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白無彩 (1.0.0)

(未完成修改,但暫時無繼續更新之意)

一‧

這兒所有東西均是黑白色的,無論是天花板、屋樑、地板、牆壁都只有黑白色。早上,我穿着黑白色的衣服,跟隨爸爸來到庭院練習劍道,爸爸和我的木刀也是黑色,他亦穿着純黑色的衣服。庭院內沒有任何植物,一切都只有黑白色,天空則是白茫茫一片。

「哈……哈……我不行了!」

練習了一會兒,我便滿頭大汗,無力的坐到地上。

「爸爸,這兒有神明大人保護,為甚麼還要做這種訓練?」

「我們要協助神明大人,維持這村內的治安……站起來繼續。」

我勉強的站了起來,繼續向父親揮劍。練習完後,爸爸出外工作,我則會陪同媽媽練習編織,她穿着純白的衣服,室內亦有很多以白色為主的衣服,中央放着黑色的紡織機,上面纏着白色的線圈。

「媽媽,這在織甚麼?」

「這是結緍時女孩子穿着的……不過也有是給獻給神明大人的女子穿的。」

「為甚麼要特別穿這個?」

「神明大人保護我們免受外面的怪物侵襲,為了不讓我們被外面的世界迷惑,神明只讓我們使用黑白兩色,以保持心無雜念。」

「那即是說還有其他顏色嗎?」我看着媽媽編織的白色布料,幻想着這些布料有着其他的色彩。

「對啊,當時這村莊還沒有神明大小保護時,我經常和你爸爸在村外玩,那兒的事物各自有着自己的顏色呢。」

「真的?我想去看看!」

「不行呢,這樣會被神明大人責罵啊,你還是乖乖待在家中和媽媽一起學織衣服吧。」媽媽捉起我的手放到紡織機上,開始教導我編織衣服。

二‧

第二天,早上與爸爸練習完劍術後,媽媽接到客人的訂單,便專心的忙着編織。我偷偷走出家門,來到村莊的邊緣,這兒只有神明的結界,以及一個守衛站着。

「那邊有人說救命,叔叔你趕緊去看看!」

守衛聽完趕緊離開,我興奮走到結界旁,輕輕推了推它,沒有反應。我用力的推它,這時外面好像有一些東西幫我把結界消除了,我便失了平衡跌到結果外。

我躺在一片青綠色的草地上,放眼望去,周圍也是青綠色。我伸手摸了摸它們,草的綠色立刻飛到我的手上。正當我感到不可思議時,頭上的雲飛走了,一道陽光照到我的身上,我抬頭望向天空,看到一大片藍色。我急步向前跑,沿着上坡走到一個平原。這兒有着五彩繽紛的花朵。我伸手摸了摸紅色的花瓣,一導紅光隨即飄到我的手上,就像會跟着我的意識一樣走動。我再摸了摸其他顏色的花,黃色、綠色、藍色、各種顏色聚集我的手上任我玩弄。

「吼!」我看向遠處,一只體型巨大的怪物正在衝向我。我嚇得跌倒在地,怪物繼續衝向我。突然,牠被另一只更大的怪物從旁衝出來吃掉,怪物咀嚼了一會兒,把食物吞下了肚。他把頭轉向我,然後快步衝過來。我立刻提起腳步逃跑,但怪物很快便追上我,我慌張的把手上的顏色扔過去,竟然阻礙了怪物的步伐,我連忙將草地的綠色拿起來扔向怪物,擊中了牠的頭部,牠逃跑了。

