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狐嫁委託車 歸殊融X沈夜辰《瘋狂與沉淪》

*特別致謝:感謝金主麻麻艾瑞娜讓大家有車子看*

      沈夜辰從未想過在歸殊融主動與他決裂後,還有臉出現在他房裡。

      當沈夜辰即將就寢時,看見蛇妖靜靜在角落站著,臉上還掛著乖巧的微笑。「好久不見。」

      「我殺了你!」沈夜辰抄起桌上的美工刀,毫不猶豫刺向這名玩弄他達十幾年的男人。

      「好,給你殺。」歸殊融倒是一點都不氣,只是笑咪咪等沈夜辰接近。可在美工刀近身之時,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手刀敲向沈夜辰的手腕。

      美工刀脫手而出,在地面發出微弱的撞擊聲。「抱歉,你太慢了。」

      每次都是這樣,無論是智力還是力量的博弈,沈夜辰從未勝利過。

      「為什麼回來?你是來嘲笑我的落魄的?」沈夜辰撿起地上的美工刀,再次出手。

      「我是來通知你事情的。明日,這場戲會來到最高潮,然後步入完結。」只見歸殊融以各種手法破解沈夜辰雜亂無章的攻擊,一面笑吟吟說道。「當了我這麼久的合作者,我想應該要讓你知道。」

      「我才不在乎!山裡那群狐狸與秦笙羽都不干我的事!」沈夜辰持續進行毫無意義地攻擊。

      「我來猜猜。」歸殊融突然擒住沈夜辰的手腕,一個旋身將人壓到牆上。「因為你只在乎我,是嗎?」

      「我要殺了你!」過去的自己有多愛,現在的自己就有多恨。

      沈夜辰憎恨自己落入蛇妖的圈套,可又無法自拔。

      「可無論是愛還是恨,你都渴望著我。」歸殊融湊近沈夜辰耳畔,語氣曖昧。「沈夜辰,想不想……當一回主角?」

      「放開我……」此時的夜辰兩手都被巨大的力道禁錮,而偏偏歸殊融的身高高出自己整整一顆頭,因此顯得弱勢。除此之外,還有一股奇異的梅果氣味竄入他的鼻腔。

      他突然很想哭,因為知道自己已經再度敗在蛇妖手下。蛇妖並不是詢問,而是告知。

      「你曾經說你愛我,那,我給你一次愛我的機會。」歸殊融低笑。「除了殺害我,你想幹什麼都可以。」

      「我要把你凌虐操哭,讓你跪在我面前求饒。」沈夜辰抱怨道。「這樣也行?」

      「收到你的願望了。」蛇妖微笑。「不過,角色戲份我來分配。」

      沈夜辰瞪大眼,可冰冷的唇壓上他的嘴,不給他反悔的機會。蛇妖的親吻熟練又瘋狂,帶著分岔的舌闖入他的口中,肆無忌憚攪動著,很快便帶出不少唾液。

      沈夜辰忘了件事,歸殊融是個瘋子,不計後果的瘋子。

      而他也是。

      他現在的瘋狂全都來自於眼前的蛇妖,他是屬於蛇妖的瘋子。

      這名蛇妖總是未經允許便勾動著他的心情,心碎也好,憤怒也好,他的七情六慾全都源自於歸殊融。

      不知何時湧出的淚水濕潤了沈夜辰的眼眶。也許,讓自己瘋了才是最好的。

      在歸殊融放鬆手上力道的那刻,他立刻抽回自己的手,扒向歸殊融整齊的旗袍。繡著花朵的旗袍似乎很貴,可沈夜辰只想撕碎它。他把所有憤怒都發洩在上面,宛如那件衣服是蛇妖本身。歸殊融似乎也玩心大起,伸手對沈夜辰回敬。

      兩人瘋狂地撕扯對方的衣物,同時又激情地狂吻。他們啃咬著對方的唇,彷彿恨不得將對方弄得半殘。

      這是一場利用與被利用間的愛情,也是一場註定會毀滅的愛情。

      最後,沈夜辰伸手扯掉那條看似昂貴的蕾絲眼罩。

      非人的黃瞳是意料之中的平靜,帶著一絲昂然。「現在我們坦誠相見了,然後呢?」

      「我……我要幹死你!」帶著哭腔,沈夜辰大聲嘶吼。他已經不在意是否會有其他人聽見。

      「這句就有些不對了。」歸殊融抿唇笑道。他一彈指,沈夜辰的身體瞬間變得無力。「為你打造的春藥,希望你會喜歡。」

      沈夜辰被放倒在床上,雙腿大張。而蛇妖伸出修長的指尖,挑逗般刮擦著敏感的乳首。「這二十幾年來,你都在等著獻上自己給我,是嗎?」

      「……」沈夜辰拒絕回答,倔強的別過了頭。

      可下一秒,一股異樣的冰冷包覆住自己的分身,也讓他全身一顫。

      蛇妖對著他的分身又吮又吸,動作意外溫柔。分岔的舌尖靈活地伺候著尖端,使他的下身不情願挺立。接著唇口向下,細心地連囊袋都不放過。突如其來的羞恥使沈夜辰臉頰發燙,甚至險些發出嬌喘。

