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狐嫁委託車 時輕x秦笙羽《關於霸道總裁如何輸給溫柔狐》

*特別致謝:感謝金主麻麻艾瑞娜讓大家有車子看*

      時輕大概是還沒搞懂為什麼他變回人的第一夜會讓我這麼激動。

      直到我把人推倒在床上時他都還是保持困惑但縱容的表情。「請問……?」

      「你難道不曉得我等這麼久在等什麼嗎?」我伸手放在他腰間的束帶上。

      「難道是……」極晚開竅的狐妖終於想通,一抹紅瞬間染上他的臉。「等等,也許我們第一天就這樣還太快……」

      「老娘為了你當了二十八年的處女,你還說太快!」我忍不住大聲了起來。「總之,我今晚就是要跟你乒乒乓乓!」

      講完宣言之後,我伸手解開他的帶子。「你活這麼久,好歹也有點經驗了吧。」

      「實際上,我沒和任何人歡愛過。」白色的衣帶散落在雙人床上,也是兩人純蓋棉被睡覺十年的地方。

      什麼!這年頭竟然還找得到處男狐妖,而且還是幾百歲的處男!

      不知道為什麼,我反而更興奮了。

      幾秒後,床上的狐妖終於完全失去衣物遮蓋。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全裸的時輕,感覺就像是把他的毛全剝了般。他有著和人類相同的軀體,甚至連「下面」的東西都一樣,可在他的頭頂及尾椎處還多了白色絨耳及一條白色尾巴。而此刻的時輕紅著臉,讓蓬鬆的尾巴遮蓋自己的私處。「我覺得……」

      我覺得我好像太主動了,時輕先生,你啥時能長進些。

      我自動自發脫了身上唯一一件裙子,跨坐到時輕腰上。「你們狐妖是千年禁慾派嗎?怎麼辦到幾百年都還是處男的?」

      「狐妖不太需要情慾。」時輕淡淡說道。「那並非必要之物。」

      剛好,那是人類必要之物,所以只好委屈下你了。

      我俯身向下,輕舔他的耳朵。

      上輩子的我只捏過他的耳朵,這世該來品嘗下了。

      我感覺到身下的男人輕微顫抖了下,一手扶上我的腰。「等等……」

      此時我的胸部已經壓在他嘴邊,可這男人卻堅持住不動,不知道是清高還是真的不曉得該怎麼做。「狐妖大仙,你可以舔我的胸部沒關係。」

      「失禮了。」狐妖大仙!不要床上還禮貌成這樣!

      一種軟軟的觸感宛如在練習般輕輕貼上右胸胸尖,帶起一股奇異的戰慄。我忍住喉頭的奇怪呻吟,一口含住他的耳尖。

      一口白毛。

      好吧,至少有過過癮了。

      而此時的狐妖已經無師自通地開始舔拭著乳尖,甚至往兩旁擴散。我大概過了幾秒才發現這跟他狐妖型態時清理自己毛髮的行為很像。雖然他全是用動物的經驗來對付我,可出乎意外有效,我甚至差點撐不住自己的身體。

      這種感覺,宛如……宛如……

      我的臉頰在一瞬間變得極燙。

      這樣算不算人獸交的一種啊!

      察覺到我的動作停滯,時輕也困惑開口:「這個姿勢很累嗎?要不要換個?」

      「還、還可以。」我隱藏起自己詭異的想法,強顏歡笑。「你之前看過什麼春宮圖嗎?怎麼這麼熟練?」

      「……之前半夜看過一點妳以為我睡著所以偷看的A片。」他誠實說道。「應該照著裡面的演員怎麼做就是怎麼做吧。」

      臥槽!你就這樣跟著我看了十年還都沒告訴我!

      如果現在地上有洞,我覺得自己可以鑽進去永遠不要出來了。

      「不過裡面好像都是男上女下,我們的位置是不是有點……」他嘗試提出疑問。

      要不是你太被動,你以為我會把你壓在身下嗎!

      「如果大狐妖不需要我教,我很樂意把身上的位置讓給你。」我直起身微笑,惡趣味地把自己私處貼在他的尾巴上。「不過首先你要先推倒得了我才行。」

      看看他這弱不禁風的樣子,還想挑戰我這女大總裁……「啊呀!」

      只見時輕抱緊我的腰,直接在床上滾了半圈。「是這樣嗎?」

      你作弊!

