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這樣的城市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眼前看見的景色都變成了灰色,那一點一滴失去的色彩我也沒有放在心上,在這陌生的城市已經待了兩年它依然陌生,即便每晚都在陽台上眺望著,緩緩的放下我手中的菸,不管周圍的什麼都不會再有一絲絲的生氣。

早起的不甘願,在浴室懶散的刮著自己的鬍子,我捏了捏我的臉沒精神的自言自語著。

"你可不可以做點其他的表情?"

唉...我在幹嘛呢..

妳曾經有趣的問過我,幸福是什麼顏色的呢?

如今問這個問題的妳,沒有猶豫的幫我把世界染成了灰色。

“以修,你又在發呆了?”

“嗯?”我懶散的打了個哈欠

“所以我說啊,我們的資料都快趕不完了,你怎麼還能一臉悠閒?”前輩掐著我的嘴巴問

“一臉緊張也不會增快進度的”

啪!!

“別打嘴炮,立刻下去”

前輩用力的敲了我的頭後就離開了

這個從我入公司就開始帶我的前輩,總是很囉唆的在我旁邊碎碎唸著,即便是這樣每天都沒精神的我,前輩似乎也沒有任何一刻放棄過我。

以前往往都不會明白,明白這樣的以後如此忙碌,如此的一成不變,如此的疲勞,如此的...無趣。

“以修,可以了剩下的明天在做吧”前輩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點了頭伸了一個懶腰

“以修,很久沒找你去喝酒了對嗎?走吧今天前輩我請客”

“痾...”

“給我來就對了”

“是,是”我無奈的回答

我知道國外有些城市到了下午大多數的人都已經下班了,台灣加班到晚上都只屬於正常,但也唯有這樣,夜晚的街道,燈火珊闌,熱鬧的每一個角落都代表了每一個上班的疲倦,即便是這樣,眼前的景色依舊還是灰色..

“以修,這麼久了都是一個人,去交個女友如何?”

“是,是,遇到了我就去了”

“你這樣回答我已經長達一年多了”

“那前輩就別再問了如何?”

啪!!

“倒是前輩你,也一個人挺久的?”我好奇的問

“我嗎?呵呵...”

看著前輩冷冷的笑了我便安靜了下來

“有時候這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前輩搖了一下手中的啤酒

“前輩,那不是紅酒”

“閉嘴,想聽個故事嗎?”

“前輩肯開口,晚輩洗耳恭聽”

“五年前我剛來到這個城市,因為一個女人來的”

我沉下了心繼續聽著

“為了那段感情,我做了許多,就深怕她過的不好,我不斷的加班,只為了兩個人更好的生活,那個時候一直都把這個負擔當成了甜蜜的動力,每一句的承諾,我都放在心上沒有忘記過,即便我表面這麼木頭”

“後來呢?”

“直到有一天,我疲倦的下班,整整快一個月沒放假的我,終於等到了兩天的假期,也直到那一天,我當下的生活被可笑的承諾砸了個粉碎。”

我拿著啤酒在一次的倒滿了前輩的杯子

“兩個人在床上睡覺,我崩潰的怒吼著,放假的那兩天,全部拿來搬家用,你能明白當你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離開了熟悉房間,再打開一個陌生的房間,空蕩蕩的,你明白往後你得住這了,誰都不在,曾經的誰都不會在,只剩下你自己,那種無助的感覺。”

我微微的笑了笑

“所以,以修!”

“嗯?”

“偶爾我很佩服你,明明是遭遇到差不多的事情,你卻沒有說半句話,繼續著自己的生活”話說完前輩倒了下去

“是嗎?,前輩你喝多了,我扶你回去吧”

是嗎?我無所謂嗎?難道不是到了現在我依舊掙扎嗎?難道不是嗎?

我送完前輩回家後我反覆的想著

前輩,不只感情,我對於人,事,物,周圍的一切都不再抱有什麼期待,活的開始無趣,從沒有任何期待的那一天開始,我便看不見顏色了,前輩你或許已經得到救贖了,然而我等待的

只是終結

隔天的早上,依舊不想起床

“欸,你可以不要老這個表情嗎?”

依舊的對鏡子自言自語,繁忙無趣的一天又像回溯一樣重新開始,我明白或許這對許多人來說是必須,每天努力的上班,努力的開會,努力的解決任何該死的資料,但依舊沒辦法阻止我這提不起精神的神情   。

“喂喂,我說你們都幾歲了,中秋節還在玩沖天炮”前輩不悅的指責

以往公司的節日因為員工之間相處的還不錯,所以許多節日大家都會相月出來一起過,從開始我總是玩具著所有邀約,直到前輩會死賴在我家門口威脅著要放火,我才被抓了出來。

我無聊的翻著快烤焦的肉塊一邊嘆氣著

這樣的節日如果烤肉的話總分成這幾類,開心的玩只等著吃的小王八蛋,跟做在旁邊只顧著跟女同事聊天的禽獸,還有好像回到童年一樣瘋狂的玩炮的小兔崽子,最後就是一旁默默的烤肉,沒能參與聊天,參與把妹,參與放炮的懶大叔。

“欸,以修,這肉好了嗎?”

“嗯,自己拿吧”我無趣的拖著下巴

“欸,以修哥,換人烤拉,過來聊天”女同事熱情的邀約著

“沒關係,我待這就可以了”

“喔,好吧”

我無趣的開了罐啤酒,剛開始要喝,就有東西往我的腳邊飛了過來

磅!!!

