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不僅僅是一座城市:《失翼病》後記

※注意:本篇短文為參賽小說《失翼病》的後記,建議看完小說本篇後再點閱。

      這是一部非常具有實驗性質的小說,因此不僅難讀,也相當難寫。

      《失翼病》是我目前為止感受到創作壓力最大的作品:除了截稿時間的緊迫之外,由於個人在創作上基本秉持著「寫熟悉的東西」,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話,會優先以自身經驗,或是實地探勘,藉此讓作品的印象更為生動、深刻,而並非完全憑空捏造的──然而《失翼病》不僅設定的場景,我都未曾造訪過,大量使用的粵語字,也都是我完全不懂的語言;這使我在創作時十分心虛。然而,《失翼病》並非全然捏造;見不到,體會不到,不代表不曾存在。

      另外的壓力,包括有:或許有人會質疑我為何在設定上如此隱諱、不像前面幾部作品大大方方地將場景的地名標示出來?

      首先,《失翼病》畢竟是建立在虛擬世界的科幻作品,本來就不必跟現實存在的地名完全嵌結在一起,所以避諱真實的地名並非自我審查;其次是,我描寫的故事,不僅僅是一座城市,而是在世界各個角落曾經發生過或現在仍進行中的「病」──關於人類社會中最「惡」的組織模式,不斷侵蝕著現在文明所秉持的基本人權。

      於是這是我在創作《失翼病》面臨到的最大壓力:究竟有沒有讀者能夠知道這部小說想要表達的內涵呢?又或者是這部小說到底是為了鼓舞那些還在第一線的義士們,還是會被誤解成在消費他們呢?在創作過程中不斷受到這樣自我懷疑的煎熬。但最終,還是基於一種「義務」,將這部小說趕在截稿日的前一天完稿。

      這是一部非常難讀的作品。因為我刻意為之。

      首先,違反一般人的閱讀習慣,這部小說原則上用編號指稱角色,本身就是為了突顯這部小說的世界觀,帶給一般人的「障礙」與「扭曲」,這是一種視覺上的箝制;我的意圖,便是使讀者的閱讀中所產生的「不適」,過渡為對角色在這個世界觀所受到的「不正常」。

      其次則是對台灣受眾而言大量的粵語字。這除了是角色在表達觀點與立場時的轉換之外,我更好奇的地方在於:當在台灣舉辦的華語文學接納了台語漢字,是否也能接納粵語字?如果一部作品能夠皆由敘事脈絡,同樣可以向傳達出作品的核心價值,是否在選用詞彙上就能更充滿彈性,使用即使是讀者相對陌生的文字也不阻礙訊息的傳達?

      最後,則是關於角色的「編碼」,其實都是相當有規律且有意義的。

      這就要看是否有讀者可以順利破譯了。

      ※特別感謝:粵語翻譯、校正‧阿業

2020/8/31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