三‧

我回到平原,將各種花朵的顏色拿起,將他們帶回村莊,沿途村人看到我身上的顏色時紛紛露出驚訝的表情。我回到家中對着媽媽說:「媽媽,你看看!」

我讓手中各種顏色在房間內飛舞。

「你——孩兒,把他們收起來,不要讓別人看到——」

「娘子!究竟發生甚麼事,村民說我們家的孩子是變異——」

爸爸衝進房間,看到我手上的顏色,便突然沉默了下來。

「媽媽,發生甚麼事?變異是甚麼?」

「碰!」

家中大門震了一震。

「碰!」

大門又震了一次,屋外漸漸出現喧嘩聲。

「你們家的孩子是變異,快把他交出來!」

村民們大喊,並且用刀斧破壞大門。

「嘖!交給了你們,我們也會被神明殺掉吧……娘子,你把孩子藏起來。」

說完爸爸便從房間中拿起自己的黑色武士刀。媽媽亦將我抱起,打開了房間內的暗格,並且在暗格中再打開了一個細小的暗室。

「你在裏面躲着,聽到甚麼聲音也不要出來,知道嗎?」

「媽媽,發生了甚麼—」

「碰!」

大門被破壞掉了,十多名村民紛紛衝進屋內。

「等到外面安靜後,拉一拉那邊的柱子出來,知道嗎?出來後立刻離開這村落,不要讓神明發現你。」

媽媽將我放進暗室中。

「媽媽愛你。」媽媽吻了我的額頭一下,然後便把暗室和暗格關上。

接下來,我聽到外面不斷傳出打鬥聲,斬擊聲,以及一名女性的尖叫聲,最後外面不停傳來腳步聲,不久便恢復一片平靜。

四‧

我從暗室中走出來,看到家中多處出現了裂痕,黑色及白色牆紙脫落,露出啡色的木頭。爸爸媽媽也倒在地上了,地板、牆壁、衣服均被染上紅色。我跪在地上,摸了摸血漬,紅色慢慢飄起,我流下淚來,呆呆的跪在地上。

「噹……噹……噹……」外面傳來鐘聲。

我偷偷望向街上,是一隊遊行隊伍,他們正護送着兩名穿着白無垢的女子走到了神明大人在這村莊正中央的住處。其中一名女子穿着的白無垢是媽媽編織的,我想起了媽媽說過這些是獻祭給神明時女子所穿着的衣服,我便偷偷的跟上去。

「放我走!我不要被那神明吃掉!」

「作為祭品獻給神明大人是件光榮的事,給我回去!」一名守衞捉着了一名正想逃走的女子,並把她押回隊列中繼續遊行。她們穿過了大門的結果進入了神明大人的住處。我用沾滿血的雙手碰了碰結界,結界便穿了一個洞,我順利的走進結界內,發現人們都站在庭院內,我連忙躲到一旁。

突然,一只巨大的手打開房門,並將一名女子捉進屋內。

「啊!」剛才逃跑的女子再次嘗試逃跑,她走到結界前不停敲打,但結界原封不動。

「碰!」巨大的手臂再次伸出,一手握着女子的身驅,她默不作聲,只是露出痛苦的表情,然後垂下頭沒有再動,並將女子帶回屋內。

「你們殺了那異變了嗎?」一把粗壯的聲音從屋內傳出,聲音大得響徹整條村。

「抱歉大人,我們還沒有找到,不過那只是小孩子,而且他好像只會將顏色揮來揮去,沒有甚麼威脅——」一名守衞說。

「我說過,但凡由我們神明來守護人類開始,你們便忠誠於我們,並沒有再讓這些變異留在人世吧……」

「是……是的。」

巨大的手臂再次伸出,他握成拳頭向着守衛衝去,然後在他面前停了下來。他緩緩放開手,一堆骨頭掉到地上。

「不想變成這樣,就快找他,然後把他殺掉!」

「是……是的!」

說完守衛便連忙離開,我也跑回家中。我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爸媽,發現爸爸的身旁有他的武士刀。我撿起它,並且走到屋門前望向神明所住的區域,這時地上的血液紛紛飛起,並且進入了刀中,使整把刀變成滴着血的艷紅刀。