      「如何?想幫幫我嗎?」朦朧的視線中,蛇妖看起來樂在其中。

      「不要!」

      「沒事,反正我可以自己來。」無視沈夜辰的抗議,歸殊融掰開他的唇便將冰冷的巨物塞了進去,並模仿性交般開始抽動。抗議無效下,沈夜辰索性閉上眼,假裝自己暈了過去。

      一股熟悉的松香味圍繞著沈夜辰,連他的口腔都充滿著蛇妖的氣味。春藥的藥效開始滲入自己的思緒,而他的嘴則是在不斷的抽插下有些麻痺。終於,蛇妖放過他的嘴,伸手開始打他後穴的主意。

      一股冰涼抹上他的菊花,終於讓他從模糊的意識中驚醒。「那裏不行!」

      不知打哪來的潤滑液被塗抹在洞口,而歸殊融的指尖時不時便探入那隱蔽的幽穴。歸殊融先是擼動柱身給予安慰,接著一根手指便出其不意帶著液體探入後庭。

      「噫──」沈夜辰難受地蹙眉,卻無計可施。

      不知道是不是春藥地作用,他全身發熱,甚至幫助了歸殊融很好地擴張。修長的手指很好地在腸道內搔刮旋轉,沈夜辰的感官被無限放大,甚至難以抗拒這越來越舒服的愉悅。過不了幾秒他便放棄掙扎,甚至笨拙地扭動身子尋求更多。

      似乎是覺得差不多了,蛇妖抽出纏著液體的手指,隨意在他唇上抹了抹。接著蛇妖一挺身,碩大的冰冷便直接侵入開發完成的穴道。原先溫暖的腸壁被猛烈刺激,也忍不住讓沈夜辰痛苦地叫出聲。「不要──」

      可他不知道的是,此時的歸殊融同樣也不好受。原先細長的瞳眸再度縮小了一圈,而鋪天蓋地而來的溼熱讓他險些夾射。「嘶。」

      把控住自己的情緒後,他便扶著自己的的柱身開始進出。初且慢,後增快。歸殊融的肉柱破開層層軟肉,撐開裡頭的每個褶皺,並漸發粗暴。沈夜辰早已筋疲力盡,身子也逐漸發軟,只能被動迎合著蛇妖的深入。

      沈夜辰發現自己無法思考,已經被完全的快感侵占。他眼神迷茫,嘴中依舊喊著要殺死蛇妖的宣言,可在蛇妖耳中聽起來比較像是哀求。「殺了你……哈……幹死你……嗚……」

      淫糜的噗啾聲有規律地迴盪在房內,透明的液體順著兩人的交合處低落到的床單上,蛇妖給予的快感一波一波湧上,每次都是更高的刺激。

      不知道何時會結束的快感讓沈夜辰全身繃緊,後庭的嫩肉不時隨著肉棒的抽插被帶出帶入,磨得紅腫。感覺自己快壞掉的恐懼讓不知名的淚水滑落沈夜辰的臉頰,身為一個嬌嬌公子,他從沒體驗過這種恐怖的折磨。歸殊融的確履行了承諾,他把沈夜辰操哭了。

      「想求饒嗎?」儘管不像沈夜辰這麼喘,但蛇妖的面頰還是升起了緋紅。

      沈夜辰的回應是雙腿猛烈的一夾。

      歸殊融本就已經在高潮的邊緣,而這意外的一夾更是亂了他的劇本。濃稠的精液全數灌入炙熱的腸道,而沈夜辰的分身也在同一時刻噴灑出濁白。

      這一刻,他們緊緊相擁。像是要勒死對方,又或是把自己嵌入對方。這場性愛的較量,沒人取得更大的便宜。

      「歸殊融。」沈夜辰的聲音因剛才的叫床而嘶啞,可卻毫不服輸。「要求饒了嗎?」

      歸殊融微笑,呼吸凌亂。「忘了告訴你,蛇有兩個陰莖。」

      於是,今晚繼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