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難以界定的關係

我跟方凱弈之間的關係好難形容,我也理不清我與趙夢究竟還算不算朋友。

在我的心裡,方凱弈他大概會是我這輩子最重要、最難以取代的朋友

我可以向他說任何事情,無論是我月經晚來了,還是今天遇到無比欠揍的人

他是我唯一可以說盡任何事情的人,因為我只有他。

曾經我以為我們兩個是心心相惜,只有對方能夠理解彼此的心酸與低落

卻發現原來他與趙夢還仍然有在聯絡

我以為發生了那些爭執之後,他會像我想像中一樣慢慢疏離她

卻查覺到原來我們四人當中,就只有我抽離了原本的團體

他們依然保持聯絡,他們依然會互相關照,他們甚至會講些我完全不知情的事情。

假使我與趙夢的關係沒有緩和,我們會繼續維持冰冷的關係。

屏蔽、封鎖、解除好友關係,一個讓人感到難受的歷程,但這個歷程是趙夢先發起的。是她先取消追蹤了我。

而也多虧了方凱弈,如果當初不是因為他堅持我們需要聚一聚,我和她再也不會有接觸。

但也僅僅只是多了接觸,我和她終究回不到先前的要好。

就像她取消追蹤了我一樣,這件事情永遠無法跳轉回到過去,我的收件匣也再也不會出現她關心我的隻字片語或者是她建議我的留言。

而我也做不到看著她沒有了我,卻仍然活得自在。

我做不到看著她的限時動態裡出現了沒有我的她依然開心的笑著。

我做不到看著她果斷、乾脆地放棄我與她之間的情誼後,仍然還有一群姐妹同她一起吃飯、聊天、買東西。

她沒有了我,她還有方凱弈,可以一起聊感情事。

她沒有了我,她還有那一群姊妹,可以一起說任何八卦。

她沒有了我,還有在學校認識的一群同學,或許往後還會變成一起上班的同事。

而我沒有了她之後,我只有方凱弈,我只剩下方凱弈。

她曾經跟我說過她沒有朋友,在群體活動裡也是落單的那一個,但我沒有告訴過她的是,我看到的是她交友的能力遠遠強過於我太多太多,甚至根本不存在著她落單這件事情。

我也曾經以為我和她是同病相憐,都被世界冷落在一角,於是我們互相擁抱為彼此取暖。

但事實卻是,她轉身就有人願意接納她,而她也願意朝著遠方奔去。

而我才是那個從頭到尾被世界也被她厭棄在角落的邊緣人。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