五‧

三年後,這天的晚上,我來到了一個小鎮,這個鎮也是一片黑白色,看來這也是由神明管治的村鎮。我爬上小鎮的圍牆,拔刀將結界切開,然後進入了村內。

我跳到一間房屋上,看了看小鎮中最大的全白房屋,便朝着那方向走向。

「你們想怎樣!」

一名女孩的聲音從後巷中傳出。

我急步停下,從屋頂向下偷望,兩名男人將女孩迫至死胡同。

一名男人走上前說:「小姐,怎麼穿成這樣四處走?看來不像是嫁人呢。」

「大哥,她是祭品吧,我們——」

「不要這麼膽小!那神明就只是體型大一點而已吧?我們做了那種事衪一定不會知道。」走在最前的男人再踏前一步,並且伸手想去摸女孩的胸口。

「不要!」女孩打了男人一巴掌。

「可惡!一起上!」男人捉起女子的雙手,另一男人則嘗試靠近她,郤因女孩激烈掙扎,腳踢中了他的要害。

「乖乖不要動!」男人用力撕開了女子的第一層衣服。

「這位女孩子,你是要被獻給神明的祭品嗎?」我站在屋頂上說。

「哈?是,是的。」

三人紛紛停下望向我,我跳到地面上拔刀。

「放了她,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紅……紅色的刀?你是外面來的人嗎?」

「嘻!」

我笑了笑,刀尖慢慢滴下了幾滴紅色的顏料。

「這是……血……大,大人,不要殺我們,我們只路過而已——」

「快點走。」我讓紅色向前飛向兩人,兩人嚇得頭也不回逃走了,我便收起了刀,望向女孩,只見她瞪大雙眼看着我的刀。

「這……這是紅色嗎?」

「哈?啊,是的。」

「你是從外面來的嗎?」女孩把視線移向我。

「啊,是的。」

「外面真的有其他顏色嗎?」女孩踏前一步。

「是的。」

「真的嗎,太好了!那你可以帶我出去嗎?」

女孩的臉快要碰到我的臉了。

「不是,我只是……」我退後一步說:「嚴格點來說,我是帶你回去給神明的。」

「甚麼?」

此時,三四個守衛走進這兒,其中一名說:「小姐!你沒事吧,我們剛剛看到有兩個男人慌張的從這兒衝出來……你是誰?」

「我剛剛救了你們家的小姐,她應該沒有受傷。」

「真的嗎?真是太感謝你了。小姐,快跟我們回去吧!不然神明大人會憤怒的。」

「我不要!我要離開這兒,到外面的世界去!」

「不要說任性的話了。」

衛兵走上前,將女孩拖走,我看了看女孩身上破損的白無垢。

「等等!」

衛兵回頭嚴肅說:「怎麼?你想幫小姐說話嗎?」

女孩的眉目微微上揚,我繼續說:「不是,只是神明喜歡純潔無瑕的人,她現在的服裝恐怕不太合適。」女孩垂下眉了。

衛兵想了一想說:「的確……不過我們現在就要——」

「延後幾小時吧?我可以現在立刻替你們修補。」

「甚麼,你會織白無垢的嗎?」衛兵看了看我身上的刀及衣着。

「沒問題,甚至會弄得比原本的更美。」

「那好吧。」

六‧

我來到了女孩的房間中,替女孩修補白無垢,女孩坐在一旁說:「你真的是村莊外面來的嗎?」

「怎麼這樣問?」

「你好像很清楚我們的習俗的樣子,而且連你這樣的男孩子   也會做白無垢……」

「外面的世界很大的,有很多村莊也是由神明保護……我也是在那些地方長大的。」

「真的?」女孩突然爬到我的旁邊。

「你是怎麼逃走的?外面不是有那些恐怖的怪物嗎?啊!那麼外面的世界是不是不像這兒,而是有很多種顏色——」

「對!外面的世界很危險的,你還是不要再問了!」我將針頭指向女孩,並讓一滴紅色滴下來。

「哇!你是怎麼做到的!」女孩把頭靠上前仔細觀看針頭。

「你不怕嗎?」

「不怕!你還能變出其他顏色嗎?」女孩望向我。

「……不能,而且我不是變出來的,只是控制。」我拔出刀,控制刀上的紅色飛出來,飄到女孩臉前。女孩摸了摸紅色,紅色黏附到她的手指上,我再將那兒的紅色抽出來,並在空中飛舞,女孩目不轉睛的望着。

