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攜手相伴

       凌晨兩點。

      潮溼燥悶的熱帶雨林裏,四處瀰漫硝煙、戰火,身邊還有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們。

      那些曾經總是溢着笑容的臉龐,如今各個都帶著疲倦和滄桑……

      他們一直在對他說着什麼,可是耳邊不斷傳來轟炸的聲音,荊睿聽不清他們的話,甚至漸漸看不清他們的臉。

      再後來,他來到一片純白的世界,所有的人都離他遠去了,浩大的世界只剩他一人,孤單站在空空蕩蕩的世界中央,無邊的孤獨緩緩將他吞噬了。

      荊睿猛然地從夢中驚醒,夜晚漫長,他的女孩正安靜地沉睡在身邊。

      安穩的幸福依舊存在他的世界裡,無限放大著。      

      「老公?」

      荊睿吻了吻她的額頭,替她將落在臉頰上的灰白髮絲順到耳後。「對不起,我把妳吵醒了嗎?」

      尹玫搖了搖頭,笑了笑:「你……現在是清醒的嗎?」

      荊睿知道她話裡的意思,淡淡的勾了下唇角,眉眼緊跟著略彎了彎,眼角微垂,淩厲的面部線條在那一瞬間給人一種柔和的錯覺。

      「對不起,老婆,因為我的病,這幾年妳辛苦了。」

      尹玫親了親他的下巴,抬起手指尖輕輕撥弄着他那同樣已經灰白的眉毛……歲月並沒有在他臉上留下太多痕跡,儘管兩鬢已然斑白,不過精神矍鑠,他依舊和她記憶中那個只知道對她好的荊軍官。

      「我只要你每天開開心心就好。」她將小腦袋親暱地蜷進了他的頸窩裏,「以前,是你護著我,現在起,由我護著你。」

      荊睿閉上眼,吻了吻她的額頭:「嗯,好。」

      尹玫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了,醒來的時候窗外天空泛著魚肚白,而身邊的人卻已經不見。

       她知道一定是兒子帶他出門運動了。

      他有晨跑運動的習慣,這是他以前在部隊時的習慣,就算他生病忘了很多人,很多事,依舊有些習慣是改不過來的。

      好在孩子們都很孝順,兒子女兒實在沒空時,孫子孫女也會爬下床拖著睏乏的步伐帶他到樓下走走晃晃。

      這是她唯一最感到欣慰的。

      荊睿自生病以來,有些時候就像變成了小孩子,需要人哄着陪著才行。

      這一天,荊睿一大清早居然逛到社區附近網吧裡去了,引來許多年輕人圍觀。

      頭髮花白的老爺爺,也要來網吧上網玩遊戲嗎?

      兒子孫子好言勸他好久都不聽,只好陪着他在網吧裡兜了一圈,好不容易願意離開了,結果杵著拐杖又去了另外一家二十四小時的書局。

      就這樣一家一家逛了又逛、逛了又逛。

      後來,荊睿又去了附近早餐店,正值上班上課時間,店裡頭滿滿等待點餐的人潮,他竟跑進了排隊隊伍裡一個又一個盯著他們的臉看了又看。

      兒子將他帶出來,連聲跟店裡頭被騷擾到的人不斷道歉。

      孫子覺得太丟臉,實在不能理解爺爺怪異的行爲,他不止一次的詢問荊睿了:「爺爺,你找什麼?你說出來,我和爸幫你一起找,你不要再一個人瞎跑了,多危險啊!」

      「我找老婆啊!怎麼每家店都找不著她?」

      孫子愣了愣,「爺爺,奶奶在家等你呢!」

      兒子柔聲對他說:「爸,回家吧!媽已經在家裡等你了。」

      荊睿一臉茫然的望著面前的父子,看了他們一會兒,目光緩緩移到他們的身後:「你們是誰?我又不認識你們。」他拿著柺杖敲了敲地面,要他們讓開:「走開點,你們別擋我的路,我要回家給老婆做早餐。」

      孫子正想要說什麼,兒子示意讓他別再說話,於是兩人只是靜靜跟在他身後,幫他注意著身邊的人車。

      聽見客廳有聲音,尹玫起身下床,開門走出了臥室。

      荊睿杵着柺杖茫然地站在打開的冰箱前,聽見臥室開門的聲音,轉頭看向同樣也杵着柺杖,正緩緩走向他的人。

      「哎。」荊睿笑了笑,朝她伸手,「小懶豬,妳怎麼睡這麼晚?上班都要遲到了。」

      尹玫頓了一下,看見沙發上兒子和孫子滿臉的無奈,於是毫不猶豫地走過來握住荊睿的手。「肚子餓了?」

      荊睿點了點頭,望著冰箱裡的菜,滿臉懊惱:「我想幫妳做早餐,可是……我忘了怎麼做……」

      尹玫抬手揉了揉他的頭,關上冰箱門。「沒關係,你去梳洗一下,我很快就做好。」

      「媽,你們要吃什麼,我現在下樓去幫你們買。」

      「別理我們了,你們一大清早陪著他四處走也該累了吧!都去忙自個兒的事吧!」

      「老婆,他們是誰啊?你認識他們?」      

      「我晚點兒在跟你介紹。」尹玫牽著他的手一步一步朝浴室走進去,「老公,還記得怎麼刷牙嗎?」

      荊睿接過她遞上來的牙刷,先是茫然地盯著她看,然後一邊拿起牙膏一邊注意她的表情……

      尹玫仰頭親親他的下巴,「我老公真聰明,不用我教就都會自己刷牙了。」

      荊睿這時露出幸福又甜蜜的微笑,「當然,我已經二十五歲了,我當然會自己刷牙。」

      尹玫苦澀地笑著:「老公,你現在二十五歲,那我呢?」她不自在地順了順自己已不再烏黑的頭髮。

      荊睿還是像以前一樣,先是伸出手像揉貓咪一樣,揉亂了她的頭髮,然後低下頭親吻她的頭頂,笑道:「小懶豬,我二十五歲,妳當然是二十三歲啊!」

      尹玫忍不住紅了眼眶:「可是我現在變得好醜……」頭髮白了,臉上也爬滿了皺紋……早已經不是年輕的小姑娘了。   

      「哪裡醜了?這麼漂亮的媳婦誰眼睛瞎了敢說妳醜?」

      「就你一個人覺得我漂亮。」尹玫被氣笑了,聲音卻仍帶着哭腔。

      「在我眼中,妳當然是最漂亮的。」

      尹玫仰頭再一次親親他的下巴,「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如果,你想先去那個很美的地方的話,記得要走慢一點兒喔!我會盡快趕到你身邊陪你的。」

      荊睿不清楚她說的那個很美的地方在哪裡,但還是乖乖地點了點頭:「那我可以等妳一塊兒走嗎?」

      尹玫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就哭了出來。

      荊睿立刻丟掉手上的東西,心疼得捧著她的臉。「哭什麼?不想讓我等妳?」

      「才不是呢!」尹玫吸吸鼻子,瞪他,「我們一塊兒走,所以你一定要等我,一定喔!」

      「我答應妳,我會等妳一塊兒走的,不管要去哪裡,我們都一塊兒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