手。若是天亮後仍不見四少爺歸來,本官會立刻命湖淙軍派人搜索,仁將軍意下如何?」

      「正合我意。叨擾供玉人了。」

      源雲樂跟淵樊碁雙雙沒料到會是如此草率的決定,淵樊碁一氣之下要離開,還沒走出去就摔在門板旁,倒地昏厥。源雲樂怎麼喊也喊不醒他,隨即察覺是清晨和做的好事。

      「晨和,你做什麼?」

      清晨和大笑一聲。

      「做什麼?三少爺激動成這樣,本官看得都累,正好讓他小睡一陣子。仁將軍,派人送您跟三少爺回屋吧?」

      即便送走客人,源雲樂仍不死心,希望清晨和能改變決定。

      「這種雪夜留在外頭會凍死的,況且淵樊瀟對衡山地勢又不熟悉。晨和,給我你的令牌,我向湖淙軍商借白虎騎。」

      如果淵樊瀟真是回頭去找丟失的信箋,他更不能袖手旁觀。

      清晨和伸懶腰打呵欠,根本不理。

      「仁將軍都不怕了,你擔心什麼?那位四少爺不是省油的燈,死不了的。」

      如此輕浮的回應,讓源雲樂非常不滿。

      「晨和,你真的認真聽清楚四少爺的玉聲?」

      「你不信我?」清晨和拉高音量,稍有不悅:「源雲樂,你少學淵樊碁瞎起鬨。那位四少爺死不了的,你要是獨自去衡山才是送死。你不要逼我讓你跟淵樊碁一樣昏過去。」

      依這位供玉人的能耐,要逼源雲樂繳械簡直是輕而一舉。

      源雲樂把想講的話又吞回肚裡,聲稱沒那麼魯莽。

      「你酒還沒完全醒吧?我叫了那麼久的門你才醒。」

      清晨和用手揉眼睛。

      「你懂什麼?瓊娘也在房裡,我總不能馬上應門吧!」

      「那你就找個好日子把瓊娘娶進門,人家一顆心是牢牢掛在你身上。」

      「要你多──」

      話還沒說完,源雲樂已經舉手打向清晨和的後腦勺,拿捏過的手勁足以讓人倒地不起。他蹲下來搜身,果然從清晨和身上搜出一枚銅金色的令牌。

      源雲樂邊說邊拍好友的臉頰。

      「晨和,既然是從小一起長大,我早就學乖了。只要不把屬玉帶在身上,你可是拿我沒轍的。」

      沒有攜帶屬玉,聽玉者無法透過玉聲聆聽他的思緒,更無法操控他的行為。源雲樂很快回房取屬玉、換穿保暖的棉衣、雪鞋,接著趕到湖淙軍的軍營。因為他持有供玉人的令牌,士兵們不敢怠慢。等浪司群匆匆趕來,源雲樂早領到一頭白虎騎。

      「這大半夜又颳大風雪,你要做什麼?」

      浪司群可不傻,更不相信清晨和會輕易給令牌。

      「雲樂,事情不事鬧著玩的。弄個不好,湖淙軍會以軍法懲戒的。」

      源雲樂露出放浪不羈的微笑,跨上白虎騎,將令牌扔給浪司群。

      「無所謂了,大不了就是把我攆出南玉窟。司群,我把晨和打暈在廳堂,你去搖醒他。放心,一會兒我就讓白虎騎歸營,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我不是那個意思!等等!雲樂!」

      不管浪司群怎麼喊,源雲樂已經甩動白虎騎的韁繩,騰飛衝進風雪中。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5)


每次都會忘記看短文><
接下來看番外06
會不會有粉紅泡泡?脫衣取暖之類的(你想太多###
2020-10-11 16:2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脫衣是有啦,至於取暖......
雲樂已經去生火了!哈哈哈哈哈!
2020-10-11 18:15回覆

羽翔(語重心長),數學老師講的話要聽
重要的不是結果,是『過程』、是『推倒』!!呃……打錯字……OAO,算了,我忘了是哪個倒了…
2020-10-09 23:5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那我想回答數學老師:我都心算不行嗎?!(被揍)

番外篇準備寫到第六回,終於沒有晨和的戲份了......
我真的真的真的可以專心處理粉紅泡泡了!(趴)
2020-10-10 14:21回覆

算了!我不想聽你們解釋!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鬼才相信你們什麼都沒做!
別說了!我不聽、我不聽!!(捂耳朵)(瓊瑤上身)
2020-10-09 23: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所以,這樣算不算18+??????(被打)
2020-10-09 23:08回覆

晨和:不要牽托我,明明是你自己的問題!(一臉鄙視)

雲×和吵得很有味道啊!XD
不過瓊娘在房裡是怎麼回事??
都這樣了還不娶?!!
晨和…你這樣很渣耶~~~
要不要解釋一下你們在房裡幹嘛?www
 
2020-10-09 22: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瓊娘:他醉倒都在吐......(噁)
晨和:誰准妳說出來!!!


嗯哼。嗯哼。
2020-10-09 22:39回覆

這一篇......依然......沒有粉紅泡泡......(但我已經寫到快冒泡了)
怎麼想談場戀愛會那麼難呢?!

不過看到大家那麼支持『樂X和』......
 
2020-10-09 22:2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不行......我寫不出來......我投降......
反正曖昧總是最美!
反正妄想使人強大!

不過晨和在《殺玉記》下篇戲份超吃重,我都認為是因為他的關係才害我大綱寫得很不順......
2020-10-09 22:2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