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心有懸念之〈不辭遠道重重,為你擋下凜冽急風〉(一)

●TAG:#江湖大夢手遊   #一夢江湖   #少林滄海

───

心動〈不辭遠道重重,為你擋下凜冽急風〉(一)

06

少林佛法最高境界,乃六根清淨,無欲無求。

可墨琁說,這是他這一生都不會達到的境界。因為她是他泯滅不去的慾望,如飛蛾撲火。

奈何流水有情,落花倔強不落,只等待著清風。

他深愛著她,她所深愛卻不是他。

他們曾互許承諾,她卻負了他,令他嚐到這人世間最苦澀的滋味。

他試著遺忘,卻在再次見到她時,所有拼命努力沖淡的回憶,剎那間似洪水猛獸般地狠狠在心上劃開一道口子,瞬間又將回憶染深,一幕幕翻湧而上。

刻骨銘心,莫若如此。

我似懂非懂地歪了歪頭,道:「或許當你再遇到一個讓你刻骨銘心的人,你就不會再為了她那麼痛苦了。」

墨琁雖說著感傷的往事,面色倒是平淡如常。聞言,他的面容上終於稍稍有了一絲變化,眉宇輕輕一挑,問道:「何以故?」

我眨眨眼:「不是總有人說,要以毒攻毒嗎?」

墨琁笑著搖搖頭:「這世間要刻骨銘心,談何容易?」

忘卻,更難。

07

來到中土已經過了好些時日,這些時日裡,我一心一意只想著心魔和丹毒的線索,對旁的江湖八掛、瑣事本來並不甚上心。

茶餘飯後,我一時念頭興起悄然出了少林,來到中原洛鎮。

還記得最初到中土時,之所以會上雪嶺,就是在洛鎮客棧偶然聽見有人說起江湖謠言。

我想著難得來趟中土,偶爾也該偷個閒、吃個瓜,於是我走進客棧,找了個吃瓜的風水好位坐下。

再過幾日,我也該離開少林,今日正好來聽聽江湖上最近有什麼新鮮好玩的事,日後好尋個去處,找線索之餘還能玩樂一番。

我方坐下,點了一杯淡茶、一盤點心,便瞧見一拄著拐杖,捋著鬍鬚的老者,緩步走進客棧。

老者慈眉善目,滄桑的嗓音有些沙啞地緩緩說道:「舊故事,舊因果。且聽老夫娓娓道來,從前華山嶺上,有一女弟子,與一少林弟子相識,後又識得一武當弟子。」

我被老者的嗓音吸引,老者正敘說著一段舊故事,我聽著入神,思緒竟隨之緩緩飄入故事之中……

08

故事裡,少林弟子氣質清冷,乃少林中天賦極高的一弟子,彎眸輕笑間,曾挑起無數少女心底慾望。

可惜出家人不近女色,少女們只能望梅止渴,日日爬上少林的長長階梯,說是誠心去禮佛,實則是盼著一次與少林弟子的機緣。

說起來,這少林弟子也不盡然不近女色。

只是看淡了世間萬物,能鮮豔得入眼的實在為數不多。

少林弟子初見華山女弟子,是她舞劍的一抹身影。

靈動如水的身姿,專注而認真的眼眸中碧波清澈,花兒般的臉頰泛著淡淡的嫣紅。

劍行過,凋落的桃花隨之飄起,一朵朵飄散在她身周,久久不落。

少林弟子靜靜看著,直到華山女弟子將劍收起,眼角餘光瞥見他的身影。

旋過身望著佇立著的頎長身影,華山女弟子並未因少林弟子一聲不響的窺視而生氣。

她綻開笑容,天地風光頓時絢爛。

那時,他看見她眸底純粹的天真單純,不染一絲紅塵。

09

世間最美好的情愛,莫過於一見鍾情、二見傾心,經歷許多,而後刻骨銘心。

在最後,互相以一生為諾。

可這個故事的後來,並不盡如人意。

故事的後來……