      不等我的回應,時輕直接俯身把另一半舔完。他的手扣住我的雙腕,讓我動彈不得,而那條白色尾巴則不安分地搔癢著已經微濕的陰部。一時襲來的雙重刺激讓我無法招架,只能斷斷續續求饒。「時大仙……時先生……不要這樣……時!」

      一股小小的熱流自隱蔽的縫隙流出,打溼狐妖的毛髮。而時輕竟趁著這股勁又讓尾端多進入了點。異物侵入的感覺讓我忍不住挺起腰,微曲的膝則夾上他的腰。「尾巴……哈……尾巴不是這樣玩的……」

      「我現在最多還能變出四根,想不想要?」掌握到竅門之後,狐妖已經漸漸玩上癮,在已經發脹的雙乳捏上幾把。

      「不要,很癢啊時輕……啊啊啊!」我感覺到第二條尾巴已經在大腿內側躍躍欲試。「用別的東西進來,求求你……」

      彷彿就在等我這句話,已經進入三分之一個頭的尾巴終於被抽出,而一個更為炙熱堅硬的物體抵住了洞口。

      乍看之下小時輕的外型不太恐怖,甚至白裡透紅,小巧可愛。可在抵上穴口的那刻,我才真切開始感受到恐懼。「秦笙羽,深呼吸。」

      我開始進行一種詭異的哈氣法,而身體則止不住顫抖。「慢一點……」

      「我知道。」相比之下,時輕顯得十分冷靜。

      一個比尾巴還堅硬的物體緩緩頂進我體內,將洞口撐得極痛,而他才剛進了個頭而已。眼淚不受控制流了滿臉,我張大嘴,幾乎吸不到氣。

      秦大總裁終於宣布敗於柔弱狐狸之下。

      「放鬆點,你這樣我很難進去。」時輕似乎也被我絞得難受,只得先稍微退出再撞進去。

      「你親親我,親我我就不痛了……」儘管我已經哭花了臉,我還是攀住他的肩求撒嬌。

      一個又一個溫柔的吻輕柔落在我臉上,眼角、鼻頭、唇瓣、臉頰,可下方的攻勢愈發猛烈。我感受到體內的巨物越撞越深,並出其不意撞開處女模直搗到底。我聽見自己發出殺雞般的叫聲,而後落下的則是更多的吻。

      眼淚被吻乾了又濕,身下的穴道則被撐得飽滿。時輕在我身下墊了更多柔軟的枕頭,讓我維持斜躺的姿勢。「沒事了。」

      如果這輩子只需要痛苦這次的話,我突然又覺得還行了。

      在極致的痛楚過後,是一種逐漸爬升的癢意。在剛才一番努力後的蜜液及汗水的潤滑下,時輕很快便掌握住抽插的訣竅。大小剛好的肉棒在穴道研磨,我也放任自己喘息出聲。這種感覺就像是在茫茫大海中浮沉,而時輕則是我唯一的浮木。

      至於狐狸都是怎麼叫床的呢,直到這次的性愛結束我也還是不曉得。

      我聽見他用沙啞的聲音低喚我的名字,而竟出乎意料好聽。帶著淡淡情慾的聲音在我耳畔低語,讓人懷疑他是否又添加了魅惑的法術。「笙羽,叫我……」

      「時輕……嗯哈……時先生……時大仙……」狐妖每頂弄一次,我便隨著媚叫喊出一個名字,可他似乎不滿意,衝撞得越來越狂野。

      「叫我時。」

      「時……」被頂到花心的高潮隨著我的喊叫襲來,我舒服到控制不住自己的顫抖。而被突如其來炙熱澆灌的他也把空不住自己,連忙抽出釋放。

      儘管他的動作以經夠快,還是在我腿間留下些許白珠。

      兩人沉溺於斷片般的快感中,一時之間竟只能相擁不語。

      「你……為什麼拔出來了呀?」待自己稍微回神,我開口詢問。「人與狐不能生孩子嗎?」

      「沒試過,但我覺得不好。」時輕不愧是活了千年的狐妖,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冷靜思考。「而且我沒詢問過妳的意見。」

      「我要生。」餘韻未解的聲音軟軟的,甚至還帶有我清醒時不會帶有的撒嬌。「讓我為你生個小狐狸嘛。」

      一隻大手溫柔的拍了拍我的頭,接著是寵溺的聲音。「好,下次,今天該休息了。」

      至於我後來是怎麼為他生了個半妖,又是很久之後的故事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哇!!!超棒的車(鼻血
 
2020-09-09 08:5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乓共共!!
2020-09-11 01:3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