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Someone

▲食物熊貓小哥   X   男娼

——————————

那是在私娼寮中的少數男性,是個清秀的少年。

每次送餐時經過,總瞧見少年坐在門口發呆,看見他的機車停在隔壁門時,會對他爽朗的笑,像是開在路邊的長春花,綿延到他收完顧客的錢準備離開。

這邊不是他唯一送過的私娼寮,但卻是讓他印象最深的一個。

這兒的姐姐們知道他進來送餐會尷尬,大多數時候會默默的把路讓出來,不怎麼把目光放到他身上,或許冷淡了點,但對他而言這就是最和善的表示了。唯一的例外便是那個少年,只要他看見自己,就會笑著打招呼。

雖然長春花用來形容一個男性有點奇怪,但這是那位少年留在他心中的形象。

出於好奇,他曾在等客人出來取餐的期間,坐在機車上開口問那位總望著天空發呆的少年。

「你是同志嗎?」

話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講錯話了,即便著急地想收回也已於事無補。

但少年只笑笑地搖搖頭:「點我的人很多,男女都有,但我應該不是。」

「那點你的男性……」

「我沒被男同志點過。」少年晃晃腳,被挽上去的褲袖,露出底下一小截的白皙小腿,「事實上來這兒的同志很少,他們只要去Gay吧就能找到人了,沒必要特別來這花錢。」

少年頓了頓,看向些許訝異的他後,笑了笑。

「點我的男人大多是來嚐鮮的,我們這種人就像套子一樣方便,用過就丟,只要謹慎就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但上次有個大叔打了你,那是怎麼回事?」

「啊,被你看到了嗎?」少年無奈地搔搔頭,「你知道的,總有些人嘴裡喊著噁心下賤,身下卻不停……抱歉啊,讓你看到不怎麼開心的東西。」

他低聲道:「那不是你的問題。」

少年聞言並沒有回應他,只是給了個異常燦爛的笑容。

他總想著自己是不是能幫些什麼忙,但他只是個外送人員,一個月的薪水扣除房租和水電費,也只能勉強讓他繳手機費和三餐,更別提拿出他那所剩無幾的存款,連請人家吃頓大餐都有困難。

少年也知道他在想什麼,只笑笑的說他人太好。

有一陣子私娼寮不怎麼叫外送,所以他也沒什麼機會見到那位少年,等那邊又開始恢復三餐都用吃外送時,他才又騎著自己的小破車過去。不可否認的是,經過之前那段時間的相處,讓他開始期待和少年的聊天時間。

只是這次過去,卻沒瞧見少年的身影。

等到第三天後,他才鼓起勇氣向不遠處坐在涼椅上抽菸的姊姊詢問。

「你說阿朝?」

她慢慢地吐出一口煙,艷紅的唇印留了一圈在菸屁股上。

「上禮拜有個瘋女人帶人過來,說是要抓猴,一把揪住阿朝的頭髮拖出去外面讓人給揍了一頓…….沒幾天就不見阿朝人影了。」

「那、那你知道他家……」

「我們要的東西都一樣,不會有人在乎你從哪來,又會往哪去。」她看向鋪在巷外頂頭的藍天,又抽了一口菸,「孩子,幹我們這行,能正經從這裡出去的人沒幾個。」

他聞言,黯然失色地騎著機車離去,本來打算去報警,但他並不知道那位少年的住址或手機號碼,就連「阿朝」這個名字也不曉得是不是真名。

無能為力的他,只能將這件事拋到腦後,繼續他一成不變的生活。

那位少年的名字和面容,也漸漸地從他腦海淡去,直到幾年後他在街上瞥見一抹極為熟悉的身影,他衝上前捉住那人的手腕,不顧自己在公眾場合便開口喊。

「阿朝!」

但轉過來的那人,除了背影之外再無任何和他相似之處。

他只聽得被捉住的那人淡淡地說。

「先生,你認錯人了。」

end.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