老者道:「武當弟子出塵若仙,道貌岸然,性子孤高,一如少林弟子最初那般對她一見鍾情,她亦對武當弟子一眼情深。」

後來,她選擇了武當弟子,在少林弟子與她大婚的前夜。

「江湖裡來去,曾並肩觀霞色,月婆娑,雪婆娑,風起長歌,提筆忽哀。」拐杖輕輕敲擊地面,將我的思緒喚回。

「世間本無常,難得有情郎,豈料情深若斯,願得一心人,終得負心人。」老人緩緩道,故事也到此結束。

我聽罷,沉默良久。

忽而一人嚷嚷著跑入客棧。

「有人從少林藏經閣跳下來,死了!是個華山女弟子!」

我猛地站起來,撞上了桌子,茶杯翻倒滾落,摔碎在地,「框啷──!」

10

我匆匆趕回少林時,便見一個小和尚一臉焦急地碎步朝我走來。

「小姐姐,妳可回來了!」小和尚額上掛著汗,看來是已在門口踱步許久。

「怎麼了?我在外頭聽說那個華山女弟子她……」

「正是這事!她今早去了趟武當山回來,本來還無事,誰知剛剛竟不知怎得上了藏經閣,一躍而下。」小和尚用衣袖擦了擦汗,「墨師兄他……一聽消息,匆匆將她抱到禪醫療醫治,可還是……這會墨師兄關了禪醫療的門,誰也不讓進,誰的勸也不聽,裡面又毫無動靜實在讓人擔心。」

小和尚懇求地看著我說道:「我們幾個師兄弟沒辦法,倒是想到小姐姐妳或許能進去和墨師兄說上話,我們幾個就是強行進去也怕被墨師兄一棍打出來,但墨師兄應該不會打小姐姐的。小姐姐妳行行好進去瞧瞧吧!」

小和尚話才說完,便聽後頭傳來一陣雜沓的腳步和急切的叫喚。

「師兄!師兄!你不能去啊!」

只見幾個人追著墨琁想將他攔下,奈何一個個勁都沒墨琁大,攔都攔不住。

直到一旁傳來老者的嗓音,慍怒地喝道:「墨琁!你站住!」老者正是少林掌門,天瀾大師。

「你若執意去武當惹事生非,就莫要再回少林!」天瀾大師望著墨琁欲踏出少林山門的背影,蒼老面龐上,雪白而長的眉毛垂落,掩去凌厲的眸色。

「師父,師兄他只是──」

「住口!誰都不許替他求情!少林戒律,他已違反在先,無可狡辯,如今又為情所困,執迷不悟,也實在不宜繼續留在少林。」一番嚴詞擲地有聲,更是半分都不容置啄。

墨琁回過身,眸底一片清冷,波瀾不驚地看著天瀾大師緩緩跪下,低頭伏身,一字一句道:「徒兒墨琁,謝師父教導之恩,從今往後不再為少林弟子,此去祝願師父長歲安康。」

說罷,墨琁直起身,腳下毫無半分遲疑停留,運起輕功就離去。

我見狀,不假思索,朝怔愣著的幾個少林弟子和正長嘆的天瀾大師拜了一禮作別,隨即施展輕功追上墨琁。

11

墨琁和我停落在一座山上稍作歇息。

「妳跟來做什麼?」佇立在山崖邊,他並沒有回頭看我,只是淡淡地問道。

我理所當然地回道:「阻止你做傻事啊!」

「我不過是去武當替她問個清楚。」

「你確定你不會與那人動手嗎?還有點理性的人都不會隻身闖進別人門派領地和別人動手。」

「……」

我上前幾步,揪著他的衣袖輕輕地晃了晃:「你就讓我跟著,好歹我也滄海掌門看重的弟子之一,還能幫你打架。」

他回過頭看我,淡然挑起眉宇:「妳不是說還有點理性的人不會闖進別人門派和別人動手嗎?」

「是不會隻身闖進,你和我是兩個人啊。」我歪著腦袋,朝他比二的手勢。

他盯著我,凝重的臉色稍稍緩和幾許。

半晌,他輕道:「莫要給我拖後腿。」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