我被巨大的聲響嚇的啤酒掉在了地上

“啊,抱歉以修,那個炮自己轉彎了”

“沒事”我給了一個無奈的微笑

就像這樣,連發脾氣的力氣都沒有,就像個軀殼一樣,即便我明白前輩總拉我出來的用意,我依舊對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勁。

那晚結束後,我走到了頂樓,帶著剛烤肉沒喝完的啤酒一邊喝著一邊想著那個時候自己站在這瘋狂的自言自語著,我冷冷的笑了出來,說了句

真是白痴啊,以修

在世界崩塌的那天,我沒有留下半滴的眼淚,只是開始宣洩著我的所有,跟前輩一樣的付出,跟前輩一樣的不被諒解,跟前輩一樣的無助。

“妳懂愛嗎?我想妳不懂吧?至史至終妳都只是在等待著人家的努力,倦了,厭煩了就換一個,承諾說的容易,動聽,但那些話都是妳一直以來傷害人的最好的工具吧?當我忙碌著,在那個酷寒的冬天裡發著燒去上班的時候,妳是不是剛好正在考慮著其他那個男生能讓妳過上更舒服的日子?當我低聲下氣的跟公司排著假期想要陪妳的時候,當天妳卻說妳要跟男生朋友出門,當我越不想失去妳的時候,妳卻可以消失的那樣子自然,分開後的一個多月,妳迅速的交了下一個男朋友,這樣子的妳居然曾經跟我說,妳懂得什麼是,愛”

那天像是發了瘋似的,也著了魔,在頂樓自言自語著,喝著久,待到了天亮,也少見的請了一個星期的病假。

在你原本相信著,這個世界上就算只有一個小角落也好,有著一個容身之處的時候,那也該是多麼令人高興的事情,但後來發現了,就連這樣子的一個小角落也容不下你,我還真以為是有什麼事情真的可以期待的,我還以為..

其實從眼裡的景色失去了色彩的那一天,心裡一直很平靜,但要說平靜也不太適合的樣子..

簡單的來說,就是不再有任何的波紋。

“欸,以修,你認為愛情長什麼樣子”前輩閒著沒事問著我

“我想大概是不抓住,苦著,抓著了,疼著”

“哦,這見解”

“有剛好戳到你了嗎,前輩”

“今晚晚餐,你請”前輩笑著轉過了身

我默默的又說了

“唉,這不是也戳到我了嗎?前輩你請才是”

這句話,前輩始終沒聽見

每天加班到晚上的生活,對於現在的我沒有任何的抱怨跟不滿,畢竟不管休息還是上班,對我來說都是同樣一個情緒。

公司的女員工總是喜歡開玩笑的調戲我

“欸,以修,我當你女朋友好不好”

“不行,我長太醜了”

“怎麼會?”

“哈哈”

我總是會裝糊塗的敷衍過去,戴上了笑容的面具過上了這無趣的一天之後,回到家繼續面對著這樣面無表情的自己。

在失去色彩的幾年後,我總是明白的,過去的一切,我早不恨了,畢竟沒什麼期待了,愛也好,不愛了也好,即使理由不正當,都也是個選擇,朋友也好,家人也好,我早不奢求有誰可以明白些什麼

即便之後的一切我很努力,但我依舊不明白我努力該是為了什麼,我就不期待些什麼了,所以為自己努力這件事情,我沒那麼有所謂就是了。

“以修,你這臭小子給我出來,你又睡過頭了對不對?”

“前輩你在發什麼瘋,我正在你後面”我打了個大哈欠

“今天的員工旅行看來你沒有忘記呢”

“我沒有忘記的,只是我家不被放火燒的安全”

因為人太多,遊覽車滿了,我坐上了前輩的小轎車,一路上就我們兩個,沉默著

“以修,你覺得,現在你跟我待的這個城市,是個什麼顏色?”

“大概,是灰色”

前輩又沉默了

“如果可以,你希望它是什麼顏色”

“如果可以嗎?那就灰色就好了”

“你怎麼那麼悲觀啊死傢伙”

“前輩,如果沒有你,對我來說這個城市會連灰色這個唯一的顏色都沒有”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前輩你可能是個色盲,你看旁邊大樓2是藍色的,車子是紅色的,你還一直問我什麼顏色,前輩你一定是個色盲”

“我想我不放火燒你家,改燒你好了”

“......”

“前輩,以後也麻煩你了”我小聲的說

“你剛有說話嗎?”

我又打了個哈欠,不發一語

即使只是灰色,正確來說是至少還能有灰色,我慶幸著,我曾想過,前輩不斷的找著我,可能也同時是在給自己救贖著,一樣的遭遇,不一樣的處理,但心情卻還是彼此可以明白。

總是有些人,可以豪不知情的,甚至義正嚴詞的來傷害著自己,事情過後,那個傷害你的人還會告知自己身旁所有人都是你的問題,即便當初的自己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氣,拋棄了多少的事情,義無反顧的奔向了妳

但即便是這樣子的傷害,我也好,前輩也好沒有人因為這些傷害而倒下

所以其實從中間開始,這些事情就已經變的無所謂,即使在撞到了當初這些不願回想的人,事,物,我也能幫自己的臉給上一抹微笑

我也知道,雖然看似好像沒什麼意義,前輩時常的邀約,時常碎念,都一點一滴的給了我救贖

在這個灰色的城市裡,也不盡然任何事情都這樣灰著呢。

所以.....

“前輩,以後多指教!!!!”我大聲的喊著

啪!!!

“幹,被你嚇一跳,差點出車禍你知道嗎,臭傢伙”

“嘻嘻”

“笑你個頭”

《完》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