「事先聲明,我可是變異,不少變異的人只是得到身體能力的強化,但我則是能夠控制——」

「很厲害!」女孩站了起來:「這是到外面的世界便能看到的顏色嗎?」

「你真的這麼喜歡外面的世界嗎?」我把紅色收回刀上。

「嗯!小時候,我聽母親說外面的世界有很多顏色的,她雖然用文字形容了各種顏色給我知道,不過我就是想真眼看到的。」

「啊……」

我繼續縫合衣服。

「你剛剛說你原本也是住在神明管治的村內吧?但你是變異,他們沒有把你殺掉嗎?」

「嗯,他們是想殺掉我,不過那兒的神明被我殺掉了,我這幾年來也殺了不少這些白色的神明呢。」

「甚麼?」

「所以我這次來,就是為了讓你協助我,你不要告訴其他人關於我的事,不然我現在就殺掉你。」我將衣服遞給女孩說:「穿穿看吧。」

我打開門,走到房外。女孩隔着房門,一邊穿衣服一邊說。「你剛剛說,你可以殺掉神明?那即使——」

「不要這麼大聲,事成後我就會走,你自己決定以後的人生吧。」

「真的?那麼那時我便要出外,探索這世界不同的事物,我已經受夠了每天對着這推黑白色的東西。」

「不過外面的世界很危險,如神明所說,有其他怪物會吃人,你還是留在鎮中——」

「那我可以跟着你嗎?你可以殺掉神明,你應該很強吧?而且神明死後,這鎮也不再安全了吧?」

我笑了一笑說:「穿好了嗎?」

「嗯!」

女孩打開房門,我走進去房間,女孩站在一塊大鏡子前照着鏡,她轉過身來說:「怎樣?」

「啊……啊!我縫得真不錯呢。」我微微臉紅。

「是嗎……」

「怎麼?你不喜歡嗎?」

「不是……只是……這衣服其實是我母親獻祭時穿過的,我一直也不太喜歡這衣服的顏色,全白色,感覺很單調,很……空虛。」

女孩看了看鏡中的自己,露出哀傷的表情。

「把雙手伸向我。」

「嗯?這樣?」

我將刀上的紅色抽出,塗在袖子的衣領的邊緣內側。

「這樣怎樣?」

女孩翻看了一看笑着說:「好看多了,謝謝。」

七‧

女孩跟着遊行隊伍來到了神明的住所前,結界打開了,女孩一人走進去,其他人則散去。

「不錯,不枉我等了這麼久。」

這個房間十分大,但裏面空無一物,猶如一個巨大的四方體一般。十米高的神明站在正中央,衪有四只腳,四只手,眼睛沒有眼珠,只能看到一片眼白。

「很醜。」女孩小聲說。

「你說甚麼?」

「我說我這麼美,不覺得要嫁給你這一個醜八怪很可惜的嗎?」

「哈,哈哈!真是天真,你不知道自己不是來當新娘,而是當食物嗎?」神明上前俯身望向女孩說:「,我先吃掉你的手腳,然後慢慢把你的身體吃得殘破不堪,那時看看誰是醜八怪吧!哈哈哈!」神明漸漸伸出一只手。

「唰!」

一把紅色的刀從背後插穿了神明的腦袋。

「是……誰……竟然可以……打穿……我……」神明倒下來,一動也不動,然後變成一堆白色粒子消失。

「做得好,注意力都被你吸引,很輕鬆就贏了。」

我走到女主面前,身後的結界被我斬穿了,形成了一個通往外面的出口。

「真的……殺了神明……你很厲害!怎麼做到的?」

「說甚麼黑白色是心無雜念甚麼的,其實只是掩飾他們害怕其他顏色的弱點。」我走到了女孩身後。

「一般人類的變異即使強化了肉體能力也未必能打穿神明的皮膚,不過我這能力正好可以克制神明……」

「啊!那麼我們快點走吧!」

「等等,按照剛剛的沖擊力,我的刀應該是掉在這附近才對……」

「你是在找這個嗎?」

「這聲音——」

話未說完,我便打飛到牆角。

八‧

「你沒事嗎?」女孩想走向我,此時地板突然晃動,女孩跌倒。我砍出來的出入口被旁邊牆壁的白色重新填補了,房間的地板漸漸浮出一個巨型的身軀,變成了另一只神明,衪的手中拿着我的武士刀。

