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桔梗向陽》番外:何如在林壑、壹

      『蘭生深山中,馥馥吐幽香。偶為世人賞,移之置高堂。雨露失天時,根株離本鄉。雖承愛護力,長養非其方。冬寒霜雪零,綠葉恐雕傷。何如在林壑,時至還自芳。』《蘭》明——陳汝言

     

      ***

     

      余妍蘭是在一片尖厲的叫喊聲中轉醒的。

     

      「妍蘭……我的妍蘭!我便只有妍蘭了,我可憐的妍蘭……」女子嬌媚的嗓音中,帶著刻意為之的悲痛。

     

      「妍芝!還不快道歉?」沉穩的女子嗓音響起,裡頭帶著一絲難以覺察的憤恨。

     

      「但是……我……」稚嫩的女童嗓音中,帶著無限的委屈:「母親,我真沒推蘭兒……」

     

      余妍蘭悄悄睜眼,窺伺著眼前的一切。

     

      一身湖綠錦袍的華貴婦人,牽著女童纖細的小手,立在門邊。婦人是余家的當家主母——魏氏。那矮小的女童,正是余妍蘭同父異母的親姐——妍芝。

     

      她們身旁那一身粉嫩的俗艷少婦,正是與余妍蘭血脈相連的郭氏。

     

      余妍芝正放聲哭喊著,白嫩圓滾的小臉上頭,寫滿了委屈與驚惶。

     

      「不許撒謊!」魏氏低聲斥道:「道了歉,娘就不生氣了,爹爹也就不罰妳了!」

     

      女孩垂首,委屈地低聲啜泣了起來。她真什麼也沒做,蘭兒不知怎地,就這麼在她眼前滑落水中。

     

      郭氏眼中精光一閃,跌坐在地,高聲哭喊道:「大小姐!妍蘭從不與妳爭搶什麼!妳又何必苦苦相逼?」

     

      「夠了!」中年男子嘶啞的嗓音,自門外傳來。

     

      眾女連忙抬首,驚惶地回首望向那身著青衫的中年男子。

     

      「父親大人……」余妍芝顫抖地說道,不敢抬首望向男子。

     

      余子俊瞥了她一眼,毫不掩飾地蹙緊了眉頭,隨即回首不再看她。

     

      「妍蘭可好?」余子俊面帶擔憂,緩緩地走上前去,撫上余妍蘭的頰側。

     

      余妍蘭連忙調整呼吸,不讓余子俊察覺她早已清醒。

     

      余子俊聽著她綿長勻淨的呼吸,望著她粉嫩白淨的小臉,愛憐之意,油然而生。

     

      「妍蘭!我的妍蘭!」郭氏皺著一張塗脂抹粉的臉龐,放聲哭喊道:「老爺,你可要為妍蘭做主呀!」

     

      「住口!」余子俊揉了揉發疼的眉心,厲聲說道:「該有的補償,都會有的。別吵著妍蘭!」

     

      郭氏連忙乖覺地噤聲,急切地望著「沉睡不醒」的余妍蘭。她這閨女,向來比她有謀略得多,極得余子俊歡心。不似她,總惹得余子俊不快。此事要有成效,還得仰賴著余妍蘭。但如今,她竟又昏睡不醒,又要郭氏如何是好?

     

      「余安。」余子俊沉聲喚道。

     

      「奴才在。」一名身著小厮服飾的少年連忙走上前去,恭聲應道。

     

      「讓廚房多燉些安神的茶湯,給郭氏壓壓驚。」余子俊緩緩說道:「至於妍芝……」

     

      余妍芝渾身顫抖,頭垂得越發地低了。

     

      余子俊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嘆道:「待妍蘭醒了,此事再慢慢商定。」

     

      余妍芝雙唇微啟,欲言又止。淚水在眼眶中打轉,愣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余子俊長嘆一聲,轉身便欲向外頭走去。

     

      「父親……」

     

