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偏執慾

      安靜雙手捏成拳頭軟軟地抵在他堅硬的胸膛,縮著脖子往後躲,卻被他摟住了腰一把提起,岔開兩腿,直接面對面坐在他的腿上。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長及膝蓋的短窄裙,現在卻已經被他推至腰際。

      這是一個極度親蜜又羞恥的坐姿。

      「老、老闆……」

      安靜不安地挪了挪,試圖掙扎,但是男人的力氣很大,她半點兒也動不了,眼睜睜地看著他的頭低下來,含住了她的嘴唇。

      「別這樣……」大白天的,還是在辦公室,萬一,有人進來看到了該怎麼辦!

      樊奕桓什麼話也不說。

      不慌不忙地吮吸著她的唇瓣,含一會兒,吮一下,再用舌頭舔一舔,他的手掌托著她的後腦勺,讓她絲毫不能退避,整個小嘴都被他霸佔著。

      他真的忍了好久。

      呼吸急促,又夾雜著些燥,他越吻越深,舌尖探了進去,大肆侵略著每一個角落,密密麻麻的吸吮著她。

      一開始,她順從的伸手臂,抱著他的脖子。

      唇齒間努力地配合著他。

      但是只要一想到這裡是工作的場合……腦內轟的一聲,不安的情緒逐漸放大。

      「唔……老闆……」

      他根本不聽她的,用力將她按在他身上,柔軟的雙乳緊緊貼著他的胸膛,灼熱滾燙的舌頭落在她的耳邊,「這兩天為什麼都不接我的電話?嗯?」

      他的氣息如此灼熱,安靜覺得自己的脖子敏感得不行,躲著他,刺激得快要發瘋。

      「你不是……要我、要我別吵你……」

      「什麼時候妳這麼聽我的話了?」樊奕桓低笑一聲,在她的臀部輕拍了一下,沉聲警告著,「不許再讓我找不到人,聽到沒?」

      安靜微微吃疼,委屈地皺起眉頭,嘟著嘴,「明明你自己嫌我煩……啊!幹嘛又打我?」

      樊奕桓懲罰性的又拍了拍她的臀部,「我只是正好和幾個投資商在應酬,不方便聽妳的電話,哪兒是嫌妳煩了?」

      「薛雪不是和你一塊兒去的?」安靜冷哼,「她今天一早來公司,就四處跟人宣傳,說昨天和你度過了一個美好的一天……」

      她的嘴唇又被吻住。

      樊奕桓額頭抵著她的,輕聲笑了笑,「我和薛課長是去一起去出差沒錯,不過同行的還有楊經理和林經理。」他看著她的神情變得好溫柔,「妳這是吃哪兒門子的醋啊!」  

      「無聊!我才沒吃醋呢!」安靜羞紅了一張臉,瞪他。「以為你玩膩,不要我了,還在想什麼時候要跟你拿分手費呢?」

      「不要妳?」樊奕桓低笑一聲,調整了她的姿勢,讓她親自感受他對他的熱情。「妳自己感受一下,我對妳膩了沒?」

      「別鬧,這裡是公司……」下身交疊之處,安靜已能感覺到男人的渴望,她咬唇怒瞪他。

      「我都這樣子了……妳還要胡思亂想?」他埋首在她的頸側舔吻,最後輕輕咬了一口,在那白嫩的肌膚上留下一個淡淡的齒痕後低聲地道:「還有,別再跟我玩失蹤的戲碼?聽到了沒?」

      安靜倒抽了口氣,對於他的挑逗,總是無任何招架之力,「以後再說吧!」

      「以後再說?」他眸色一沉,似乎有點不高興,往上頂了頂她的臀,威脅:「女人,看來妳是真的不怕我,嗯?」

      「別鬧……等一下有人會進來。」

      「誰敢進來。」他在她大腿上緩緩摩挲著,一點點地朝她兩腿的中間點逼近。

      她忽然聽到拉鏈的聲響,樊奕桓抬腰一挺……過多的舒服,令兩人都同時重重吸了口氣。   

      「嗯……嗯……你……」安靜環抱著他的脖子,穩住自己的身體,承受著他的抽動。      

      樊奕桓強忍住把人直接推倒在辦公桌上狂抽猛插的衝動,他就著這個姿勢,緩慢溫柔地抽動摩擦著。      

      「沒有再說……聽清楚了沒?」

      安靜已經被他弄得失了魂,哪裡還有心思去關注身下的男人在說些什麼。

      她緊閉雙眼,面色潮紅,貝齒咬著下唇,生怕自己會忍不住吐出羞恥的話來,更怕讓外頭的人聽到。      

      樊奕桓咬緊牙關,湊到她耳邊道:「放輕鬆點兒……不然我怕我會忍不住的。」

      「可惡……你……」

      「姊夫,我來囉——」

      一個男人抱著文件,連門都沒敲就直接推門而入──

      安靜嚇得失聲尖叫,慌忙把臉藏到樊奕桓懷中,而推門而入男人似乎驚得愣在了那裡……

      「滾出去!」

      「……抱歉!抱歉!」男人被樊奕桓這一吼才立刻反應過來,飛似地轉身出去。

      「怎麼辦,他看到了!」

      「看到就看到了。」樊奕桓微蹙著眉,將桌上的東西全部掃落地,把她按倒在上面,「怕什麼?怕他異樣的眼光?」

      「可是……」

      「妳跟我在一起之前難道沒有想過這些嗎?安靜,現在有點晚了吧?」

      「我……」

      「噓,別說了,記住,妳要做的事情就是順從我,這就夠了。」

      就算,接下來的路是通往地獄,他也要拉著她一起走下去。

      只要,她陪著他。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