「這附近的神明都被殺了,我就想着這輪應該會來到我這兒吧。」

「你……還沒有死嗎?」

我舉起手,將刀上的紅色抽到我的面前。

「剛剛死的只是我的下屬,真可惜,我可不像衪這麼容易對付呢。」

神明放下刀,並從白色的牆壁中抽出白色,形成了一塊大磚扔向我,我連忙散開紅色,形成防護盾擋住磚塊。

「雕蟲小技。」

神明從地上抽出兩塊白磚,其中一塊扔向了女孩,我連忙將紅色飛過去掩護女孩。

「謝……小心!」女孩大叫。

話音一落,另一塊白磚便打中了我的腹部,我被打飛幾米,腹部漸漸留出血。

「你只會用紅色嗎?真是可惜,這樣可打敗不了我啊——」

女孩連忙跑過來我的身邊。

「乖乖站着不要動。」神明手指一揮,女孩腳上的地板便隆起,將她往後幾米拋出。

「我不太喜歡吃男生,讓我殺了你再吃那女生。」

神明這次製作出尖銳的白磚沖向我。

「不要!」

女孩嘗試站起來,但白磚已經來到我的面前。

「唰!」

「甚麼?」

一堆紅色的血液從我的身體抽出,形成防禦罩擋在我的前方。我將紅色的血液形成尖刺打向神明,神明製作出白牆阻擋,兩者的沖擊形成了一股白霧。我看不清神明的狀態,只見我的血液滴到了地上,我舉起手將它們全部運回這邊,但我咳了幾下,咳出了更多的血到地上,而部份控制中的血亦倒在地上了。

白霧漸漸散去,只是神明不見了   蹤影。

「我想起來了。」

聽到神明的聲音,我連忙向前方閃避,一堆尖刺從地面伸出擦身而過,隨即神明便從那地板浮出。

「三年前,我的一個下屬也是被你殺死的吧?」

「對,你的下屬應該都死了吧!那麼下一個就——」

「真是可惜呢。」神明笑了笑繼續說:「我聽說你的能力本來應該是可以控制多種顏色吧?現在怎麼只能控制紅色呢?」

我瞪大雙眼望向神明。

「你的執着,我感覺到,你對這紅色有很大的執着,就像我們喜愛白色一樣,我們是一樣的吧?」

我回憶着以前,我殺了神明,亦殺了很多中途阻撓我的人。

「不如協助我們吧?其實我們吃人,是為了補充體力,好應付外來的怪物,以守護人類。你們人類也是如此吧?吃其他的食物來填飽自己的肚子。」我想起父親說過的話,他鍛鍊我,就是為了維持村內的治安,神明對我伸出手繼續說:「你也可以用這力量對付其他的怪物,這樣的話人類豈不是能自由出外了嗎?那時我們亦不用守護人類,亦不需要特別吃人……你的父母也不會——」

「不要聽他的話!你的力量才不只是為了這種事而用的!」

女孩大叫,神明回頭看向他,我也回過神來看向女孩。

「但這不是很奇怪嗎?你們神明既然要保護我們,為甚麼又將整座鎮所有東西變成黑白色?又不容許他這樣變異的存在?說到底,是你們不想我們作反吧?」

神明想了一想說:「唉……原本想留着你完整的吃掉,不過看來今天只能吃肉醬了呢?」

神明從天花板抽出大量的石頭,扔向女孩,石頭撞到她身上,使一堆沙塵濺起。

「嗯?這衣服……」

塵埃散去,女孩穿着的白無垢的內側紅色飛了出來形成保護罩保護她。

「快點走,這傢伙交給我來對付!」

我一手維持着女孩的保護罩,另一只手伸將紅色血液射向女主身後,使牆壁打穿了一個洞。

「快點跑!你想見識這世界吧!到東邊去,那兒的村落的神明被我打敗了,你去那兒——咳!」我再次吐出一堆血,勉強的蹲在地上。

「但是這樣你——」

「別管我,快跑……」我的聲音漸漸變小。

「真的是這樣嗎?」神明再次舉起白磚,衪將白磚變成無數的小塊,並且射向我。

「外面的世界很危險啊?沒有我們在,恐怕一般人是抵擋不了吧。」

我勉強的跑起來躲避,但有幾塊白磚躲避不及,我只好舉起雙手保護頭部,然後神明繼續扔出細小的白磚打向我。

「試想一想,你們人類沒有我們神明在,害怕不久便會被其他怪物消滅吧。」

白磚繼續打下來,我越蹲越低,將表面積縮至最小。

「就算有你們這些變異在,害怕撐不了多久,整個鎮便會被攻陷,所以人會被吃掉吧?」

神明將一塊石磚打向我的頭部,我頓時倒地,全身無力的不能站起來。

「不要對外面的世界有向往,乖乖的在我們——」

「這樣的生活一點也不好!你根本是——」女孩話還沒說完了,神明便歎了口氣,將一塊白磚打向,將女孩的保護罩打破。

「你知道嗎?如果你逃走了,便會出現下一個祭品被我吃掉啊?」

「這——」

「如果這個鎮沒有我,所有人也會沒命。」

「但是……即使這樣……」

神明看着女孩,想了一想說:「說起來,你的母親好像也被我吃掉了呢。」

女孩瞪大雙眼看着神明。

「其實她肉質不怎麼好,我也不想吃她的,只是她經常說着外面的世界有多美好,外面的世界有多少顏色是這兒沒有的,我看見她這麼煩才把她吃掉……如果她沒有這種幻想的話,她應該不會死吧。」