      女孩虛弱的嗓音,令余子俊步伐一頓。他連忙回首,大步往床前走去。

     

      「妍蘭?」余子俊小心翼翼地輕聲喚道:「感覺如何?」

     

      余妍蘭呆呆地望著他,一行清淚自眼角滑落。

     

      「余安,叫大夫!」余子俊有些慌亂地喝道:「怎麼搞的,妍蘭……」

     

      「無事……父親不必擔憂……」余妍蘭眉頭緊蹙,掙扎地坐起身來,輕聲說道:「別責怪姐姐,姐姐定不是有心的……」

     

      「妳好生躺著,別動。」余子俊連忙說道。

     

      余妍蘭乖覺地頷了頷首,停下了動作。

     

      「蘭兒!」余妍芝面帶喜色,歡快地跑上前去:「妳醒啦!我……」

     

      「孽障!」余子俊厲聲喝道:「妳還有臉面對妍蘭?」

     

      余妍芝傻愣愣地停下了腳步,委屈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打從有記憶以來,她三天兩頭,就會被父親責罰。唯一的心神慰藉,就是她「善良」的妹子蘭兒。蘭兒總會替她說情,雖總是成效不彰,但也足夠她心懷感激了。

     

      「妍芝!」魏氏趕忙喝道:「回來!」

     

      余妍芝眼眶泛紅,委屈地望向床上的余妍蘭。

     

      余妍蘭渾身一顫,轉頭望向床裡,似是怕極了她。

     

      余子俊怒極,嘶吼道:「來人!把她關進柴房裡!沒有我的准許,誰也不許讓她吃飯!」

     

      余妍芝大驚,滿臉祈求地望向魏氏。

     

      魏氏心頭一顫,卻是無計可施。余子俊跟前,向來沒有她插話的份兒。她只得撇頭,不看向余妍芝。

     

      幾名婢女毫不費力地架住了余妍芝,向外頭走去。

     

      余子俊回首望向魏氏,嘆道:「夫人管教不周,好自反省反省。」

     

      魏氏滿臉通紅,輕聲應了聲是。

     

      「兩日後的壽宴,妍芝就不必參加了。」余子俊淡淡地說道。

     

      魏氏聞言,急切地抬首說道:「然而,那宴席上,邀了許多權貴子女,正是妍芝……」

     

      「那感情好!」余子俊怒道:「便是讓她去了,也只是丟人罷了!讓妍蘭替了她的位置!」

     

      魏氏雙唇微啟,還欲說些什麼。在瞧見余子俊的神情後,又緩緩地垂下了頭。

     

      余子俊冷哼一聲,揮袖轉身,大步離去。

     

      魏氏呆愣地望著余子俊的背影,袍角微微的顫動,昭示著她內心的波瀾萬丈。

     

      「唉唷,主母這是要待到什麼時候?」郭氏唇角微勾,輕蔑地說道:「賤妾這破屋子,可萬萬承受不起如此抬愛!」

     

      魏氏怒瞪了她一眼,轉身離去。

     

      郭氏笑得歡暢無比,良久都直不起腰來。

     

      余妍蘭眨了眨靈動的大眼,目的已然達成,她也是該快活的。然而,她卻感受不到一絲半點的快意。

     

      「妍蘭!」郭氏笑著望向她,輕聲說道:「娘便說了,以往的法子,都太輕了!這隔靴搔癢嘛,完全搔不到癢處!今日這法子,才是真正的好!」

     

      余妍蘭撫了撫隱隱作疼的胸口,勉強勾唇,緩緩頷首。

     

      她沒有告訴她,溺水,是很難受的。

     

      那年,余妍蘭剛滿四歲。

-收藏、投珠、留言到正文上,可加速更新。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看了這個番外我實在是…………
這個郭氏有病吧……所以自己的女兒後來才會變成這樣……傻眼……
2020-09-10 17:5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後面會再對她多做描述
她的確是很有病沒錯哈哈
2020-09-11 09:0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