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想做的只不過是激勵人心。

      其實多少年過去了,我寫小說的初衷還是沒有變過。有時候想提筆寫的時候,腦中就會冒出「這不是你」的聲音。當逼自己寫出什麼東西的時候,就會下意識地把那頁撕掉。

      如果只是為了趕進度寫出來的東西,那不是我想做的事情。

      我知道我的小說群眾不多,或許是推廣不夠、亦或是真的沒有別人寫得那麼好,又或是風格不符合他人的期待。但我認為我所堅持的東西一定要守到最後。

      當別人問起為什麼想當作家的時候,我只會開口說:「因為我想激勵人心,就這樣而已。」。

      他們總是會跟我說「作家當副業很好啊」,我就會拚命否認「不,作家是我的正業」。當大家都覺得寫作是一種悠閒提筆的東西,我卻認為那是我有義務要做的事。既然得到了能夠寫出小說的能力,那我何嘗不把它當作珍寶?

      但是這段路其實一直很艱辛,雖然家人總是支持,但是總是會被身邊的其他人踐踏夢想。

      「我看過像你這樣有夢想的人,我很怕你的結局跟他一樣。」

      「作家不會賺錢,找個正業吧。」

      「你寫的小說應該……」

      大概在國小五年級的時候,我開始進行了小說創作。當時對於這塊很生疏,但是也是因為一直寫作,才能夠到達今天十足的水準。可能還是不夠好,但是只要更努力寫下去,一定會有一個結局。

      記得我給小學班導師看我第一本完結的小說時,原本是滿懷期待的回應,卻被老師在早上叫到辦公桌前,像改考卷一樣修改著我的小說。本來就已經自信心不足,卻還是決定忍下這份苦。因為自己的不夠好,確實需要修改。而當我回到座位翻開小說後面的章節時,卻沒有任何筆畫的痕跡。

      雖然說,被修正讓自己心痛。但卻發現老師根本就沒有看到最後。一個故事沒有被看到最後,對於創作者而言,已經是一個不被認可的標記。

      我當時以為,我的夢想軌道會就此斷裂。直到我遇到國中班導師。無論我寫得多差,她都會當我的讀者,還稱我作「偉大的作家」。因為她是理化老師,她自認為文學素養不足,還會到處請國文老師幫我看小說。一次一次的書寫,一次一次的修改。逐漸,蛻變成我心目中的模樣。

      可能是從那時候開始,我逐漸理解我寫小說是為了什麼。看到大家看著我的小說,告訴我內心有股力量時,就覺得一切都不可思議。沒錯,初衷裡的激勵人心,激勵的人是你們,也是我自己。

      我朋友曾經告訴我,我寫的東西能夠深入人心,包括生日卡片,她們常常笑稱那是「催淚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有這樣的能力,能夠寫的東西也比較感情化。如果能夠讓讀者覺得「這就是我」或是「我懂」的那種感覺,我想,就更能帶入情境了吧。

      因為一直沒有動力去寫,發條沒有轉動,就不會想要動筆。這樣的狀況其實已經持續了一年之久了。但是當下一個人對我說「我很好奇你的小說耶」,突然就會想提筆了。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怎麼回報給我的讀者們。明明是想激勵他們,卻反被激勵。但是我想,能夠報答的,就是繼續創作,讓更多人看到這份感動吧。

      「我想做的只不過是激勵人心」,只不過是這樣,所以讓世界充滿光亮。

致我愛及愛我的讀者們。

──幻影依    109.09.10   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