女孩雙眼的瞳孔收縮,漸漸流出淚水。神明笑了一笑,便對女孩射出白磚。

「喂!快點逃!」我用盡力氣大叫,但女孩依然沒有反應。

九‧

「以前,媽媽是在其他鎮住的,家中放着各種的裝飾,庭院內開着不同顏色的花。節日時,我們穿着五彩繽紛的衣服,在大街小巷遊玩,你爸爸當時正是由這鎮來到我的鎮玩,我們才認識的。」

「媽媽,那情況是怎樣的,能告訴我嗎?」

「那時呢……啊!我記得我是在玩煙花,它會射出不同的顏色,然後你拿起它在空中飛舞,這時你的周圍便會有各式各樣的顏色閃爍着,你爸爸就是在這時候看到我,然後對我着迷了。」

「啊!我也很想玩玩看!」

十‧

「媽媽,你穿得這漂亮,是要去哪兒?」

「女兒,這覺得這很漂亮嗎?」

「嗯!衣服有很多層次,而且那些白色花紋很好看。」

「是嗎?」媽媽蹲在地上對女兒說:「當你長大後,希望你可以出外,多看看其他地方的景色,看看那些地方的衣服,村鎮的面貌,你會發現世上還有更美的顏色存在。」

「媽媽……媽媽!你要去哪!」

十一‧

白磚射向女孩,此時女孩突然舉起雙手。

「啊?是要投降嗎,不過已經太遲了。」

「即使可能會死——」女孩將雙手伸直指向石磚說:「我也要去看外面的世界,我不要活在這只有黑白的世界中!」

白磚帶到了女孩的手上,再次濺起一堆灰塵。

「咳……咳!這是怎麼回事。」

灰塵散去後,只見一個白色的保護罩在女孩的前方形成,並且不斷有白色從女孩身上的白無垢飄出。

「這是……原來你也是變異,不過也就只是半瓶醋吧。」

神明伸出單手,三塊白磚從女主身後的牆壁飛向他。

「背後!」

我試圖控制少量的紅色移到她的背後,但並不足以形成防護罩。這時,前方的防護罩飛到後方,它漸漸變色,並且分裂成三個,分別變成了洋紅、黃、青三種顏色,抵擋了白磚的攻擊。女孩從白無垢上抽出更多白色並變成其他顏色飛向神明。

「甚麼?」

神明使用雙手,將大量的白磚散亂的打向女孩的顏色,兩邊不相伯仲。

「你的劍!快砍他!」女孩指向了神明的腳旁,我連忙跑過去,將刀撿起,把紅色注入刀中,然後大力的砍傷衪的腳。

「嘖。」

神明扔出一塊白磚朝向我打去,我立刻退後,神明將白磚打向我,我乘勢跳上白磚,將刀扔去神明的頭部。神明立刻推出一塊白磚,與刀互相碰撞相持不下。

「你快走開!」女孩大叫。

我錯愕的移向左邊,女孩便將我的刀向上下一分為二,變成了橙色和紫色的刀,避開了白磚,插中了神明的頭部和心臟。

「啊!」

神明倒下,並且漸漸消失,周邊的房間也漸漸影成一堆白光消失。

十二‧

「為甚麼還在跟着我,你已經足夠了吧?」我腰間掛着了兩把刀,一把橙色、一把紫色。

「我的鎮沒有了神明保護,我們只好保護他們了,所以我便跟你一起把那些怪物擊敗!」

女孩穿着白無垢尾隨着我。

「甚麼?我和你說過,我只是想殺神明,其他的我可不想理!」

「哼!不是因為我,你能控制橙紫兩色?不如我把你的刀變成其他顏色,看你怎麼辦!」

「你!……啊!哪麼你想去哪兒?」

「嗯……那邊!那兒的花,我想去看看。」

「好的好的。」我慢步上前。

「啊!等等!」女孩拉着我。

女孩揮了揮手,我身上的黑色衣服便多了一些紅色和白色花紋。而女孩的衣服亦出現其他顏色,漸漸形成了花紋及花朵圖案,變成了一件美麗的和服。

「走吧!」

「啊。」

(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